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内创客> 什么是创客2.0
2014
07-07

什么是创客2.0

admin 国内创客 围观106次 留下评论 编辑日期:2014-07-07 字体:

本文的作者是邓豪,首发于知乎,雷锋网已经获得授权

创客并不是随着互联网和开源硬件才诞生的新新人类,那些自己制作农具的农人,妈妈做的口味独特的辣酱,爸爸亲手给我们做的木头玩具,甚至每一位热衷于下厨的吃货,和这帮玩硬件的创客、玩软件的极客,其实都是一样的,那就是,对于生活中的一点点不如意,通过自己的动手,实现对更加美好生活的追求。

res1

只是随着技术的发展,知识极大的丰富,专业分工越来越细,任何产品的诞生,都要更多人的协同,这一定程度上限制了“自己动手”的可能性,而工业大规模制造的兴起,把产品的设计制造分到最细小的单元,让每个工序的效率发挥到极致,从而使得可以最大速度的制造产品,满足那些对产品的渴望。但是,个性化的需求,包括自己动手的乐趣,统统被压制和埋藏。对于解决温饱的父辈,甚至已解决温饱的我们,“生存”永远比“兴趣”更重要。物质的满足也优先于精神的满足,那些能够低成本获得的标准化工业产品,对生活质量的提升,显得更为重要一些,即便这样的标准化工业品,相对我们的需求,总有这么那么一点没有满足。因此人们欣然接受了标准化的工业产品,大规模标准化的工业制造成为这个时代的标志,即使有人觉得这些标准化的产品应该再多那么一点功能,或者有那么一点小小的差异化,这些个性的需求都被抛弃,因为他不符合大规模制造的特点。

互联网的力量

蒸汽机的出现,揭开了物质自由移动高速化的序幕,互联网的出现,让信息的流动变得快速、廉价。人,作为每个链接在信息网络中的节点,在信息的发出、传递和接受上,拥有了平等的地位,世界变得越来越平,这是互联网展现给我们的美好世界。在这样的扁平化的信息网络中,作为每个节点的人,从来没有或者这样的“信息自由”,每个人都可以发出自己的信息,彰显自己的喜好,表达自己的需求。以人种/地域/民族为界限划分的人类社会,在互联网时代逐步解构,而以兴趣/文化等软性精神因素进行重构,通过互联网结成的“社区”,进一步强化了彼此的认同,加速了内部的一致化。这样的“人类群体”,呈现相同的兴趣爱好,对事物具有相似的观点和行为,并且通过互联网,强烈彰显和表达着他们的观点和意见。

被释放的愿望

而观察这样的“人类群体”,内部的一致化和外部的差异化,都在持续的发生,越来越多的,我们看到了不同群体,对于相同类别的需求,无论饮食/服饰/交通这样的物质需求,还是阅读/影视这样的文化需求,表现出很大的差异。驱动社会发展的动力,正是每个人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如同马尔萨斯需求理论一样,在满足了基本的物质需求之后,必然追求更高的安全/成就/荣誉/认同等等精神层面的追求,而每个人对于美好生活的定义是完全不同的,这些被释放的愿望,在标准化的大规模工业制造,由于它们的差异化和小众特点,从来没有被尊重过,也从来没有被满足过,但是在这样的互联网所引发的变革的时代,这些被丢弃的需求,是垃圾还是宝贝?

奢侈品2.0

小众即奢侈,不然为什么那么多的传统奢侈品总是强调手工打造,因为他们是与众不同的,除了这些装扮在人们身上,以“高贵”之名表达与常人不同的奢侈品之外,还有一些新奇特的“奢侈品”,比如手工制作的工艺品、手绘明信片、自己制作的电子作品、甚至给友人亲手选择的礼品,这些奢侈品,并不是因为价格的“贵”,而显示出产品的“高”,它们的独特价值,仅仅是满足了用户独特的那么一点需求和兴趣,从而获得赞赏和感激。对比大规模工业制造的产品,人们为这样的“奢侈品”付出的金钱,有数倍数十倍的差距,比如流行于校园的手绘地图,十几元的价格仍然热销,而标准的地图,成本只有几毛钱,个中差距可见一斑。

丢弃还是供奉,面对需求的切割

在这样的互联网时代,传统大规模工业制造,面临选择。是对用户需求做减法,丢弃个性需求,抽取共性的部分作为产品设计的基础,还是供奉这些被抛弃的需求?

时代滚滚向前,作为用户的“人”的改变,不可逆转。未来的工业制造,理想的目标清晰可见,上面的问题,答案是显而易见的,但是如何到达目标,路径却是扑朔迷离。

但是至少,我们可以做一件事情,不管传统工业体系如何承接,面对需求,做出切割,分为共性的需求和个性化的需求,传统工业制造,在用户调研和产品设计阶段,同样会做这样的切割。但是现在要做的,是供奉这些被切割下来的个性需求,尊重“它们”,满足”它们“,制造出与众不同的产品,带给用户与众不同的价值,让用户付出额外的价格,还是丢弃这些个性需求?

UGC无处不在

UGC(user generated content)是互联网领域的一个名称,也是web2.0的基础,众多的UGC类网站和论坛,生生不息,和传统媒体的窘态形成强烈的反差。尊重每个用户,尊重每个用户的知识和需求,鼓励并保护用户的创作,这是UGC类网站的生存之道,有了网站内容的百花齐放,才能让每个读者都能找到所需的内容,并且愿意奉献自己的所长,UGC类网站因此生生不息。

同样的,在工业制造领域,用户个性需求满足的最佳方式,正是由同一群体内部的成员提供,因为他们彼此了解,有相同的兴趣爱好,有共同认同的观念,对于那些被切割下来的个性需求,他们再熟悉不过,这是创客1.0时代的标志,什么有趣的想法,实现的“产品”,总有喜欢的相似的一帮人趋之若鹜,并且在群体内部快速传播,或者最大化的影响力。

但是在传统创客群体之外,其他群体的人们,都对未来的美好生活有自己的理解和描绘,他们那些被切割下来的需求,如何才能让传统大规模工业制造体系获知,并且能够得到重视并最终形成个性化产品,这不仅需要创客们的洞察力,也需要传统大规模工业制造体系的变革。

创客2.0,工业转基因

创客除了自娱自乐之外,第一次闪烁着耀眼的光芒,创客无法替代传统工业的大规模制造,却是联系用户个性需求和大规模制造之间的纽带,是将UGC带到工业领域的操作者。

传统大规模制造的体系,要做的,就是搭建一个“开放的制造平台”。解构最终产品的设计,从功能/外观等方面,划分出可以定制和标准化的部分,把和用户体验密切相关,可以体现个性化的部分,开放出来,由创客们,甚至最终用户来定制,这些彰显用户个性色彩的产品,包含个性化的功能,是互联网时代的“奢侈品”。“谁获得最终用户,谁就获得成功”,这样的互联网法则,在工业制造领域,一样适用。

作为纽带的创客,他们就是生活中的某个群体的人们,对他们的定义就不仅仅是鼓捣开源硬件的这帮玩家,而是能够发现身边同类群体个性需求,并且转化为最终产品中,可定制部分的设计定义的人们了。这是超越自娱自乐的创客2.0的定义,而能够支撑创客2.0的产品制造商,这样的“转基因”式的变革,是怪胎还是新生?但是如同自然界的生物一样,至少是一次进化,市场才是最终的审判者。

可口可乐的变化

那么多年不变口味的可口可乐,那么多年体现一致风格的外观的可口可乐,在2013年的春季,呈现多种多样的形态,来自于“中国互联网”的各种新名词,比如“女汉子”、“宅男”、“氧气美女”、“高富帅”、“有为青年”、“天然呆”、“粉丝”、“表情帝”、“女神”、“月光族”等等,赫然出现在可口可乐的包装中,甚至可以由用户来定制包装名称。用户,到底有多大的比例,会因为自己的个性,选择“女汉子”还是“宅男”的包装,也许只有可口可乐自己知道。

如果再进一步,“女汉子”和“宅男”除了包装,在口味上也有那么一点点的变化,再进一步,可口可乐提供这样的”开发制造平台“,创客们来定制自己的口味,定制自己的包装,这是真正的“女汉子可乐‘和“宅男可乐”。可口可乐还是那个可口可乐,但用户喝到的就是有那么一点点独特的可乐,创客们摇身一变,成为“饮料调配创客”。这似乎比喝不变的可口可乐,要那么有趣一点,酷一点。

后记

互联网改变着社会的发展,让世界越来越成为平等的世界,每个人都拥有对美好生活的追求,这些释放的激情,会成为商业前进的源动力,2.0时代的创客和大规模工业制造体系,都可以为这个变革的时代和人类,欢呼,改变……。


留下一个回复 取消回复

你必须先 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