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蓝心_可儿
蓝心_可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33
  • 关注人气: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潍县柳郎祠考疑

(2017-10-25 09:55:00)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潍县柳郎祠考疑作者: 齐东野1980

郑燮《怀潍县二首赠郭伦升》(其一)

相思不尽又相思,潍水春光处处迟。

隔岸桃花三十里,鸳鸯庙接柳郎祠。

每读到郑板桥的这首诗,总对潍水两岸的旖旎风光浮想联翩。河水弥弥,桃花夭夭,充满神秘色彩的鸳鸯庙和柳郎祠掩映其间,想一下都觉得心旷神怡。然而作为一个喜欢寻根揭底的人,对鸳鸯庙和柳郎祠的名称和由来存在无数的疑问,鸳鸯是谁?柳郎又是谁?他们为什么为当地人所崇奉?后来通过朋友清竹的博客,才有了一个感性的认识,原来柳郎就是《柳毅传书》中的柳毅,鸳鸯则是柳毅和龙女,不仅有柳郎祠,还有柳毅庙、柳毅读书处等名胜,据我从掌握的资料推断,他们受到供奉主要是因为他们是当地的雨神。

雨神信仰是山东地区普遍的民间信仰,每个县甚至每个村都有自己求雨的场所,这与这一地区频繁严重的旱灾是紧密相连的。潍坊地区如潍城的浮烟山神祠,昌乐的孤山爷庙、方山爷庙,青州的驼山神祠,诸城的常山庙,安丘雹泉膏润庙都是当地著名的雨神庙。

话归正题,知道柳郎即柳毅后,新的疑问随即产生。《柳毅传书》中明言柳毅为湘人(今湖南一带),龙女为泾川龙王的儿媳,“洞庭龙君小女”,湖南人到长安赶考怎么会绕到山东呢?那为什么在潍坊东郊孤零零的立着几座与柳毅有关的庙祠呢?这个问题一直缠绕心中,直到几天前翻《太平广记》,偶然发现其中《三卫》这篇文章,使心中的疑问释然。文后原注这个故事出自唐代戴孚《广异记》,且《广异记》中《三卫》除个别字外,与《太平广记》中完全相同。而与李朝威《柳毅传书》相比,男主人公“三卫”为青州(当时青州涵盖今山东东部)人,女主人公为“华岳第三新妇”,北海龙君的女儿。《三卫》与《柳毅传书》最大的不同乃是在结尾,《三卫》中三卫与龙女并没有结为夫妇,而是北海龙君大闹华山后龙女夫妇重归于好。后来龙女之夫协恨报复“三卫”,“三卫”在龙女的帮助下躲过了劫难回到家乡。从故事的复杂程度来看,《三卫》更加接近于故事的原始状态,更少文人的踵事增华,因此据我推断,《三卫》的创作当在《柳毅传书》之前,应是《柳毅传书》的雏形。

“三卫”这一名称对今人有点陌生。这要从唐代的府兵制说起。府兵制是一种与地方赋税相结合的兵役制度,百姓出则为兵,入则为民,有兵役的人发生战事时征调出征,平时也可能轮番进京或到边境服兵役,服兵役的多少与分得土地的数额和缴纳赋税的数额挂钩。其中地方上有折冲府统帅地方兵力,京城禁卫军兵士以府(卫)为单位,唐代设十六府,高宗时改为十六卫,其中亲、勋、武三卫掌管内府护卫,因干系重大,例由高官子弟充任。同时东宫也有“三卫”,因是太子僚属,故也由高官子弟充任。因此,“三卫”不是人名,而是男主人公任职的代称,而且男主人公并不是一般百姓,应是当时青州的高官子弟。

《三卫》的故事与柳毅传书的故事非常相似,男女主人公都为今潍坊地区人,他们为柳毅和龙女原型的可能性较大。可见,潍坊柳毅庙很可能为误传所致,或者为当地人有意为之,因为柳毅的名头远比一个不知名的神仙知名度要大。至今,我还不知道潍坊柳毅庙的得名年代,如果得名于明清的话,这种张冠李戴的情况发生的几率更大。蒲松龄在《聊斋志异》中对明清时期对庙宇神仙的草率处理有生动记载,青州曾有澹台子羽祠,明末当地士绅为巴结魏忠贤,把澹台子羽塑像毁冠拔须,就改作了魏忠贤的生祠。其他笔记中也记载了这种情况,杭州杜拾遗庙(祀杜甫),因音近,到明末清初却变作“杜十姨庙”,变作女身,并应把杜甫配给刘伶做了夫人,还有浙西有伍子胥庙,后来误作“伍髭须庙”,变作一个大胡子。柳毅庙的得名还有一个可能,就是可能附近有叫柳毅的人曾为当地做出过较大的贡献,人们为了纪念他为他立庙,后来以讹传讹,成为“柳毅传书”中的柳毅。

当然,上边只是我的推测,据清竹的博文,山下亓家庄有柳氏族人,如果柳氏一族是从南方迁居潍坊,可能为柳毅的后人,那么柳毅庙就是家祠性质的庙宇。我以上的推断就不能成立。

 

附:《三卫》全文

开元初,有三卫自京还青州,至华岳庙前,见青衣婢。衣服故恶。来白云:“娘子欲见。”因引前行。遇见一妇人,年十六七,容色惨悴。曰:“己非人,华岳第三新妇,夫婿极恶。家在北海,三年无书信,以此尤为岳子所薄。闻君远还,欲以尺书仰累,若能为达,家君当有厚报。”遂以书付之。其人亦信士也,问北海于何所送之,妇人云:“海池上第二树,但扣之,当有应者。”言讫诀去。及至北海,如言送书。扣树毕,忽见朱门在树下,有人从门中受事,人以书付之。入顷之,出云:“大王请客入。”随行百余步,后入一门,有朱衣人,长丈余,左右侍女数千百人。坐毕,乃曰:“三年不得女书。”读书大怒,曰: “奴辈敢尔!”乃传教,召左右虞侯。须臾而至,悉长丈余,巨头大鼻,状貌可恶。令调兵五万,至十五日,乃西伐华山,无令不胜。二人受教走出。乃谓三卫曰:“无以上报。”命左右取绢二疋赠使者。三卫不说,心怨二疋之少也。持别,朱衣人曰:“两绢得二万贯,方可卖,慎无贱与人也。”三卫既出,欲验其事,复往华阴。至十五日,既暮,遥见东方黑气如盖。稍稍西行,雷震电掣,声闻百里。须臾,华山大风折树,自西吹云,云势益壮,直至华山。雷火喧薄,遍山涸赤,久之方罢。及明,山色焦黑。三卫乃入京卖绢。买者闻求二万,莫不嗤骇,以为狂人。后数日,有白马丈夫来买,直还二万,不复踌躇,其钱先已锁在西市。三卫因问买所用。丈夫曰:“今以渭川神嫁女,用此赠遗。天下唯北海绢最佳,方欲令人往市,闻君卖北海绢,故来尔。”三卫得钱,数月货易毕,东还青土,行至化阴,复见前时青衣云:“娘子故来谢恩。”便见青盖犊车,自山而下,左右从者十余辈。既至下车,亦是前时女郎,容服炳焕,流目清眄,迨不可识。见三卫,拜乃言曰:“蒙君厚恩,远报父母。自闹战之后,恩情颇深,但愧无可仰报尔。然三郎以君达书故,移怒于君,今将五百兵,于潼关相候。君若往, 必为所害,可且还京,不久大驾东幸,鬼神惧鼓车,君若坐于鼓车,则无虑也。”言讫不见。三卫大惧,即时还京。后数十日,会玄宗幸洛,乃以钱与鼓者,随鼓车出关,因得无忧。(出《广异记》)

                                                                                                                                          《太平广记》卷300

    补遗:另清末潍县人张昭潜有《潍柳毅祠辨》,他认为柳毅山为“刘毅山”之误。《后汉书·刘毅传》载:“毅,北海敬王子,封平望侯。”《水经注》注曰:“平望亭在平寿县西北八十里。”可聊备一说。这与我前边所说乡先生因读音相近致误的说法也是一致的。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