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贪杯的酒徒
贪杯的酒徒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7,343
  • 关注人气:1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聊斋志异之《翩翩》:仙女下凡,以芭蕉叶为衣裳让花心男子端正思想

(2020-03-02 20:46:30)
标签:

中篇小说

分类: 文学

        陕西邠州人罗子浮,幼年就失去了父母,一直跟着叔叔罗大业生活,罗大业在国子监当教官,家产丰厚,可是没有儿子,所以对罗子浮就像亲生儿子一样。

 

  罗子浮十四岁那年,受到坏人的引诱,学会了寻花问柳,这时他迷上了一个金陵来的妓女,跟着她跑到金陵住了半年。很快手里的钱财挥霍一空,妓院里的人们都把他当成一个笑话,没多久,他忽然生了病,浑身长满了疮,脓血腥臭,没人敢靠近他,妓院的老鸨就把他赶了出来,罗子浮身无分文,只好在街头乞讨,行人见了都远远地躲着他。


  罗子浮担心自己死在异乡,就一边要饭一边往西走。每天能走三四十里,慢慢到了离邠州不远的地方。他看看自己身上的破衣裳,还有臭不可闻的脓疮,觉得实在没脸回家见叔叔,就这样,他在附近的州县徘徊了很长时间。

 

  有一天,天色已晚,罗子浮想到山间的寺庙投宿。走了很久也没有看到寺庙,他正在着急,忽然遇到一个女子,容貌像仙女一样漂亮,女子走近他问道:“你要到哪里去呀?”罗子浮如实说了,女子说:“我叫翩翩,是个出家人,住处有山洞,可以留你住下。”罗子浮很高兴,就跟着她去了。


  他们又往山里走了很久,才看见一个洞口,进门后横着一条溪水,架着一块条石当小桥。又走了几步,看见有两间石屋,屋内明亮如昼,不用点灯烛。翩翩让罗子浮脱下破衣裳,到溪水里去洗浴,告诉他说:“洗一洗,身上的疮就会好了。”又撩开帷帐,铺好被褥,说:“请郎君早点休息,我为你做身衣裤。”说着就拿起一片芭蕉的叶子,剪裁缝制衣服。罗子浮躺在床上看着,不一会儿,衣服做成,叠好放在了床上,翩翩微微一笑,说:“早晨起来穿上吧。”说完就躺在对面床上睡下了。

 

  罗子浮心中奇怪,可是沐浴后十分疲惫,很快就睡着了。半夜醒来,感觉身上的疮一点儿都不疼了,用手一摸,已经结了厚厚的一层疮痂。第二天早晨,正要起床,忽然想到:“芭蕉叶做的衣服怎么能穿?”拿过来一看,才发现已经变成了绿色的锦缎。


  吃早饭时,翩翩拿了一些树叶进来,说道:“郎君请吃饼。”罗子浮觉得奇怪,拿过来咬了一口,果然是饼。翩翩又把树叶剪成了鱼、鸡等形状,下锅烹饪,竟然都成了真的鸡和鱼。墙角有一些坛子,装着美酒,翩翩不停地从里面倒酒饮用。坛子不满了,就往里面灌些溪水,再倒出来,仍然是香味浓郁的美酒。

 

  几天后,罗子浮身上的疮痂全脱落了,他也舍不得离开了,就留下和翩翩作伴。有一天,两人正在谈笑,忽然有个少妇走了进来,笑着说:“翩翩,你这个小鬼头快活死了,都把姐姐忘了吧!”翩翩笑道:“花城娘子,大驾好久没有光临了。可是今天西南风紧,把您吹送来了?小相公生下来了吗?”花城娘子说:“又是一个小丫头。”翩翩笑道:“俗话说,生丫头叫弄瓦之喜。这回你成了弄窑娘子了,怎么没把小千金抱来呀?”花城娘子说:“刚才还哭着呢,现在睡着了。”


  花城娘子坐了下来,三人慢慢饮酒,罗子浮细看花城娘子,有二十三四岁,姿容俊美,不由得有些心动,剥果皮时,他故意掉在桌子下面一个,于是便假装弯腰捡果子,偷偷捏了捏花城娘子的小脚。花城娘子根本不瞧他,谈笑风生,好像不知道这回事。罗子浮正在出神,忽然感觉衣裤冰凉,低头一看,身上的衣服全部变成了树叶,他差点儿吓傻了,连忙收敛心神,端端正正的坐着,过了一会儿,衣服又慢慢变成了锦缎,罗子浮暗暗高兴,以为两个女子都没有发现。

 

  过了一会儿,罗子浮又开始心神不宁,借着劝酒的机会,偷偷挠了挠花城娘子的手心,花城娘子仍热坦然自若,好像一点也没有察觉。罗子浮自觉心虚,心砰砰乱跳,身上的衣服又变成了树叶,过了一会儿才变回来。罗子浮满面羞愧,再也不敢胡思乱想了,花城娘子笑着对翩翩说:“你家小郎官,大大不老实呀!要不是有个醋罐子娘子,恐怕要蹦到天上去呢。”翩翩也笑骂道:“小没良心的,真该把你冻死!”罗子浮更加心虚,低头不再说话。


  花城娘子于是站起来告辞,说:“小丫头该醒啦,怕她要哭断肠子。”翩翩起身送她,笑着说:“把小花城都忘了,可是要哭死了。”花城娘子走后,罗子浮心中忐忑,以为翩翩一定会讥讽责骂自己,谁知道她好像没有这回事儿一样,对自己还是像往常一样。

 

  转眼到了深秋,西风寒冽,遍地霜露,翩翩就收集些树叶,准备过冬,她看到罗子浮冻得瑟瑟发抖,就扯一块头巾包起洞口的块块白云,当作棉花为他絮进夹衣。罗子浮穿上觉得柔软,而且非常轻软蓬松,真像新棉花一样。


  过了一年,翩翩生了个儿子,非常聪敏漂亮,罗子浮终日在洞中逗弄小孩取乐。可是他时时思念故乡,希望带着翩翩一块儿回去,翩翩说:“我不能离开这里,你还是自己回去吧。”罗子浮还是舍不得,又住了几年。儿子渐渐长大了,就和花城娘子的女儿定了亲。罗子浮想起叔叔,十分牵挂,翩翩说:“叔叔年纪虽然很大了,可是身体还很强健,等我们的儿子完婚以后,想留想去,都随你的便。”翩翩在洞中常拿树叶写字教儿子,他总能过目不忘,翩翩对罗子浮说:“这个孩子有福相,如果把他放回人间,当个大臣不难。”

 

  儿子十四岁那年,花城娘子亲自把女儿江城送来成亲。江城身穿华丽的礼服,光彩照人,全家人喝了喜酒,翩翩敲着金钗唱道:“我有好儿男,不羡富与贵,我有好儿媳,不羡穿绸缎。今晚聚一堂,大家都喜欢,为君敬杯酒,劝君多加餐。”


  大家欢聚了几天,花城娘子走了,罗子浮和翩翩与儿子儿媳住对门。江城非常孝顺,对公公婆婆就像亲生父母一样。罗子浮又提起回家的事情,翩翩说:“你身上有凡夫的俗骨,终究不是仙人。儿子也是富贵中人,你可以把他带走,我不能耽误他的前程。”江城正想去和母亲告别,花城娘子已经来到了。一对小儿女和母亲恋恋不舍,热泪盈眶,花城夫人安慰他们说:“你们暂且先去,以后可以再来。”翩翩用树叶剪了几个驴子,让三人骑上回家。

 

  这时罗大业已经告老还乡,以为侄子早就死在外面了,忽然见他带着郎才女貌的孙子孙媳妇回来,高兴得如获至宝。三人进门后,发现自己的衣服都变成了芭蕉叶,一扯就破了,里面的棉絮都像白云一样蒸腾飞去,再到门外查看拴在树上的毛驴,哪里还有踪影!蕉叶剪成的雏形犹在。老人慨叹地说:“你们的母亲是神仙下凡啊!”三人侍奉老翁十分周到,老人欢喜之余,谆谆嘱咐他们不要泄露自己的来历,以免世人大惊小怪,只说子浮在江南成家立业,回乡陪伴老伯父晚年。


  后来,罗子浮想念翩翩,带着儿子去寻找,却只见满地黄叶,洞口弥漫着厚厚的白云,找不到路径。两人只好洒泪而回。回到家禀回老伯父,老人安慰他们说:“她们是神仙,神仙会知道你们的心思,说不定到什么时候,他们会接引你们去团聚的。”

 

  直到三年以后,老翁与世长辞。罗子浮和儿子儿媳尽心埋葬了老人,把家产散给了乡亲们,说要回江南去定居。三人带了些干粮,也不用牲口,径直进山去了。是否找到了翩翩和花城,世人不知,反正从此没有再看到他们的踪迹。


  本文摘录于《聊斋志异—翩翩》。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