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生活日知录
生活日知录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4,943
  • 关注人气: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如来佛军事征服全印度

(2019-01-09 11:17:49)
分类: 读后书评
达罗毗荼人并非印度的原产土著,但却被今天的教科书,视为印度土著文化和“首陀罗,旃陀罗”的当然出身。他们不是雅利安人,却与雅利安人一样来自中亚。这样就提供了一个强烈的历史参照系,足以说明印度文明是如何起源的。

达罗毗荼人的文字是印度已发现的最古老的文字,也是最古老的语言之一。他们的文字与西亚埃兰人的文字源出一体,大约在BC5500年分离自印度河流域。当他们在印度河两侧分道扬镳的时侯,已经具备了可以被视为文明部落的几大要素:文字,青铜金属,亚麻积物。但是,没有马!也没有车!马是BC40世纪开始被驯化于中亚,车则在BC30年左右在中亚出现。这个因素也佐证了,达罗毗荼人和埃兰人,离开中亚和分手于印度河流域的历史时间。几百年之后,埃兰人在扎格罗斯山脉外侧,找到了他们宿命的家园。苏美尔人也同样来自西亚,很有可能是同一批移民潮的前脚后脚,在已经沉寂近一千年的“前美索不达米亚文明”废墟上,一起建立了今天所知的“后美索不达米亚文明”。

达罗毗荼人则要再过一千多年,当雅利安人南下时,才以“印度土著”的角色,出现在考古的序列之中。由于达罗毗荼人已经是印度“食物链”的最后一级,那么可以认为,印度文明实际上起源于达罗毗荼人的南迁。达罗毗荼人血统的“南亚化”,则说明了当时南亚已经有大量的低文明的土著存在。他们人口的优势,消化了达罗毗荼人的中亚血统;如同东方中原的黄种人土著,消化了中亚远来的商与周的中亚血统;或欧洲白种人土著,消化了从中亚次第西迁的凯尔特人,多利亚人,日耳曼人,……,匈奴人!直到这些移民本身,成为他们自以为的“纯种欧洲土著”。达罗毗荼人的文明就散播次大陆,成为印度土著文化。雅利安人实际上是“迟了两千年,才开始南迁的达罗毗荼人”,他们带去的马匹和战车,成为他们得以“刹帝利,职业军人”自居,或得以“征服印度”,进而王之的真正本钱。

反过来说,中亚外迁的移民潮,甚至早在BC4000年前就开始了,事实上一直延续到公元后的阿兰人,柔然人(阿瓦尔人),匈奴人,突厥人的先后西迁。BC1650年的提拉岛火山爆发,只是短期内加速了这一过程,而不是真正了中亚文明的外迁。更重要的是,即便是BC4000年前离开中亚的苏美尔,埃兰人,达罗毗荼人的祖先,也已经掌握了“文字,青铜,纺织,建筑”这样的文明要素。它们都超过了当时周边世界已知的所有文明。所有这一切,都足以佐证,早在6000年前,在古中亚地区,有一个目前未最后考证,但可以确信其存在的“现代元文明”。它在时间上,与BC55世纪发生的,始自黑海的大泛滥,可能有一定关系;也因此在欧亚大陆的各个文明起源上,都留下了大洪水传说。

从中亚南下印度河,有阿富汗山口这个直通车,轻松穿越巍峨的兴都库什山脉,即“印度山脉”。所谓“印度,兴都,身毒,hindu,india”的意思,恰好就是“大山之南”,也说明这个词的形成时,是在什么方位说事的。中亚元文明南下印度河,不是什么难事。考古表明,哈拉帕文明最早的城市,出现在BC20世纪之前,克格尔河谷因干旱而废弃的城市,年代甚至在BC25世纪以前。在它们被放弃以前,显然它们才是该地区文明的农业和文化中心,而不是后来兴建的哈拉帕和摩享佐达罗。目前考古学者们正在克格尔河谷一带,积极地“锄大地”。他们相信在这个地方,至少会有一个哈拉帕般的大城市遗迹存在。若如证,则哈拉帕文明的历史存在,还要上溯一千年左右,年代久远不亚于古埃及了。

因此印度人声称:印度文明才是欧亚各文明的起源,地点就是哈拉帕!是从哈拉帕往中亚迁移,而不是相反!印度是阿大!不是阿三!但是哈拉帕文明的城市群,又的确是在BC15世纪前后喷发式地出现,随后导致在几百年之内衰落。在时间上又恰好与提拉岛火山爆发的影响和中亚干旱恶化的年代相吻合。这一证据跟阿三很不友好:如果哈拉帕当时确是文明中心,不会因为少量中亚难民而受此影响;顶多就象中原的三世纪危机,“五胡十六国”那样战乱连天,人口大减。只有当中亚人口远远超过南方的“阿三中心”时,才会出现哈拉帕废墟显示出的起伏。升级尚未成功,阿三还需努力。

从印度河流域再移民到恒河流域,通道就狭窄得多,也隐蔽得多!实际上,直到亚历山大远征时,统帅爷从波斯国务院抢来的地图上,根本上就没有印度半岛!亚历山大之所以希望继续“一劳永逸征服印度”,不是印度看上去很大,而是波斯文件告诉小帅哥:印度很小,印度河以外再走几天,就到大海边上了。至于有些国人幻想的“中国”,或“亚历山大还想征服中国”,在地图上显示,喜马拉雅大山另一边是无边大海,根本无所谓中国。

如果阿富汗山口是一个大门,印度河流域是一个大厅堂,通往次大陆的朱木拿河谷,就是一个不起眼的小走廊,看上去就是厨房般死胡同般的杂物间,又燥热又寒酸。如果不是在大厅打架输得太惨的主儿,也不会往这小胡同里躲,结果发现尽头是纳尼亚天空般的另一个桃花源。同理,假如不是印度河流域的生存环境迅速恶化,(持续的干旱和持续的难民潮显然是最重要的原因),也不会出现一批又一批雅利安难民,涌进印度次大陆。新来的叫化子肯拼命,得以享受他们高种姓的尊贵。

但若称“雅利安人军事征服印度”,则又是对那一段历史的误解。真正征服印度的,是来自更先进的中亚的雅利安带来的文化,而不是他们的军事,更不是他们的血统!而这种“先进文明”带来的所谓“征服”,带动了旧大陆各处地区文明的进步,一直延伸到埃及,延伸到中国,再延伸到日本。而以军事而言,却是印度土著征服了雅利安的入侵者,而不是一般教科书上所称的雅利安人征服印度。更戏剧化地说的话,甚至是“佛教军事征服了雅利安”“如来佛军事统一全印度”。

朱木拿河谷是一条狭窄的通道,它的尽头就是恒河平原的上游。早在它们的交汇点,矗立起今天的新旧两个德里以前,这个位置就是控制南方印度,阻挡来自中亚新的移民潮和军事威胁的第一堡垒。恒河平原也象一条宽大的走廊,难以迂回。所以一团团的雅利安难民,就在烧杀抢掠中,沿恒河前进;也在后继者的烧杀抢掠中,被推动着向恒河下游,继续移动。前方尽头却是孟加拉湾的大海!一团团雅利安难民部落,恰好象一团团的大粪球,塞住了下水道一般,沿着恒河摆成一串。今天每隔三十公里就能够贡献一个旅游点!其中数得出来的就有大粪球,就有18个!史称“十八雄国”。这些雄国只留下国名,没有人物和故事。

涌进恒河流域的雅利安粪球虽然多,但是没有贡献出一个历史人物!可见它们在历史上的无足轻重。达罗毗荼人的土著,如果不是被挤在大海边上,就是被大粪球潮流挤往下水道的两壁,在危机的促成下,也形成了一些很庞大的国家级的部落。比如后来背海而立的摩揭陀,依山而生的拘萨罗。后者的主体“犁车族”,是一个稳定延续上千年的强大的国家级部落,后来继续成为笈多帝国的主体。在雅利安威胁面前,印度土著部落从BC5世纪开始,迅速地国家化,军事化。弱小的部落在被击败后,其国家能力(上缴于刹帝利阶层的税收)被合并到更高级的印度王手中。而原有的地方组织,就被保留下来。所以佛陀所在的释迦部落,被拘萨罗合并,佛陀不想出家,也是当不成他的王子。或如拘萨罗被摩揭陀合并,“犁车族”也仍然保持相对独立和强大实力。佛陀小国王子没当成,也在这时侯顿悟了,到大国当上国师。

佛陀在菩提树下顿悟后,变成了摩揭陀国王阿阇世的谋臣和国师,相当于当时的宣传部长。释加牟尼提出的佛教,在当时环境下,实际上就是“联合土著,收编难民,和平统一全印度”的政治纲领。对于季风气候下的原始印度教传统来说,佛陀为“联合阵线,和平统一”而提出的佛教教义,显然是某种程度上的背叛,否则佛陀也不需要在菩提树下顿悟了。这种实用主义对传统文化的“背叛”,是导致日后本来是“抗雅(入侵)战争”中,同文同种的摩揭陀和羯陵迦,这两个强大盟国之间,“鲜血凝成的友谊”黄了,后来甚至反目成仇。但也构成了摩揭陀王国迅速崛起,在短短两代人的时间内,就以接近和平的战争,“和平统一”了直到印度河区域的广大地段。这与中国的秦朝经过长期战争而统一的轨道完全不同,也是中国人不容易理解的“统一”。促成印度迅速统一的关键人物,恐怕恰好就是中国文化挺网红的如来佛陀。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