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真_王子小青
真_王子小青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528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正史短篇】刀锋中队:贾库

(2018-04-27 20:55:28)
标签:

翻译

星球大战


【正史短篇】刀锋中队:贾库

刀锋中队:贾库

Mark Williams  David Williams




战火肆虐偏僻的沙漠行星贾库。大名鼎鼎的刀锋中队(Blade Squadron)穿梭在战场上,以其B翼星际战斗机对抗已是强弩之末的帝国战争机器。这支无畏的队伍在先前的恩多战役(Battle of Endor)中击沉了“帝国I级”歼星舰(Imperial l-class Star Destroyer)蹂躏者号(Devastator),立下奇功的他们再次投身于银河内战之中,加入了另一场激烈的战役…… 

“各舰,集中火力攻击劫掠者号(Ravager)的引擎。重复一遍,集中火力攻击引擎。“ 

耳机里阿克巴上将(Admiral Ackbar)话音未落,吉娜·蒙桑(Gina Moonsong)就打开了通讯器。 

“刀锋中队,你们都听到长官的话了,”蒙桑收紧编队,B翼中队随即在两侧的X翼(X-wing)的护航下,对超级歼星舰劫掠者号发起了俯冲。她发现自己正不由自主地盯着旁边那架X翼的飞行员,布雷伦·斯特拉姆(Braylen Stramm)。夸特(Kuat)一役让她失去了不少飞行员,于是斯特拉姆自愿留队;他们急切需要优秀飞行员。 

表面上,二人是纯粹的战友关系。然而实际上,二人的关系正在变的越来越复杂。 

凡蒂(Fanty)的声音打断了她的遐想。 

“十五秒后投弹。” 

“没有TIE战斗机,只有主力舰,“桑德拉·李的女低音从中队通讯频道中传来;李和僚机约翰·沃克(Johan Volk)从一侧飞来,掩护着蒙桑,蒙桑对此报以微笑。劫掠者号的尾部在她的视野中越来越大,令她惊讶的是,她们没有遭到任何火力阻击——这艘巨舰遭到四面八方的围攻,似乎已经顾不上对付一支小小的中队了。而且它的动力系统似乎出了问题——整艘船的航向飘忽不定。 

但这不是蒙桑需要操心的事。 

她要费心去做的,是让这艘船的情况变得更坏。 

“离子炮准备开火。正在传输目标位置,三,二,一。自由使用武器!重复,自由使用武器!“B翼机群倾泻出一连串能量束,接连不断地击中了战舰的动力系统。蒙桑后拉操纵杆,降低速度,将开火和脱离的空间让给其他飞行员。蒙桑直到斯特拉姆和自己的僚机凡蒂脱离后才开始攻击。打出致命一击总会让人心生愉悦,身为中队长的蒙桑更是如此。她减缓速度、调整引擎,让自己的B翼火力全开。在她的攻击下,超级歼星舰的舰体表面腾起一股橘黄色的火焰,熔化的碎片四散飞开。吉娜的仪表读数突然一盘混乱——爆炸使得EMP干扰的强度瞬间飙升,她能分辨出的那些信息只是杯水车薪:怎么回事?难道这艘巨舰被牵引波束吸住了?她驾机转向,却发现自己无路可走:就在刚才,劫掠者号失去了动力,开始向下方的行星贾库坠落,而吉娜正好被夹在巨舰和行星中间。 

她听到通讯频道中传来阿克巴的声音:“新共和国的士兵和飞行员们!劫掠者号无畏舰已被击沉,正在向贾库坠落!小心碎片,寻找掩护!“ 

——一声在蒙桑听来似乎近在咫尺的爆炸过后,上将的声音便消失了。她不确定击中自己飞船的是炮弹,还是飞散的残骸;无论如何,她的飞船护盾被击毁,规避机动也被打断了。她偏离航线,失去控制,一头扎进正在坠落的超级歼星舰所抛射出的残骸群中。她开启备用动力,但从仪表读数上来看,她已经错过了能够让飞船重回正轨的机会——贾库的引力已经牢牢抓住了B翼。她所能做的只有调整B翼的航向,力图让自己的飞船来到垂死的劫掠者号的上方,利用这艘巨舰抵抗重返大气层带来的高温。她所有的传感器都亮起了红灯,座舱里充斥着刺鼻的烟味和尖锐的警报声。但在这些声音中间,蒙桑听到了一个人的话语: 

“吉娜!吉娜,能听到我吗?” 

她听得到他的话,但他听不到她的话,因为她的通讯器失灵了。她想告诉他自己很抱歉,她本该将抛下这场战争,和他一起找个和平而安宁的星球一起生活……但现在已经太晚了。引力的作用使她几乎昏迷过去;她眼前的景物越来越大,就像是在迎接她一样纷纷扑来。她奋力与昏迷作斗争——她不再抗拒引力,而是改变航向,向下俯冲,飞越了劫掠者号。B翼和劫掠者号都已经穿越了发热区;她现在唯一需要担心的是如何安全迫降——以及降落后不被头顶上的巨舰和几百万吨飞散的残骸砸死。她大致推测了一下飞行状况,然后用飞船所剩无几的动力开始加速,直到超过了它的安全限制,于是飞船就像风中落叶一样在大气层中滑翔。在她的视野中,飞船上空一块巨大的金属残骸变得越来越大,下方的沙漠也越来越近。在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刻,蒙桑开启了自动降落程序……

 

  

* * * 

 

  

一阵沉稳的响声传来;这声音像是鼓声,也像是有人在敲打她的脑壳。蒙桑睁开眼,发现一直长相奇特的鸟正在啄自己的驾驶舱玻璃。她解开安全带,启动紧急炸药,炸飞了驾驶舱罩。鸟儿在爆炸的一瞬间飞了起来,发出恼怒的嘎嘎声。蒙桑从安全带中脱身,奋力爬出破烂的座舱,来到一片广袤的沙地中。她对贾库知之甚少,也未曾打算多了解此地。这里就像一片废土,实在不是个做最后一搏的好地方。 

而且天空几乎完全烧了起来。几千米高处,劫掠者号巨大的残骸像一座火山一样,向空中喷吐着被等离子体环绕的金属和浓烟,在这些残骸的撞击下,周围的沙子都变成了焦黑色。蒙桑回头看了看破烂的B翼,不由得意识到自己的生存简直是个奇迹,但她很不确定这个奇迹能维持多久。她摘掉头盔和保暖手套,然后关闭了飞行服的控制系统。她觉得这件红色飞行服太引人注目了。 

她很快就发现B翼上的生存包被毁了。除去带在身上的照明弹,她完全手无寸铁——然而她连照明弹都没带。 

当然,事情随时可能变得更糟:TIE战斗机引擎独特的呼啸声从高空传来,听到这声音后,她拔腿就跑。她跑到沙丘的一侧,俯下身子躲在一片乱石后,躲避飞过的几架TIE战斗机。TIE战斗机疯狂地开火,迅速将B翼的残骸变成了一堆融化了的金属碎片。他们可真有飞行员的荣誉;这次,似乎无论是新共和国还是帝国都不打算接受俘虏。她目睹自己至爱的飞船化为废铁,忍不住深深吸了口气。没有通讯器,没有水,也没有生存补给品和寻的信标。但她或许能开个好头,那就是向着如同巨大坟墓一样的超级歼星舰坠落方向的反方向逃命。她将幸运手套叠起来塞进衣服,然后迈开脚步。至少她还能走得动……

 

 

* * * 

 

  

蒙桑渴得喉咙都快烧起来了。她估计自己离坠机地点有十公里远,但她仍然无法从周围的景象中判断自己究竟身处何地。夜幕迅速降临,而她对露宿野外抱持着不好的预感。她匆匆爬上一座比较高的沙丘,眺望下方的山谷——然后发现下面有一座破破烂烂的帝国冲锋队营地残骸。 

蒙桑跑了下去,来到这片惨烈的战场中,小心翼翼地在士兵们的遗体间穿行。不管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是谁,他们以利落的手法毁灭了这支部队。但蒙桑决意化这些士兵的不幸为自己的好运,于是开始搜刮他们身上剩下的装备。她找到了一壶水——她可不在乎这水曾属于别人,反正没人需要它了。她一边喝水,一边解下一把E-11爆能枪和一条万用挽带。她给自己系上挽带,方便起见又叠起爆能枪的枪托。她拨弄着击发选择器,脸上扬起一抹愉快的微笑。也许情况正在走上坡路。 

她听到身后有什么动静。 

蒙桑猛地转过身,发现面前站着一个穿着破旧飞行服的男孩。 

“别开枪!”他说着,喊出了口令:“雷霆!”这孩子看起来吓坏了。蒙桑慢慢放低枪口,但手指依然扣在扳机上。 

“闪电。你是什么人,小子?” 

他利索地敬了个礼。 

“特明……特明·韦克斯利,鬼怪中队的。“他看上去连刮胡子的年纪都没到,更别说驾驶X翼了。蒙桑露出一丝微笑。 

“好吧,特明·韦克斯利,我是吉娜·蒙桑中尉,隶属刀锋中队。你的通讯器还能用吗? 

“呃……用不了。” 

“有枪吗?” 

“有。”特明掏出自己的DH-17,检查了一遍充能系统。“我只有一个备用能源包。“ 

“补给品的情况呢?“ 

“我大部分装备都被毁了。但我弄到了这些……“特明将手深深探进飞行服的一个口袋,然后拿出一对营养棒,每条营养棒能供给一个人类存活至多三天所需要的营养。而其缺点则是口味极差。但在此时此刻,蒙桑也顾不得抱怨了。 

“好吧,至少咱们不用挨饿了。要想离开这块大石头,咱们得和地面部队取得联系。” 

“是,长——我是说,是,女士——” 

“简单点,叫我吉娜吧。”

 

 

* * *

 

  

少年睡下了,蒙桑守第一班夜。但她只是想让孩子能休息休息,因此特明一醒,蒙桑就决定继续赶路。她估计日出前二人能走出相当一段距离。特明显的有些闷闷不乐,一直保持着沉默。蒙桑觉得聊聊天也许能消磨点时间,缓解一下紧绷的神经。但她聊闲天的水平着实不怎么样。 

“那么,呃……你们中队的其他人怎么样了,小子?” 

“他们还在上面作战。但是……有些人死了。都是我的朋友。” 

“我也一样,失去了很多好朋友,”她说着,轻轻碰了碰他的手,然后借着星光瞥了一眼他的面颊。“但他们并非你生命中的一切……”她只是陈述,而非询问,但他依然吞吞吐吐的。 

“不……我是说,没错。我是说,我希望妈妈平安无事。她也是飞行员。” 

“可别开玩笑,”吉娜站住了。“莫非你是诺拉·韦克斯利(Norra Wexley)的孩子?” 

“她参加了恩多战役,“特明的语气中带着一丝敬畏。 

“其实,我也参加了。“ 

“但是,你没有开着Y翼飞进死星,再从另一头出来吧?“ 

“没有。“ 

“她就这么做了!“ 

“也就是说,她活下来了,”吉娜带着一股不自觉的自信说到。“也就是说,你还会再见到她。我也有还想见到的朋友……”一想到斯特拉姆,蒙桑的声音就渐渐低了下来。此时此刻,她下定决心,只要还能再见他一次,一定要对他吐露全部心意,不管结果如何。 

“你听见了吗?”特明问道。

“听见什——”二人还没来得及有所行动,只见一块岩石后突然窜出来几个人拿枪对着他们。其中一个人喊和了口令。 

“雷霆!” 

蒙桑长舒了一口气——他们是友军。 

“闪电!” 

新共和国士兵们纷纷压低枪口,围了上来。其中一人看到蒙桑的军阶章后,草草敬了个礼。 

“中尉,我是第三侦查组(Third Recon Group)的阿格尼中士(Sergeant Agarne)。” 

“你们简直是雪中送炭。”

 “我们时间不多了。指挥官在那边。他会解释情况的。” 

“了解。带路吧。”士兵们一路小跑,越过几个沙丘,来到一片布满石头的地区。一队士兵正在这里挖掩体。 

“被击落的飞行员要见指挥官,”中士说道。 

“谢谢,中士,”战壕里传出一个声音。“帮我个忙,再检查一遍发射线。”阿格尼短促地点了点头,去别的士兵那里了。指挥官爬出战壕,打量着这两个不速之客。他蓝色的双眼深深陷入疤脸之中。 

“我是兰兹(Ranz)少校,“他说。 

蒙桑敬了个礼。“吉娜·蒙桑中尉,刀锋中队的指挥官。这是飞行员特明·韦克斯利。希望你不介意我们借你的通讯器一用,少校,我们用完就走,不给你添麻烦。”

但兰兹摇了摇头。“抱歉,中尉,我们接到命令,在接触目标前保持无线电静默。就算我让你用通讯器,这里的电磁干扰很强,你需要一整套指挥控制系统才能接通。”

蒙桑压抑着失望,耸了耸肩。毕竟战争中,计划往往赶不上变化。“你的目标是什么?” 

兰兹指了指前方的灌木丛带。“三十分钟之内,一个帝国运输队会穿过那个关口。如果他们能去支援格尔加站(Golga Station),帝国就能发动反攻,届时不管空中的胜利多辉煌,这里的战事也会继续拖下去。” 

“运输队。“韦克斯利环视周围的士兵们。他们中的一些人受伤了,所有人都面露疲倦。”也就是说会有重兵把守。“

“会的。我预计至少有一个冲锋队加强连。“

“你们部队的其他人呢?“

“你眼前的就是全部了。昨天我们还有一整个连。“

“你该不会真打算用这十几号人进攻重兵把守的帝国运输队吧?这是自杀行为。“

兰兹低沉地笑了。“人们不也说进攻死星是自杀行为吗?你瞧,我们有令在身。如果你要走,那就尽管拿些补给品,但是我们深入敌后上百公里,从这里到阿尔法基地的路上有成千上万的敌军。决定权在你,中尉。“

她别无选择。“带上我们吧,“她说着,看向韦克斯利。”希望你会使爆能枪,小子。“

她重新面向兰兹,开口道,“我有个提案。“

 

  

* * *

 

 

六辆帝国运兵车(Imperial Troop Transport, ITT)以每小时20公里的速度在沙漠中行进。这支运输队疏于防备,只有一个士兵从顶盖中探出头,操纵着主炮。兰兹一直等到最后一秒,才发出进攻信号。 

“动手!”一堆埋在沙子里的应急能源包被引爆了,掀飞了其正上方的第二辆运兵车。运兵车连同沙子和火焰一起飞上天,然后翻倒在地上,补给品和冲锋队员纷纷从中涌出。紧随其后的一辆运兵车一个急转弯,撞在前面运兵车的残骸上,停了下来。领头的运兵车立刻停住,转动尾部炮塔开始扫射,为正在一拥而出准备迎战的冲锋队员们提供掩护。其他运兵车排成三角阵型,然后停在原地。与此同时,兰兹少校和新共和国士兵们按计划冲出掩蔽坑,从后部对车队发起猛攻。几枚火箭弹将殿后的几辆运兵车炸成了废铁,来不及下车的冲锋队员全都葬身火海。但剩下的帝国部队迅速建立起散兵线,开始还击。他们甚至设法架起了一门三脚架爆能炮。位于纵队前列的帝国士兵纷纷赶来援助后方的交火——一切正如兰兹的预料。

“就是现在!”他喊道。 

蒙桑、韦克斯利、阿格尼中士和其他三个士兵冲出车队前方的掩蔽处,扔出剩下的最后几颗反人员手雷,然后冲向指挥运兵车,朝车外的冲锋队员开火。蒙桑感到一股热流从身旁擦过,她顿时明白这是一发爆能束。她尽力忘记自己在敌方火力面前近乎毫无遮掩的现实,第一个冲向运兵车,将一具冲锋队尸体从驾驶舱中拉了出来。看到仪表板上的通讯设备完好无损,她高兴地笑了。但很快,她发现长距通讯天线坏掉了。

“特明!咱们得手动校准天线!”

“我这就去!”韦克斯利爬到运兵车顶部,他掏出万用工具,迅速拧松螺丝,扶正了天线。旁边突然响起一声爆炸,韦克斯利被掀下车顶,他似乎被弹片击中了。尽管如此,蒙桑仍设法聚焦信号,接入战斗机指挥部的加密频道,指挥部则将她的通讯接入阿克巴上将的指挥舰,家园一号。第三侦查组没有此等权限,但蒙桑有——而且她说服了兰兹少校:即使他得到的命令是接敌前不得打破无线电静默,但这也意味着一旦接敌,发出什么信号都无所谓。尽管这有些咬文嚼字,但这是唯一有可能救他们一命的办法。一阵爆能束袭来,阿格尼中士埋下头。

 “动作快点,中尉!他们占了上风,我们顶不了多久的!“蒙桑爬出运兵车,一边开火,一遍奔向受伤的韦克斯利。 

“好了,士兵!站起来打他们!”她朝韦克斯利喊道。“我还没允许你翘辫子呢!”看到他并未受伤,蒙桑松了口气——他只是被爆炸震晕了。蒙桑一把拉起呻吟着的韦克斯利,帮着他走向最近的沙丘,寻找掩护。冲锋队员们已经架好了爆能炮,开始向新共和国阵地倾泻火力,同时,大批的帝国士兵开始包抄侧翼。正在这时,蒙桑听到一声巨大的爆炸。她看到,少校所在的位置腾起一股浓烟。她意识到,少校为了阻止帝国士兵前进,把剩余的炸药引爆了。一同参与攻击车队前部的几个幸存的新共和国士兵退到蒙桑周围。阿格尼中士给爆能步枪换上了新弹夹。

“大伙,听着:将爆能枪设为单发模式,瞄准了再打。想摆脱此地,必须节约弹药。”

“你真觉得咱们还能跑得了?”有人说道。就在此时,一阵清晰的战斗机引擎声吸引了蒙桑的注意。几架TIE战斗机从太阳的方向冲向他们。它们掠过士兵们的头顶,致命的爆能束扫过大地,将兰兹带领的绝大部分人打死了,一些离得太近的冲锋队员也遭了殃。“完了!”有人喊道。“我们败了……只能投降了!” 

“我真的怀疑他们收不收俘虏。”蒙桑说道。她站起身,架起枪;就算注定丧命于此,她也要倒在战斗之中。“好啊!你们想吃子弹,那就来——”还没说完,一架TIE战斗机就爆炸了。紧接着是第二架,第三架……直到天空中再也看不到TIE战斗机的身影,取而代之的则是一架架朝帝国车队俯冲的B翼。它们倾泻着火力,炸的地面黄沙腾飞,硝烟四起;冲锋队员们乱了阵脚,四散奔逃。B翼编队又发动第二轮进攻,歼灭了大部分残敌。剩下的敌兵仓皇逃进了沙漠。蒙桑向天空挥手致意,刀锋中队的战机也纷纷挥动机翼,问候地面上的幸存者们。看到领头的战斗机身上印着斯特拉姆的标识,蒙桑并未感到惊讶。她朝伏在地上的韦克斯利走去。 

“怎么回事?”他仰起头,望着他说道。

“回家了,”她说。“你母亲会为你自豪的。” 

她单膝跪在他身边,一只手搭在他肩上。刀锋中队的战机纷纷降落在他们周围。斯特拉姆钻出座舱,朝二人走来。

“看来你交新朋友了,”他说。

“他是特明,”蒙桑说。“特明,这是布雷伦。”

“很高兴见到你,”斯特拉姆说道。他握住吉娜的手。“你真吓死我了,”他说。“别再这么干了,好吗?”

“嘿,我还以为你不会再对我发号施令了呢。”

他们相视片刻,然后一同爆发出笑声。“我做梦都没想到还能有这种机会。”他说道。就在气氛即将变的尴尬时,蒙桑一把拉过斯特拉姆,吻了上去。她感到一阵头晕目眩——奇怪的是,就连贾库的沙漠也未能把她的头脑冲昏。至于未来的事,她只需静静等待就好。

 【正史短篇】刀锋中队:贾库


=完= 

翻译:真_王子小青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