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H大连续杀人事件【11A】【HTF/英军觉】

(2017-07-20 16:53:44)
标签:

htf

英军

英觉

分类: HTF
11.不存在之人A


    

    “那个……请问你是Splendid吗?”
    
    在Splendid离开死亡现场,拉开礼堂外的警戒线,穿过目光聚集在他身上的人群时,他还在边走边回想电梯里Flaky的样子。从她身上散发出的求生的欲望太过强烈,在死亡的那一瞬间被深深的刻在了脸上。突然间,一只手拉住了他的袖子,Splendid向后一样仰,脑海里的画面瞬间被驱散了。他有些吃惊的回过头来,看到了一个娇小的黑发女生,点了点头:“是我,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们出来说!”女生拽着Splendid跑出了人群。
    
    两人找到了不远处的一个无人的地方,坐在了一棵大树边的的长椅上。
    
    “昨天,Flaky……她说要把这个交给你……”说着那个女生摊开了手心,一支红色的钢笔躺在那里,抛光的金属笔杆映着午后阳光。
    
    Splendid愣了一下,心想居然是Flaky拜托的吗?他们仅有一面之交而已,为什么要把钢笔送给他呢?他看着钢笔的笔杆,蓝色眼睛突然被点亮了,急忙接过了那支钢笔。
    
  “谢谢你!”

    黑发女生望着被Splendid握进手中那支笔,低声说:“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要给你一支笔……不过,她当时的语气很认真,对我嘱咐再三,叫我不要让别人知道。没想到今天就发生了这样的事……”
    
    “我真的抱歉……”
    
    “警察来向我询问过了,但是我没有把笔的事情告诉他们。因为我感觉也许这是只有你才能明白的某种讯息。”
    
    黑发女生抬起头来,注视着Splendid,漆黑的眼睛里闪着泪光。
    
    “所以,Splendid,拜托你一定要找到杀死Flaky的凶手!那孩子是个非常善良的女孩,从来没有伤害过别人,我无法原谅对她痛下毒手的人!”
    
    Splendid握紧了手中的钢笔。虽然是金属质地,但那支笔的笔杆并不冰凉,也许是因为被眼前这个女生久久的握在手心里的缘故。他注视着黑发女生,蓝色的眼睛如无云的晴空:
    
    “谢谢你对我的信任,我一定会找到凶手的!”

    目送那个女生走远后,Splendid环视四周,确定四周无人后,低下头来开始端详着手中的钢笔,掂量了一下,拔开了笔盖,取出了内胆。

    这是一支可更换墨囊的钢笔。
    
    Splendid捏了捏墨囊,果然,里面有什么东西。
    
    Splendid把墨囊拔了出来,墨水毫无悬念的飞溅了出来,他条件反射的闭紧了眼睛。
    
    “啊咿……真是火大!”
    
    他把眼罩摘了下来,红色的绸带已经被染了一大片黑墨。他把眼罩团成一团塞进衣服内侧的口袋,将手缩进袖口里,用袖子擦着自己的脸。结果袖子和脸都被糊成了一团黑。

    他看着手中的钢笔,深吸了一口气:“不行,不能扔掉,这是重要的证据。”

    他把墨囊里的残墨全部挤出来,将钢笔尖探进墨囊里,挑出了一个染满墨汁的细细长长的东西。接着,他掏出一包纸巾,吸走那东西表面的墨汁。待墨汁全部褪去后,一个裹着塑料膜的纸条显露了出来。
    
    他擦干自己手上的墨汁,剥下纸条外面的塑料膜,展开了纸条。
    
    那是一小块皱巴巴的,米黄色的纸,边缘参差不齐,似乎是从书上撕下的页角。上面用圆珠笔写了四个数字:
    
    “4023”。
    
    字体极为潦草,一点也不像娇小女生的字,也许是她在慌乱之中写的。
    

    ……
    
    
    礼堂外的警戒线今早被撤掉了,H大的校园内又恢复了往常平和。

    Splendid的眼罩还没有晒干,所以他戴上了一顶黑色的鸭舌帽。平常正常长度的刘海被压了下来,有些挡眼睛。在帽檐的阴影下,蓝色的眼睛显得有些阴沉。

    无论是在路边毫无顾忌的开心畅谈着的大一学生们,还是那片过于明媚湛蓝而令人感到虚假的天空,那些曾经淡然享受着的一切在他眼中似乎已变得黯然失色——
    
    ——自从那一天亲眼目睹Flippy遭遇车祸紧接着又被Lumpy枪杀后。
    
    他第一次开始对自己自身产生困惑。同时他开始怀疑Lumpy,这个男人作为大二学生,居然有枪。最让他在意的是Lumpy和Flippy之间的关系,千丝万缕,简单的只是肉眼可见的表面,更加纠缠不清的关系还藏在暗处。

    太多的信息同时塞进了Splendid的大脑,临近崩溃的同时他感觉自己的脑浆已经饱和了,再也容不下任何东西,H大在他的眼里再也不是原来的样子了。
    
    一切都扭曲了。这个世界每一分一秒都在偏离轨道。
    
    他提着烘焙店新鲜出炉的面包,走在林荫道上。路边的泳池在晨曦的照耀下闪着粼粼波光。

    “呐,你知道吗?B班有个男生病倒了,据说生了很严重的病。”
    
    “当然知道了,是那个总是穿着军服的吧。”

    “也许他就是第四个被选中的弱者吧。”

    路边结伴而行的学生开始议论纷纷,伴着蝉鸣,在Splendid的耳朵里分外聒噪。

    不知道是谁把消息扩散开来的,迄今为止,Splendid已经从同学们口中听到关于Flippy生病的事的好多个版本了。有人说他被仇人捅伤了,有人说他自杀未遂,有人说他是下一个弱者。

    最后一个版本流传的最广,毕竟Flaky刚刚离奇死亡,大家人心惶惶。当然,也有某些人以自己的死亡概率减少了而窃喜。

    Splendid停下了脚步,握紧了手中的袋子,塑料相互摩擦发出沙啦沙啦的声音。
    
    他久久的站着,用帽檐挡住自己的脸。
    
    不远处的体育馆里似乎有一个篮球队胜利了,雀跃的呼喊声、清脆的击掌声穿透了厚厚的墙壁和聒噪的蝉鸣,依稀可闻。
    
    Splendid深吸了一口气,继续朝医务室走去。
    
    不能让Flippy看到如此消沉的自己。
    
    ……

    
    轻轻的推开门,清晨柔和的日光洒在床边的那张床上,雪白的床单几乎和床上静静躺着的人融为一体了。新摘的枝叶饱满的花束和旧的失水而枯萎的花束堆满了床边的柜子,各种花香掺杂在一起,窗帘在微风的吹拂下飘着,那穿着蓝色条纹病服病态干瘪的身影似乎要被风捎走一般。
    
    他正睡着,浅色的睫毛搭在深陷的泛青的眼眶上,瘦削的脸苍白而憔悴,连那副轻抿的唇也没有一点血色,像两片白雪。只有落在脸上的细碎的暖阳才令他的脸色显的不是那么苍白。他的胸口缓缓的起伏着,病服领口两颗扣子未系,露出了紧紧包裹着一排一排骨骼的苍白的肌肤。

    吊瓶里的营养液缓缓的向下流淌着,气泡缓缓的浮到瓶顶。微凉的液体流进他皮包骨的手背上凸起的青色的血管里。

    他完全没有好转的迹象,已经憔悴的不成样子。
    
    Splendid悄声走进床边,伸出一条胳膊,环住他的肩膀。

    在接触到那瘦削的肩膀的一刹那,Flippy唰的一下睁开了双眼,从被单里抽出手,握住了他的胳膊,瞪大了双眼,看清来者是Splendid后,手指稍微放松了一些。

    Splendid一惊,脸色暗了下来,他紧紧的握住那只青筋凸显的苍白的手:“你发烧了!”

    Flippy的手滚烫的吓人。
    
    Flippy用失神的眼神望着Splendid,清澈的虹膜已丧失光泽。眼底与扭转时间前他被车撞倒后、被枪击中后一样,毫无生机,只有令人窒息的绝望。就像一双死人的眼睛。

    明明在咖啡馆沐浴着午后暖阳的时候那双眼睛望向自己的时候还是清澈无比的,带着一丝暖暖的笑意,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呢?

    似乎被烧昏了头脑,他注视着Splendid的脸,恍惚了许久,他的眼中露出一丝失望,苍白的嘴唇张开了:“他……还没有……回来啊……”
    
    “你烧糊涂了,我现在带你去校外的医院!”
   
   Splendid环住Flippy的肩膀,把他从病床上扶了起来。隔着薄薄的病服,他瘦削的身体像着了火一样发烫 。Flippy挥起拳头软绵绵的捶向Splendid的下巴,针头从手背上脱落,划出了一道长长的血痕。
    
    “不管你怎么反抗,这次我一定要把你送过去。”Splendid抓住他砸向自己的滴血的手,贴上绷带握在手心里用拇指按着,那只手因刚才的动作冒出了一层虚汗。他扯下挂在墙上的Flippy的军绿色大衣,披在他的身上。瘦了一大圈的身子被裹在大衣里,令大衣显得宽大无比。

    Flippy甩开了Splendid环住他的肩膀的手,怒吼道:“不要管我!!!”不知为何他变得异常暴躁,双手按在Splendid肩头狠狠一推,大衣从他单薄的肩膀上滑了下来。Splendid没有料到Flippy还能发出这么大的力气,踉跄的向后摔去,撞到了旁边的桌子,桌子摔在地上发出了巨大的撞击声,什么东西“哗啦”一声散落到了地上。

    Splendid稳住身子,看向被他撞翻的桌子。掉在地上的花束之间有个白色的药瓶,里面雪白的药片散落了一地。
    
    他弯腰捡起那个药瓶,查看着瓶子,瓶子上面并没有贴标签。他取出一片药片,掏出口袋里那板Lumpy给的白色药片,对比着。

    Splendid把瓶子在Flippy眼前晃了晃,低声说:“Lumpy来过这儿了吗?”
    
    Flippy的眼神突然一凛,迅速的伸出手抓向药瓶,但Splendid比他更快的收手,让Flippy抓了个空。
    
    “把药给我!!!”
    
    Splendid急躁了起来,他晃着手中的药片,质问着:“这药到底是治什么的?Lumpy到底是什么人?”

    Flippy脸色一暗,一只骨节凸显的手紧紧抓着床沿,另一只手用力的伸向Splendid,空洞无神的眼睛像深谷一样,消瘦的肩膀因失衡而微微抖动着:“请你给我。”
    
    “先回答我!”

    Flippy的脸色差到极点,他突然浑身一晃,从床边摔了下去。

    Splendid一个箭步冲向床边,扯住了Flippy的病号服,险些脱手,Flippy的脑袋撞在了他的小腹上。

    “没事吧??”Splendid慌忙按住他的肩膀上。隔着病号服,手心里传来的触感简直就像握住了两条细树枝一样。Flippy没有回应,Splendid只感到他滚烫的额头贴在自己的小腹上,一动也不动地。

    渐渐的,他感到不安,他试探性的再次发问:“没事吧?”

    突然,Flippy瘦削的脊背剧烈的起伏了一下,他推开了Splendid,伏在床边,开始呕了起来。

    一开始只是一些水而已,到后来渐渐掺杂着血丝,再后来变成了浓稠的血液。一开始只是像坏了的水龙头,到后来像被一刀切开的水管。大量的鲜血从他的喉咙里喷出来,满地都被喷溅上猩红的颜色。

    他的耳根失去了颜色,凌乱的头发随着身子在发抖。

    Splendid吓坏了,他托起他的脸,慌忙擦拭着他的嘴角。鲜血仍不断的从他的嘴里淌出来,染红了他的嘴唇,沿着他的脖子流进他的衣领,在他惨白的脸上显得格外刺眼。Splendid的心脏像被狠狠的戳了一下。
    
    “我,不要去,医院。”微弱的声音里依旧透着无法摧毁的坚定意志。

    Splendid的眼睛一暗,似乎已经要屈服了:“为什么?你现在明明很痛苦吧?已经忍不住了吧?”
    
    “问为什么……因为如果去的话……一切都结束了。”
    
    Flippy抬起头来,灰绿色的眼睛如同黑洞一般,从那双眼睛里看不到一丝求生的欲望。
    
    “事到如今就告诉你吧,我不是A国人。”
    
    Splendid愣了一下。
    
    “你知道的吧?自从那次terrorist attack事件,A国就和B国断绝关系了。怎么会为‘terrorist’提供医疗服务呢?”
    
    “什么意思……?你是说你是……‘terrorist’?”
    
    “果然,你全都忘了啊。”Flippy抹了抹嘴角,他的指节在明显的颤抖着:“不管我有没有参加那次terrorist attack,你们国家的人不是已经擅自把B国的所有人都当做terrorist了吗?”

    “我不会的!Flippy,我相信你,我相信也一定有很多和我一样的人吧!就算你是B国人,医院也一定可以给你治疗的!”
    
    “你真是天真的可怕啊,Splendid。”
    
    Splendid愣住了,安慰的笑容僵在脸上。
    
    “你还没有想起来吧?五年前的战争……”Flippy注视着Splendid的眼底里在波动着,那些被他深藏的情绪在翻滚着。

    “……不论什么以前有过什么交情,都在那一天轰然倒塌了。那一天,一个A国的孩子在B国被公然处刑了。”

    “从那一天开始,B国在A国人眼里成了‘不存在之国’。”

    “这就是战争的开端。牺牲者不是恐怖组织,而是B国公民。”
    
    Flippy低声说着,他的眼睛突然一暗,身体不受控制的向一边倒去。

    Splendid把Flippy紧紧的抱进怀里,抚摸着他有些凌乱的头发。

    “不要再说了,Flippy,不要再强迫自己回忆了。”

    Splendid把他身上的军大衣裹好,接着他从桌上拿起他的贝雷帽,扣在他的脑袋上,几乎把他瘦削的脸全部遮住了。做完这些后,他一只手搂着他的腰,另一只手一把扳过他的双腿,把他从床上抱了起来。

    他浑身僵硬,每一块肌肉都在痉挛着,鲜血染红了Splendid胸口的白T恤。他几近虚脱,无力的靠在Splendid的胸口上,用力的扯着腹部的病服,喘息声里都在颤抖着。

    “坚持一下,很快就好了!”Splendid收紧双臂,踹开病房的门大步走了出去。

    门外正站着一个捧着一大束鲜花来探病的女生,她仰起头来的时候,浑身一震,瞪圆了眼睛,似乎被两人吓到了,像一根木桩一样定定的站在原地。
    
    “回去吧,今天他要休息。”Spendid将Flippy搂的更紧一点,挡住他的脸,冷冷的说着,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医务室,大步走了起来。
    
    洒满午后暖阳的林荫道上的不断有学生们驻足,吃惊的望着两人。
    
    Flippy没有反抗,他暂时停止呕血了,只是把烧的滚烫的脸埋进Splendid的胸口。
    
    尽管无比担心在自己怀里的病人,Splendid仍不停的快步向前。
    
    “……你把过去全部都忘了……包括我……”低喃声闷闷的从他的胸口传来。

    “忘掉一切,全身而退,很轻松吧?可我却忘记不了……那段最黑暗的日子,那段从深渊底部挣扎着向上爬的经历……还有你谎言堆成的感情……”

    “说着相信我……其实心里比谁都怀疑我吧……?”
    
    “明明是这样……却要装作在乎我的样子……”
    
   从胸口传来的虚弱的声音里毫无起伏,却像要哭出来一样。

    Splendid搂紧了Flippy,他很想吻Flippy,但却没有这么做。

    “听好了,Flippy,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忘了一些事,但是我对你的感情绝对是真的。自从开学第一天起,我就一直注意着你,一开始不清楚这是什么感情,也不知道如何应对,后来我发现我是爱你的。只有我才清楚,因为这是我是发自内心的感情,所以一定是真实的!”

    突然,Flippy断断续续的笑了起来,笑声在发抖。

    “骗子……”

    “……如果是在五年前……我一定是……相信着你的……但是现在……我做不到。你已经编织了太多谎言了……”
    
    Splendid低下头来,却和Flippy的眼睛对上了。Flippy正用冰冷的眼睛盯着他,黯淡的湖绿色虹膜反射着他的蓝眼睛,映照得清晰无比。他自己所有的心思似乎都在那双眼睛里无所遁形。Splendid透过那双眼睛看到自己的眉眼间闪过一丝惊慌,他的目光瞬间躲闪开了,继续看向前方。在他躲闪的一瞬间,他分明用余光看到Flippy的眼里闪过一丝伤感。

    他的视线太过于敏捷了,早已刺穿他的胸口看透了他所有的心思。

    Splendid多么希望他没有从Flippy的眼睛里捕捉到这一丝情绪,他第一次后悔自己研究过微动作心理学。

    “我看见了哦……你的嫌疑人名单……上面有我的名字吧?”

    “你早就察觉到了吧?因为无论是Toothy,Giggles,还是Flaky,都和我有关系啊。”
    
    “去咖啡馆的时候,看到我来感到意外了吧?明明你和Sniffles要谈论和事件有关的某位嫌疑人,那位嫌疑人却不请自来了。”
    
    “帮我开寝室门的时候,你也察觉到了吧?有一个钥匙能插进锁孔,却无法转动。为什么我有别的寝室的钥匙?那是哪个寝室的钥匙?”
    
    “那是你的寝室的钥匙啊。”
    
    “你都知道了吧?因为所有的怀疑都写在你脸上了。”

    “但是为什么?为什么还要救我这个杀人凶手?”
    
    Splendid的表情越来越阴沉,他收紧了手指。
    
    “为什么……?”
    
    Flippy轻吟了一声:“嗯?”
    
    “为什么要把所有的一切都往自己身上揽?”
    
    Flippy的身体一僵。
    
    Splendid看着Flippy苍白脸,说:“虽然我怀疑过你,但是很快就自我否定了。因为太牵强,太可疑了不是吗?好像有人故意把所有的罪名都扣到你头上似的。”
    
    Splendid的心里始终留存着一个信念——Flippy绝对不会行凶的。他是案件的受害者。

    Flippy仰着脖子,攥紧了Splendid胸口的衣服,用力喊着:“到底说多少遍你才能明白?是我把硫酸泼在楼梯上,让Toothy摔下来,是我用匕首杀了Giggles!”
    
    他喊的太过拼命,虚弱的喘息着,脸色有些泛白。

    “那么Flaky呢?也是你杀的吗?”
    
    “……是啊……是我……一定是我……”Flippy勾起了嘴角,眼睛里却空洞无神。
    
    “你是怎么杀死Flaky的?”
    
    “怎么……杀的……不是一目了然吗?只要用力勒住她的脖子……”
    
    “第一,”Splendid扯过他的手,展开他的手心,“你的手心里没有被玫瑰刺划过的划痕,而杀死Giggles的犯人与她见面之前从学校的花圃里割了一大束玫瑰。即使你辩解说你戴了手套,你也无法解释第二点。”接着,Splendid将他的手翻过来,摩挲着他的手背,“你的手背上没有被美工刀刺过的痕迹,而杀死Flaky的犯人在掐死Flaky之前被她刺中过手背。”

    “你明明连事件发生时的情况都描述不出来,却要说自己是凶手。”

    “停手吧,Flippy。从我进入H大直到现在为止,H大发生的所有事件,仍未解开的谜团,人们不断崩坏的感情,连我自己都受到了影响开始改变,直到昨天为止,我都在怀疑着一切包括我自己,唯一相信着的,就是我对你的感情,还有你绝对不是凶手这件事。”

    Flippy愣住了,他用空洞的双眼久久的凝视着Splendid,突然,他苦笑了一声。
    
    “DID……其实有些事情还没有来得及经历腐朽的过程,从一开始就是错的。有件事,我一直都瞒着你,从五年前直到现在,那就是……”

    突然,Flippy从紧咬的牙缝里露出了一声痛苦的呻吟,他的双臂紧紧的按压着腹部。惨白的脸上冒出了细密的汗珠。

    “Flippy?Flippy?你没事吧?”

    Splendid感到怀里的人被腹痛惊的浑身震颤了一下,一边强忍着痛忍到脊背发颤,一边艰难的喘息着。
    
    “唔咳……咳咳……咳……呃……”突然,Flippy从喉咙里发出奇怪的声音,一时间没了声音。
    
    Splendid感到不对劲,低头看向怀里,只见Flippy的眼睛渐渐失去了焦距,浑身像被抽走了力气一般瞬间瘫软下来。
    
    “Flippy……?你怎么了?”
    
    他把Flippy平放在地上,抚摸着他血淋淋的脸。他突然发现,Flippy的胸口没有在起伏。

    他像被人当头打了一棒一样,大脑一片空白。心脏突突的跳了起来,所有的血液都像百米冲刺一般冲向大脑。
    
    “Flippy……Flippy……”他无法思考,只能不断喃喃着他的名字,抚摸着他惨白的脸。

    Flippy张着嘴巴,却无法呼吸,他缓缓的闭上了双眼。

    要抢救Flippy……
    
    他用力的按压着Flippy的胸膛,一下,两下,三下,鲜血从他的嘴角冒出来,流到了他铺在地上的头发里,渗入了灰黑色的石砖里。贝雷帽滚落到一边。
    
    有学生开始尖叫了起来,越来越多的人注意到了他们,周围的环境越来越嘈杂,Splendid开始耳鸣,什么也听不到,他的世界只剩下眼前躺在地上濒死的爱人。
    
    一百四十五下,一百四十六下,一百四十七下……
    
    可他还没有睁开眼睛。他的胸口越来越冷,脸色越来越难看,嘴唇开始发灰,嘴角的血迹慢慢的凝结了,由殷红逐渐变成了暗红色。
    
    “Flippy……Flippy……睁开眼睛……”
    
    Splendid捧着他的脸,吻上他灰白的嘴唇,不断的向里面送气,浓郁的血腥味充斥着他的口腔,Splendid的泪水一下子决堤了。
    
    “Flippy……Flippy……睁开眼睛好不好?”
    
    泪水落在苍白的脸上,被血液染成了淡红色,顺着消瘦的轮廓滚落石砖上。Splendid的精神几近崩溃,他痛哭着,摇晃着那具瘫软的身体。
    
    明明忘掉他就不会痛苦了。
    
    明明放弃一切就可以解脱了。
    
    “怎么可能……忘掉你啊!那样的话,我不就一无所有了吗?”

    Flippy的背影,Flippy的笑容,Flippy的因愤怒而泛红的脸,Flippy的泪水……
    
    Splendid开始意识到,失去了Flippy的世界对于他来说将变成何种模样。
    
    所以,不管多少次,我都会为你改写未来!
    
    Splendid屏住呼吸,空气开始迅速逆转起来,行道树开始哗哗作响,狂风席卷大地,落叶纷飞,满天扬尘。

    “让开!”
    
    风刹住了车,Splendid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扯开了,险些摔在地上,因脱力而有些昏暗的视线里,他看到一个白衣蓝发,身材高大的人把Flippy拦腰抱了起来,让他的上身俯下,脑袋低垂下来,拍打着他的后背。
    
    拍打了数十下后,刚刚还一动不动的Flippy突然浑身震颤了一下,吐出了一摊浓稠的血。
    
     “咳咳……咳……”

    他又捏起Flippy惨白的脸,用把一根手指塞进他的嘴里,让他把嘴里的血块完全吐出来。
    
    Flippy似乎恢复了神智,他呛咳着,有一下没一下的呼吸着失而复得的空气。
    
    那个人把浑身瘫软的Flippy翻过来,捏起他的脸,说:“已经这么严重了啊。”他一把搂进把Flippy自己的怀里,吻上他灰白的嘴唇。
    
    “嘭!!!”Splendid狠狠的揍在了那人的脸上,那人一下子被撞飞了出去,摔在灌木丛上。Flippy失去了支撑,无力的向后仰倒过去。

    围观的学生们惊呼了起来,有几个站在那个人身边的学生把他扶了起来。

    Spendid被自己一瞬间使出的巨大的力量吓了一跳,迟来的疼痛席卷了他刚刚挥拳的手,指节嘎吱嘎吱的响着。他紧紧的抱住Flippy,浑身因强烈的怒火而战栗着,他怒视着仰躺在灌木丛上吃痛的捂着自己的脸的那个人,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

    “Lumpy,我有很多话要问你。”
    
    Lumpy的鼻子上还贴着纱布,左侧嘴角被打出了血,他眯起眼睛望着Splendid,那双锐利的蓝眼睛里没有一丝算得上是友好的情绪。他扯了扯白大褂的领子,冷冷的说:“给你两句忠告——”
    
    “——第一,不要问Flippy有关过去的事,那样只会让他更痛苦。”

    “第二,有些事还是不知道为妙。既然事实已经无法改变,再去知晓它又有什么用?”

    气流突然开始转向,汇聚成一股狂风猛的袭向Lumpy,气浪像无数细小的刀片一样刺向Lumpy的身体,他不禁眯起了双眼,白大褂被风掀了起来。只见Splendid正扯着他的衣领,脸色阴沉无比,天蓝的短发被风吹的似乎浮在空中,瞪园的蓝眼睛透过刘海死死的盯着Lumpy,眼中的杀意几乎可以具象化作幽蓝色的冷光,如同蓝色镭射光线般灼灼逼人。他的声音降了几度,冷彻心扉:“虽说我现在一无所知,但有两点可以确定——”
    
    “——第一,我绝对不能相信你。”
    
    “第二,我要你为你对Flippy的所做作为付出代价。”
    
    在巨大的压迫感下,Lumpy挑起了染血的嘴角,说:“既然你不相信我,那我也不必向你多费口舌了。”
    
    “既然你不肯说实话,”Splendid狠狠的盯着Lumpy,举起拳头,“那么就用拳头撬开你的嘴!!”
    
    “嘭!!!”
    
    接触拳头的不是肉体,而是什么冰凉坚硬的东西。Splendid定神一看,只见一个留着紫色短发,戴着黑色圆框墨镜,一袭黑色风衣的男人,横举着一根盲杖挡在了Lumpy身前。
    
    男人身高比Splendid略矮,与Flippy相近,身体被黑色风衣裹得严严实实的,大大的黑色墨镜和立起的衣领更是遮住了他大部分的脸。但是通过一部分露出来的苍白的脸颊和从袖口露出来的一节苍白的手腕,可以隐约看到他的肤色和修长的身型,略显病态。特别令人注意,他的眼角有一颗黑痣,在苍白的皮肤的映衬下格外显眼。
    
    Splendid突然回想起了,开学初,自己似乎遇到过这个男人。
    
    “到此为止了。”男人低沉的嗓音隔着衣领传了出来,他一甩手收回了盲杖,发出了一声干脆利落的抽裂空气的声音。
    
    “帮了大忙了,Mole!最近我老是挨拳头。”Lumpy露出可怜兮兮的表情,从背后环住Mole的肩膀,被他一掌拍开了。
    
    “叫你管住自己的嘴。”Mole冷冷的说到,扯着Lumpy的衣服就要离开。
    
    “等一下!!”Splendid怒吼到,伸出手来拽住Lumpy的衣领,“我们两个之间的事还没完呢。”
    
    Mole扭过头来,用手指了指靠在Splendid怀里Flippy,低声说:“你不如管一管他,他现在的呼吸很糟糕。”
    
    Splendid猛的回过神来,刚才被怒意冲昏了头脑,忘记了顾及才刚刚恢复呼吸的Flippy。他松开了Lumpy的衣领。
    
    Flippy正靠在Splendid的肩头,闭着眼睛,脸色更差了一些,苍白的发灰,微弱的呼吸时断时续。Splendid抚上他的脸颊,被惊得肌肉一缩,他的体温滚烫的吓人!就像火炉里的炭石一样。他横抱起Flippy,冲向校门。
    
    校门外,被学生们叫来的救护车已经到了,红蓝的灯光频闪在迷雾之中。Flippy被放在担架上,扣上呼吸器,推进了救护车里。

    Lumpy遥遥望着两人的背影,摸了摸嘴角,冷笑了一声,和Mole肩并肩向实验楼的方向走去。

    
    ……


    疾驰的救护车里,Splendid紧紧的攥着Flippy的手,从上车起一直凝视着Flippy的目光有些呆滞。摘掉帽子后,他的脸上已毫无遮挡,原本服帖的蓝发有些凌乱,但他似乎没有注意到这些。
    
    他从未制作过一张嫌疑人名单,但他心里确实有这么一张。他也从未在他面前对那串钥匙表现出疑惑的样子,可Flippy居然看透了他的心思。
    
    他从未见过一个敏锐如Flippy的人。
    
    按理说,Flippy应该从很早以前就知道了他在怀疑他,为什么还能一直对他保持这么温和的态度呢?
    
    那个午后,在咖啡店里对他告白后,他那张惊喜交加声泪俱下的脸,他永远都无法忘记。那种感情,绝对是真实的,掺不得半点虚假。
    
    Splendid的眼眶红了起来,他突然想起自己的脸上没有眼罩,帽子也不知去向了,但是仍没能阻止泪水从眼眶里滚落下来。
    
    “Flippy,我也是一样啊,唯独对你的这份感情绝对是真实的。我永远也不会骗你。”
    
    “我只是想要和你在一起而已,只是这么简单而已。五年前的我,一定也是这么想的吧?”
    
    “快点好起来,然后告诉我‘这不是你的幻想’吧……”
    
    在我们的世界里,夜幕降临之前,至少请让我看到一点霞光吧。
    
    这样,漫长的黑夜便不再那么煎熬。
    
    
    
    
    
    
    
    -TBC-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