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真_王子小青
真_王子小青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528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正史长篇】慧尔守卫 第十一章

(2018-01-15 12:59:52)
标签:

翻译

侠盗一号

星球大战

【正史长篇】慧尔守卫 <wbr>第十一章

 

原力的平衡

就在一呼一吸之间。

也即生死之间。

动静之间。

安宁与躁动之间。

希望与绝望之间。

——毛之统治者(Ascendant of Mau),纳尔图恩·特西姆(Nartun Trecim

引自《关于原力的诗篇、祷文与冥想集》,

编者是慧尔门徒科兹姆·佩尔

 

 

第十一章

 

 

太空港里有个小酒吧,但现在已经不怎么营业了,因为没人愿意在那里长时间逗留。此地的人流量有时稳定,有时则如同随时可能中断的细流,但即使是生意最好的时候,也远远比不上帝国占领之前的情况。现在,来往的飞船无论是运货的还是载客的,飞行员们脑子里想的都是赶紧完事赶紧走人。降落、卸载货物、加油、离开,如果顺利的话,这一系列流程只需要不到一个小时。

但这些天来,顺利的事也不多了,大多是由于进出港的船只经常遭到帝国当局的检查。这就意味着乘客和机组成员遭到盘问,扫描结果要得到证实,如果船上的东西似乎比应有的要少,一支搜索队就会上船,把一切都检察个底朝天。在这种严加核查下,没人有兴趣喝杯酒吃顿饭,也不是什么怪事。

只有一种船不用经过如此神经质的核查,那当然就是被派来杰达的帝国飞船。帝国飞船会接受粗略的扫描、登记,然后由计算机确认抵达时间与预计时间差的不太多,这就行了。帝国向来是为所欲为的。

酒吧就坐落在太空港的步行道旁,面对着一排排的着陆坪,大多数着陆坪都敞开着大门。酒吧墙上开着一排窗户,让路人看到顾客的情形,或是让顾客看到路人的情形——这取决于你在里面还是外面。

贝兹坐在门边第二个小隔间里,这里能透过窗户将18号机库的情况尽收眼底。他身着自制的护身甲,但在肩上围了一块沾满灰尘的布,让自己看起来像是个等着坐船回家的朝圣者。莫瑞利安爆能炮和冷却罐静静地呆在他腿边一只大箱子里。作为朝圣者的行李,这箱子的块头未免太大了些,但贝兹本人就是个大块头,他超出常人的身材可比这件大行李更吸引人眼球。

贝兹摆弄着面前盛脱水面条(rehydrated noodles)的碗,然后挥手赶走接近的侍者机器人。他透过窗户看到18号机库外的灯由绿变红,机库门也滑动关闭。一艘飞船正在进港,在它被帝国彻底检查完之前,机库都会处于封锁状态。贝兹眼瞧着一个小队的冲锋队员,总共八个士兵和两台KX系列重型安保机器人(heavy-duty KX-series security droid)守在门前。冲锋队员分成两组,每组四人守在门的两边,监视着步行道的两侧。其中一个人直直地透过窗户盯着贝兹,贝兹低下头,吃了一大口面。当他再次将目光投向机库时,那个冲锋队员已经把注意力放在其他人身上了。

小酒馆的门滑开了,一阵引擎噪声随之而来。两个人朝他的隔间走来,坐在他对面的座位上。

“就是那艘船,”利万·腾赞说。

贝兹正打量着和腾赞一起来的人,试图回忆起他的身份。这是个特兰多沙人,贝兹确信自己曾经见过他,但何时何地却记不起来了。特兰多沙人和贝兹与腾赞一样,在衣服上面围了块沾满土的布,在其下面,贝兹看到一把CR-1爆能炮(CR-1 blast cannon)挂在他的大腿边。二人目光交汇,就这样直直地盯了一会,特兰多沙人随后把目光移开。当他扭头时,贝兹清楚地看到一道他口鼻上一道长长的伤疤,沿路的鳞片都被切成两半,他想起三个月前奇鲁的手曾抚摸过此人的脸庞,他记起了这个人的名字,以及他们相识的那个地方。

“维纳德,”贝兹说道。“你找到与他们斗争的方法了。”

特兰多沙人重新看着贝兹。“这比坐以待毙好。”

“其他人已经就位了,”腾赞说。“孩子们在哪?”

“正在往这里来,”贝兹说。

“时间一定要把握好,他们千万不能迟到。”

“他们明白。”

外面,18号机库的门滑开了,三人能清楚地看到里面那架刚着陆的“哨兵级”穿梭机(Sentinel-class shuttle)。在外面站岗的冲锋队员们一片忙乱,其中一半人和KX机器人一同走进机库,同时,两个身着黑色制服的帝国军官从机库中走了出来。当他们从窗前走过时,腾赞低下头。贝兹从口袋里抓出一把信用点叠在桌子上,然后弯下腰打开脚边的箱子。他右手抓起爆能炮,左手拿出冷却罐,随后背靠窗户站起身。

他一句话没说,朝小酒馆门口走去,走上了步行道,然后举枪开火。

“有多少孩子?”德妮克问道。

“目前有超过三十个,”奇鲁对她说。“我们需要一艘大点的飞船。”

午夜已过,奇鲁和贝兹来到德妮克的车库,这是贝兹将撤离孤儿的主意告诉奇鲁当晚的事。奇鲁确定过阿尔辛已经睡着后,他们才离开孤儿院,这时夜色已经深了。年轻的罗迪亚孩子依然一言不发,但卡雅向二人保证说他已经吃过饭了,胳膊的伤势也在好转,只要时间足够、照料得当,他白天留下的心理创伤也会慢慢好转的。奇鲁和贝兹把卡雅和基莉也一同带来商量撤离孤儿的计划。

“三十多个孩子,有多少大人?”

奇鲁犹豫了。贝兹等待着。他们二人都还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基莉和卡雅不想分开,但可以肯定的是必须有人和孩子们一起走,要么一个要么两个。即使有CZ机器人的帮助,照看这么多孩子依然很费精力,更不用说他们还没有确定目的地,也不知道到达目的地后是否会有人伸出援手。他们还面临一个问题:离开杰达的人最后还回不回来?

“至少两个,”奇鲁终于开口了。

“这两个大人里包括飞行员吗?” 

“不,”贝兹说。

“这么说,你们需要一艘能用的飞船——这样吧,咱们先把具体运作的问题搁到一边,一会再提——四十个人,大多数是孩子。你们还需要一个飞行员。他们带什么东西吗?有货物吗?”

“只有必需品,他们能随身携带。”

德妮克挠了挠鼻子,正了正风镜。“好吧,这也算些东西。”

“你怎么看?”贝兹问道。

“我看你根本连地面也没法离开,就是这样,”她说道。“帝国不会给这么多难民颁发离港许可,尤其是在现在这种紧张状况下。三十多个孤儿?这要是上了全息网(HoloNet),会引起公众轰动,进而吸引帝国议会(Imperial Senate)的注意。你根本连地面也没法离开。“

“我们在考虑无照离港,”奇鲁说道。

“还没离开大气层,你们就会被打下来。只要是大到能坐那么多人的东西,还没达到逃逸速度就会被TIE团团包围。这还要那艘歼星舰认为你们值得用TIE战斗机对付,否则只要用那……”她看着自己的手指,算了算,然后放弃了。“不管涡轮激光炮(turbolaser)的数量是多少,把你们打下来是轻而易举的。还有四联炮,还有重型四联炮,还有三联炮,所有的那些炮。这还是他们想把你打下来,如果他们要抓你,那你要对付至少十种牵引波束。”

“我们本来也没想轻轻松松地过关,”奇鲁说。“但这些孩子只有这条出路了。”

“啊,奇鲁,你根本没听我说。我说的可不是这件事不轻松。我要说的是这几乎不可能。”

“几乎不可能。”

“就是这样。”

“‘几乎不可能’和‘不可能’之间是有差距的。”奇鲁笑了笑。“我们就要从这条缝隙中钻过去。”

“这家伙……你相信他说的吗?”德妮可问贝兹。

“相信,”贝兹说。“我们需要一个飞行员。”

德妮克向后一仰,靠在箱子上,咬着下嘴唇思考了一会。“你们可以找巴索试试。只要钱够,他就肯干。”

“巴索。”

“沃恩·巴索(Woan Barso)。他有一艘旧昂纳康拖船(Unar-Con tug),给轨道上其他货船送货用的。我听说他也会带难民上去,帮他们逃走。前提是价格合适。”

“就是那个永远穿着脏兮兮的橘色真空服(vac suit),从来不肯脱下来的沃恩·巴索?”贝兹问道。

“就是他。”

“奇鲁不信任他,”贝兹说。

“为什么?”

“那件真空服,”奇鲁说。“说明沃恩·巴索既不信任自己的技术,也不信任自己的飞船。我觉得你会同意,将孩子们的性命交到这种人手上是愚蠢的。”

德妮克又咬着下嘴唇想了想。“嗯,好吧,这么说也没错。”

“我们心里已经有个人选了,”贝兹说。

“我听着呢。”

奇鲁用手杖朝德妮可一指。

“就是你,”他说道。

莫瑞利安爆能炮在贝兹手中跳动着,倾泻出潮水般的能量束,他大腿旁的冷却罐也不住地震动。他实在不想冒着被发现的危险将冷却罐背在背上,于是只好一只手拎着罐子。发现自己一只手就能驾驭住这把枪后,贝兹感到惊喜。他一直是个壮汉——年轻的时候更壮。让他高兴的是,就算现在没年轻的时候那么孔武有力,自己依然能随心所欲地摆布这把枪。

这把枪完美地满足了贝兹的心愿。能量束万无一失地飞向目标,贝兹从左到右一通射击,将一个个冲锋队员击倒在地。

腾赞和维纳德紧随其后,二人顺利地按计划行事。腾赞在斗篷下将拆成两段的步枪组装好,迅速找到掩体,举枪瞄准步行道左侧。维纳德双手举起截短的爆能炮,掩护住右侧。贝兹直接向18号机库的大门冲去,然后迅速躲在门边的墙后,他蹲下来,拍了拍肩上的土。

“左侧安全,”腾赞说。

“右侧安全,”维纳德说。

“稳住,”贝兹说着一甩胳膊,将冷却罐背在背上,然后启动磁力夹将冷却罐牢牢固定住。机库里的三人能听到闻讯赶来的冲锋队的喧闹声,他们的声音中夹杂着机器人的声音,距离越来越近。随之而来的交火激烈但短暂,而这只是帝国的第一波反扑。冲锋队员们冲进机库,然后一个接一个地倒下,头盔发声器中不断传来惨叫,而下一波冲进来的冲锋队员也步了他们的后尘。贝兹看了看自己莫瑞利安爆能炮的弹药量,然后站起身来。

“转移中!”贝兹说着,转身冲进走廊,他双手持枪,用手指拨弄着电子瞄准镜下方的校准器,启动了智能瞄准系统。有这把枪在手里,他感到无比自信。他四枪撂倒了四个冲锋队员,但解决掉两台KX系列机器人却用了七八枪。

“安全,”贝兹说着闪开道路,让腾赞和维纳德冲向哨兵级。他确认二人跑上着陆坡道进入穿梭机后,转身来到走廊边等待奇鲁和孩子们。

“我不能走,”基莉·吉姆说。她抬起双手,好像要说这一切并非自己能决定似的。

卡雅看着贝兹,希望得到帮助,但贝兹只是摇了摇头。他并不想参与这场争论,况且这场争论已经持续了几周。自从奇鲁向基莉和卡雅和盘托出后,二人就一直在争论。 

卡雅又将目光放在奇鲁身上,随后她似乎感到这样做毫无意义,于是重新看向自己的姐妹。

“你知道,留在这里相当于自杀,对吗?”卡雅说。

“我知道这里的空气对我有害,”基莉说。“但它不一定会置我于死地。”

“基莉,你不能让我一个人离开。”卡雅的声音透露着决意,贝兹能听出一点哭腔。“你不能让我一个人就这么走。”

基莉握住妹妹的双手。

“能让我们独处一会吗?”她说。

奇鲁没说一句话,站起身走了出去,贝兹跟在他身后,顺手带上门。他们站在最大的一间屋子里,周围有几个孩子。有一瞬间,孩子们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贝兹和奇鲁身上,但片刻之后,孩子们又重新做起了自己的事。这几周来,贝兹和奇鲁频繁拜访孤儿院,孩子们已经不把他们二人当成新鲜事物了。

“阿尔辛,”贝兹说着,轻轻碰了碰奇鲁的肩膀,向他示意那个孩子正孤零零地坐着。

“他还是不跟人说话,”奇鲁说。

“你应该和他聊聊。”

奇鲁的表情一瞬间有些僵硬。他摇了摇头。“我把能跟他说的,已经说了很多遍了。他也不是不知道我在这里。“

“他还是个孩子,“贝兹说。

“是个失去双亲的孩子。我这个老守卫的话对他来说没什么用。”

“你在生他的气,还是……?”

“我没有生他的气。”

贝兹重重地叹了口气,靠在墙上。他能透过门听到卡雅的音调不断上扬,也能听出其中饱含的情感。

“她们再没有机会见面了,”奇鲁说。

“为什么没有?”

“因为卡雅是对的,基莉正在慢慢死去,而且不肯离开。她是个慧尔门徒,这里是她的家,而卡雅更年轻,更健康。她聪明、头脑好、而且有热情。她有一技之长,了解机械和机器人。不管飘落何方,卡雅都能带着孩子们找到一条明路。如果基莉跟着她,她的注意力必定会分散。一旦基莉的情况越来越糟——咱们都明白,就算离开杰达,她的情况也会慢慢变坏——卡雅就会越来越担心。她没法同时照顾姐姐和孩子们。而孩子们的需求是最优先的。”

贝兹只是看着他。

“你盯着我干什么?”

“你的表情有些可怕。”

奇鲁皱了皱眉,轻轻摇头。贝兹不禁回想,自己上次看到开心的奇鲁是什么时候。

“卡雅需要有人帮忙,”贝兹说。“至少一个人。”

“德妮克会帮她。她也不会再回来了。”

“为什么这么说?”

“我知道。”

“怎么知道的?”

奇鲁耸了耸肩。

“你现在,”贝兹说,“要么在担心我,要么在烦我。我不确定。”

“我看两者都有。”

门开了,基莉走了出来。贝兹能看到,她身后的卡雅抱成一团坐在地上,脸庞埋在臂弯中。她身子在颤动,但没有发出哭声。

“卡雅走,”基莉说。“我留下。”

贝兹咕哝了一声。

“那么,”基莉说。“咱们怎样把所有的孩子都送上偷来的帝国穿梭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