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淫僧” | 是道德的沦丧还是文人的意淫?

2017-06-09 17:01:38评论 历史 和尚 色戒 淫僧

赵小昭 时拾史事

鈥溡 <wbr>| <wbr>是道德的沦丧还是文人的意淫?

作者:赵小昭

本文系时拾史事原创,转载或搬运需授权 

《金瓶梅》里西门庆是吃多了“胡僧”给他的“快美终宵乐,春色满兰房”春药而死;

《水浒传》里“淫妇”潘巧云,她偷情的对象是个和尚。对此施耐庵的评价是“和尚们还有四句言语,道是:一个字便是僧,两个字是和尚,三个字鬼乐官,四字色中饿鬼”(《水浒传》第44回);

在明末著名的话本小说《三言二拍》里,有个大咖级和尚玉通,却经不住诱惑与寺中避雨的红莲发生了关系,事后他解释“只因一点念头差,犯了如来淫色戒。你使红莲破我戒,我欠红莲一宿债。”(《喻世明言.月明和尚度柳翠》

广西南宁府的宝莲寺以治疗不孕不育而闻名,治疗过程是“淫僧”们在病房设暗道,和前去求子的妇女发生关系(《醒世恒言.汪大尹火焚宝莲寺》)

在这些明清文学作品中,四大皆空的和尚变成各种“淫僧”,青灯古佛成了偷情淫乱的对象.究竟是真实历史的映射?还是压抑欲望的文人们在想象?

1现实里的“花和尚”

佛家提倡禁欲主义,凡修习禅定达到阿罗果位者,应断尽一切烦恼,禁绝性欲,不仅要断绝男女性生活,性幻想之类的事情也不许有。然而现实中,许多佛门弟子却动了凡心,犯了色戒。

汉魏时和尚也称道人。“徐娘半老”的女主角梁元帝的妃子徐昭佩,“与荆州后堂瑶光寺智远道人私通”(《南史·后妃列传下》),所以这位智远大师是史料里记载的第一个偷情的和尚。

武媚娘当上皇帝后,她的“面首”冯小宝当上了白马寺的主持。女皇大人赐他薛姓,他的名字改为“怀义”,从此随便出入后宫。太平公主有母亲作为榜样,偷情的对象也是和尚,据《旧唐书》载:“有胡僧惠范,家富于财宝,善事权贵,公主与之私,奏为圣善寺主,加三品,封公,殖货流于江剑。”

据《郎潜纪闻初笔》(清.陈康祺) 卷四载,陈宏谋(1696-1771),广西临桂县人,1724年考取进士。乾隆24年(1759年),陈宏谋任江苏巡抚时听闻苏州治平寺的和尚“囊橐饶裕,造密室藏妇女,恣意淫纵”。于是他“密掩捕之,搜获妇女四人,并衣饰奁具无算”,抓获“花和尚”16名,并供出被奸妇女25人。陈宏谋亲自押送淫僧赴京治罪,刑部向皇帝报告说要把这些“花和尚”杖毙,结果皇帝批示,从轻发落,将这些花和尚发配到黑龙江,给披甲人为奴。

更毁三观的是在佛经里也有记载和尚偷情的事。据《五灯会元》(宋.释普济)卷六载:“昔有婆子供养一庵主,经二十年,常令一二八女子送饭给侍。一日,令女子抱定,曰:‘正恁么时如何?’主曰:‘枯木倚寒岩,三冬无暖气。’女子举似婆,婆曰:‘我二十年只供养得个俗汉!’遂遣出,烧却庵。”这和尚修行了二十年,却依旧色心未泯,枉费了虔诚供养他的婆子一番苦心,难怪她要一把火烧了庙。

 ▲电视剧《天龙八部》截图

像这样“和尚起色心”还有在嘉峪关城搂内戏台上的明代壁画“老僧窥女”:一个老和尚经常从徒弟手持的铜镜中偷看对楼的少妇,有个小和尚也要偷看,却被老和尚按着头制止了。而那少妇竟然被和尚看怀孕了,还生了一个怪胎。

除了偷情外,还有和尚娶妻和嫖妓的。

《番禺杂记》(唐.郑熊)载“广中僧人有室家者,谓之火宅僧”;

《清异录》(宋.陶穀)里讲“京师大相国寺僧有妻,曰梵嫂”;

《宋稗类抄》(清.潘永因)卷四里,有个和尚嫖妓跟李后主相遇的故事——五代时有个叫张席的和尚,有天去逛妓院,跟亲临妓院视察民情的李后主相遇了,因为有共同的爱好所以他们很投缘,但是皇帝也得遵守先来后到的规矩,讲究“嫖德”的李后主只好眼睁睁看着和尚先“拥妓入屏帏”。对此,李后主酸溜溜地写道:

“浅斟低唱,偎红倚绿,大师鸳鸯寺至,传持风流教法。”

2外国的“淫僧”

“格叽格叽格叽格叽格叽,我们爱你”

《聪明的一休》是我小时候特别喜欢的动画片。可是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一休不仅爱女色,还好男风;不仅有风流好色之举,还喜欢写风流诗。他曾对着祖师临济的画像吟唱:

    临济宗门谁正传?三玄三要瞎驴边。

    梦闺老衲闺中月,夜夜风流烂醉前。

一休自信“禅”即“云雨”,应该抛开一切顾虑,及时行乐,于是他写了一首《吸美人淫水》:

    蜜启自惭私语盟,风流吟罢约三生。

    生身堕在畜生道,超越沩山戴角情。

一休1460年去世时享年87岁,和尚临终的时候一般都要作偈语再辞世,他的辞世诗是这样写的:

    十年花下理芳盟,一段风流无限情。

    惜别枕头儿女膝,夜深云雨约三生。

也许是历史文化背景风俗等差异太大,让我难以理解的是这位“淫僧”一休宗纯和尚,在日本竟然是智慧的象征和最受崇拜的高僧。

《十日谈》(《Decameron》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作家乔万尼·薄伽丘所著的一本写实主义短篇小说集)第七天的故事3中,林那多神父对他教子的母亲动了凡心,拼命想和她偷情。面对神父行欢的诉求,太太问道:“你们修道士也做这种事情吗? ”神父坦然答道:“我只要把这件法衣一脱掉,这当然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我就成了一个普通的男人,而不是什么修道士了。”这固然是神父为了满足自己通奸愿望的借口,却道出了无法抹杀的事实。

3为什么会有“淫僧”

 ▲电影《青蛇》截图

1. 统治者对宗教的态度

佛教初传入中国时,其组织方式沿袭了印度的僧团制度,僧人只尊行僧团内部规定,组织脱离于世俗政权,自成体系,招致世俗统治者的不满而引发灭佛事件。从东晋开始,世俗统治者与僧团之间的主导权之争从没有停息过。所以很多时期,民间对僧人的负面评价正是官方希望看见的。

元代喇嘛教鼎盛,元顺帝在宫中较习密宗的“大喜乐”法——男女双修之类的羞羞事。在法律上确定了喇嘛们的崇高地位,打喇嘛要砍手,骂喇嘛要拔舌。上行下效,普通僧人们也就乐得不守戒律,且因为当时僧籍管理不严,导致僧人数量一度超过两百万,其中鱼龙混杂,难免生出是非。数量庞大的僧人与民间宗教结合在一起,经常是煽动民间起义主力。

明太祖朱元璋自己当过和尚,他知道宗教作为宣传、动员工具威力有多大,所以他对寺庙和僧人的种类、财产、职责等做了详细的规定。首先是用行政命令将天下寺院及僧人划为禅、讲、教三类。三类僧人都要参加国家考试,合格后才能发放度牒。其次,朱元璋又对寺庙做了一系列规定。寺庙必须有一名砧基道人,负责处理寺院的钱粮出纳、官府往来等俗务,禁止僧人奔走于外,与官府交结。除非游方问道,禅、讲僧是不许随便出寺的,不可散居及入市村,必须与日常社会保持距离。

但是,因为教僧要做法事,必须要和世俗社会接触,他们随意出入市镇集市不会有任何麻烦。这样一类僧人,不用精通经律义理,简单的考试就能通过,法事收入高,还能与世俗接触紧密,自然吸引了很多人。

教僧所在的教寺数量庞大:“全国的寺院数及三派的比率虽是不祥,而由现在的明代地方志书来看二三地方的比率则如下:湖州府,教寺三十七,讲寺六,禅寺二十四,所属宗派不明十七,总计八十四寺,所归并的寺院庵堂二百五十一寺;姑苏府,教寺七十一,讲寺二十三,禅寺三十一,所属宗派不明六,总计月百三十一寺,所归并寺院五百五十八寺。”(重光、白文固《中国僧官制度史》)明朝规定僧数不满三十的寺要合并或撤除,可见教僧数量之巨。

虽然《申明佛教榜册》里详细规定了做法事所需各类物品的价格和做法事应收取的费用,但在现实中,根本无法监管,施主们爱给多少给多少,你管得着么?

在当时,普通群众能够接触的僧人就是教僧这类专门做法事的“赴应僧”,群众心中的和尚就以他们为标准,其中一些作奸犯科之辈的淫乱偷情“淫僧”形象就逐渐深入人心。

2.特殊的文学趣味:“审丑”

 ▲电视剧《新水浒传》,潘巧云和裴如海

淫僧的形象在宋明清时代不仅体现在通俗小说话本里,民间传闻和很多野史杂录里也经常出现他们的身影。“淫僧”成为一种“文化消费”的产品,总结起来主要有2个原因:

1.“和尚犯色戒”满足了人们对传奇秘闻的嗜好与谈资八卦的需要。

揭露淫僧离经叛道的不伦行径和批判他们符合“正能量”的主题。淫僧故事里的人物通常都有些离奇的结局,这更是人们津津乐道的原因。比如《醉翁谈录》(宋.罗烨)里,有个已婚妇人跟和尚私通,被其丈夫发现后施以腐刑,而这个和尚却因此“得高寿...”还有文章开头提到著名的治疗不孕不育的宝莲寺。结局是“淫僧”们全部被砍头,那些曾经去治疗过不孕不育后来痊愈的妇女们“生男育女者,丈夫皆不肯认,大者逐出,小者溺死。多有妇女怀羞自缢,民风自此始正。”此事被广为宣传“省直州府传闻此事,无不出榜戒谕,从今不许妇女入寺烧香。至今上司往往明文严禁,盖为此也!”再不许去寺里烧香求子!

2.通俗文学中的艺术性

淫僧故事的描写里有很多恶搞和暗喻的艺术手法。比如《初刻拍案惊奇》(明.凌濛初)里描写“啪啪啪”时,“百花深处一僧归”“小和尚且冲头水阵”,拿僧人的光头比喻跟男子生殖器官。

《西湖游览志余》里有个故事,说灵隐寺有个和尚迷恋妓女,还在身上刺字“但愿生从极乐园,免教今世苦相思。”,在花光钱财后仍旧执迷不悟却招妓女的嫌弃,把他灌醉后打死。苏东坡对此事的评论是他的《踏莎行》: 

这个秃驴,修行忒煞,云山顶上持戒。一从迷恋玉楼人,鹑衣百结浑无奈。

毒手伤人,花容粉碎,空空色色今何在?臂间刺道苦相思,这回还了相思债。

还有《新编醉翁谈录》(宋.金盈之)里《判僧奸情》,讲的是僧人骗奸年轻尼姑的事,这个故事不重要,其判词《望江南》才是重点:

江南竹,巧匠织成笼。赠与吾师藏法体,碧波深处伴蛟龙。色即是成空。

 ▲TVB电视剧《天龙八部》片头

到了近现代,“淫僧”开始有了对人性的反思和破除封建礼教的意义。

李碧华的《诱僧》讲述的是青绶夫人为杀死遁入空门的大将军石彦生,而自愿剃度为尼,对石彦生进行色诱的故事;金庸的《天龙八部》里,小和尚虚竹一心向佛,却在天山童姥的胁迫下破了色戒。从其后对西夏公主的绵长思念可以看出,他爱女色胜过爱我佛的。至于他一心重回寺院的想法,不过是自小在那里生活,把那里当作是家的情感依赖罢了。

子曰“食色性也,人之大欲”。要解脱色欲需要修炼到至高的境界,转世投胎的阿罗汉仍然痴迷于色。何况你我凡人呢?

(欢迎分享盆友圈,未经授权,任何形式抄袭转载图文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参考资料:

《水浒传》明.施耐庵  《金瓶梅》《金瓶梅词话》兰陵笑笑生

《高僧传》,《中国佛教》知识出版社

《狂云集》、《续狂云诗集》日本.一休宗纯

《三言二拍》.明.冯梦龙,凌濛初

《色中饿鬼是僧家_僧侣行淫故事描写探析》-付江涛  .2012年8月湘南学院学报

《话本小说与中国佛教》教育部人文社科基金论文

更多靠谱内容关注微信公众号:时拾史事(historytalking)

投稿:historytalking@outlook.com

读者群号 535858375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