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庆响律师100
王庆响律师100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044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河南某公司诉辛某劳动争议纠纷

(2020-08-26 17:42:18)
王庆响 律  师  电话:18037165699


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原告:河南某某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游某,总经理。

被告:辛某。

委托诉讼代理:李龙哲,河南舒展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孔文,河南舒展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原告河南某某有限公司诉被告辛某劳动争议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河南某某有限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被告辛某及其委托诉讼代理李龙哲、孔文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原告无需支付被告20191月至20193月、20198月、201910月至201911月工资共计35458元;2、原告无需支付被告 2018 年 1227 日至201962日期间未签订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共计30827.59元;3、原告无需支付被告2019年未休带薪年假的工资报酬共计2146.67元;4、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事实与理由:郑州市金水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2019】****号仲裁裁决书的裁决事实认定错误,适用法律错误。1、关于原被告之间是否存在劳动关系及应否支付工资和带薪休假工资的问题。仲裁委没有对原被告双方的股东关系进行分析,仅仅以原告向其微信转账及银行转账等为理由作出二者存在事实劳动关系的裁决结果,明显带有随意性和偏颇性。事实上,被告作为原告公司的股东,确实提供了相关劳务,但仅是一种劳务关系或者合作关系,双方并没有建立劳动关系的合意和具体行为,双方的关系不适用《劳动法》《劳动合同法》的相关规定。第一,被告作为原告公司的创始合伙人,2018728日,与公司签订了《股权转让合同》,认购了原告公司部分股权,享受股东对公司的决策和盈利分红权利外,同时拥有公司对外的经营管理权及代表公司行使招商加盟股东权利,已经是公司的实际股东;第二,被告从事的招商加盟工作是原告公司的主要业务组成部分,但被告是公司的实际股东,在公司迅速起步阶段加入公司,原告公司的经营好坏直接影响到其可能获取的分红,被告在公司各项制度不完善、人员不足、认为自己进行经营管理可能对公司经营有利的情况下,为公司暂时提供部分劳务,完全出于股东之间对公司义务付出。被告主张其与公司存在劳动关系,就应当举证证明其本人是为了单纯获取劳动报酬与公司达成合意并提供的劳务。第三,被告为原告公司提供劳务,一直是以实际股东身份出现,并不接受公司的劳动管理,也不接受原告公司对其劳动时间、劳动范围、劳动报酬等关于劳动者的限制和约束。第四,如果被告认为其为公司提供劳务就是为了建立劳动关系,那么,在2019年7月公司统一为员工补签劳动合同完善用工手续时一定会为自己争取权利。而事实上,自2018728日起至被告提起劳动仲裁之日止,被告从未向原告提出过签订合同的请求。综上,原被告并不存在建立劳动关系的合意,不能认定二者存在劳动关系。2、关于是否应当支付20181227日至201962日期间未签订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问题。第一,自2018728日起至20197月,被告作为公司实际股东,一直对公司事项享有决策和管理权。如果被告认为自己也是公司的劳动者,在原告与其他员工签订劳动合同时,公司也不可能不与其签订劳动合同。所以,原告并没有不与被告签订劳动合同的主观恶意,是被告并不愿意与原告签订劳动合同。第二,我国《劳动法》对于未签订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差额的规定,旨在通过书面劳动合同的方式将双方的权利义务固定,以达到保护劳动者的目的。但本案中,未签订劳动合同的原因不在于原告,而是原被告根本没有签订劳动合同的合意。原告不存在不与被告签订劳动合同的主观恶意,更不存在过错,所以本案不应该适用二倍工资差额的惩罚性规定。综上,原告认为,原被告不存在劳动关系,只是在公司经营出现困境时,股东之产生了内部矛盾,被告为逃避责任,运用法律恶意多方面地对原告公司采取博弈的手段,请求法院依法也查明事实,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驳回被告的请求。


 被告辩称,郑州市金水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的裁决结果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法应予以维持。一、被告与原告之间一直是劳动合同关系,被告并非是原告公司的股东,也并非是原告的高级管理人员。从被告在劳动仲裁时提交的在原告公司任职期间的工作简历和公司宣传海报图片显示,被告在入职时任公司销售岗位,后期为公司销售总监,被告提交的员工离职办理单上注明被告离职时原告欠有被告的工资提成未结算并且有原告公司的盖章,被告提交有其每月的工资表,均能证明被告与原告之间存在劳动关系。被告并非是原告公司的股东,就原告提供的股权转让协议,被告在2020年4月份已经起诉到金水区人民法院。经查询原告公司的工商登记信息,股权出让方祁某并未持有公司任何股权,原告公司也没有对股权转让进行变更登记,股东名册中也没有被告的名字,被告也从未享受过公司股东的任何利益,该转让协议应为无效的协议,是转让方用来圈套被告钱财的协议。被告只是原告公司的一名普通员工,并非原告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只是作为公司员工的被管理者。退一步讲,即使被告享有公司股权,如果股东只是普通的工作人员,此类人员与公司其他普通人员在劳动法上没有任何区别,双方可以形成劳动关系。在现实中,公司为了激励员工工作积极性,会给员工持有股份,这种现象比比皆是,难道就能否定双方之间的劳动关系吗。二、建立劳动关系,签订书面劳动合同是一种法定义务。原告与被告之间存在劳动关系,但是原告未与被告订立书面劳动合同,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八十二条规定,原告向被告支付自用工之日起第二个月至第十二个月期间双倍工资符合法律规定,人民法院应依法支持。原告为了逃避纳税,通过私人账户向被告发放工资,但是从仲裁时提交的微信聊天记录和转账备注及提交的录音均能显示是原告发放给被告的工资。并且被告在申请仲裁时要求的经济补偿金仲裁委并未支持,对被告是不公平的,因被告当时在外地出差错过了起诉的时间,被告本应主张的权利未能及时主张。综上所述,请人民法院依法判决驳回原告全部诉讼请求,维持仲裁裁决,维护被告的合法权益。

 经审理查明:1、2019 1227 日,被告辛某(申请人)向郑州市金水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劳动仲裁,请求:原告(被申请人)支付2019年1月至201911月期间拖欠的工资48763元;原告支付20187月至201911月未签订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78395元;原告支付解除劳动关系的经济补偿金13920元;原告支付带薪年假工资3200元;原告支付失业保险损失4560元。该仲裁委于2020511日作出仲裁裁决书,查明:被告于201861日进入原告公司工作,双方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被告工资为基本工资6000元加提成,原告每月15日左右发放被告上月整月基本工资,提成发放时间、周期不固定;被告第一项仲裁请求系指20191月至201911月期间的基本工资及提成;原告欠被告2019年1月份工资 6000元、2月份工资6000元、3月份工资6000元,8月份工资5950元、10月份工资5739元、11月份工资5769元;被告第四项仲裁请求系指2019带薪年休假的工资报酬;被告于2019年1130日因个人原因向原告提出离职,双方劳动关系解除;被告201812月实发工资6000元,20194月工资6000元、201956000元、20196月实发工资6000元、20197月实发工资4961元;被告离职前十二个月的月平均工资为5836.25元。裁决如下:”一、自本裁决书生效之日起五日内被申请人支付申请人20191月至20193月、20198月、201910月至201911月工资共计35458元;二、自本裁决书生效之日起五日内被申请人支付请人20181227日至201962日期间未签订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共计30827.59元;三、自本裁决书生效之日起五日内被申请人支付申请人2019年未休带薪年休假的工资报酬共计2146.67 元;四、依法驳回申请人其他仲裁请求”

 2、庭审中,原告认为已发被告2019年1月工资6000元,被告自动放弃201923月份工资,作为投资武汉某公司的部分投资款,对上述仲裁裁决书查明的其他事实无异议。被告对上述仲裁裁决书查明的事实均无异议。

 3、原告于2017年1018日成立,股东为刘某、赵某。2018年728日,被告与祁某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一份,主要约定:目标公司为原告,祁某将其持有的3%目标公司股权转让给被告,被告同意受让,转让价款4.5万元,股权转让行为自被告支付转让价款后发生效力,自此被告获得公司股东身份,等等。后辛某起诉河南某某有限公司、祁某股权转让纠纷一案在本院立案受理,辛某要求解除上述《股权转让协议》、河南某某有限公司、祁某返还股权出资款4.5万元、支付违约金10万元、支付律师费7000元。本院于20208月4日作出了(2020)豫**** 民初 ****号民事调解书,载明双方当事人自愿达成调解协议,其中约定,河南某某有限公司于2020年930日前返还原告辛某股权出资款4.5万元。   

 本院认为,原、被告双方之间形成劳动关系,双方的权利义务均受法律保护。原告对仲裁裁决书中查明的部分事实不予认可,但其提交的证据不能证明已为被告发放2019年123月份工资,综合原、被告陈述,本院对仲裁裁决书中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郑州市金水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查明相关事实后,依法作出金劳人仲裁字[2019]3498号仲裁裁决书,裁决事项于法有据,本院予以采纳。原告的主张旨在推翻仲裁裁决书,证据不力,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原告河南某某有限公司自本判决书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被告辛某2019年1月至20193月、20198201910月至201911月工资共计35458元;

 二、原告河南某某有限公司自本判决书生效之起十日内支付被告辛某2018年1227日至201962日期间未签订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共计30827.59元;

 三、原告河南某某有限公司自本判决书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被告辛某2019年未休带薪年休假的工资报酬共计:2146.67元。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5元,由原告河南某某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照对方当事人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河南省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