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矢车菊的蓝a
矢车菊的蓝a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9,561
  • 关注人气:5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索贿

(2020-07-02 10:32:05)

贵宦刘椿朝,涉嫌贪腐,遭罢免。朝被免,恒自抑郁。一夕,与妇闲聊,不胜悲愤,恨人情险恶,官场昏暗。恚詈中,怒气忿涌,似欲相吞噬。妇倾听良久,曰:“未追君责,平安归家,幸事也。”朝怒曰:“汝甫出此言乎?吾为贵宦,名振州城。今遭罢官,宁不愧乎?焉有何颜見父母乎?焉对儿女乎?焉面对亲朋乎?”妇凄然曰:“贪权者必究,法也;贪金者必惩,理也;贪色者必报,命也。君不见天道昭昭,疏而不漏。君为吏,焉清廉乎?今不追责,乃祖宗之德也,何所恨哉!”朝意忿,述官场之弊,言上官李某,卖官鬻爵,中饱几何;言同僚陈某,贪金勒索,干没几何;言属下人心不古,少情寡义。如是十数事,意颇恨恨。妇劝曰:“君遭免,事涉贪腐。君所言,怨吏风不正,天理不公,不亦颠乎?今之官吏,伺察多术,奉迎趋避,鲜有见乎?君全身而退,安享清福,焉惧人言哉!君切勿怨恨,恐遭祸患。”朝叹曰:“吾虽解职,亦惧诬告,心终不宁。”妇燃香拜佛,祈求平安。突闻叩门声,朝视之,乃下官张善,呼妇沏茶,问:“汝夜深来访,有事乎?”善嗫嚅曰:“欲置屋,向公讨金耳。”朝笑曰:“吾致仕归闲,焉有余金哉!”善曰:“吾昔日欲谋一官,馈公六十万。今公致仕,事未就,故讨金也。”朝黙然良久,曰:“可有据乎?”善曰:“吾有录音作证。公若不予,必诉上官。”朝始惧,呼妇出金与善。善别去,属下闫平亦来讨金。朝不予,平以上告要挟。朝益惧,呼妇出金。如是数日,讨金者屡至。朝所贪,几于殆尽。夜深,闻敲门声,朝骇汗浃背,愧对妇曰:“悔不该忘却初心,贪腐受贿,遭罢官免职,亦遭属下讨金之辱。”妇泣曰:“此天意也,焉能躲乎。”相拥泪涕。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唐栎
后一篇:余雍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