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科普阵地
科普阵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564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夏曦,大搞肃反,杀害成千上万战友的坏人,死有余辜

(2019-12-31 18:40:59)
标签:

历史

夏曦,生于一九零一年,死于一九三六年。湖南益阳人,早年就读于湖南省立第一师范学校,和毛泽东是校友,以后和何叔衡一起创办学生联合会,也是新民学会的成员,他和毛泽东等人一道参加了驱逐张敬尧的运动,说起来,夏曦和郭亮柳直荀等人都是当时湖南革命运动的先驱者,夏曦本人不仅当选过中共中央委员(第五次全代会上),而且也曾经是国民党的中央执行委员会候补委员。一九二七年五月,出任中共湖南省委书记。在“马日事变”前,主持召开省委会议,研究拟定了“包括加强工农武装和组织工农义勇队反攻长沙为内容的紧急措施,以应付可能发生的反革命事变。”然而,就在这时,夏曦临时知道事变将要发生,作为省委书记的他,没有通知其他同志,自己自行离开长沙,因此被柳直荀很是看不起,这也种下了后来夏曦杀害柳的原因。
在参加南昌起义时,夏曦结识了身为总指挥的贺龙,两个人又都是湖南同乡,所以,交谈很愉快,不过认识时间很短,其后,他到莫斯科东方大学学习,和王明走到了一起,是著名的“二十八个半”之一。六届四中全会上,夏曦当选中央委员,1930年3月,前来湘鄂西就任中共中央湘鄂西分局书记,1931年5月,夏曦取消湘鄂西特委,周逸群改派做兵运工作,未几,周逸群遇害。周逸群的死实际上始终是个谜团,当年就有人指出是党内出了叛徒,但是,一直没有证据,八十年代的时候,存在一种意见就是夏曦是暗害周逸群的主谋,不过缺乏足够的证据,所以,也就没有定论。
周逸群死后,夏曦更加毫无顾忌的推行王明的盲动冒险路线,使得红二军团接连受到重创,万涛、潘家辰、段德昌给中央写信控告夏曦,当时中央是博古在主持工作(王明生病了),博古一直支持夏曦,并派中央代表(相当于钦差大臣)到湘鄂西支持夏曦,于是夏曦反咬一口。1932年,中央派遣关向应作为中央代表来湘鄂西调查,下车伊始,关向应就一屁股坐到了夏曦的一边,坚决主张展开肃反运动,并且对湘鄂西省委进行改组,撤销了万涛、潘家辰的职务,给予段德昌等人以警告处分。关向应此时知道夏曦和王明的关系,因而,拚命团结夏曦,主动提出自己担任肃反委员会副书记,而推举夏曦为书记(夏曦党内的地位当时实际在关向应之下),而且,对其实是国民党特务的夏曦的亲信江奇(又做姜琦,此人是夏曦的亲戚。)大加称赞,夏曦就此任命江奇为肃反委员会委员兼任湘鄂西分局政治保卫总局局长。
肃反委员会成立不久,就先行抓捕了红八师参谋长胡慎己,说他是改组派。夏曦、关向应、江奇接着顺藤摸瓜,先后抓了功勋赫赫的潘家辰万涛,而且,对他们进行残酷的拷打,潘家辰被捕以后,连续毒打,后来以致神智不清,关节全被打断,最后他只求一死。万涛被捕以后彻夜拷打,哀号之声人不忍闻。然后,召开公审大会,当着群众的面,把万涛等一批湘鄂西根据地的创始人当众用木棍打死。
对于万涛的被捕,身为已经改称红三军的原红二军团政治部主任柳直荀非常不满,他对别人说:“夏曦就是对自己人狠毒,其实他是个十足的胆小鬼。”这话传到夏曦的耳朵里,联想起他自己马日事变的丑事,立刻决定逮捕柳直荀。这时,柳直荀还蒙在鼓里,还准备找夏曦谈谈万涛被捕的事情,哪知道,刚一出门就被迎面而来的江奇抓获,江奇是个心狠手辣的家伙,湘鄂西的老人提起他来,至今都毛骨悚然。江奇发明了20多种刑罚,其中像鸭子凫水、背火背篓等,不死即残。江奇一见面当场就把柳直荀打昏了。抓到政治保卫局监狱里,副局长彭国材(是洪湖。鄂西根据地创始人之一)是柳直荀的老朋友,他准备放柳直荀跑,柳直荀还天真的要向上面反映,彭国材说你反映个屁,他们都是一伙的。结果,事情一拖,被江奇发觉,连带彭国材也被捕杀掉。柳直荀的妻子就是著名的李淑一女士回忆:柳直荀几乎每天都被拷打,直至深夜。判处死刑的那天,柳直荀和万涛等人其实都已经残废了,还是被乱棍打死,连尸体都没找到。这一次被杀的有:万涛、柳直荀、潘家辰、彭国材、戴补天、刘格非等。都是创建苏区的首脑人物。
在万涛、柳直荀的事件中,贺龙问过夏曦一句:为什么说他们是改组派,他们都是创建根据地、苏维埃的人。夏曦说:正因为他们创建了苏区,他们才是改组派。贺龙说你说的道理很深刻,我要慢慢的理解。这里有必要提一下,贺龙在肃反中的表现:以往在整贺龙的时候,把夏曦的错误说成是夏贺同流,这是违背历史的,但是,自从为贺龙平反以后,又改成贺龙和夏曦做出坚决的斗争,这同样也是缺乏客观公正的态度的。
贺龙在当时的处境是相当微妙的,夏曦有一段时间对贺龙也产生整一整的想法,和关向应说过,关向应事事迎合夏曦的意见,唯独此事唱了反调,他说:“你我要是把贺龙也给搞掉,那么,中央不杀我们,国民党也要杀了我们。军事上没有贺龙是不行的。”阻止了夏曦的蛮干,而按照夏曦和江奇的原定计划就是准备收拾贺龙,不过,也不是杀掉,就是教训一下,后来,果然找到机会,夏曦借口统一管理,把红三军撤销,改编为5个团,统一归夏曦领导,还是关向应出面,恢复了贺龙的军长职务,所以,直到多年以后,贺龙仍然感激关向应。贺龙虽则是当时湘西的名义上军事最高指挥,然而出于贺龙自身的“先天不足”,也就是他做国民党军长的历史让他在我党内部的斗争中除了拼命表态之外别无选择,曾经有一位和贺龙一起战斗过的老同志说过这样一番话:“其他人十分忠于党就可以了,贺龙同志就要十二分的忠于党,这样他才能过关。”直到文革期间打倒贺龙时,贺龙的所谓的历史“污点”诸如大军阀、大土匪之类仍旧被看作斗争的重点,由此可想而知,早在湘西阶段,贺龙如果不绝对的服从夏曦,那是没有什么出路的。贺龙在肃反过程中,力所能及的就是保护一些中下阶层的指战员,比如他救护王炳南的儿子,给这位湘鄂西根据地创始人留住了后代。
夏曦杀害湘鄂西优秀的指挥员段德昌是最令人发指的,因为已经有文做过介绍,此不赘。在杀掉段德昌、王炳南、陈协平等人后,夏曦解散党委,另外成立了由他和贺龙、关向应卢东生、叶光吉、盛联钧、宋盘铭七人组成的革命军事委员会负总责。然而,时隔不久,第四次肃反开始了,委员会中除了贺龙、夏曦、关向应、卢东生以外,其他三人就是叶光吉、盛联钧、宋盘铭也被杀害,罪名也是老一套,改组派。完成了四次大肃反的湘鄂西根据地由原来的人马50000多人减员为4000人。
四次肃反以后,人物凋零,夏曦把军队的指挥权交给了贺龙和关向应,这时贺关合作的开始,此后,他们一道建立了黔东根据地,并且和任弼时的红六军团会师。1934年6月19日,湘鄂 西中央分局在沿河县枫香溪召开会议,初步总结了“肃反”扩大化的教训。这是一次意义深远的会议,是纠正夏曦“肃反”扩大化错误的开始。因大搞“肃反”运动,加上重用国民党特务江奇,夏曦受到大家指责, 因而在会上态度消极悲观,一言不发。 7月22日,湘鄂西中央分局收到中共中央5月6日指 示信,指示严厉批评夏曦等人“肃反”扩大化、解散党团组织等方面的错误,责令停止“肃反”。8月4日,夏曦主持召开湘鄂西中央分局会议,承认了“肃反路线的错误”,并坚决取消了第五次“肃反”计划。1934年10月,中央任命任弼时、贺龙、关向应三人统一指挥红二、六军团,夏曦免职11月上旬,任弼时、王震、萧克、贺龙等召开联席会议对夏曦的错误进行批评,给他戴上“取消主义”的帽子。同时,夏曦承认“在湘鄂西执行‘左’倾路线和大搞肃反扩大化所造成的一切错误,一切恶果”,并声称自己负主要责任。处理意见上报后,中央认为批评夏曦是对的,但组织处理不合适。1935年1月,全军召开扩大会议集中批判夏曦的左倾错误,此前,江奇已经被处决。会上,关向应出人意料的狠批夏曦。倒是王震对已经被批判的夏曦表示了少有的热情,1935年3月31日中央致电指出:夏曦虽有错误,但不能说发展到取消主义,这种说法夸大了他的错误;在内部开展批评斗争是应该的,但做的组织结论是不合适的;夏曦应继续在领导机关工作,在实际工作中纠正他的错误。 可以说,夏曦在湘鄂西苏区虽有排斥异己巩固最高领导权的个人意图,但更多的是对王明“左”倾路线的迷信。正如他自己辩解的,是“坚决执行四中全会的决议”,认为搞的越左,就越革命,属于典型的“好人”办坏事性质。 此后夏曦被任命红六军团做政治部主任,王震主动看望夏曦,并且和他以及萧克合影留念,这张珍贵的照片上可以看到当年王震拉着犯了错误的夏曦的手并且让夏曦坐在中间(此照片收藏在革命军事博物馆)。此后夏曦继续在湘鄂川黔 边区工作,并参加了长征。而夏曦也力求在实际行动中改正错误, 在谈起湘鄂西苏区 “肃反”扩大化问题时,他总是痛心地说:“我一想起来就感到内疚,这是我还不了的 账啊!”--《红二方面军征战纪实》
平心而论,夏曦和张国焘不同,他在湘西肃反是胡杀乱砍。他自己身边四个警卫员,被他亲手杀了三个!他感觉杀的越多,搞的越左,就越革命。此人后来在过河劝降土匪反正时,离奇溺毙,也是尸骨无存。也有一说是:1936年2月28日,随部队长征途中,在毕节涉水过河时因身体疲倦被卷入漩涡而死亡。

溺水而死

编辑
1936年3月2日,长征中的红二、六军团在贵州毕节向西北方向出发,时任红六军团政治部主任的夏曦却坐卧不安。他派人到席大明部,劝说他们一起北上,却无回音。此前,红二、六军团攻克了毕节县城,收编了几股地方武装千余人,并将这些人编入新成立的抗日救国军,由开明绅士周素园老先生担任司令。席大明部被编为第一支队。红二、六军团出发前,开明绅士周素园坚决表示同红军一起北上,若能拉走席大明部当然更好。此时革命处于困难时期,多一兵一卒也是有用的。出于这一希望,夏曦与周素园、抗日救国军参谋长邓止戈三人坐在河岸边等了很久。周、邓二人都劝夏曦,不要对席大明抱太大希望,因为席部带有明显的家族武装性质,武器也是当地2000余户共同出钱买来保家的。红军不远离黔西北,席大明部还有可能一起行动,如果远征,他们是不会跟着走的。不久,派到席部联络的人匆匆赶回,告诉夏曦说,席大明不愿意跟红军走。夏曦不甘心,马上过河,妄想亲自出马去说服席大明。他走过了七星关这个毕节通往席大明活动区域的隘口,这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
夏曦是如何溺水的,大致有两种说法。溺水死亡,是有当事者证明的最可靠说法。据回来的人说,过河之后突然响起枪声,夏曦发现情况不好,马上返回徒步涉渡,结果因心情紧张、身体疲惫,走至河中心时,被忽然而来的一股激流卷走而丧命。至于为何响枪,说法也不一:一说是沿途村庄的人为了警告来人鸣枪示警,一种说法是席大明部在山麓两侧狙击企图杀害夏曦。返回时,两名警卫员一人在后掩护,因夏曦不会游泳,另一人背负他过河。走到河中心,这名警卫员失足跌倒,夏曦落水活活淹死。当时担任红六军团长的萧克上将回忆,得知政治部主任夏曦未归,部队派人前去搜索,在下游河滩上找到了夏曦的尸体。这个曾经名满三湘,亲身聆听过列宁的教诲,却又对自己的同志大挥屠刀的怪人的尸首被埋在七星关石桥边的山坡上,那一年他35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