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南老師說:《大圓滿禪定休息簡說》——休息、禪定、清靜圓滿(5月新書-書摘)

(2016-05-16 17:55:07)
标签:

南懷瑾

南老師說

劉雨虹

大圓滿禪定

南懷瑾書友會

分类: 懷師講錄

南老師說:《大圓滿禪定休息簡說》——休息、禪定、清靜圓滿(5月新書-書摘)

南老師說:《大圓滿禪定休息簡說》——休息、禪定、清靜圓滿(5月新書-書摘)
懷瑾先生  講述
第一講
前言
    今天開始講《大圓滿禪定休息清淨車解》,這個「車」字,就是佛法的小乘與大乘的「乘」字,梵文的原意是車子。「解」是解釋,「車解」也就是大小乘法本的意思。依照我們習慣的文法來翻譯,就是大圓滿禪定休息法要,是大乘道。這是屬於西藏密宗紅教的部份,也就是原始的密宗。
    幾十年來,由於眼見過去佛教界的作風所產生的不良反應,所以我儘量的把佛法學術化、科學化,擺脫了宗教的形態,也擺脫了宗教的一切習慣,希望真正的佛法,能普遍永恆的流傳。但是,幾十年來對於自己的做法,發現也有很大的缺失。雖然過去的傳統做法,太偏向宗教性,但卻能使人重法、重師承,也就是尊師重道;而現在的做法,反而使人輕法,因為得來容易,師道的尊嚴反而都被破壞了。
    像我這種做法,甚至於可以說,是捧著學生玩的,似乎是跪求學生來學佛的。不過,天下事有利必有弊,沒得辦法,只好依舊照我原來的辦法去做,對與不對,還不知道。
    這些話是說明,過去學佛的人,對於研習這個法,認為是一件很嚴重的事,所以我們在座的,不管出家在家,可以說,沒有一個夠資格學這個法的。因為按照過去的規矩及傳統的精神,要學這個法,必須具備相當的成就和戒行才可以。戒行包括學佛人的虔誠、敬師、敬三寶的精神,幾乎是發神經似的瘋狂,幾乎是愚忠、愚孝、愚信的態度。
    而且,每一次傳法,一定要供養,要錢哦!像木訥尊者的師父說的,如果沒有錢,家裏唯一的財產,只有一隻跛腳的羊,也要拿出來供養。現在是拿錢來代表供養,如果你是個叫化子,今天只有一毛錢,這一毛錢,誠懇的拿出來供養,才是真供養。供養的真義在於至誠,不在於數目的多寡。
    今天,對於你們之中的少數幾位,還可以談談這個法,老實講,主要還是為未來佛教界,培養挑擔子的師資,希望這幾位出家人,將來能夠自利而利他。你們居士們沾了他們的光,若說真要教你們居士這個法門,法是要求的,但也沒有人要求過,多少年來我也懶得傳。所以你們有什麼問題要自動來找我啊!連一點求法的精神都沒有,都要等到我約你,我才沒有空!你想想嘛!一個普通人開店做生意,有人要買貨,我才賣給他;你不買,我卻上門去兜售,這種做生意的辦法,我不來!
    佛法本來「直心是道場」,我不說假話,這次傳法的目的,並不是為你們在家的諸位,你們不過是順帶的,既然為出家人而講,你們這些有緣碰上的也聽聽,就是這樣一回事。
    為什麼這麼說呢?我們大家都要反省,自己是否具備了佛弟子學法的條件。照密宗的傳法規矩,傳法本來是很嚴重的,而且每一次傳法,都要先灌頂、獻哈達;白教是獻白綢子一塊,黃教獻黃綢子。西藏的禮法,哈達就如同花環一樣,有時喇嘛活佛傳法,學法的人一時買不到哈達,就去向喇嘛旁邊的侍者買,哈達就這樣買來買去。講這些只是讓你們大家知道規矩,像這些形式方面,也很重要。
    今天這個法,與《大乘要道密集》,以及《大手印》,屬於一個系統。但是,還有一點你們更要注意的,就是這個與白骨觀的關係。白骨觀是一切修習止觀的基礎,這個基礎不打好,你修這些法就很困難了。這個話我講過了好幾次,如果還不懂,還要問,就很令人厭煩。所以要以白骨觀為基礎,不然你們打坐學佛只是浪費時間。
    這兩天對一位同學發了脾氣,因為他要請假在家裏打坐兩個星期。這真是浪費時間,浪費青春!搞什麼屁事!佛法是這個道理嗎?你可能會說:老師!你也在峨嵋山閉關三年!對啊!可是我沒有浪費;而且,我也因為知道什麼是浪費才說浪費啊!菩薩行,功德都沒有發起,學什麼佛?好好的作人做事,積極的為善,積極的發起功德,問問自己,我們一天到晚做了些什麼事?除了自私自利為己以外,哪裏有一點肯為人服務的心?沒有!幾十年當中,我沒有看到過一個人真肯為他人做事。真看到,我就向那個人下拜。有是有,有菩薩心行的人多得很,可惜都不是學佛的;這些人的動機,也不會說自己是無緣之慈、同體之悲。嘿!真的慈悲心,絕對沒有這種想法,這樣做的才是菩薩行;然而,凡是學佛的人,卻反而沒有這種心思。
    現在翻開本文,這些本子都是台灣印出來的,上面有一篇我的序文。聽說有許多盜印的,把我的序文也拿掉了,來源就不曉得了。若照規矩,密宗的法本是不准印的。我到台灣來一看,不得了,這個文化都要斷絕了,所以就拿出來這個法本,讓蕭先生(天石)印了。印了以後,就被很多人罵,說我不該把祕法公開。可嘆那些高度近視的人,他們不知道這些祕法的法本,法文譯本已經流傳一百多年了;英文的翻譯,外面也多得很,我們還在這裏坐井觀天。更何況,我們這個本子,還是從英文本翻譯過來的,現在自己還不准別人拿去看,豈不可笑!照密宗的規矩,沒有得到灌頂的人,看一下眼睛都會爛的,嚴重得很,把人嚇都嚇死了,不爛都嚇得爛了。
    現在我把法本公開了,為的是保留文化,不然的話,這個東抄抄,那個西抄抄,最後抄得走了樣,法本等於沒有了。這不是斷絕慧命嗎?在台灣許多傳密宗的人,他們當面對我不敢說半個不字;若說半個不字,我眼睛一瞪,管你什麼年齡,什麼地位,馬上把他駁得體無完膚。所以,當面他們不會說什麼,背後會說某人搞的,把密法公開,不得了。
    什麼不得了?你的動機不為自己,為未來的世界、眾生著想,沒有什麼叫祕密;佛如果還有個守祕密的心理,那還叫作佛嗎?有時祕密是不得已,這些道理,現在我暫時都不去講了。

譯者的解說
    現在第一頁,大家先看本文後面的小字,這是西藏龍清善將巴大師的解說。
    「三種休息法總義第二章」,休息法有心性休息、禪定休息、虛幻休息三種。禪定休息為第二,這本是總義的第二章。
    「示諸法極頓成光明大圓滿禪定休息法並解」。這是說,第二章裏頭說到的,就是佛的一切法,可以使人頓悟,得到自性大光明成就,可以立刻證得大圓滿的禪定,得大休息。大休息法門有兩種:第一是普通小乘念休息的法門,第二是大乘的休息,就是經典上所謂「狂心頓歇,歇即菩提」,這個就是休息。「並解」是加上解釋。
    「廣演分為三種:講說解釋之因,廣說入境體義,一切圓滿結義」。擴充起來講,分為三個部份,第一是說明為什麼講這個法門,其次是廣說大光明境界的道理,與大光明的體和最高義理,結論是一切圓滿。換句話說,第一章就是講解大圓滿禪定這一部論著的原因,第二章是說進入大圓滿禪定光明境界的道理,第三章是結論。
    中文就是這樣簡單,文字翻譯得不好,因此,密宗越來越密;最近我把它公開,所以能夠在外流行,可惜沒有時間整理,大家看不懂。你們不要被文字騙過去,這種文字的翻譯,都是文學低能者所為,所以把佛法搞得越來越錯,不得了!我真希望把它全部用科學方法整理,剝掉迷信的外衣,標出重點來,這樣真正的密法才能流傳下去。
    「初又分三種:名義、禮讚、立宗」。中文經典的習慣叫緣起,又分三種:一、名義,解釋這個法門為什麼叫大圓滿禪定休息。二、禮讚,佛教的規矩先要唱頌、讚歎一番,一邊唱,一邊右繞三匝,這是印度人的禮貌。三、立宗,就是宗旨,這都是講修法。
    「第一又分三:譯名、講說、於何安名」。第一點「名義」又分三項:「譯名」、「講說」、「於何安名」。第一章分三點,三點裏頭,第一點分三項,這三項裏頭,先講第一章第一點第一項的名稱。大家都搞清楚了嗎?佛經是非常科學的,每項之內又分類得很精詳。
    「初譯名者,具四大種語之印土語云」,梵文的話翻譯過來,叫作「麻哈生底等,翻其語為藏語(今譯為漢語)」。
    「麻哈者大也,生底為圓滿,得拿,禪定」,叫作大圓滿禪定。南印度梵文「得拿」翻成中文叫作「禪定」,中國的佛經,依北印度的發音叫作「禪那」。有人說,我們要學佛,就要先學梵文,才能懂佛法。你以為梵文學通了就懂佛法了嗎?梵文的語音有南印度、北印度、中印度、東印度、西印度之別,你怎麼研究?
    「畢辛打,譯義為休息,亦有譯為清淨者」。也有將「畢辛打」譯成清淨的,清淨是意譯,不是直譯,是把休息翻譯成清淨;這一本書,休息也好,清淨也好,反正是翻譯的名辭。

什麼叫休息
    「譯休息者,有實性、休息、法爾三義」。所謂清淨休息,就包括般若實性、明心見性,是見本體那個本性,見了本性,大休大息,一切放下就成道。所謂成道、空,這是法爾自然如此;其實,法爾就是自然,自然就是法爾。
    印度有一種外道,叫作「自然外道」,因此,中國也有些人把老子的自然,套進印度的自然外道裏,真是該打屁股。老子之前,並沒有自然這個名稱啊!老子寫了「自然」,後來的人才借用這個名辭,把翻譯外來的科學名辭,稱為自然科學,把印度的外道,套用自然叫作自然外道。
    老子的「自然」,意思是自己本身當然如此,所以,叫作自然。「道法自然」,道的本身是當然如此,所以,道法是自,是然,法爾如斯。那麼佛法翻譯為什麼不用老子的自然呢?如果一用了自然,大家會說佛法套用道家;再不然,又和那個自然外道混淆不清了。因此,又想辦法變花樣,產生一個名辭叫法爾。
    法爾怎麼解釋呢?如果有人解釋得出「法爾」的話,我決定叫他為太老師,叫老師都不夠,因為法爾無法解釋,就是這個樣子。就像爬二十層的樓梯,一爬到了,坐在那裏,哎唷!我的媽啊!什麼都想不起來了,那豈不是法爾?你說怎麼解釋?自然這樣,加任何名辭都不對,所以叫清淨也好,叫休息也好,叫圓滿也好,這裏頭有三個意義:「實性」、「休息」、「法爾」,完全放下了,自然放下。我們學禪定,叫你放下,你卻拚命去求一個放下,你不是活該在那裏忙嗎?
    講到這裏,前天夜裏讀一首古詩,每一句都好,中間有兩句話,可以來註解我們現在講到的「實性」、「休息」、「法爾」。如果我不曉得這個人是文人的話,看了詩,幾乎認為他是大澈大悟的道人了,所以說文字般若也是大功德。
    故事是說,有一個修道的人,買了一隻小船,一輩子就在小船上划來划去,雲遊天下,三十年沒有上岸。大家想想,他在船上怎麼修定?他打不打坐?打坐的話,一定要搖搖擺擺的坐,怎麼能得定啊!可是他照樣得定。你以為一定要躲到山林裏,才叫作修道嗎?你們打坐,坐在平地坐得住,坐在船上坐不住,定不了,你們那叫入定嗎?還是叫入腿?注意啊!你們天天在入腿啊!哪裏是在入定!入定是無往而不定。這個人天天在船上,所以,一般人很佩服他。有一個有名的文人為他作一首詩,中間有兩句真是好極了:「無物可離虛殼外,有人能悟未生前」。你四大肉身是虛殼,無所謂內外,所以也無物可離;但卻能悟未生前的一切。好啊!好對子。
    我的布施跟你們不同哦,看到一點好詩,恨不得告訴所有的人,而且,把這好句子,恨不得硬塞到每個人的腦子裏,要他記住。哪裏像你們,懂一點東西深怕人家曉得了,如果問你,還說「不知道」。那是慳吝法的布施,所以,智慧不會大。我這樣說可不是自我宣傳啊!人必須錢財無私,智慧無私,才是大布施。文人這個嘴巴,加上他這個頭腦,真厲害,所以,般若裏頭的「文字般若」,是天機靈感出來的東西,不是從妄念生出來的,那完全是自然出來的,是法爾如斯。
    「實性與法爾,乃具特別之休息也」。這個話對了,經典上說「狂心頓歇,歇即菩提」,不能說我要睡覺了,那也是狂心頓歇,對不對?他說,「特別之休息」是真正的休息,就是強調這個休息。雖然拿休息來形容,並不是普通睡眠之休息,必須真正放下,如禪宗明心見性以後,真正大歇大息才是。
    「住於輪迴眾生,修持其義,則可休息而止憇故」。為什麼叫休息?我們人都在六道輪迴中生生死死,如果真明了道,「狂心頓歇,歇即菩提」的話,真的放下,立刻不再入六道輪迴,這叫作大休大息。對於學禪的人來說,這個教理上的說明,清楚透澈,解釋得好極了。什麼是真的放下?你以為肩膀上沒有擔子,衣服也脫掉,你就放下了嗎?那是假的,真放下在一念之間,可以停止生死輪迴,超出三界,這叫作休息。

清淨圓滿是什麼
    「哲底為解釋,必宿打為清淨,薩耶饒塔,為木,噶為馬,拉馬,為名稱也」。梵文「哲底」,譯為中文叫解釋;「必宿打」翻譯為中文叫清淨;「薩耶饒塔」,中文是「木」。「噶為馬,拉馬」,就是名稱的意思。
    到此為一段,古人分類分得很科學,很有條理;怕浪費紙張,所以段落編排沒有現代這麼清晰,不是一目瞭然。
    「講說者,圓滿一切法,於何處圓滿,自然大智慧,於此圓滿,即輪迴涅槃」。悟道的那個般若,是自然的大智慧。什麼叫自然大智慧?就是儒家《中庸》所說:「不思而得,不勉而中」;也就是《中庸》最後說的:
    「上天之載,無聲無臭」;也是孔子在《易經 ·繫傳》上講的:「何思何慮」。
    東方有聖人,西方有聖人,此心同,此理同。所以,真正悟道的智慧,是大自然大智慧,是「不思而得,不勉而中」,得了這個,那麼,輪迴就是涅槃。
    「無始清淨,自性真面,非由他成,於彼圓滿」。所謂凡夫就是在六道輪迴中生生死死;而佛是跳出了輪迴,究竟涅槃。其實輪迴就是涅槃,涅槃就是輪迴,無始以來,自性本來清淨,只因我們眾生妄生分別,把輪迴及涅槃硬是隔離了。實際上輪迴像輪子一樣的輪轉,是圓的,是無始無終,無止無息。當然,要悟了道,才可以講,輪迴就是涅槃,涅槃就是輪迴,否則,你輪迴去吧!你去涅槃吧!鑽進去就要命。
    自性本來的面目,並不是阿彌陀佛給你的,也不是釋迦牟尼佛、觀世音菩薩給你的,自性本來就是佛。「於彼圓滿」,這樣到達這個境界,才是大圓滿,就是禪宗講的明心見性,見到自己本來面目。曾有悟了道的禪師說:「哦!鼻孔原來是向下的」,哪一個鼻孔是向上的啊?鼻孔本來向下。另有一個人悟了說:「尼姑原來是女人做的」,和尚當然是男人做的,這有什麼稀奇?本來如此嘛!這叫作本來面目,「非由他成」。到了這樣的境界,悟到了這個,大澈大悟,「於彼圓滿」,這叫作大圓滿。
    「一切法之根本,由自性所分出故,彼圓此圓,皆是圓滿於唯一明點中也,圓滿乃是自性,故名為大,為他法之廣源故」。大圓滿就是一切法之根本,因為自性本來清淨圓明,起作用時,等於這個清淨起了分化;分化了以後,向外亂蹦亂跳,其實這也是自性的功能,但是,如果迷了途就回不來了。「彼圓此圓」是回轉到本自圓滿的境界,現在把他圈到這個明點當中。這個明點,說是「明白」的明也可以;說是修起法來,故意把他造一個光明點也可以。要知道,那個光明點,乃至於無比大的光明,都是我們自性動念,要它起用就起用,不起用也自如。自性本空,要起用則無所不具,皆是圓滿於一明點中。自性的圓滿叫作「大」,因「為他法之廣源」之故。
    「遍行云:廣大此心境,無一不具者」。《遍行》是密教之經典,這句話是讚歎之辭,引用佛經說明我們此心是無比的廣大,具足一切法。所以,六祖悟道的時候講:「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並不是要自己做工夫,才可以把心境放廣大,因為自性本是一切具足的。但是初修的人,還是應該做工夫的。

休息與禪定
    「禪定者,於法性之境中,無分別智定一而不散亂也。如來一子本續云:心靜禪定自然獲,如是云也」。禪定的方法是什麼呢?譬如修白骨觀也是,修安那般那(出入息)也是,修念佛法門,參話頭等等一切,八萬四千法門都是,修禪定的方法多得很。本法門告訴我們的禪定,是什麼禪定呢?是大的禪定,是在自性中而定,放下即是,不放下也是,就在這個境界中。也就是在這個法性之境中的無分別智定,隨時隨地,無往而不定。打起坐來入定,頭頂在下,兩腳朝天,也是定,睡在床上右脇而臥也是定,要能無一而不定,才懂得法性之境中的無分別智定,乃如來大定。現在告訴你們,大圓滿禪定這個定,是什麼境界呢?是智慧明白了,法爾如斯的境界,無境界之境界。如果你有一個境界,已經不是大圓滿了。這很不容易了解!
    古人說,「莫將容易得,翻作等閒看」,幾十年當中,我有一個毛病,是愛說話,所以你們才得以沾一點點光。如果我沒有發表欲,才不會給你們講!真的,碰到我這麼一個瘋子,有什麼說什麼,你們得大利益哦!所以,要好好聽。
    關於禪定的道理,大家要知道,他所謂「定一」,沒有一個一,只是姑且這麼說,密宗有本經典叫《如來一子本續》,本續就是法本的論著。佛在這本傳法的經典上講,一個人心能夠靜,自然就得禪定了。你們大家打坐,兩腿一盤,眼睛一閉,本來已經定了嘛!偏要在那裏拚命用功,那怎麼能夠得定呢?心靜以外,還求什麼禪定呢?佛都告訴你了,心靜就自然獲得禪定了。大家反而在這個境界上,拚命用功求禪定,所以,都不是在禪定,都在那裏瞎忙,閉起眼睛,心裏頭拚命做工夫,叫作瞎忙。所以,「心靜禪定自然獲」,法本上就是這樣說的,這叫作禪定。
    「休息者,心與法爾境相合時,妄念客無聚散,於本住大法性盡,獲止息之義。如旅客疲而求止憇,鬆懈一切而住,與休息相同」。什麼叫休息呢?我們的心與自然法爾境界相配合,老子說得對:「專氣致柔,能嬰兒乎」。你們如果能做到,自己的心真像生下才一百天內的奶娃兒一樣,此心活活潑潑的,沒得妄念,就是休息了。一個奶娃兒,你逗逗他,他也會笑笑,你說那笑有意義嗎?那你才見鬼;沒有意義嗎?有意義,他就喜歡笑,笑過了沒得事;他要哭就哭了,哭也沒得事。「心與法爾境相合」的時候,客塵煩惱的妄念,無所謂聚,無所謂散。
    剛才說的奶娃兒,你打他一個耳光,哇哇就哭,你逗他一下,他又笑,他的妄念,無所謂聚,也無所謂散,「法爾如斯」。我們凡夫越長大越不懂,笑了以後不笑了,心想:我剛才為什麼對他笑?糟糕!他該不會說我神經病吧?一大堆客塵煩惱與妄念就來了,這個就是人長大了。大人一毛錢都不值,而且,大人變老人更可怕,所以人永遠保持童心就是道。
    禪宗有一個老和尚,收了一個徒弟,兩三歲就把他帶上山,長到二十幾歲什麼都不懂。有一天,老和尚有事下山去了,他的師兄弟也開悟了的,到山上去,老和尚不在,只看到這個徒弟,出家幾年了,什麼都不知道,氣死了。於是就教他,應該見人要禮貌合掌,說一句「阿彌陀佛」。阿彌陀佛給他塗上去了,然後這師叔等不及先走了。過幾天,他師父回來了,這個徒弟老遠在門外迎接,給師父跪下來說:「阿彌陀佛」。師父一看,愣住了,徒弟說:師叔來過,他教我出家人的威儀,應該這個樣子 ……老和尚把師弟叫來大罵:我花了二十年搞一個玉石,永遠不給他破一個洞,保持他完整,你來不到幾天,就把他弄得稀爛,這一下完蛋了。
    天真未琢,破了就完了,所以我們一般人如果能夠成道,實無天理!因為心裏頭的道理太多了,講難聽一點是:髒的心思太多了。真的哦!我不是罵人哦!我講了老實話,認為我在罵人,不是你瘋了就是我瘋了。所以,「心與法爾境相合」,這個時候才是休息,妄念是客塵煩惱,無所謂聚散。
    「於本住大法性盡」,我們本來有的本性就是這個樣子,是本住的;這個時候是無明盡,所以,《心經》上告訴你:「無無明,亦無無明盡,乃至無老死,亦無老死盡」,十二因緣一路講完了。你以為無明斷了,才能成佛嗎?錯了!「亦無無明盡」,無始無終,你能這樣懂了,悟了,就得到真正大休息的道理。
    這個時候,「如旅客疲而求止憇,鬆懈一切而住,與休息相同」。他這個境界,等於我們在外面奔波了幾十年,作官做生意,忙忙碌碌,搞了半天,好無聊哦!這樣子的旅客,人生過了幾十年的就曉得,「無物可離虛殼外,有人能悟未生前」!就像「旅客疲而求止憇」一樣,算了,回來睡大覺吧!這一下,什麼都不管,佛也不修了,坐也不打了,一切鬆懈,打呼睡覺去了。你有本事,睡得發了胖,算你本事大,我封你一個佛號叫「胖胖佛」。
    你們現在學佛,打坐、修道,在那裏緊張得要死,都在那裏求佛,求一個境界,不能鬆懈一切。真能一切放下,這個境界就是與休息相同。你想,一個人如果這樣休息下去,縱使身上有百病也會好的!真的,這樣休息下來,年紀大了的,一定返老還童。
    你為什麼做了很久的工夫,但沒有效果呢?我說的你不信,我只好找古代祖師爺說的,該信了吧!我現在活著不是祖師爺,我死了就是祖師爺了,將來的人把我的書拿出來,也坐在這裏,講給大家聽。嘿!終有那麼一天哦!說不定那天我自己來講自己的,也告訴他們:這位南先生,這麼樣的了不起啊。你們要注意啊!會有這樣一天的,輪迴中間就是有那麼怪的。
    「解釋者,於根本義明白指示,廣大指示」。什麼叫作解釋呢?對於根本的明心見性道理,明白的指出來給你聽。就像這一本書,就叫作解釋,其實再用不著我來講了。因為你們不明白,我只好又來解釋這個解釋,所謂明白指示給你們聽,「廣大指示」給你們聽。「了解者,說與前同」,前面講過了,就叫了解,不必囉嗦。這裡括弧中小字註解,「見心性休息」,是說在另一本法本上講過了。
    ......
        ——節錄:南公懷瑾先生講述《大圓滿禪定休息簡說》(南懷瑾文化-2016年5月)P18-35

 

(以上爲新書《大圓滿禪定休息簡說》部分摘錄預覽,下列十八講的全書目錄,若需要研讀全書者可詢書店/網店;或收藏/訪問 南懷瑾文化事業有限公司<網站> http://nanhuaijinculture.com

南老師說:《大圓滿禪定休息簡說》——休息、禪定、清靜圓滿(5月新書-書摘)

出版說明
    一九七九年的六月,南師懷瑾先生開了一門課,講解密宗的一個法本,就是《大圓滿禪定休息清淨車解》。
    南師雖為貢噶上師認可,具備傳授密法的資格,但在台灣居留的三十多年之中,始終不太願意傳講密法,他說:「我反對一般人學密宗,因為不把禪宗修成,不到達禪宗明心見性這個階段的,去學密宗,沒有不走入魔道的。」
    先生又說:「我要有精神的話,就把密宗所有方法的錯誤之處,都講出來,他們執著在哪裡?同樣是受陰境界。」其實在本書中,先生也已經講了不少。
    這次為什麼會講密法呢?因為是應「大乘學舍」出家眾之請;也因為這個法本是有關禪定方面的修持。修禪定是各宗派共通的法門,所以,這次是以佛法的立場來講的。參加聽課的人,除出家眾外,在家人更多,編者也是聽眾之一。
    先生在講這門課時,一反往常,十分嚴厲,蓋因出家眾是以修行為主,所以先生在講解時,常警語連連。如說:
    「學佛學道的原則,就是反省的工夫,反省的學問,也就是檢查自己內在最深處的行為科學。」
    「你們哪有資格學佛!平時講道理,牛吹得那麼大,種的是惡道的業。」
    「講白骨觀已告訴你,你們不但我慢貢高,這四個字對你們太客氣了,說真話,只有兩個字:混蛋。」
    「在座很多學佛的,哪個夠條件?都是求智慧,求增壽增福,想進帳。」
    「那個住茅蓬的和尚,幾十年也沒有把道理弄通!戒行好,行持好,理不通又有何用?」
    見地方面,先生說了一句極重要的話,他說:「一般人都把境界當成道,但是,覺悟實相般若的『覺』,可不是境界」。並且說,「如不能頓悟,(這個法本)告訴你如何漸修。」
    這次講課不准錄音,以免隨意傳播,斷章取義,反而好心得惡果。但出家眾須寫筆記,並繳呈先生批閱。
    這本書是根據多人筆記整理而成。在全部十八講中,前七講是經過先生審閱批改的;後十一講則難以確定。所以在整理過程中,多次反覆與宏忍師共同檢閱筆記文稿,並與其他筆記對比參酌。其中以禪定尼師的筆記較為詳細完整。
    三年多前先生在時,宏忍師已將記錄稿集中核校,再由邱珍珍、烏慈親二位女士輸入電腦存檔,本書內容小標題則為編者所加。這本書得以出版,幫忙的人不少,在此一併致謝了。
    此書出版印行時,簡化書名為《大圓滿禪定休息簡說》。另南師於一九四五年曾受密教三壇大戒,戒牒副本附錄於書後。

        劉雨虹記
        二○一五年四月於廟港

 

《大圓滿禪定休息簡說》目錄:

 

出版說明 
大圓滿禪定休息清淨車解前敘

 

第一講
前言 
譯者的解說 
什麼叫休息 
清淨圓滿是什麼 
休息與禪定 
同乘大車入解脫城 
敬禮的內涵 

 

第二講
惶惶對法王 
普賢如來 身智合一 
不變的光明清淨 
是智慧 非工夫 
環境和季節 
修行的處所 

 

第三講
不合適的修行處所 
四種壇場 
光線與修行 
修止觀的地方 
誰是法器 

 

第四講
對無念錯解 
修無念三步驟 
持法 採法 空無所住 
如何修空 
人身難得快修吧 

 

第五講
修法與上師 
戒律與威儀 
你是法器嗎 
八風吹不動 
修行 自利 神通 
不要浪費生命 
難得的人身
 
第六講
厭離心 大悲心 
修行的大法 
如何修前行 
關於灌頂 
祕密灌頂 

 

第七講
般若灌頂 能依所依 
氣和明點 
得真如 成極喜 
如何修法 上師相應法 

 

第八講
修法 誠敬 調理 
前行修法四程序 
正行道的修法 
空樂與三脉四輪 
白骨觀的關鍵時刻 

 

第九講
關於三脉七輪 
中脉和拙火 
白骨觀之妙 
空樂的修法 

 

第十講
空明定的問題 
空明定的修法 
三昧真火 制心何處 
光從何來 
得到光明 眼通來了 

 

第十一講
修無念法 
什麼是真正的無念 
無念與神通 
貪樂 貪明 貪無念 
修無念 入邪路 

 

第十二講
修氣時的偏差 
修無念產生的偏差及過失 
如何對治偏差 
如何調治過失 

 

第十三講
如夢如幻 
虛幻的體道果 
中根器的修法 
總的調治法 

 

第十四講
不住於法 
受陰境界 
關於精漏 
知時知量 
執著歡喜 
開眼閉眼 上升下降 

 

第十五講
再說修無念法 
鈍根的修法 
七支坐法與無念 
調治魔障 

 

第十六講
藥物與修行 
緣境而修 
著相的修法 
粗氣細氣 心住於氣 
修氣另有的方法 

 

第十七講
危險的修法 內外的修法 
修道的三要點 
光明是什麼 
怎麼叫無念 
不靠外力 

 

第十八講
傳法的人和事 
修習心念五步 
正行修習三重點 
又說修無念法 

 

附錄 南師戒牒


相關閲讀:

劉雨虹先生的博客:【新書消息】 說老人、說老師、說老話(一百四十四)
http://blog.sina.com.cn/s/blog_b2f84fe00102watv.html
南懷瑾文教基金會
http://nanhuaijinculturefoundation.org
南懷瑾文化事業有限公司<網站>
http://nanhuaijinculture.com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