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悠扬琴声68
悠扬琴声68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0,387
  • 关注人气:35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壮丽70年,我爱我的国#

(2019-08-23 13:42:07)
标签:

祖国美好时代

杂谈

此生最爱大米饭

#壮丽70年,我爱我的国#

我虽然不是南方人,但每天都离不开“大米”做的米饭,也许是小时候养成的习惯。 那时,虽然日子过得拮据,但每天中午一顿米饭还是可以保证的。米饭怎么吃我都喜欢,不管饭桌上有菜还是没有菜,都会吃的津津有味。当然最喜欢吃的是米饭配上白菜粉条炖肉,那可是过年的一道美食,宽宽的粉条带着五花肉的香味,浓浓的汤汁浇在米饭上,吃着那个香,直到撑的嘴里打着饱嗝为止。偶尔哪天生病了,母亲也会用鸡蛋炒米饭来安慰我;还有平日里的白水泡饭,就着咸菜;酱油拌饭、炒菜盘子里的菜汤拌饭;猪油拌饭、鱼汤和肉汤拌饭那更是略高一筹,吃起来都会风卷残云,酣畅淋漓。

上小学时,最喜欢和妈妈一起去二姨家做客,二姨知道我爱吃米饭,总是把平时舍不得吃的“好米”拿出来,用传统的一种做法“捞饭”(就是先把大米淘洗干净,放在开水锅里煮五成熟,用笊篱捞出来,再放在笼屉上蒸半个小时)这样做出来的米饭,不软不硬,米粒一粒一粒的晶莹剔透,香气扑鼻,再配上爱吃的红烧带鱼,一顿丰盛的美味佳肴。

后来插队到了黄土高原,那里干旱缺雨,主要农作物以小麦、糜子为主,爱吃米饭的我们(同学中有几个上海人)断了念想。整日介,早晚都是糜子馍馍,中午吃一顿面条。为了解馋,第二年我们探亲回队的时候,几个同学从北京背来了大米,一路长途跋涉,翻山越岭,除了火车还要倒汽车,下了汽车往村里还要走一段长长的土路,真是任重道远,不堪重负,累的跟孙子一样。回到村后,不忘村民过去一年对于我们的帮助照顾,做了一大锅米饭,把他们请来吃(因为他们没吃过,也没见过),由于物质条件所限没有炒菜,老乡们手里端着白花花香喷喷的米饭,上面撒了些盐和赖以生存的辣子面,圪蹴在地上吃了起来,少了些他们平时吃面条的速度,数着米粒,咂摸着味道,能看出他们高兴的心情和意犹未尽的感觉。有个老乡激动的说:“这可是京城皇上吃过的大米饭呀!”脸上洋溢着幸福的满足感。看到老乡们吃饭的样子 ,我们心里也有种说不出的滋味,但那一路的奔波劳累却释然了。

参加工作在陕西关中地区,可以吃到大米了。计划经济的年代,享受供应制,每个月30斤的粮食定量买成饭票,上面分别印着粗粮和细粮,米饭和馒头属于细粮,原来中午吃米饭的老习惯又捡了回来,四两米饭一份菜,永远是最香的。说起在食堂吃饭,让我想起了食堂的两位师傅,一位是长满络腮胡子的王师傅待人和善,每次打饭让你感到给的多;一位是尖嘴猴腮的范师傅,一脸的严肃认真,如果遇到他负责打饭,那就倒霉了,你看他打饭的动作麻利,手中的“权利”,一勺子“wai”下去,看着满满的很多,你心里挺高兴的,你再看他,把手中的勺子,不停地哆嗦抖动,最后也就剩下少半勺了,心里那个不爽,暗暗地骂这个“老奸巨猾”的东西。

后来有了自己的小家,用煤油炉子开始学着做饭,爱人也喜欢吃米饭,大米在当时是属于紧缺物资,可上哪儿买米去呀?对于吃惯食堂的我,成了问题。货运室的老主任知道后,找到粮站主任给我批了一个可以购买五十斤大米的条子。后来自己也慢慢学着老师傅们的样子,利用铁路四通八达的优势,托列车员从南方带大米。从外省买米必须使用全国粮票,(如果直接从粮本上取出全国粮票也可以,可这个月的每人四两油就没了)。还好,我们车站附近有个空军部队,他们有人经常来车站办理业务,日子久了就熟悉啦,他们经常有人出差换的全国粮票用不完,可以帮我兑换。经过我们车站有一趟从南京开往兰州的187次直快列车,每次都拜托列车上的行李员帮助从南京购买大米,因为是固定的班次和线路,算好日期,几天后来接车就行了,当年从南京买的是梗米,梗米做出来的米饭很香,有油性好吃。听着买点米够复杂吧!七十年代的生活,就是这样,朴实的生活,人都很善良,相互帮助,列车员的乐此不疲不能说一点利没有,在购物的钱上不会多要你一分钱,只是获得全国粮票中几两油而已。再后来,我也有,托过上海列车员买过挂面、从四川往家买过菜籽油。所以,当年人们都羡慕能在铁路上工作,哪儿有好东西都能通过列车员的捎买带弄到。那时候全是蒸汽机车牵引列车,我们车站是个给机车上水站,所有的客车都在此停车上水,偶尔有时赶上餐车开饭,把手提饭盒递给餐车大师傅,外加三毛钱,半饭盒米饭,半饭盒红烧肉,也是一顿美餐。说起在车站的往事还多着呢,。。。

家里人为了我们吃米也作出了不少贡献,让我难忘的是我公公,每个月从他仅有的口粮中,把定量的大米买回来,自己舍不得吃,攒着,等我们探亲时让我们带走,当看到满满的一缸米时,感动的眼泪都掉下来了;老人不仅给我们攒米,听说我怀孕了,开始把每月凭证供应的红糖买回来,放在糖罐里,等我回来生产时,老人告诉我已经攒了12斤了,。。。老公公不爱讲话,默默地用行动诠释着父爱如山,每一个动作都饱含着深深地爱。今天想起公公,眼圈都是湿润的。

说起米,也有不爽的时候,大米的保存就是个问题,当年住在平房,老鼠很多,房屋顶棚上,夜里经常听到它们叽里咕噜的跑动声,并且,时不时地就被老鼠骚扰,不是把面口袋咬破,就是把没收好的,吃的东西给祸害了,一次严重的是,老鼠钻到盛米的木箱子里,下了一窝小老鼠,多吓人呀!还有一回囧事,那是1981年宝成线发生水害,爱人参加抢险救灾,在略阳车站呆了一个多月,那里产米,回来时托朋友买了一袋大米带回来,表面上看,大米没有什么异样,做好米饭吃的时候口感发酸(可能是遭遇水泡,然后烘干的)难吃的要死,粮食是有定量的,那也舍不得扔了,每次做饭,淘米时就用开水烫几遍,这样减轻一点酸味,那袋难吃的米,吃了好长时间才吃完,。。。今天想起来这些往事,都感到不可思议,主要是年轻缺少生活经验造成的,如果把米放在桶里或者买个缸装上米,老鼠再厉害也不会把缸咬破呀!酸米,那是没办法,物资匮乏年代,能买到大米,那都是本事啦,就没想到大米还能出现这种现象。从计划经济走过来的我,养成了一个不好的购物习惯,买东西都喜欢贪多,现在十斤一袋的大米,一次也要多买几袋,在家里落着。

现在时代进步了,丰衣足食,凭票供应的年代已成为历史,人托人的购物方式已成往事。现在买东西都是选择超市,整齐的货架,商品应有尽有,就拿大米来说,种类也是多种多样琳琅满目,价格也是差别很大。我喜欢尝试没有吃过的大米,感觉每种大米的不同口味,但比较爱吃的是进口的泰国香米和东北的五常大米。自己还不断地提升做米饭的技巧,有时做成红豆米饭,有时做成扁豆焖饭,凡是百度上的方法喜欢试着做。改善口味的同时,还增加了许多生活的乐趣。现在还是老习惯“大米”不管怎么吃,都喜欢。仍旧坚持着每天中午吃米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南囿秋风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南囿秋风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