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的父親石超庸

(2015-11-09 19:54:20)
标签:

历史


我的父親石超庸個性剛毅如石,一生不善奉承,不多言,是一位務實的典型學者。

父親原籍廣西藤縣,在家鄉是首富,他卻將全部家產交長兄管理,隻身一人於十六歲到上海求學,就讀東吳大學法律系,畢業後考取當時清華大學法科留美獎學金第一名公費留學美國,榮獲耶魯大學法學博士,後又前往法國巴黎大學攻讀國際公法,回國後在上海執行律師事務,並在東吳、暨南大學執教,先後升任法律系主任、法學院長,當時才三十多歲,被稱為「廣西才子」。

一九三七年蘆溝橋事件,爆發全國抗日戰爭,斯時廣西李宗仁為第五戰區司令,借重父親外語和法律長才,拉在他身邊做顧問。抗戰勝利後,李先後任漢中和北平行營主任(包括華北數省),均拉父親在側,並兼任外事處代處長。

父親當時由於工作,被配給一幢花園洋房,除正房外,後面還有一幢獨立兩層樓房供其警衛、佣人使用,可見此巨宅之雄偉。由於平日開銷頗大,再加上物價一日數漲,父親固定的薪金不敷支出,母親說:「人家做官愈做愈發,而你再做下去我要賣兒女了,還是回上海做你的律師、教書吧!」

當時時局急轉直下,父親便辭官回上海,並將監察委員職務也辭掉,事後親友得知卻覺得很婉惜,父親卻淡然的說:「無功不受祿」。

斯時國內時局混亂,不多久父親先去了香港,受聘為聯合國贊助中國在港知識分子機構做執行秘書,因此機構為聯合國體制外的機構,經費不足,運作年餘便無疾而終。後來在崇基書院教書(幾年後和新亞書院、聯合國書院合併為中文大學),過著平淡的日子。

一九五四年,東吳在台復校(先恢復法學院),幾任院長均相繼辭去,當時任聯勤總司令黃仁霖在董事會大力推薦時在香港的石氏擔任此職。

說起他們二人在學生時代卻有一段「緣」:我的父親當時是東吳足球隊長,黃是啦啦隊長,二人在球場上合作無間,數十年後又能為東吳復校事宜攜手合作共創第二春,後傳為「東吳美事」。

東吳復校起初,由於經費有限,只配給一輛三輪車給父親,某日他去圓山飯店赴宴,車行至圓山腳下,車夫踏不上去,父親卻不忌身分,下車在後面幫忙推車,斯時有輛汽車飛馳而過,突然停下,車主由窗口請父親上車,但被他婉謝,繼續推車上路。

由於辦私校,經費來源是一大工程,但父親堅決拒絕不明的財源或「有心者」的捐贈,故每年均抽空去港募捐。那年我也正在港,陪同父親赴一位巨商飯局,飯後這位巨商又請父親參觀他主持的書院,他的辦公室的確華麗非常,書架裝滿了各種中英書籍。

父親是讀書人,習慣性會前往翻閱一些書,這位大老闆尷尬地對父親說:「這些書認識我,我可不認識它們呀!」父親報以微笑,的確在重商輕文的香港,能將賺來的錢辦學校,培育下一代,不失為好事一樁。

十年的興校辦學,遍嘗辛酸,但獲得斯時為行政院副院長蔣經國的敬重,曾邀請父親同行訪日,後被媒體喻為「影子內閣」,蔣經國私下也曾多次邀父親做教育部長,未作最後定案之際,父親在一夜之間遽逝,離他七十大壽之日竟隔十天不到。

母親相繼過世後,我們全家於十年前移民加拿大溫哥華,事後也將父母靈骨遷移到溫哥華,安葬於家附近的公墓,得以朝夕長相守,盡份孝心。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