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春添的
春添的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274,856
  • 关注人气:12,94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庄园女主

(2018-08-01 14:49:04)
标签:

忙乱

焦虑

不知所措

希望

分类: 小说

我拥有一套豪华别墅,带金水桥式的大房子,隔着水池要走过一段沾花石桥的那种。有一个相好,感觉心情轻松惬意的样子,但同时我在处理多头事务。

 

有个帮我洗衣服的老婆子在打我的主意,想在我这儿捞点小便宜什么的。不过她出现的时候都用背影对着我,我看不清她的脸。

 

有中介公司在替我转租房子,他们已经带客户来看房,应该到了我家院子外面,我隔着玻璃窗看见一高一低两个男人在使劲垫脚倚在栏杆上往里张望,在准备去为他们开门的途中,我穿过房间里忽明忽暗的一群人,陷入抱抱贴脸的招呼应酬中,感觉不好,好像我的裙摆被谁踩了一脚?我扭头隔着几张脸,我们对视了一眼,然后我居然把院子外那两个男人忘得一干二净,没有了下文。

 

不过好像并没什么大碍,第二天老少两个男人一如既往的好心境再次出现在院子外边的通道上,与我的走廊之间雾雾的貌似隔着花花草草那么遥远,他们同时鹊起殷勤地向我挥手,我才想起昨天他们来过。

 

我在屋子里转了几圈却找不到对应他们那个方向的门,当我打开一道门往外探望时,还是发现他们在另一道门外恭候,看来我确实对屋子不是很熟络,他们却一点也不在意,即刻就兴高采烈地从那边迎到这边来见我。

 

彼时之前我和一些人正在屋子里观影,黑压压的,只有几件闪亮的衣服在配合胶片声闪烁,大概那是曾经我最爱的作品,电影热烈电光石火而我们之间谁跟谁都没有什么互动,分散坐在各个角落木讷着。女管家是资深老处女?僵硬的腰身像是配了一张修女的马脸,老处女系着惨白的围裙在屋子里游动,一付西式庄园那种严守职业操守的神情,此刻她正在忠心耿耿地听我招呼,不厌其烦地在为我找片换片。可是我记得最清晰的还是她在昏暗屋子里那对明晃晃的大眼珠,还有那双霸占了大半张碟片的鸡爪手,上面爬满了蓝色蚯蚓。

 

应该是看过上百遍的某个的片子,在看到每个人都该记得台词的段落,我起身离场,貌似是烦了想换个环境?我穿着丝质的睡衣?头发从背后的腋下披露出来,表示我有茂密的长发?指尖涂着血红色的指甲油?手上端着红酒杯?在走廊上我再次看见了那对男人。

 

当我打开门那会儿,那个洗衣的老婆子拿着烫好的裙子从我身边挤过匆匆进屋,她是从外面进来的?我狐疑地问自己?我表现出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焦虑,暗自嘀咕莫名其妙。只见她顺手把我的裙子放在一张黑得发红发亮的大方桌面上,我眼光留在那条陈旧的裙子上下意识地意识到:这条裙子显然跟这套雕花家具的房子不匹配,她居然没有多想?她一心只想着进到卧室能顺走上次在那里看上的一枚金灿灿的别针?她正在往楼上没人的那间屋子疾走和小跑上去。

 

我只确认她一定是想偷窃我的东西,而似乎我并不明白她具体要偷什么?又好像她要偷的不是别针,是什么呢?也不确认她偷没偷到手,我恐慌起来,我只是一心在想当她出来的时候我该如何才能七寸封侯,一针见血使其人赃俱获---我拿捏不住又手忙脚乱。我担心在招呼那两个男人那会儿,我会忙不过来对付那老婆子,会措手不及。

 

很快我心生一计,刚好我可以借力使力,利用这两个男人做背景使其就范。当老婆子出来时,我便上前堵住她在我身后,然后恐吓她说,你没看见东西露在外面了吗?如果她没偷的话自然不会惊慌,我也就做罢,但开个玩笑;如果她偷了她就会惊慌失措,于是我则可以趁两个男人在场逼其把东西还我。

 

我已经应付不了外面的事务,事事都举棋不定。我很好奇屋子里的人居然没人发现我的假冒。我只留意他们有没有发现自己的骗术,却不料,他们没有一个好东西。原来老婆子与两个男人是一家的,他们早谋划好了要来偷那只小小的发卡,而那个女管家则是内应。他们大费周折只为了一个小利,而那个小伙子不费吹灰之力则捕获了我的芳心。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云泥两脚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云泥两脚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