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翟美的心情空间
翟美的心情空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331
  • 关注人气:4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家是多么温馨的港湾

(2014-06-06 11:01:23)
标签:

情感

文化

旅游

分类: 散文

     今天是周末,闺蜜囡囡邀请我和她一起回她家乡帮她爸妈收割油菜。她老家在江南,而我和她都在江北安庆市生活和工作。想想很近,我便和她一同出发。

      这是收获的季节,车刚过了长江大桥,道路两边全是金黄的油菜田。有的站着,有的躺着,有的正被主人准备收回家。车里的音乐,像两旁的溪水,流淌在我们的心间,拍打着心壁,好几年没有干农活的我,竟然有些许惊喜和紧张,这种小小的心理波动,撩起了心间的小溪,雨雾般洒向窗外的山色,使得五月的山更绿,在晨起的薄雾中,淘气地和阳光亲昵撒娇。

      一直奔波在城市中的我,眼睛一直盯着窗外,一株草,一朵花都给我满满的惊喜。我还在沉醉中,车已经停在了一栋二层小楼的门口。囡囡说这就是她的家,我仔细一看,门是开的,家里却没有人,心想,难道不怕小偷进家?带着疑问,跟囡囡进门往客厅走去,先进入我眼帘的是一张全家福,大大地挂在右边的墙壁上,在囡囡的解说中,我看到了她脸上洋溢的幸福,家里很干净、整洁。二楼分别是她们兄妹的房间,一共四间,看得出她们也很少回来,被子叠得整齐,都用一块布盖着防灰尘,地板亮得可以当镜子使用,她妈妈应该天天在打扫房间。在一个个空空的房间里,突然想到了我的母亲,她微微驼背的身影此时是不是也在打扫我们的房间呢?心突然酸了一下,匆匆下了楼。这时囡囡的爸爸回来了,一脸慈祥,听说我是来帮忙时,他笑笑地说:“已经割完了,我们家种的不多,你们难得回来,就在家好好玩玩吧!”说着给我泡了一杯茶,吩咐囡囡好好陪我,便出了门。

我和囡囡在家聊天,喝茶,然后两人一起做饭等她的家人。她家的条件可比我家好多了,弟弟妹妹都是公务员或是老板。她说:“她妈妈在工地上帮人干活,一天100元,让她休息一天都不行,干得特别有劲。”说完叹了一口气。我在一旁安慰道:“那说明她的身体很好呢!你应该放心。”“哪是身体好啊,他们都喜欢硬撑着。”囡囡的一句话总结了,谁说不是呢?父母都是这样,妈妈牙痛的情景,爸爸胃痛的场面,一幕一幕,可他们都没有去医院。想到这些,我也长长地叹了口气。

      饭后,我和囡囡开车出去,一路上说说自己和家乡,去了她童年时经常玩的地方,让人不禁感慨,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转眼已是三十而立,我们的父母也已逾花甲之年。

天有点小闷热,我们走在乡间的路上,偶尔有飞鸟掠过眼前,一个弧度,跃进丛林,享受这难得的午后。走着走着,丛林深处有几户人家,还有很多枇杷树,结满金黄的枇杷,在阳光下特别灿烂特别耀眼。囡囡的眼神诡秘地闪了几下,突然压低声音,悄悄地跟我说:“我们去‘偷’好不好,你看那里的枇杷,熟了,你不口渴吗?”我知道她在此地,一定是小时候的某些状况复发了。“太好了,我们居然想到一起了,走。”随着话音落下,我们悄悄地走近枇杷树,踮起脚,我拉下一枝被枇杷压低的树枝,她利索地摘了一大把,赶紧溜到丛林处,既紧张又激动。那个甜,一直牵引着我们的眼睛,看着树上还有那么多,口水咽个不停,何况刚才没有被人发现,我和她几乎同时站起身子,再次走向枇杷树。一回生二回熟,这次我们备了一个袋子,也少了些许紧张之感,我们像两只饥饿的狼一样,还爬上了树,直到袋子装不下才返回车上。相互看着,对视一笑,开始品尝。“好甜啊,真甜。”囡囡说,所有的话语中都充满了甜,好像所有的文字都需要“甜”字来衔接一样。这个地方,她小时候应该经常来,要不,怎么知道这个季节里有那么多的枇杷树。

    吃饱了,袋子里还有很多,虽然担心家里人会说我们,但不会像小时候一样害怕挨打了。我们在构思如果家人问起,就说是买的。回到家,面对囡囡的爸爸,我们选择了坦白。没想到,她爸爸突然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说,“你们两啊,也太搞笑了,你们知不知道那里的人家都去城里好多年了,那些果树早没人管了,村里家家都有很多果树,没有人吃,果子熟了就落得满地都是,金灿灿的黄了一地,真的令人可惜啊。”城市的生活让许多人放弃了田野,放弃了田园生活,放弃了那么多曾经守护的东西,我和囡囡的回来,是在寻找一些儿时的梦,寻找家人的亲情……

        “当年,我们要是有一个枇杷充饥,那一定是人间美味了。”囡囡父亲说完,目光不由自主地望向了窗外,囡囡和我也跟随他的目光,扫过窗外的村庄,田野静静的,没有看到人群,只有道路两旁孤单的白杨,在默默地守候一片片的土地,阳光照进窗,囡囡父亲的影子斜的在地上,跟白杨的影子对折成一个大大的十字架,像是这片土地的神,用苍老的容颜迎接和送别一批又一批归来又离别的年轻身影。

不知不觉中,已是傍晚,囡囡选择留下陪她父母两天,我回了城市,就隔着一条长江水,回家却是奢侈的事情?父母就只能隔江遥望?我怀着沉重的心情,选择坐轮渡,丈量长江的宽度。囡囡送我到码头,买了一张船票递给我,挥手告别后,我看了一眼票,上面写了“贰元”,看着看着,陷入了沉思,船的汽笛声打破我的思绪。“世平客888”几个大大的字特别显眼,我手提着枇杷和囡囡爸爸送我的菜籽油上了船,江面有雾,似乎要下雨,看不到“半江瑟瑟半江红”的美景。我在甲板上随意选择个靠前的地方站着,领略长江的风采,感受江水的力量,船启动了,随着鸣笛声,舱门缓缓关闭。驶入长江,我不知道它的力量和深度,只看到来来往往的船只运载着沙石、煤炭,看不到尽头的江水,轻轻地将它们托起,航向目的地。此时,我一片茫然,陷入深深的思索中。

船渡大约是十分钟的时间,天空下起了雨,船也停在安庆的码头。我回头看着江的对面,江南与江北,从码头步行回家也只要二十分钟,这个短短的距离却是那么远,囡囡有多少时间没有回来了?我下了船,冲进雨里,穿梭在茫茫人流中。

      雨下得不大,我回到小屋,坐在电脑前,打开网页,速度的预定了下周的航班机票,我要回家。我决定了。我想回去看看我的父母和我的亲人,再远的距离也不是借口,家是一个多么温馨港湾。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哭泣的黑颈鹤
后一篇:喝红酒的女人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哭泣的黑颈鹤
    后一篇 >喝红酒的女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