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真_王子小青
真_王子小青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528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正史长篇】慧尔守卫 第十二章

(2018-02-04 11:20:46)
标签:

翻译

侠盗一号

星球大战

【正史长篇】慧尔守卫 <wbr>第十二章



每时每刻,我们都被情感所充盈。

我们饱受打击、迷惑不已,

情感有时将我们燃烧殆尽。

池水动则深不可测。

池水静则清可见底。

无论动静,池水都在。

和这水一样,

无论可见与否,原力都在。

——德贾尼斯四号星(D'janis IV)的老师兼女祭司,德贾米·沙龙(Dejammy Shallon

引自《关于原力的诗篇、祷文与冥想集》,

编者是慧尔门徒科兹姆·佩尔

 

 

第十二章

 

 

毫无疑问,自从帝国占领以来,这绝对是圣城居民们见过的最奇妙的事。

这件事发生于下午三四点钟,起初人们的反应是好奇或者说好笑。这是一片什么样的光景啊:总共三十四个孩子,有男有女,年龄从六个标准岁到十五个标准岁不等,其中混杂各种种族——人类、罗迪亚人,至少一个托格鲁塔人、一个比思人,还有一对扎布拉克人(Zarbrak)双胞胎——他们组成一支浩浩荡荡的长队,经过分隔墙,穿过新市场区一直到老市场区,而且一路上保持着静默。同行的只有四个大人,即使认得她们的人也不由得怀疑自己的眼睛。

人们看到了基莉·吉姆,她是众人皆知的慧尔门徒,身着显眼的红色门徒长袍,脸庞藏在呼吸面具之下。她是个高挑的女性,身边簇拥着的一群孩子让她显得更加高大。握着她的手走在旁边的,是她的妹妹卡雅——她依旧穿着那件蓝色背带裤,腰间挂着许多工具,空闲的那只手提着一只包。有些离得近的人能看到卡雅眼里的泪光,像是被空气中的灰尘刺激到了一样。那天下午的风很大,携着从沙丘上刮来的沙粒吹个不停。老市场区上悬挂着的帝国旗帜在大风的吹拂下猎猎作响。

但大多数围观群众没能认出这列队伍中一个戴着风镜的女性。这是因为那些认识她的人,几周前大都被帝国逮捕了,他们现在远离杰达,而且很可能一去不回;而那些设法躲过冲锋队追捕的人,被别人问起时都果断否认自己认识她。她身穿飞行服,穿着靴子,戴着一副风镜,一头显眼的红发披在肩上,腰间挂着爆能枪套,但里面没有枪。对她来说,这身飞行服似乎已经熟悉的不能再熟悉——它曾陪伴她走遍整个银河,今后仍将继续陪伴她。

但最引人注目、最与众不同的是走在最前面的男子。很多人要么见过他,要么听说过他,此人经常一手拿个碗,一手拿根做工精细、打磨光滑的乌内提木棍,在老市场区一呆就是一天。有人说他是盲人,有人说那只是演戏,目的是利用人们的好心从而多讨点钱。“你看看他来回转悠的样子,”那些认为他在招摇撞骗的人这样说道,“他是盲人?我还是皇帝呢。”

少部分人说他是个慧尔守卫,或者说在帝国封闭凯伯圣殿之前,是个慧尔守卫。但绝大多数人认为这是无稽之谈。街头巷尾的传言说,帝国到来之后,所有的守卫都离开了杰达。圣城里有很多人对这件事感到气愤,他们觉得慧尔守卫在人民最需要的时候抛弃了他们——就像绝地武士一样。

任谁看见他带领这支队伍前进,都会觉得他能清清楚楚地看见道路。他步子坚定、毫无迟疑,一只手握着手杖,任由它在离地几厘米的地方轻轻地晃动,另一只手拉着一个七八岁大的罗迪亚人小孩。

一行人就这样走着,基莉·吉姆有时不得不停下来咳嗽几声,整个队伍也会随之停下。每到这时,卡雅都会紧紧握住基莉的手,待基莉缓过来后,一行人才继续前进。他们穿过老市场区,来到祈祷大道。人们开始跟随这支队伍,跟随的人起初寥寥无几,但随后越来越多,越来越多,尽管没人知道他们的目的地,也没人知道到达目的地之后会发生什么。人们静静地跟着那个人,那个也许不盲的盲人。

信徒们成群结队徒步穿越圣城,并不是什么稀奇事。帝国到来之前,开颜会和等视会的信徒都会徒步穿越圣城。但这些年来,这种事几乎不再发生了。人们同样遗忘了一件事——那些穿越圣城的信徒们,几乎都是孩子。

冲锋队员们看到这一幕后,纷纷向自己的上级报告,通讯回路一时间被困惑与疑虑占据。该不该介入?该怎样处理?具体怎么行动?严格来说,这可是非法集会——一个中士指出。帝国已颁布命令,在游击队——他们称之为恐怖分子——被消灭前,不允许进行集会活动。但这些人都是孩子,而且显然手无寸铁,以什么罪名逮捕他们呢?如果这群人在朝帝国设施前进,例如哪个LZ平台,那逮捕他们就是顺理成章的了。就算他们的目标是某座庙,冲锋队员们也知道该如何应对。

但孩子们只是静静地走着,跟着那个也许并不盲的人,沿着一条奇特而曲折的路线穿过整个圣城。

一行人来到星辰广场,有五十多个人跟在他们后面。离开祈祷大道后,人数增加了一倍;当他们走上朝圣者小路(Pilgrims Walk)时,跟随的圣城居民已经超过了二百人。

当冲锋队员们终于意识到一行人的目标是太空港时,已经太迟了——这支队伍几乎达到了五百人。

这次行动最大的难点,不在于怎么搞到船,不在于找谁当飞行员,也不在于在何地登船或登船的人都有谁。

最大的难点在于怎么让孩子们安全抵达飞船。

哨兵级穿梭机的情报是比泽·福图纳提供的。据他所说,每周的第三天指挥部都会派人来杰达例行巡视。穿梭机上载的货物,只有用来检测凯伯水晶完整性的水晶基质评估器(crystal matrix evaluator)的替换零件。货物卸载并运走后,负责巡视的军官们会离开穿梭机,对杰达上正在进行的各项行动进行了解。他们会巡视各个LZ平台和指挥站,检阅冲锋队,最后在重兵保护下离开城市,视察各个凯伯水晶矿的开采作业。福图纳说,他们的行程一般会持续四到六个小时,具体取决于负责巡视的军官发现的纰漏的严重程度。最关键的是,哨兵级并非是从空中的歼星舰来到地面上的,而是直接从本星系之外来到杰达。比泽不知道他们来自何地。

但穿梭机从哪来的,这个问题无关紧要。

关键是,这艘由西纳舰队系统公司(Sienar Fleet Systems)设计的哨兵级穿梭机最多可以装载七十五名冲锋队员,而且还配有帝国指挥通行证,可以在杰达的天空中来去无阻。它的行动有规律可循,游击队员们对此了如指掌——每周第三天,它会跳出超空间,进入杰达的大气层,从歼星舰上方飞过;而歼星舰上的舰员们会微笑着点头致意,说“真高兴再次见到你们,长官。”

“他们真的那么说?”奇鲁问道。

“这只是种表达方式,”福图纳说。

奇鲁摸着自己的下巴。“他们真这么说就好了。”

“别理他,”贝兹说道。“继续。”

福图纳说,鉴于其巡视性质,到来的军官们并不佩戴安保标识,不管在城内还是城外,他们全程由驻防军陪同。而那艘穿梭机卸完货后,负责看管它的兵力就会少很多,仅仅足够保护着陆港的安全。穿梭机的飞行员会按照帝国章程呆在飞船里,以便遇到紧急情况需要立刻升空。

在此期间,穿梭机就静静地停在那里。

如果他们能悄无声息地迅速占据穿梭机,然后在其原本预定离港的时间把它开走,那么谁都不会注意到异样。

但紧接着难题就来了。从太空港起飞并离开大气层可以做的悄无声息。但如果让飞船飞越整座城市降落在孤儿院门口,势必会引起关注。那样的话,孩子们行动再利索也没有意义。

因为一旦被发现,就会面临质问;而质问的结果,则是蜂拥而至的TIE战斗机。

一艘哨兵级穿梭机对抗一群TIE战斗机,下场只有一个。

“嘭的一下,就全完了,”奇鲁说。

德妮克表示同意。

为了让孩子们和穿梭机汇合,他们想了不少办法。

能不能想办法搞辆突击坦克,用坦克开出一条抵达太空港的路?他们花了一周时间验证这个计划的可行性,贝兹甚至都开始挑选路线了,但最后此计划还是遭到否决。卡雅提议弄四五艘陆行艇,但街上时常会出现交通堵塞,想迅速抵达太空港并不容易,而行动一拖沓,就会招来麻烦。

德妮克提出了一条计策:让游击队员们在南墙(South Wall)附近制造一场骚动,吸引帝国的注意力。趁帝国顾此失彼,她驾驶穿梭机低空突入,降落在孤儿院附近,接下来只要登机速度足够快……

“有三十多个孩子呢,”基莉说。

“我知道,”德妮克回答。

“三十个孩子一起行动,没有什么事能做的干净利索。”

“说到点子上了,”德妮克说道。

福图纳传达了格雷拉的一个主意:走过去。

“将军相信,就算是帝国冲锋队,要射杀出来散步的孩子也要犹豫一番。”福图纳总是称格雷拉为“将军”。“就算他们真打算开枪,在光天化日之下这么做,势必会点燃民众的怒火。暴动是在所难免的。”

“你似乎认为他们会在意暴动,”贝兹说。

“如果导火索太过明显,他们就会在意,”福图纳说。“如果街头交火时有孩子不幸遇难,帝国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他们会把责任往我们身上推,抹黑我们反抗暴政的事业。他们说,如果我们心甘情愿被他们骑在脖子上,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但如果孩子们成群结队,手无寸铁,除了走向太空港之外什么都没有做呢?在这种情况下下手,相当于犯下战争罪。”

“如果事情不像你想的那样呢?”问道。

福图纳摇了摇头。他不愿把后果说出口。

奇鲁考虑了很长时间,又和贝兹商讨了许久。他们将这个计划告诉基莉和卡雅,四个人又反复讨论。他们对这个计划都没有什么好感,但一致认为这个计划风险最小、成功率最大。

“但是万一出了差错……”卡雅说。

“这就是,”奇鲁说,“所谓的信仰试炼。”

奇鲁带着队伍走过古老的石拱门,进入太空港。他一只手拉着阿尔辛,其他孩子跟在他身后。阿尔辛的手猛的一紧,奇鲁顿时明白,孩子看到了在入口处站岗的冲锋队员。他自己也能感受到他们的视线。但冲锋队员们并未有所行动,也没有对他们发问。奇鲁明白了:他们肯定已经在通讯频道中听闻了这场奇异游行的消息。

他不知道究竟有多少民众跟随自己,但他能确定这不是个小数目。他能感受到他们的存在,也能感受到他们周身环绕着的能量。人们像风吹拂着帆一样跟在他的身后。

“没事的,”奇鲁对阿尔辛说。“相信原力。”

他脚下的地面出现了变化:圣城古老的石路让位于太空港步行道的砖砌路。贝兹就在他前方,已经不远了。他们的目标也已经不远了。

当需要自己的时刻来临时,他希望自己能有足够的勇气。

突然,他身后变的吵闹起来,一股骚动声传入了他的耳朵。这股声音中充满了急切,但却鲜有愤怒。

“怎么了?”他问阿尔辛。“咱们后面发生什么事了?”

奇鲁右侧的一个孩子回话了。他一下就听出这是巴西娅的声音,这个托格鲁塔女孩在冲锋队突袭孤儿院的时候受了伤。

“是那些跟着咱们的人,英威大师,”她说,“他们人太多,过不了拱门,全都……全都堵住了。”她咯咯地笑了起来。“冲锋队不知道该怎么办啦!”

“那跟着咱们的人肯定很多,”奇鲁说。

“我觉得半个城市的人都在跟着呢,英威大师!”

“巴西娅,咱们要去的是十八号机库,你看见在哪了吗?”

“看见了,就在前面,就在不远的地方。我看见马彪斯大师了!”

女孩的脚步声变的急促起来,阿尔辛拽了拽奇鲁的手,然后也加快了脚步。随着孩子们的步伐渐渐加快,紧随其后的人群也开始加速。在阿尔辛和回波共振器的帮助下,奇鲁顺利地拐进了机库门;周围的空间似乎一下子宽广了许多,原本触碰到天花板就会反射回来的声音,现在毫无阻拦地直奔蓝天而去。机库内部有一种独特的宽阔感,周围环境变化的如此之快,以至于奇鲁一瞬间被回波共振器的变化和自己的感知搞糊涂了。阿尔辛停下了脚步。奇鲁能感到阿尔辛周身环绕着的蓬勃的能量。下一个瞬间他便察觉到贝兹的存在——他们二人的联结很强,奇鲁每次都能迅速感知贝兹。

但他感到一股震颤,这股异动并非来自周围的空间,也并非来自贝兹。 

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怎么,贝兹·马彪斯,”奇鲁问道。

“格雷拉的人要开走穿梭机。”贝兹回答。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