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春添的
春添的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274,856
  • 关注人气:12,94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触摸恐惧

(2015-09-09 17:45:26)
标签:

触摸心灵

抚慰恐惧

分类: 小说

伊娜几乎就要伸出手去摸它,如果那人在她面前停顿那么一秒的话。

伊娜永远不得而知他是如何判断自己的,他应该看出她溢于言表的激动,至少他应该给伊娜那次机会,这对她很重要。当他从伊娜的身边走过,她仿佛走过了一个世纪。

 

人的记忆是那样的神奇,它总是选择性挑选那些珍贵的片段为你妥善保存。那一幕如同经典电影里的某个画面让你铭记于心,甚至包括其中的背景音乐你都会全部刻入脑海,时隔多年之后,你依旧可以随时进入而且不会丢失任何数据,就像永久保真的胶片无论何时翻看你会发现,它们是如此的清晰。

 

太阳从浓密的树林中直射进来那束七色的光,犹如一只追光灯正好打在他的身后,让他的出场显得绚丽而戏剧。逆光就是一双魔术师的手总能化平常为神秘。他深褐色的皮肤如同一块滚烫的石头涂抹了一层原始的椰子油, 在光辉下冒着热气反射出铎铎光泽,显然,他带了微笑稳稳地从光芒中走出来,伊娜预感到她所期盼的时刻即将到来,主意已定,就在今天吧。

 

她看见自己倒在助教琳达的怀里。在冲关之后伊娜耗尽全力近乎虚脱,主训导师杰森走过来见状,他开口问琳达:“她过关了吗?”天知道他之前去了哪里。琳达边抚摸伊娜的头发边回应他说,“过了”,他依然疑惑地追以确认:“是她自己过的吗?”琳达夸张地猛点头:“是的。”那一刻伊娜明白了自己只是一次意外。不仅仅是导师,连同拥她在怀一直挺她的琳达,人们对于她今天的结果不约而同的表现出异乎寻常的惊讶。“我是如何令到他们如此为我担忧的呢?”伊娜不得不质问自己,“人们是从哪里发现了我的胆怯呢?”

 

无论专业的还是心灵类的培训,最后的环节总是要让学员冲关的,形式各异其实质都是要搬到那些伪装投入缺乏勇气之人。可以理解,学习的目的就是每一次都要有每一次的收获,主训导师看重效果就好比农民关心自己一年的收成是一样的。如果让杰森来导演那次过关的话,伊娜必是会晕死在他身边的那种,然后在学员们苦苦哀求的眼神之下,伊娜才会顺理成章地被当作他赦免过关的范例带了感恩涕零之心“勉强毕业”的。戏,应该是这样上演的。再然后呢,伊娜会被设置在杰森的课程中被一而在再而三的当作一个真实的案列来训导未来的学生,这就是伊娜的价值。对于伊娜来说,这样的结局才是恰如其分的。总之,今天伊娜可以接受年轻时的自己确实不是最坚强的。与其说人们的眼睛是雪亮的能透过表象看到实质,不如说,人们观察事物首先采用的是心智,它不受外在条件的制约直接就可以探测到人的内核。

 

那块发亮的石头已经来到伊娜的正前方,隔着两排的位置,他的脚步不急不慢,雪白的牙齿职业地的裂开着角度,走过一只只触摸他的手,穿过此起彼伏的闪光灯,陪衬他的是四周热烈的阔叶植物,伊娜的热血一点点往上澎湃。他偶尔也有停下过,那眼神是热切的,伊娜渴望着他也能这样对自己,鼓励自己、相信她是可以的。

 

据说有些活得久了的老人常会出现某些恍惚,尤其对于那些似是而非、从一开始就宁愿质疑那事是否真的发生过自己身上,会有意无意地认为那是上个世纪的陈年旧事,似乎与自己也没什么关系。试想一下,这很符合人性,如果伊娜是一个罪犯的话,她会选择这样的思维逻辑,有时忘却也是一种解脱。但是让伊娜始终无疑的是,小时候令到她恐惧的事情很多。通常意义上,女孩子们最为恐惧的就是被强暴,伊娜认为这应当归属于一级恐惧。所以,即使是大白天,伊娜也不会一个人走上一条无人的小巷,心里难免会幻化出某个虚掩的门后会伸出令人气绝的黑手,它会强有力地把你拖向永无天日的深渊,那是伊娜无法设想的恐怖。第二要命的就是怕鬼。儿时每逢暑假就会回到乡下去看望爷爷奶奶,那是野花满地的时令,也是枝茂叶盛的诡秘世界,伊娜的紧张主要还来自于院落周围,掩映在浓郁的竹林之下的老祖宗们的坟墓,他们庄严着也腐败着,那些长满了青苔的土砖,每个缝隙里都伸出几支脆弱的小草在风中静静地摇曳。伊娜为自己的胆小而伤心,为无力摆脱心里的恐惧而难过。至于从这个院落到那个院落之间要穿越那些散落在小道旁边的那些高高低低不知名的坟堆,幼小的她所经受的惊心动魄,伊娜记忆犹新;关于其间故意用鬼神的段子来恐吓她的人,时至而今伊娜依然耿耿于怀,即便她始终未能分清哪些是成人的恶作剧哪些是特意为她这个城里来的孩子编排的乐子,在心里她还是更愿意把他们设置为恶人,不情愿放下那些“仇恨”。这些不可名状的恐惧犹如无形的巨网,笼罩在伊娜年少的天空,时而收拢就如同捆紧在她身体上的绳索。

 

那块发亮的石头,象极了一支燃烧的火炬点亮伊娜正焚烧着她,她眼冒火光伴随他的身体移动。伊娜心意已决,她期待着他朝自己走过来的那一刻。

 

记得有一种叫“深海探险”的游戏,规则是把头伸进一大鱼缸里去,然后用嘴去叼取其中指定的“宝物”。要知道“深海”里设置的恐怖足可以令到伊娜崩溃,如果一定要她参加这类活动的话,她宁愿选择悬崖蹦极或者高空走钢丝等其他任何可能要她命、同样令她怕得要死的项目。每个人都有恐惧,只是各有各的不同,也许一个刚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将军,内心里恐惧的只是一只挂在墙角上的黑蜘蛛。这很难理喻。恐惧从何而来?是来自内心还是教化衍生出来的阴影?也许,恐惧来自人性对未知和强有力的事物的某种天然畏惧和怯懦,是害怕被伤害的一种自我保护,是本能而不是架构。

 

可以确定的是,生活中它从未攻击过伊娜更谈不上伤害,而它却一如其他恐惧始终伴随着她,无论从哪里人们都可以发现伊娜对它的惊恐。邻家小孩皮特也会拿它的图片来制造她的尖叫;大学里那个叫凯的同学拿了它的玩具从身后伸出来吓她,炸起她一脸的惨白;梦里是伊娜最不能自主的领域,有一次它出现在伊娜的梦里,居然是镶嵌在她的脚底,一直到全身,她抠啊惊悚啊直到从噩梦中惊醒。

 

老天,她受困于它。值得庆幸的是,支撑她突破它的力量和来自于它对自己的束缚同样强大。是时候了,她开始了外科手术般的自我脱敏。她主动翻开它的图片,尝试着尽可能地把它看得一清二楚,进而用指甲去碰触,这很难,但她尽可能地去熟悉它。

 

那块闪闪发光的石头稳步向前,他已经上到伊娜前面一级的台阶,正从座位那边折返过来。

 

那是一次奇遇,几年前,伊娜和它在黑黝黝的过道里懵懂邂逅。那年年会公司请客来众多朋友,幽暗的壁灯点缀在宽绰的走廊两侧,伊娜掂量着手头急事无暇走廊的设计和装潢,一个人奔走着,在忽明忽暗中突然她腿一软,身体几乎就撞到了它的身子之上,天啊!她双手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的嘴,惊愕,原来走廊的两旁每隔二、三米均匀地排列了十来尊石雕,有狮有虎各类猛兽珍禽,精雕细琢无不彰显酒店文化的磅礡。它盘符在一墩黑色的大理石之上,头的高矮正好与伊娜平齐,彼时,他们双方瞪大着眼睛直视着对方,距离只有一寸之近。

 

那是一个时间凝固的时刻,除了惊厥她听见了自己的呼吸,足有一个春秋。事实上,伊娜在那里停顿了两秒之久,在那漫长的两秒之中,它就那样瞪着她,伊娜可以笃定的是它并无恶意,扪心自问,伊娜也没有想要伤害它的意图。就在两秒的最后时刻,她选择以行注目礼的方式,在她心里拿了自己的手,无论哪一只都好,伊娜相信它是信任她的,她用手去轻轻地摸了摸它可爱的头,那只差不多跟她拳头一般大小的头。接下来,伊娜甚至感觉到自己跟它微笑了一下以此作为最后的道别来结束他们这次等待得太久的相逢。好吧,这对冤家就算“一摸泯恩仇”,然后,伊娜留下了她的恐惧,带上一丝欣慰朝她要去的方向离去。

 

那是一次里程碑。有的时候人生或许在两秒之内就已经长熟。不得不感叹心境的奇幻旅程,只有背负过重担的人才能体味放下担子时的轻松;就好比要让一个人感知到幸福必先将其打入地狱,然后再把他带回人间是一样的,那是一种来自心底的重生和自由,当伊娜回到大厅进入到热闹的之后,仿佛一个刚刚获得释放的囚徒,她用赤子般的喜悦去笑对每一位来自远方的客人。

 

伊娜看见那团火在逼近。只差一个仪式,伊娜对自己说。下一秒它就来到自己面前,就在她即将伸出手去的那一刻,那块发亮的石头没有看伊娜也没有停顿,他肩上扛着那条2米长足有碗口粗的金黄花斑、温顺而柔软的巨蟒微笑着走过伊娜的身体、伊娜的双手、伊娜的大脑和心脏,它从伊娜身边走过,如同在结束一个世纪。

 

他没有成全伊娜,那块闪光的石头永远不可能给伊娜一个合理的解释。她错过了那个仪式吗?也许她不再需要所谓的仪式。当她再也不必恐惧会有任何事物会强暴到自己,不再有鬼神可以近身之后,她需要的是某种敬畏,不要不害怕。今天,伊娜所担忧的是,当她无论从哪个方向转身都会遭遇黑暗之后,很快她亦会成为恐惧本身。如果非要用一种动物来警醒的话,那就保存它好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华丽舞蹈
后一篇:我骑在牛背上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华丽舞蹈
    后一篇 >我骑在牛背上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