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李向阳教官与昆明空战  九三军人节读《空军忠烈录》有感

2017-09-03 18:15:08评论 军事 历史


上周抽空到台大图书馆,将《空军忠烈录》整本复制成册,洋洋900余页,由千余员空军将士鲜血凝结而成,页页血泪,读之心惊。其中抗日战争中牺牲的空军军官多达600余员。每夜抽点时间记笔记。创业维艰,缅怀诸先烈。一面青天白日满地红,那一片艳红,正是千万将士热血染成的!

 

读着读着,读到九三军人节,恰好读到李向阳的云南空战。近来网上疯狂转传一个热门帖子,宣称空军官校教官李向阳在1940528(一说724)的成都空袭中单机挑战32架来犯日机,英姿被日军随机记者拍照存下记录,写得豪情满篇,引人热血。然而,这篇文章滥情有余,时间背景却全部写错,甚至有常识性错误。李向阳当时的确是空官教官,时任空军官校高级班驱逐组组长,但高级班不在经常遭到空袭的成都,而在大后方昆明。如果空军官校在成都,那么教练用的大达机、小达机、北美机、弗立梯机每逢天气好,就得跑警报,哪有时间训练学生呢?

 

这个热帖记载,李向阳在日记中写道:我的学生都战死了,现在该我这个老师上了。这却是很有可能的。李向阳教过的空官八期飞官当时已有不少血洒长空,为国牺牲。李向阳本人也打了一场在今日看来简直无法想象的悲壮空战。只是这场悲壮的空战,不是724的成都空战,而是107的昆明空战。

 

云南是安全的大后方,部署在运城与汉口的日本陆航九七式重爆击机飞不到云南,只有在海口的海军第14航空队能以九六陆攻机轰炸昆明。在1939年,第14航空队的陆攻机调到汉口参加重庆大轰炸,直到19409月才归建海口机场。在1938年至194010月之间,第14航空队只炸过昆明两次。第一次是1938928,九架九六式陆攻机编队轰炸昆明市区。当时空军官校的驱逐组组长陈有维正八期学生黎宗彦以霍克III机进行缠斗训练,两机恰好装有实弹,就近以大无畏精神迎头痛击,黎宗彦首开记录,击落九六式陆攻机1架,当时盛传这批陆攻机由香港起飞,实际上应是日军由海口出动的一次扰乱轰炸。

 

第二次发生在194014。在193912月桂南会战期间,第14航空队的陆攻机一度由汉口归建,支援南宁作战,战事稍歇,即以全力出击,出动39架各式战轰炸蒙自机场与蒙自铁桥。当时担任航校驱逐组组长的李向阳与航校教官张伟华率领I-15驱逐机11架由蒙自机场紧急起飞应战,可惜未击落敌机,却有一架I-162104号在降落时撞树全毁(飞行员李侃,第4大队第21队少尉本级飞行员,曾于重庆空战与友机合力击落敌机1架。追晋空军中尉)。此次突然而来的袭击,使空军惊觉云南不再是安全的大后方,原本驻于蒙自机场的空军官校中级班因此紧急内迁。

 

然而,在1940107,第三次汹汹而来的机队不再是第14航空队,而是拥有零战的第15航空队。

 

1940年,日军的主要战略指导是截断中国的外援路线,因此侵占法属越南切断中越铁路,又积极滋扰滇缅公路线。原本在汉口担任四川大后方轰炸任务的第15航空队于194010月调到越南的河内机场,这是越南境内状况最佳的机场,而且能胜任轰炸云南的任务。在107,刚到河内的第15航空队迫不及待全力出击,首战即轰炸昆明市区,依据国军战史,此役日军出动轰炸机25架与驱逐机9架。实际上第15航空队只有九六中攻机17架与零战7架,应是国军在混战中错估了来敌的机数。

 

当时中国空军主力集中在四川与甘肃,与轰炸四川之内陆作战机群对决,云南没有作战部队,只有空军官校,高级班的驱逐组是保卫云南空域的唯一战斗机兵力,驱逐组以霍克 II,霍克 IIII-15等第一线退下来的过时战机练空中打拖靶与缠斗,霍克 IIII-15勉强能与九五式战斗机对决,但拼不过陆航的九七式战斗机及海航的九六舰战。中国空军因此在1938年紧急换装英制格斗士机与俄制I-16,才能挺到1940年。然而,就在昆明空战的一个月之前,日军于913的重庆大轰炸中投入航程长远的零战,中国空军第3大队与第4大队在璧山空战中竟被击落13I-16I-15,另有11架被击伤,阵亡飞行员多达十员,大后方空战态势为之逆转。

 

据第3大队第8中队分队长高庆辰回忆,这一仗打得太惨烈,参战的第28中队中队长雷炎钧(曾任空军副总司令,空军二级上将副参谋总长)落地就蹲在机翼下嚎啕大哭。雷中队长的飞机蒙布被打破多块,连挡风玻璃都被击破了。

 

蒋委员长闻报大怒,认为空军不中用,要求继续索敌决战。这激出了空军中的一段传奇故事。第4大队副大队长刘宗武不甘军誉受辱,直接到官邸请见领袖,在委员长面前,刘副大队长放大嗓门吼了一顿:报告委员长,我是航校三期,您的学生。今天为了救国家,救同胞,我万死不辞,心甘情愿,勇往直前。但是也要让日本人付出一点代价才好。我们的飞机,本来在数量上质量上就都不如他的,如今他又拿出今年新出的飞机来,打我们十年前的旧货,我们连还手的机会也没有。这样的牺牲有甚么意义?我报告您以后,为服从命令,我必定战死给您看,报告完毕。

 

报告完毕,刘副大队长掉头冲出官邸,蒋委员长急着直喊等一等,也不理睬。刘副大队长上车直奔机场,立即率队起飞,索敌决战。刘副大队长刚起飞,航委会周至柔主任的紧急电话就打到空军第1路司令部,委员长叫不要打了。1路司令张廷孟亲自上电台用无线电呼叫刘宗武到成都避战,但刘宗武不理睬,张司令喊了许多次,也许是巡逻耗掉了汽油,刘宗武才率领机队飞往成都。

 

在蒋委员长的命令下,中国空军自此疏散避战,避免无谓损失,保留宝贵的飞行员等待新式战机。遇战则逃,士气一时跌落到最低点。

 

在三周半之后,第15航空队向昆明进袭。空军在云南只有霍克机与I-15,飞行员只能靠少数老经验教官撑场面,其余都是官校刚毕业的稚嫰生手,怎么与零战对打?如果李向阳选择避战,不会有任何长官会责怪他。

 

然而,空军官校的健儿们并没有逃避责任。驱逐组组长李向阳上尉率领霍克机11架与I-154架奋勇起飞,迎战来敌!

 

15航空队在内陆作战中经验充足,布署非常老辣。九六陆攻机群由中低空进场,零战则在高空伺机出战,争取高空有利位置。李向阳组长也不是新手,他将战机分为三群,第一群霍克机正面迎战来敌之陆攻机,也担任引诱日军战斗机的诱饵,后方两群战机则在日军战斗机现身之后投入作战。

 

李向阳的战术虽然老练正确,但是迟缓的霍克 III不可能击破灵活高速的零战。第一群的六架霍克机在昆明湖上空发现九六式陆攻机,缓慢的霍克机正要发动攻击,零战已经由高空俯冲而下,以惊人的灵活机动力扑向霍克机,刚由空官十期毕业的空军官校准尉三级见习员叶遂安所驾驶的霍克机3号立即被击落。

 

第一群霍克机诱出了零战,但零战的现身并没有吓倒后面两群战机。20余架战机在呈贡县北方展开激烈的空中格斗。日机可能因航程有限,不敢恋战,战斗很快结束。但在短促激战中,由驱逐组中尉二级教官黄可宽驾驶的E-1515号已被击落,黄教官弃机跳伞,但他的降落伞却缠在急速坠地的战机上,人机同殉,壮烈殉国。

 

空战总是很快结束的。双方争取高度,占高度之利的一方向下俯冲,劣势一方拼命回避,队形很快打散。打了几分钟回头一看,原本的大队机群与敌机都已不见,甚至连僚机都不见了,只能踽踽飞回基地。

 

少数幸运冲破零战拦截网的驱逐机,面对阵容整然,曳光弹乱飞,射击没有死角的轰炸机群,也只有一次掠袭的机会。驱逐机会由轰炸机最脆弱的上方或侧后方全速进入,火力全开,但一次掠袭之后很难再掉头折回。唯有在短促射击中发扬最猛烈火力,才能击落轰炸机,因此欧洲战场的战斗机纷纷换装20mm机炮。中国空军没有大口径机炮,只有50机枪,射击效力逊色许多。在那个网路名帖中,单架战斗机由侧后方进入,被日军记者拍到照片,日本记者与今日网友惊呼神勇,其实这是当年空军勇士视为家常便饭的壮举。

 

丢了两架战机,却无法打破零战的阻截,李教官并不以昆明空战的战绩自豪。这类豪迈牺牲的悲壮战事,在当年的国军是稀松平常的,也不会特别表彰纪念。李向阳在昆明一役之后,仍然于驱逐机部队的抗敌第一线担任要职,在抗战期间历任第4大队大队长与中美混合团参谋长。抗战胜利后一度调任空军训练司令部处长,来台回到战斗部队,担任由第4大队扩编的4联队联队长。1962年春,李教官回到空军官校,升任官校校长。其后历任金门防卫司令部副司令官、空军作战司令部副司令。这位空战英雄在台湾虽然历任要职,却个性谦抑,少谈往事。

 

30年前,眷村里的老军人都有讲不完的故事,军营里也有无数为人淡忘的传统,默默保留前辈血战的忠勇往事。如李教官率队奋战的呈贡县,设有机场让大队机群转降加油的祥云县,在十几年前曾是国军某部的无线电呼号:呈贡xxx、呈贡xxx,祥云xxx呼叫,听到请回答……”

 

在寒风哨所中,拿着AN/PRC77话筒呼喊着呈贡祥云的新兵,并不知道呈贡祥云的意义。但那订定呼号的老辈军官,在写出呼号表之时,翩然浮现于脑海中的画面,必然是空军官校教官在呈贡上空以老旧霍克机力抗新锐零战的悲壮,而取名祥云的用意,大概是记起一年之后祥云机场上那足以对敌零战的美援P-40机群,让空军夺回中国的天空。几个呼号,就是一部被遗忘的空军战史。

 

对李教官而言,昆明空战也许只是一次不堪回首的徒劳无功记忆。然而在七十余年之后,后人却惊叹于李教官以霍克 III勇抗零战,不肯避战的勇气。

 

当然,也有那以讹传讹,拿个日本记者拍的记录片截图胡乱感性一通者。

 

今日曾亲历抗战的老战士们都已经近百岁了烈士暮年年逾古稀早已看淡尘世也无力传述往史。现在台湾流行本土化,呈贡祥云大概早就被推出呼号表了。

 

今天是军人节,这个日子在两岸都是不讨喜的非主流节日。台湾不用说了,绿色当局恨不得扑向靖国神社朝拜,对抗战史务以淹没而后快,九三军人节全无纪念;反而在大陆,竟有不少朋友,自发缅怀这个节日。其实,人要过得舒适得意,在海峡东边应将心刷成绿,在西边刷成纷红。但就有那一小撮不识时务之人,牢牢记得九三军人节,牢牢记得中庸里的烈性:

 

国有道,不变塞焉,强哉矫。国无道,至死不变,强哉矫。

 

让我们记住那泛黄纸间已为今人遗忘的英名:追晋空军上尉黄可宽,广东省三水县人,中央航校六期毕业,空军官校高级班驱逐组中尉二级教官,与敌驱逐机在呈贡北端上空格斗,烈士机被敌击毁,跳伞未开,挂在机上,坠地殉职;追晋空军少尉叶遂安,广东省惠阳县人,空军官校十期毕业,官校准尉三级见习员,在昆明湖上空发现敌轰炸机,正拟向之攻击,而高空掩护之敌驱逐机群突俯冲而下,对我敌奇袭多次,烈士所驾第三号机被敌击落于呈贡县境殉职……

 

我们今日之所以讲中文不讲日,之所以不必朝拜天皇,正是烈士们在绝境中豪迈奋战的成就,这是九三军人节的意义。让我们抛开政治扭屈,抛开现实利益,真诚考据战史,真诚了解抗战,真诚纪念百万烈士为国牺牲的忠勇豪迈。

 

 李向阳教官与昆明空战 <wbr> <wbr>九三军人节读《空军忠烈录》有感



李向阳教官与昆明空战 <wbr> <wbr>九三军人节读《空军忠烈录》有感
網上流傳的日本記者所攝單機攻擊轟炸機群照片,對中國空軍而言是稀鬆平常的,因為大部份驅逐機都與日軍戰鬥機纏鬥,少數突破封鎖的驅逐機只能快速掠襲,掠襲後飛開到遠處,每架戰機發動第二次攻擊自然需要很長一段準備時間,不致於出現一群驅逐機圍繞著轟炸機射擊的理想畫面.


李向阳教官与昆明空战 <wbr> <wbr>九三军人节读《空军忠烈录》有感
1954年總統華誕時李向陽代表第4聯隊官兵賀壽電.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