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荐

古代没有纸,世界人民出恭后怎么擦pp……

转载 2016-07-28 19:34:47

原创 2016-07-28 杨清筠 时拾史事

黄永玉出恭图

首先接下这个题目的时候,我还是觉得较为耻的。节操真是个易碎的奢侈品。这注定是一篇粘稠到有味道的文章。

必须承认,这种偏僻的猎奇话题绝对不是我高冷的历史专业主流的研究方向,然而,在研究主流问题时,在文献中突然发现关于这方面只言片语甚至细枝末节的记载时,却无一例外会引起我对于先祖劳动人民无穷智慧的本能好奇,这种好奇经常会大于我看那本书的初衷。好了,如果各位亲爱的读者也会有过好奇的话,那就继续看看吧,聊以拾趣。

正文

凡是生物都会有新陈代谢,除了个别出入合一的腔肠动物,大部分还是定时需要排泄体内垃圾的。作为聪明机智而又爱讲卫生的人类,大解之后“善后”的工作是个尴尬得绕不开的问题。现在我们有干净柔软的卫生纸,还有更高级的自动洗马桶,最起码也有普通的草纸。那没有纸的时候,这么重要的善后工作是怎么做的呢?我们首先来说说古代的各国人民。

古代世界文明开化的区域很有限,除了我们熟知的四大文明发源地,应该还有欧洲希腊罗马文明,其他地区形成比较成熟的状态时间比较晚。关于如厕这个问题,最早开始解决的是两河流域,美索不达米亚人发明了最早的厕所,说实话就是一块板掏个洞下面放一个容器接着,但是在原始的时候人们开始对于卫生问题有关注,对于污秽的排泄物有了收集而非任其流散的意识,这一定是个不小的进步。不过舒服过后用不用处理,这在奇缺的考古资料中就难寻证据了。再说古埃及,古埃及是最早发明简易纸的国家,他们将草秆简单压碎加工制成薄而粗糙的莎草纸,但是这样的莎草纸很珍贵,一般会用于书写,不过也有比较奢侈的女性可以用它和草叶来作卫生棉,因此私以为应该也会有上层贵族用这种莎草擦pp。但是对于大多数平民来说,绝对没有这样的待遇。因为古埃及地处炎热的北非,大多数人是不怎么蔽体的,一般都是坦诚相见地裸奔,只有在非常正式的场合下,上层贵族会用简单的布条裹住腰。所以,既然也没啥兜底的,还是不擦比较顺水推舟。古印度和中国我们放在后面说。

莎草纸

接下来先说欧洲。

欧洲历史的发源古罗马,是一个很伟大的国家,它很多的繁荣先进的地方令今人都叹为观止。古罗马有着整齐而高效的排水系统,还有设备齐全的公共厕所,厕所里会提供公共的用于善后的工具——海绵棍——这是种循环品。当时古罗马人采集海洋里天然的海绵(一种海洋动物)包在棍子的一头,解决完后用海绵抹一抹,然后放回旁边的浓盐水池中消毒,以便下一位如厕者使用。抹一抹,再,泡一泡……貌似有种越擦越粘乎的赶脚……

大概类似于这样

不过古罗马的先进并没有在欧洲传下去。公元4世纪罗马帝国分裂以后,逐步被蛮族入侵,征战不休,古罗马辉煌的遗产也在落后的蛮族入侵中消耗殆尽。取而代之的是笼罩在神权统治下被称为“黑暗的中世纪”。中世纪的欧洲绝对不是童话里描述的那般纯洁诱人,事实上几百年间欧洲各国甚至在一些方面要比古老的罗马希腊还要落后。比如厕所。中世纪欧洲木有厕所。巴黎,伦敦,佛罗伦萨,这些在今天代表着富裕和整洁的大城市,在千年前是粪便和污水充斥的中心,不论是贵族小姐还是卑微的工匠,几乎都是“就地解决”个人问题,甚至在城堡富丽堂皇的房间墙角,抑或是修剪考究的草坪,都可以是一泻千里的好地方。所以中古时期的欧洲非常落后,大城市四处弥漫着恶臭,塞纳河里漂浮着倾倒的粪便。这样的卫生状况使得当时的欧洲经常爆发大规模的疫病,然而另一方面呢,为了掩盖恶臭,欧洲的制香业非常发达。现在有时候听到有人鼓吹法国香水是高贵和圣洁的产物,我脑海中就会疑问,“这些高贵的香气和它们所抵御的shi味杂交会是怎样的一种体验”——然而再疑问我也并不想试。扯得有点远了,我们再回到擦的问题上。中古欧洲人难道没有比较重视个人卫生的吗?有钱的顶级王室不矫情一下就对不起他们的王冠了。王宫里一般是要处理一下的,比如法国,法国王宫设有私处,也就是厕所,在人的臀部附近悬挂着一根粗绳,解决好以后把粗绳拉过来在菊花上一锯,就OK了,这个绳子是公用的循环品,而且没些成色应该是不会换的……总觉得上面的“包浆”干涸以后会对菊花造成伤害……英国王室据说是用生鱼片,我想用过以后的鱼片要不要回收再发挥它真正的作用。

14世纪的手稿插图描绘的就是萨拉森(阿拉伯)士兵在教堂内大便亵渎神圣的场景

再后来,到了文艺复兴时期,欧洲逐渐进步,对于卫生问题也像思考人文价值一样慢慢发展。关于大解以后怎么擦的问题,拉伯雷的《巨人传》里面,高康大详细地讲解了他实验各种擦pp的材料,有丝绒、耳帽、猫爪(有胆量)、玫瑰、莴笋、自己的裤裆、母鸡、兔子……一个比一个有勇气,一个比一个X装得要脱靶。伴随着夸张的文字描写,读来简直菊花要燃,最后高康大才表示,最舒适的是用羽毛柔软的小鹅,具体怎么做我不多解释了,实在渴望的请读原著大家一起燃。我严重怀疑拉伯雷实践过,因为这种说法应该是挺靠谱的,俄国沙皇就是用鹅脖子来擦大大的,这么说来俄国鹅最怕的应该是皇帝拉肚子的时候。

说完欧洲我们还回到亚洲,韩国有个学者写了一本书叫《东亚的厕所》,详细介绍了中、日、韩三国人民如厕习俗。对于普通人民来说,从古到今一般会就地取材处理,比如捡块石头、草叶子、土坷垃都是大自然便利的馈赠,这在上个世纪卫生纸尚未普及时依然是很常见的。而对于上层来说,则需要更精细的工具,最早担任大众清洁任务是三国时期的“厕筹”,实际就是小竹片,解决完以后用它刮一刮,事后洗一洗还能用,讲究的竹片打磨得光滑一些,不讲究的糙一点,往往孝子为表孝心、信徒为表虔诚,都会亲手为长辈、为僧侣打磨厕筹,边磨边在脸颊上试。而这个“厕筹”也不是我们土著的发明,而是由古印度随着佛教传入我国的,这个说法和历史时间到能对上,早在佛经文献《毗尼母经卷》中,就记载了释迦牟尼劝教被粗草爆菊的比丘用“筹”刮的故事,所以古印度人应该是用厕筹的鼻祖。不过,这种工具好像慢慢在这个国度失去了市场,直到现代印度,阿三哥好像更喜欢用灵活的手指来完成各种工作,比如擦便便,以及手抓饭,但是印度人的手礼仪也是很严格的,左手是擦pp,右手来抓饭吃,所以在印度用左手握手很不礼貌。我有时候会思考,如果食物太多,左手是不是也不能避免要去帮忙抓一把呢。

厕筹:竹片

好吧,我又想远了。再回到中国,南北朝以后,造纸技术慢慢流传,唐宋时期还将纸视为高贵之物,文房四宝之一,只能用来写字。当然,除了一些王公贵族,奢侈起来用上好的宣纸也不是不可以的,装起B来用一两段丝绸锦帛也是有可能见到的……

不过到了元代,人们就正式开始用柔软的纸来作便便善后了,有说是因为元代少数民族统治,落后而不懂惜字纸,其实不尽然,主要还是因为造纸术的进步,平价纸张普及。到了明清时期,就是寻常百姓也有用草纸清洁的了。

二十世纪初,随着经济的腾飞生活质量要求也水涨船高,当时走在世界创造前列的西方人发明了柔软干净的卫生纸,这样实用性极强的纸种很快跟着先进的汽笛传遍了世界。

然后,某一段时光就这样被温柔相待了。

往期精彩文章推荐

香港电影圈黑帮往事

日本人的起源是哪里?

影像记录“华山论剑”

下面是本文作者的支付宝二维码,如果你喜欢他写的东西,就用实际行动表示一下吧:)

关于时拾史事

搜索微信号:historytalking 关注时拾史事,了解正史中的八卦事。时拾史事是今日头条签约作者。时拾史事读者群号 535858375,欢迎喜欢历史的各位加入群一起交流。投稿请发historytalking@outlook.com

更多文章,长按关注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鏃舵嬀鍙蹭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8,411,544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