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爸喝多了打我,我家猫挡在前面被一脚踹飞 | 31个宠物有关的故事

(2017-02-16 22:42:56)
标签:

杂谈

Sayings:


一位新世相读者说,自己和宠物的关系“就像杀手里昂与他怀抱的那盆草”。


宠物越来越重要,是因为它所弥补的东西人们越来越缺乏:可靠的温暖、专注的陪伴。我们在城市里,在人群中经历心碎,经历突如其来的离别(多年相处的恋人在某个晚上一次争吵后突然离开)。


人们巨大的热情与爱不知道该给谁,宠物提供了一种格外外简单的接纳:只要你爱我。我的孤独感到了这样一种境地:仅仅是有一个东西愿意接受你的付出,就已经能让你沦陷。


你不必在宠物面前成为任何人。它们接受不轻易示人的软弱。几千个新世相读者讲述了自己与宠物的故事。很多人说,如果不是因为它们,自己早就被击垮在某个失恋痛哭、无家可归的夜晚。有了它,“9平米的小隔间都称得上是家。”


下面是我选出的一些只言片语:


我学会和她一起懒洋洋晒太阳,那种光晒太阳就幸福的感觉,是她传染给我的。


它给我的安全感远胜于我给它的保护。


它就像我的秘密花园里的信箱,所有的委屈都说给它听。


最黑暗的日子是它陪我走过。


它是我的战友,共同抵御焦虑与孤独。


它是我回家暖黄的灯。


其实,有很多感受和故事都来自我们自己的渲染和夸张。宠物恐怕不会提醒我们该吃饭了,也不会给我们具体的指导意见,它们对我们的收留是无意的。但人们太需要这些东西了——有人甚至讲了一个狗为自己跳楼的故事。


这是可以体谅的。我们不敢相信长久,不敢相信依靠。陪在身边的宠物是在残酷世界能找到的不多的温柔一角。是伤痕之上的毛绒创可贴。




它们无意间收留了我

作者:新世相那些养宠物的读者们


@哈鲁

上初中的时候我爸喝多了打我,我家猫挡在我前面被一脚踹飞。回过神来我拎着它一路狂奔,在外面游荡了好几天才不得不回去住。谢谢它为我挺身而出。

@開因

一天心情不好,我自己坐在阁楼的楼梯悄悄抹眼泪,生完猫仔平时死守着不肯让人见到的它叼了自己的孩子放到我面前,用头轻轻蹭了我的膝盖,然后坐在那里舔它的孩子。

@ _

08年5.12时,我和不到一岁的德牧Leo身在成都。地震和每一次余震都让人惊魂不定,没人敢在室内睡,天气骤变大风大雨,学校里搭了帐篷,校车也成为临时避难处。

我带出我的leo,它是一只大型犬,只能跟我在学校音乐厅的长廊上打地铺。leo的一只脚在仓皇中受伤了,身体也有些虚弱,打好地铺我们睡下来,他把脑袋搭在我肩膀上。我把我俩的脑袋蒙在被子里,没人时我就容易哭,虚弱的leo看到舔掉我的眼泪,一滴也不留。

第二天必须吃东西,我对他说等我回来。他紧紧的看着我,但明白要在原地等我。我回出租房背了点饼干和狗粮,他果然好好的在原地。在地震和余震中自保生命的时刻,包括朋友和男友在内,唯一第一时间等我的是leo。后来陪伴我最久的是leo。情感和忠诚如本能一样自然和坚定,他给了我最大的安全感和被需要的肯定。我们每天都不止一个故事,快十年了,他还在我旁边,伸手可及的范围,此时此刻。


@Monster

因为身体方面的缺陷偶尔会被人嘲笑,自己躲家里弹吉他唱歌,我家的狗狗能就静静地趴在我旁边听完。她永远不会嫌弃我。


@蝶姬

我老公喝醉酒后把狗咬了,狗一气之下跑出了家,丢了一个星期。最终被我们用200块从捡到的人那里赎了回来。


@X

大猫来到我家时已经懂事了,因此跟我并不亲近,养到第十年都是点头之交。有天晚上喝了一点酒后突发过敏昏倒在地,失去知觉前的那个瞬间觉得自己死定了。醒来却发现大猫瞪着眼睛观察着我,从不亲近我的它自己抓开了房门,对着我的脸又舔又拍终于把我叫醒了。

虽然脸还是湿的,它却连道谢的机会都不给我,看我醒了就径自走开理都不理。感谢这段可靠又冷漠的关系。

@鹅心硬点

住在乡下的时候养过一条狗,中华田园犬,很活泼热情,喜欢在我身边跳来跳去做恭手状。后来家里又来了一只京巴叫阿宝,它们每天打打闹闹争争抢抢。

不知道哪天开始,那只中华犬食欲不振,连着几个礼拜不怎么吃东西。某天下午太阳很好,它突然又活泼起来粘着我,心想它终于好了还很开心,结果隔天它就不见了。家里人找了它两天,最后在稻草垛旁边发现了它,它给自己刨了个坑,蜷成了一团,身体已经僵硬了。


领着阿宝亲眼看到时情绪崩溃,那天下午它是在用最后的力气和我道别。我一个人坐在木长凳上,阿宝趴在我旁边,凑到我怀里,那是我第一次看到狗狗流眼泪,这一辈子都不会忘。

@面朝大海 春暖花开

在爸爸入土为安的第二天,捡到了一只10多天的小猫,现在已经快满一岁了。有时我会看着她的眼睛,问她是不是爸爸派来的天使。


@杨小羊

北漂压力很大,老公经常外派,结婚两年分居三年。十个月前朋友捡到了它,一只毛茸茸的小猫,有一点蓝猫血统,脾气不怎么好,咬我扑我不让抱。年前我收拾东西回家,要把它送去朋友家寄养,心情不怎么好,与老公电话大吵特吵,挂了电话号啕大哭。它先是愣愣看我,而后转身跑到了loft楼上,我还抹眼泪时,它颠颠跑我身边来,嘴里含了一支紫色的小干花儿。放我身边,喵了一声…然后又若无其事走开。

紫色的小花是楼上姑娘的床头摆设,至今我也不知道它是怎么折下来的,就觉得一瞬间全世界都有了颜色!昨天回京第一件事把它接了回来,还是一如既往的咬我扑我。

@仲春

国庆前一天晚上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捡到一只黑猫。第二天是个下雨天,回家时路过小区雨棚,听见垃圾桶里有小猫叫声,寻声过去惊讶发现里面真的有一只小黑猫。看起来才刚刚出生几天,跟梦里的那只一模一样!

我不知所措把它抱回家,跑去宠物医院买了羊奶粉和奶瓶,它却怎么都不吃。当时非常焦虑,没有当爸爸的经验很怕养不活它,只好把奶嘴塞到它嘴里强灌,没想到它顿了一下竟然喝了起来,当时高兴坏了。心想着:这家伙能活下去了!

@爱闹的孩子有糖吃

作为single mother 我们家在天使动保收养了只流浪猫。突然觉得家里不再只是我们娘俩。看它和孩子一起躺在地下玩的时候,感觉自己像两个孩子的妈妈。


@二狗子

我的猫因上一段恋爱而来,是我坚持要去领养一只,当时的男朋友也同意了。但后来我的猫变成了他挟制压迫我的工具,我没意识到他会有了可以威胁我的事物变得如此陌生和可怕。

那段日子,我没有任何话语权和主动权,甚至每个月的工资都要上交,再由他分配非常少的几百块作为生活费。只要我有任何反对意见,他都会去吓唬甚至拿手边的东西打我的猫。


那段时间我和我的猫惺惺相惜。后来终于让我得到机会,带着我猫一起逃离了那个魔窟。放在以往,每次出门都要为了捉住她费尽心机,但那天她乖乖坐在那里,我说你乖,我们要走了,再也不回来了。她就真的一动也不动,我抱她她也不动,我两只手拎满了东西夹着她飞跑她也不动。

分手是个艰难惨烈的过程,因为我的坚定和猫的陪伴,我渐渐走出来,现在过上了非常美好的生活。有一个特别好的工作,一个自己装修的家,还有几个不错的追求者,当然最重要的是还有我的猫。我知道我现在的安定与幸福和我猫陪伴是分不开的。我爱她。


@Cy

送他一只金毛,想着可以活十年呢,我就可以借看狗之名没事去看看他。结果,十天,狗死了。


@圆星星

小时候在庙会上玩套圈,套中了一只荷兰猪。自此之后,每天别人出门遛狗,我出门遛猪,拿根绳子把猪笼子往身上一绑,特别神气地出门了。当时住在部队大院,天天有督查巡逻,我趁他们不注意,往地上一蹲假装系鞋带,薅起一把草就跑,拿回家喂猪。

印象最深的是给猪洗澡,每次拿一个脸盆,接上温水,把猪放进去,拿力士浴液给它搓一搓。猪倒是每次都特别配合,然而,猪毕竟是猪,它早晚都会变臭,配合上力士浴液那种特别冲的香味儿,就是又香又臭……很长一段时间,我家都弥漫着一种又香又臭的可怕味道。

渐渐地,我们不再认为是猪身上有力士浴液的香味儿,而是力士浴液有一股猪的味道……后来,我们家人再也没用过力士浴液洗澡。直到现在,每次我闻到谁身上有力士浴液的香味儿,都会觉得有一股非常亲切而熟悉的……猪的味道。

@小猫

发财不喜欢洗澡。每次我进浴室,他看我被水淋湿会着急喵喵叫,坐立难安。


@瑾

有一次我不舒服。大清早六点多一路肚子疼一路跌跌撞撞下来,他一直跟着我拿身子给我挡。我最后晕在一楼厕所。他跑去二楼扒我室友,一直趴床边舔她,要她起来出去。最后拉她下来才发现我倒在厕所。

@Summer

去年确诊焦虑症,辞职,旅行、休息都抵御不了失眠。机缘巧合下两个互不相识的朋友推荐了同一窝小猫,觉得缘分到了,带他回家。从此他的呼呼声成了我安心的催眠曲,他守护了我的睡眠。


@Lucina

2016年最艰难的时候,因为妈妈情绪持续低落,带回了一只小狗替远在外地的我陪伴父母。原以为小狗的到来会带来欢乐,没想到去年秋天迎来我们家最难熬的一段时期。

妈妈病情反复服药,产生消极情绪甚至觉得再也走不下去;我不再追寻梦想选择留校保研,因为材料流程出错险些取消资格;留下我爸一人在家和小狗度日,结果有一天接到电话说小狗呕吐,送医院确诊染上细小。

不知怎样熬过的那段黑暗时期,每天我和爸爸电话相互鼓励,“你尽力,我也尽力”。每天和妈妈视频,爸爸去医院看小狗安抚它,我通过视频看它,看它小小一只吐到全身是血,站也站不起来。那么小的小朋友,住在医院里,感觉像和我们共患难的家人一般。它坚强,我们也坚强;它能熬过危险期,那我们家也一定能把事情一件件稳妥解决。


@辣椒酒盅

小学时养过一只羊,它乖乖陪着我和弟弟度过美好的一年。尤其是暑假,每天都和小羊在一起,给他喂草,洗澡,消毒。有一次因为用了不一样的消毒水,羊毛由白色变成黄色,我和弟弟后悔好几天,后来发现又变回白色,我们才安心。

我们跟小羊就像朋友一样,小羊即使自己跑出去很长时间,也能找到回家的路。我和弟弟也一样,虽然已经离开家乡好多年,但对故乡的感情,依旧留在心底。

@马小肆

加班连续50个小时没睡,开门看到他睡眼朦胧的蹲守门边,看到我进门就喵喵的过来蹭我的腿,好像在说着想念,也好像在安慰着我。

@梨子

我的狗每天会送我上学,接我放学。周末我会骑着小单车去老医院里玩,它跟在后面跑,我们常常一起坐在草地上,我拔草编花环,它在草丛里打滚,滚得一鼻子草,玩累了就和我靠在一起看太阳落山,等着奶奶喊我们回家吃饭。

它陪伴了我青春期最孤单的一段时光,压力满满时它围在我旁边,睡个小觉打着呼噜,只要摸摸它,我就变得很平和放松。无敌像个小天使,蹦蹦跳跳经过了我成长最迷茫的那几年。至今想起它,也觉得很庆幸,是它收留了我,温暖了我。

@宋茲

父亲突然离世,整个12月我每天瘫在床上。我的小乖猫一直依在身边陪我,一步都不离开。有天晚上上网,她一遍遍跑来叫我。瞬间泪如雨下,抱紧她痛哭很久。


@均木

毕业在宠物医院工作2年,离开时,带走了之前刚治愈的被遗弃的暇步士。那时身上只有几千块,去另一个城市和朋友做宠物摄影创业。为了带他一起,花了一千多包车,又花了一千多看病。

刚开始每个月只有千把块生活费,同住一个房间,只能给他买最便宜的狗粮,偶尔点盒饭菜改善下伙食。就这样陪着我四五年过去了,一路看着公司从无到有模有样。

在我没日没夜的忙碌时,他睡在我脚边,早晨守在床边等着我醒来。直到他五岁,突然瘫痪(巴吉度纯种犬易患疾病),三天后的晚上手术治疗过程中意外去世,好在他走的时候没有知觉,而我看着手术台上没有动静的他不能自已。最后陪着他过了一个不眠夜,一早抱着他僵硬的身体,上车去火化,装好骨灰,我借了车出城,消失了一周。

他是我的室友、我的模特、我的玩伴、我跟外界沟通的向导,陪我从初出社会,到稍有成就。他是我所有电子产品的桌面壁纸,所有社交账户的头像,是我脑子里一直忘不掉的一个瘫痪了坐着伸着脖子看我走远、想跟着却走不起来、只能哼唧哼唧的毛孩子。


@颜小滟

独自在东京的5年内,一只叫作作的狗陪着我搬过四次家。木质的房子里盖几床被子都还觉得冷的夜晚,我们常常抱在一起相互取暖。怕黑的夜路因为脚边一根绳子牵住的她在而不再那么难走。我们常常共享一块超市里买的打折牛排,那几年我常想,如果她忽然死掉了,我该怎么活。现在我带着她回了国,她生了四个儿子,我帮她养。

@X.

重度抑郁症挣多年,经常情绪失控。汪到我家第二天,我嚎啕大哭蜷在地板上。这个白色大毛球窝到身边舔起了我脸上的眼泪。它抱起来真的好温暖。


@格雷斯

Optimus从一个月大就和我一起生活了。叫他Optimus,因为我非常喜欢变形金刚。我在美国生活,中间从南方搬家到西海岸,和Optimus一起跨了好几个州,经历了暴风雨。去年11月带他散步时,他从七八十米的山崖跌落下去,幸运的是经过一次手术,他又可以站起来走路了。

手术费一万美元,很大的支出。我在gofundme(就像国内的筹款网站)建立了一个账户,从开始到现在捐款达到了4000美元。之后我一直更新Optimus一天比一天好的情况。从手术后不可以站立,我要一晚上起来3到5次给他换尿垫,到现在他可以自己出去大小便。上一周我发了Optimus可以自由走动的video,几天后竟然收到了gufunmeteam的1000美元捐款。

如果不是Optimus,我可能永远不会有机会知道有那么多的陌生人会给一只小狗捐款。Optimus现在会非常敏感感觉到我的情绪。无论他在吃饭还是睡觉,只要感受到我不好的情绪,他会马上来到我旁边,用他很短的小胳膊搭在我脚上看着我。我们也算是有生死之交的家人了。

现在我们很好,经济危机解除,一切回归正常,Optimus恢复的非常好,他现在一岁半。

@Sparrow

八个月大的秋田又冲动又懂事,故意气我跑到衣帽间拉粑粑,在外看到监控的我正要回家收拾他,跑到犯罪地点一看却发现它怕我生气,自己把粑粑给吃了。

@竹子

我家第一只养的狗是比熊,叫雪球,特别乖。2012年楼下着火,我妈害怕想带它从五楼下去,结果楼道都是黑烟,我妈又开门进去,这时它挣脱跑走了。爸爸在楼道找到它时已经不行了。

听邻居说他们在楼下见到它跑出去,找不到我妈又返回去了。爸告诉我们,发现它时,狗头是冲着楼上的。这件事到现在都像刀子一样扎在心里。雪球,姐姐很想你。

@大将

以前家里有条腊肠犬叫大将。有次大将吃坏了肚子,每天都拉几次稀,每次在洗手间拉完后家人看到他难受的样子就随口说几句心疼它的话。有一天我放学特别早,回家听见大将又去洗手间,心想可怜的大将又得拉稀了。结果他那天肠胃康复了,拉的是一根成型的屎,它为了让我们不担心把屎从洗手间叼出来放在我的脚下冲我叫。我看到后又惊又喜,心想不知是该责怪它还是该表扬它。如今大将走了已将近五年,死时我们给它找了块宠物墓地。永远想念它。


@莉莉安

父母从十岁离婚,我抱她回家。点点陪伴了我十六年孤独的日日夜夜。


@Crystal Yuan

那一天是我24岁生日,和朋友一起庆祝一番,独自回到住处。忘记带钥匙,一个人深夜孤独地坐在楼梯口等不知何时归来的舍友搭救我。正有点沮丧时,突然听到背后传来几声微弱的叫声,原来是我那五个月大的猫咪,隔着防盗门在呼唤我。

我进不去,它出不来,于是在门外坐着看着它,它在屋里蹲着看着我,一直这样过了一个小时。那一个小时我感觉自己在这座城市不是孤单一人的,我还有我的猫,一只每天都等我回家的猫。




晚祷时刻:

你和你的宠物今天过得好不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