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杨飞病中日志2014年9月24日:遇到“恰同学少年”读书会的朋友们!

(2014-10-05 20:52:29)
标签:

育儿

分类: 杨飞的病情通报
       这一周天气终于晴朗了,上午当自己一个人静静地走在公园的时候,迎面射来一片阳光,可早已没有了夏日的毒辣,不时一阵微风吹过,只听得树叶沙沙作响,自己也忍不住把衣服的拉链往上拉了拉,可能秋天真的到了。我沿着公园一直走着,细细体会秋天的静美,脑中一下子浮现出了好多熟悉的身影,也想起了读书会这个大家庭。
       前几天我去临潼,在学校有些事情,办完之后大概 早上十点,因为恰好是周六,我就想和读书会的同学们一起聊聊这半年的生活,然后顺便一起吃个饭。在我心里读书会承载了好多,渐渐的成为我在西安科技大学的一份寄托,他就像一个革命的火种一样,虽然显得很稚嫩,但总是散发着无尽的光芒,让每一个接触过它的人都能感觉到一丝温暖。如今10级的同学都已经毕业,多数已经工作了,所以当我走在校园里的时候总感觉有一种孤独的感觉,看着我曾经住的8号楼,如今都已经住满了大一新生,而看到他们军训又想起自己大一时候军训被打入突击队的情形,以至于最后的军演都没有参加,始终觉得是个遗憾,所以在心里我默默的祝福新生们:希望每一个同学都能参加最后的军演,不要留下遗憾。舍友们一个个都在工作,在微信里面建了个群,大家几乎天天吐槽,也没有聊聊具体工作的情形,就是一些闲聊,感觉和大学时期在宿舍的一样,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不亦乐乎!走过8号楼,我给王辉打电话了,不巧政法嘤鸣学会开会,他们好几个人都过政法参加讨论会了,然后我就问还有谁在学校,最后就联系到陈鹏,尚秀,建龙,芳芳还有官沟村的姚东以及杨静,然后也快12点了,我们就一起吃饭了。
        因为好久没见大家,所以都显得很亲切,每次和读书会的同志们在一起吃饭,就感觉回到了家里一样,大家谁都不去刻意注意,很随和 ,当然不浪费也是读书会的一个传统,每次都把菜汤喝得干干净净。我特别喜欢这种文化,这种”家“文化不仅使每一个读书会的成员都能团结在一起,也会使大家都会找到一种归属感。我总觉得读书会要生活化,我们不仅使集体生活严肃活泼,而且每一个会员的个人生活也要积极乐观向上,而个人乐观向上的生活又是集体所给予以及个人自己的经历所决定的,所以集体若是形成了这种文化,会带动每一个会员自己追求生活的动力,否则将会停滞不前。因为姚东和杨静是读书会做活动认识的,年龄比较小,杨静还在初三,所以显得比较腼腆,总是没有多少话语,另外看到她们的衣着朴素,我想起了奋飞写的《那两个我始终不能忘记的贵州女孩》,只是她们的年龄稍大一些而已。
          至今都不能忘记我第一次去临潼官沟村姚东家时候的场景,那是一个半山腰上的一个房子,院子很小,院子前面就是一个很深的沟,远远望去可以看到沟那边的人家,也是稀稀落落,很不紧促,房子后面有条土路,路是向上斜着的,我们就是从房子侧面进到院子里面的,院子左边有一间土房,很小,紧挨着她们家的房子,期初我以为是牛棚或者羊圈,但看到里面有灶台,后来才听说是姚东的爷爷住的,前不久刚刚过世,现在是她的妈妈在里面住着。在我们四处打量的时候,她的妈妈从那间土屋子里出来了,头发很乱,而且很久都没有洗过,脸也是很久都没有洗过了,身上穿的衣服很破旧,明显有好多是针线补过的,另外特别脏,也是好久都没洗过了,她见了我们也不说话,只是憨笑着,我们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正在这时,姚东的父亲大声呵斥了一声“喂猪去!”然后她的妈妈才离开了院子,径直走向房子右边的猪圈。然后我们向他的父亲说了我们是大学生,想来这块支教,熟悉一下村子,想让姚东带我们一下,她的父亲很是客气,把我们请到了屋子里面,边往里走,边和我们说话,刚开始我还有点听不懂,反正知道姚东没在家,去学校了。屋子里面陈设很是简单,总共分四间房子,中间是一个大厅,最里面放了一个很长的柜子,盛麦子,玉米之类的,中间基本上没有什么东西,放的都是锄头等农具,地板没有上水泥,全是一块块砖铺成的,大厅左边分为两间,靠院子的一边是锅具,灶台,里面是炕,中间用一堵墙隔开,大厅右边是一间房子,稍大,没有墙隔,里面是一个木头床,床上的陈设也是很简单,被子基本没有被罩,被单显得有些小,下面的被褥都隐约露了出来,而且好久都没有洗过了,紧接着床放着一些杂七杂八的家具,前面是一台电视机,紧挨着窗户,显得屋子里面还有一些光亮,姚东的父亲告诉我们这就是姚东住的房间。然后拿出了一些软柿子让我们吃,这时我们发现她的父亲也是给人一种和母亲一样的感觉,个子不太高,说话也不是很流利,衣服也是好久没有洗了,坐在床边和我们聊了起来。从谈话中我们知道姚东的妈妈神经有些不正常,从开始就是那样,索性能自理,家里有两个女儿,大的已经结婚,而小的就是姚东,现在初二,但在镇上上学,一周回来一次,比较懂事,家里基本没有其他经济收入来源。从姚东家走后,我心里一直在想,我们支教支农的意义,特别是姚东,我和马九菊,凌珂商量想去资助姚东,发动读书会的同学,定期去官沟村做一些事情,后来没有落实,只是有读书会的同学不定期去姚东的村子问候。直到今年五月份我才知道姚东辍学了,心里很不是滋味,后来得知她在西安一家火锅店打工,于是见了一面期间谈到了为什么不上学,她只说是家里不供了,听后我的心里更是很难受,不由想起了奋飞在贵州遇见的那个令人不敢相信的事实:一个12岁女孩,嫁给了比她大13岁男人,只是由于400元钱。但事情已经如此,我只希望多和读书会的同学聊聊,不要走入歧途。而杨静我不是很了解,只知道她今年初三。其实我在小的时候也希望收养一些小孩,看着他们幸福的长大,那是多么令人高兴的事情,可事情往往总不是如人所想的那样。
        吃完饭之后,我们一行6个人又回到了校园,准备聊聊读书会近来的生活以及陈鹏他们的个人想法。因为前一天刚和芳芳通过话,她说她要考计算机二级,所以她就回宿舍了,杨静第一次来西安科技大学,比较好奇,所以尚秀就陪他们去操场转了,我和陈鹏,建龙一起来到了小湖边,准备聊聊读书会的事情。读书会和之前一样,慢慢在发展着,目前主要有王辉负责,学一些传统文化,中医学习并实践,个人觉得挺好的,“修己己身,方可化人”,在学校,修学储能乃是关键,用自己所学的东西实践是再好不过了,不过中医博大精深,要有系统学习才能实践,而且读书会新学期不准备招生,前一天也和王辉沟通过这个问题,后来王辉也说了,不是现阶段立马就招生,等大家都有所成长,觉得带领新人更有意义,所以国庆节读书会准备去正道农场参加活动,进一步和农场的朋友们一起学习,一起成长。我个人觉得,大学学习应该多元化,当然我不是不想大家去农场学习,只是国庆去的是同样的人,有的同学去过好几次了,而有的同学尚未接触农场,我觉得应该把机会给没有去过的同学去,而去过的同学可以了解其它公益机构,这样我们回来就可以交流学习的更多,另外读书会目前还处于探索道路阶段,多一种理念,多一份选择,也多一份出路。
         后来陈鹏谈了他对当下社会的看法,建龙也谈了一些,虽然不尽相同,但都有各自的道理,人的成长都是要靠自己亲身经历才能做出合理的选择,目前尚在大学,还是一个相对比较纯净的社会,等将来毕业真正开始面对这个社会的时候,希望他们继续保持理想,不断反思自己的人生。
         由于时间比较紧,我还在服中药,所以下午3点我就返回西安了,一路上我也在不停反思读书会未来的出路,又让我想起了姚东,也许我们首先要想的问题就是“姚东”。
        我目前在西安住着,还是在服中药,身体状况还行,精神面貌尚可,无其他隐患,请大家不要担心!若有闲暇,可以找我聊天,我一个人有些问题总是难以想明白,希望可以得到大家的帮助!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