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双溪草堂的博客
双溪草堂的博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050
  • 关注人气: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在魏晋的法度里放歌穿行——书法家宇文家林书艺人生印象

(2015-01-21 09:57:36)
标签:

转载

 [转载]在魏晋的法度里放歌穿行——书法家宇文家林书艺人生印象  识宇文家林已有十多年了,他斯文的气质,深厚的学养,以及照拂人的热情周备,曾令我心仪不已。但是真正的接触,并抵近他的内心,则缘于去年秋夜在四明山上的一次“掼蛋”。

 四明山位于南京草场门附近,刚成立的江苏省书法院就座落在山间。那晚,我与书法院年轻才俊白鹤、宇文家林正在为林散之奖双年展事宜加班,突然,有条壮汉破门而入,一脸酡然地立于门槛,带着冲天酒气,凭空一声啸叫:我乃李双阳,来自乌有乡;不当书法家,偏做掼蛋王。来来来,弟兄们掼蛋!

 “掼蛋”是以扑克为载体的娱乐活动,近年来于江左颇为流行。自诩“掼蛋大王”的李双阳是江苏省书法院年龄最轻的书法家,至情至性,尤喜谈笑。在李双阳唾沫星子的“感召”下,我与白鹤、家林相视一笑,即刻放下手中活计,搬桌移凳迅速摆开了阵势。与高手过招,自想必有一番挟风掣电滚石雷鸣,然而在放手博弈时,双阳对他的搭档宇文家林的牌技大为不满,由最初的吹胡子瞪眼睛,发展到戳鼻子拍桌子,谑浪调笑之猛,动作幅度之大,一派灌夫骂座的势头。面对双阳的言语皮屑和凌厉攻势,家林兄自始至终神色怡然,或笑脸赔罪,或主动检讨,一时止戗言于不辩,片刻化尴尬于无形,以柔克刚,让对方楞是没了脾气。这种光风霁月的襟怀和淡定涵养,让酒后清醒的李双阳激赏不已:家林兄雅量,迨非一般浅学后生所能及也!家林闻言浅浅一笑:“打牌不就是娱乐嘛,既然是娱乐,就得以娱乐的心态对待输赢得失。常言道水善利万物而不争,争心一起,内心就会浊浪滔天,那就悖离了娱乐的初衷,吾辈何不学水之大德欤?”

 家林此言,让我内心一凛:如此通透之人,岂是书坛凡器!真正的智者,不是让笔下处处生辉,而且让生命时时快乐。自兹,我对家林的身世遭际及书艺追求,有了更进一层深入了解的渴望。我想通过琐屑的生活,抵近他的笔端,探知他的心迹。所幸工作之便,给了我不少的机会,通过频繁的交往,儒雅俊逸的书法家宇文家林,对于我已不再一个迷一样的人物了。 (后周散人)

 在中国的诸多姓氏中,宇文复姓起源于辽东,为南单于之后。宇文氏的得姓,大约在1500年以前。谈起家族渊源与汉族鲜卑姓氏,家林可谓如数家珍。他出生于镇江市一个普通家庭,祖父曾是私营业主,写得一手遒美的毛笔字。家林对书法的偏好,正是缘于祖父墨香的长期薰习。

 古之润州,历史文化底蕴深厚。焦山碑林与观摩崖石刻堪称国内书法艺术的瑰宝,其中,被黄庭坚尊为“大字之祖”的瘗鹤铭,在我国的金石书法研究史上,更是声名显赫。镇江自六朝以来,千百年间出现众多的书画传承者,可以说是一种文脉的延续。家林并非生来天赋异禀,他自幼跟随祖父习字临帖,知道了什么叫行草,什么叫隶篆。虽说幼受庭训,在书法上练就了一手童子功,但真正把书法当日子过,当事业做,则是从19岁进入镇江日报社任美术编辑开始的。据家林同事介绍,自进入报社后的二十余年间,业余时间他读文史,研书论,临法帖,写札记,不为俗事分心,不为名利走神,坚持无一日不耕砚田,全身心寝馈于书法艺术的追求之中。古人所谓“废纸三千”、“池水尽墨”,殊非妄言。家林对书法的痴迷和对古代法帖的摹习所下的巨大功夫,是常人难以想象的。

 家林的书法,走的是传统的临帖之路,其美学特质、审美取向似以“二王”为主的帖派。早年的他,虽然受宋四家特别是米芾的影响至深,悟得雄强劲健、洒脱豪迈、行云流水之唐宋法度,但对萧然散淡、空灵宁静、温润通畅的魏晋风骨,始终醉心不已。王铎曾云:“书不宗晋,必入野道。”家林认为“二王”是书法的最高境界,唐宋以降的书法皆发源于此。或许从“二王”帖派中汲取了太多的烟云水气,他的书法开合有度、呼应自如,疏密匀称,平和简静而又恬淡清纯,空灵飘逸犹如野鹤仙游,笔势遒劲舒展,章法严谨多变,神采与形质兼容,富有含蓄温婉、刚柔相济、中庸和谐之韵致。近几年来,家林对孙过庭《书谱》和《大观帖》等“二王”一路的墨迹法帖一再深入研究,时时用心体悟,特别是对魏晋手札书“绞转”笔法的深刻领悟,并由技而道,心摹手追,娴熟地运用到自己的创作之中,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艺术语言和审美形式,在劲峭之中展示轻柔与清逸,在稳健之中蕴含雅逸与恬淡,让人久视弥珍。

 江苏省书法院执行院长管峻这样评析他的行草作品:宇文家林是帖学的新生代代表书家之一,学“二王”很到位,一笔行书潇洒无比。李双阳则在他的作品上题跋赞道:家林兄以虔礼之法,察古研今,并善以一法破万法,亦以一法融万法中,继而由法入势,由势入韵……游目品察间乃见超轶绝尘处,感叹其妙实在绳墨之外,观其笔墨之相已尽得自然之道矣!

 在谈到学书经历时,家林颇有感慨地说:“书为心之画,学书如不修心,字写得最好也只是书匠,而不是书家。” 在他看来,书法之道,应是书家之天赋、学养、情操、胸襟的完美结合。书法于他而言只是一种精神的自娱,是“独与天地精神往来”。每每闲暇之时,他总是独处于书斋,一支烟,一壶茶,心鹜八极,思接千载,以超然的心态固守着一种文化自觉。进入不惑后,在中国书协举办的重要展赛上,家林斩获的大奖接连不断,取得了近十次奖项和十余次入展的骄人成绩,令人瞩目。但在荣誉面前,他没有心浮气躁,相反,内心的恬淡、隽永、宁静,是他快乐的源泉。他深知人之所以痛苦,在于追求错误的东西。内心的自我完善,远比名誉地位重要得多。心中若有大气象,方能成为大手笔。致虚极、守静笃,才是生命最原初、最本真的状态。

 “写好字,做好人”,这是家林的人生信条。家林今年46岁,正是立身谋事的壮盛之年,可他却一反常态,低调地言称自己是一个与世无争之人:不与天地争巧,不与古人争法,不与世人争气。

 在家林的书房里,我屏息回味着家林的“三不争”。是啊,一不与天地争巧。天地之巧,万象所成,神工鬼斧,岂可争乎?再说天道忌巧,争之必弄巧成拙,此非智者之所为也;二不与古人争法。取法乎上,是指取用笔的合理方法。学习书法,关键在于得“法”,这“法”是历代书家们长期探索积累建立的艺术法则,成为中国书法艺术的珍贵遗产。古人的笔法、墨法、技法、结体、布局,弃而不取,得而不用,必然误入歧途。那种任笔为体,脱离本体,以无法之书,哗众取宠的行为,与旁门左道的“野狐禅”有何异哉;三不与世人气。这个“气”,无非是面子与利益,是小家子气,是不良习气,而非天地浩然正气。一个有修为的书家,应以宏远的眼界和豁达的胸襟,使自己的心境、气度、修养诸方面在作品与做人上,得到圆通和一致。惟此,才不为习气所扰,为面子所累,为利益所困。

 与世无争,则天下无人能与之争,此乃效法水德也。看来,做个“夫惟不争”的人,说难不难,至少,漾在家林脸上的那份快乐与自在,凝于家林笔端的那种逍遥与真趣,说明他已经从道家的巨典中,证悟并获得了圆融、洒脱和超然物外的智慧。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