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圓滿摩尼
圓滿摩尼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437
  • 关注人气:2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神 奇 楞 嚴 咒

(2013-09-09 15:10:13)
标签:

教育

分类: 楞嚴咒

神 奇 楞 嚴 咒

http://big5.xuefo.net/nr/article11/112841.html

我叫桑丹拉莫,這是皈依名。2008年一年來,經歷了一場讓人難以置信的魔難和奇跡。我把這段經歷寫成文章,期盼著最好能編入《現代因果實錄》中,讓廣大的佛教徒升起大無畏的心來修持佛法;讓已信受佛法的眾生升起極大的信心;讓一切有緣的眾生都得到大利益,在菩提道上永不退轉。

2008年春節前,我得了幾次重感冒,加上自己又是容易咳嗽的體質,尤其是到了黑夜在劇烈的咳嗽中難以入睡。由於沒有得到充分的休息,自感體力日漸不支。春節之後,面色愈來愈好,家人和同事都說我根本不象個有病之人,但自覺身體乏力怕冷並時出虛汗,於是在家休養,一個多月後身體雖未恢復如前,但感覺漸好便重返工作崗位。到了五月底(陽歷)在身體乏力的同時開始失眠,起初是入睡難,漸漸地後半夜醒來後難以入睡,直到六月初的一天夜裡,我完全陷入了一種可怕的境地:不斷地從各種惡夢中驚醒、長時間的難以入睡、從後脊到頭頂一陣陣出汗,最嚴重的一次夢到涼涼的自來水沖到後腦偏頭頂的地方,驚醒後一頭涼汗。一種極度恐懼的感覺襲上心頭。我想:難道是死神降臨了嗎?念誦《地藏經》已三年了,雖然自知念誦和修為不夠精進,但我知道急難中一定要念佛號,所以只要一驚醒我就念佛號,我已作了最壞的打算,只要不停地念誦佛號即使突然離世也不至於落入惡道之中。盡管如此也難免妄念紛飛,莫非自己就這樣走到另一個世界去嗎?四十出頭,孩子尚未懂事,雙方父母(我母親三年前去世)、愛人及兄弟姊妹均未以為我有什麼大問題,所以留給他們的後果肯定是不堪設想的。我感覺簡直就象《地藏經》上所講的驚狂喪命一樣,甚至每一次的驚狂可能就是一次死亡的預演 …… 當時考慮到睡眠問題,我是獨自睡的,愛人和孩子一起,這時我甚至難以發出聲音去呼喚他們,心中默念“阿彌陀佛”是我唯一的希望了。我清晰的知道:我是怕死的,我已面臨死亡,我不願就這樣死去。

可怕的一夜終於過去了,然而我的問題才剛剛開始。我與愛人大概說明情況後他直接送我去找我極崇拜的一位佛友。這位佛友是我學佛的引路人(善知識),我母親去世半年後,我和妹妹夜夢不安,善知識指引我們誦持《地藏經》為母超度。我這時為什麼不去醫院而是直接去找她呢?實在是感覺自己的狀況很蹊跷(並不似普通的醫療病症),同時也深知善知識修行非常精進。當我一見到善知識時,心中即生出一種非常踏實的感覺,很平靜的將自己的情況告訴她。她輕輕的拍著我的後背,觀察了一會兒告訴我這只是累世的業力顯現,幸好沒有外界干擾否則極其危險,然後囑咐我從當天開始連續三天在晚上十時開始打坐,觀想上師在自己頭上一尺高的位置端坐,盡能力多坐直到感覺困倦再睡覺。當天夜裡,按照她的指導打坐,不久感覺非常困倦便睡覺了。這一夜是安寧的一夜。很快的三天過去了,我感到輕松了許多。當時我的注意力都在睡眠上,我以為只要睡好,身體就會一天天好起來,以為今後的睡眠已沒問題。然而事與願違,第四天的晚上又是一夜未眠。在極度困倦之下每一次好像打個盹或者是連打盹都沒來得及,就有一種力量或是氣體將我的腦神經撥動開來。這一夜竟使我的身體完全虛脫了。

全家人對我的病還是不能了解,家人請來的一位極好的中醫,為我號脈後說沒有大問題,但這時的我已沒有一點力氣了。上半年因身體虛弱看過一些中醫的經絡方面的書,我大約的知道:目前我的陽氣嚴重不足,日夜無眠更使陽氣無法生發出來,情況非常危險。這時只有一條路,那就是住醫院了。當時,除了坐車,所有需要走的路段都是由愛人背著的,所幸的是在極度無力的狀況下,我的頭腦還是清醒的。醫院當天開出強力安眠藥,服用後不知多久終於睡著了,這樣的一覺雖然與普通人的睡眠無法相比,畢盡緩解了當時的狀況,可相伴而來的副作用卻是極其嚴重的。這是一種丹麥進口的西藥,我感到心口偏左處隱隱發痛、兩側腰痛,是啊,我這麼弱的身體那裡承受得了如此強力的藥劑?接下來醫院為我做了全面檢查,檢查結果是:五髒六腑沒有病變,子宮肌瘤只有兩厘米,貧血並不十分嚴重,血液中大分子有些缺乏;醫院的治療是每天靜脈注射氨基酸、維生素(隔天注射鐵劑),內服鐵劑、葉酸。在醫院的第二個夜晚,服藥後在極度衰弱和難受的情況下睡眠質量極差,時間也更短,第三天的白天我就象一個中毒的病人昏昏沉沉痛苦到了極致,後背到頭頂的汗還是一陣陣湧出,氣息如游絲一樣,我知道,死神就在身邊。第四天的下午四點左右,我的症狀又加重了,瀕死的感覺已全然的顯現出來,我默念著佛號(已無力出聲),我親愛的妹妹跪在醫院的地上流著淚為我誦《地藏經》。她的身體也不好,正在胃痛,誦讀的過程中幾欲暈倒,她已完全感受到病房氣場的危險性。為她擔憂的同時一道靈光現出:我的冤親債主一定就在周圍,念誦佛號只能利益自己並阻止他們不能進前。既然他們來追債討命,定然是處在惡道之中,我的慈悲心在哪裡呢?我應該發大願超度他們、利益他們啊!慚愧自己學佛幾年不能精進,菩提心並未真正的培植起來。這時我跪在病床上,面對窗口發願:三寶弟子桑丹拉莫將盡未來際精進修行永不退轉,並將自己的修行功德全部回向給累生累世的冤親債主及一切眾生!修佛的人都知道,這樣的回向詞與誦經念佛後的回向並沒有大的區別,然而這時對於我卻意義非凡,在生死關頭的願心傾注了我極度的誠摯,我的靈魂受到了震撼,慈悲心悄然升起。

大家這時一定好奇:你為什麼不繼續找那位善知識了呢?事實上,我一直在與她聯系著,在去醫院那天的早上,一夜未眠的我打電話給她時清楚地感受到她的焦急與無奈。到了醫院後聽姐妹告訴我:當我去找她的那天,看到我其實已陷入了生死絕境後她是非常害怕的,她明白地看到我的陽氣已極弱、冤親債主已環伺周圍,但為了安撫我便未敢道以實情。在還沒有把握的情況之下她即以菩提心發大願一定要盡全力救度我,完全置個人的安危於不顧。

在武打小說和電視中,我們經常看到內力深厚的人以內力為別人療傷的描寫和鏡頭,我覺得好看但從未信以為真,然而我卻親身經歷了更為神奇的過程。原來囑托我的那三個晚上她自己整夜打坐未眠,隔著我和她家之間將近十華裡的距離,以自己的真氣維持了我三天的正常生存。第四天善知識的氣力也非常衰弱了,連家人都詫異作為修行人她的身體一向是極好的,如何一夜之間竟然判若兩人。知悉這一切後我想果報是應當自己承受的,我不願再因我而損傷到她,心中頓時泰然。唯一懊悔的是,自己已經走上了菩提道但卻沒有精進修行。這時的善知識還在為我尋求生路。2008年是多劫的一年,我們的國家、民族面臨和經歷了種種災難和變故,我的善知識這時不顧自己受損的身體,正通過種種辦法找尋她的上師,但因當時眾所周知的藏地事件影響無法聯系到。她修行所依祜的根本上師是藏地密宗的修為很高的一位法王,通過她的引見我已皈依法王,她堅信上師一定能觀到因緣從而拯救我。終於聯系到上師的侍者了,可上師正在閉關,我的善知識這時急得掉淚了。然而就在這時事情有了新的希望,非常幸運的,一位她曾結緣的長年閉關的瑜伽上師邀她共赴四川為地震災區做佛事利益眾生,我的善知識在欣喜之下,不顧自己虛弱尚未恢復的身體當即飛赴四川。在她抵達成都的第二天,也是我住醫院的第五天早上,活佛在電話中為我念經開示,並囑咐我放生(活牛)。藏地的放生牛是非常殊勝的,如果是奶牛即將其牛奶供養僧人,如果是懷胎的母牛則放生功德更大,所有的牛均自屠刀之下救出,救出後自然放養直至死亡,最後由修行人為其超度後將牛肉送給貧窮的人食用。在未服安眠藥的情況下,這天晚上的後半夜,我終於睡著了,夢到自己被人所追無處躲藏,有兩只羽毛豐厚的大鳥左右將我離地夾起保護起來離開現場,心境從害怕走向了從未有過的溫暖和感激,醒來後感受到當時從未有的舒坦,游絲一樣的氣息也終於提了起來,我終於走出了絕境。

第二天,我的善知識通過短信告訴我,這位救渡我的活佛並非瑜伽上師,而是藏地德高望重的文殊真性化身活佛,我的善知識一直想結緣但不知為何總是機緣未熟,這次為了我和眾生終於有緣得見,她說這正與佛法相符。她喜極而泣,感歎道:真是大因緣啊!原來上師不顧數日的勞頓在那天晚上專為我念經數小時,即時我便有了極大的轉機,第二天又去放生刀下牛。她希望我一定要珍惜自己的緣分和福報,精進修行永不退轉。在醫院裡住了十天,不吃安眠藥已能睡到三四個小時,身體的病況稍稍的減輕了。出院後身體恢復極慢,燥汗、畏風、畏寒、睡眠質量差等現象還很嚴重,但昏沉的頭腦清明了許多。善知識已從四川歸來,這時她告訴我實情:我的魂靈剛剛回來。對此我沒有一絲疑惑。她從四川為我帶回了上師送我的加持品和甘露。幾天後,善知識又一次外出修行,同行的還有她的家人。後來我才知道,當時為了趕時間救我,她將自己的一次與瑜伽上師共修的機會推後了。她走後,活佛的翻譯通過短信告訴我,用紅綢包裹的甘露是上師最尊貴的回生甘露,服用後將七世不墮惡道,還可以消業療疾、除障避穢伏魔。之後上師又觀良辰吉日,翻譯老師將服用方法一並告訴了我。讀者啊,在那段身體極度痛苦、生命受到極大危險的日子裡,我的靈魂接受了一次又一次佛法的洗禮,貪嗔癡習氣逐漸在淨化,其實也正應了逆境是修行助緣的說法。服用甘露後身體也逐漸好轉了。我對上師和善知識的感恩之情這時拿語言來描述已經太蒼白了。翻譯老師轉告我,上師說,即使只有一位有求於他的人能得到滿足,上師就感到值了。上師又鼓勵我,要生起歡喜,對佛法和上師更生信心,虔誠修行!我跪在佛堂,瞻仰佛像和上師法相默想:我何德何能啊?我只是一個業障深重的“佛在天邊”的佛教徒啊!我沒有利益過多少眾生呀!現在得到了善知識的捨命相救,又蒙受了上師的宏大深恩,其實自己是沒有德行去承受這一切的。愧疚、感恩的淚水長流不懈…… 接下來的日子裡,我的善知識不時通過電話和短信對我的修行和生活進行指導,按照她的指導每天誦經、念佛念咒,下午進行輪回之苦、暇滿人身難得、因果不虛和生命無常的思維。經過一場生死的我對這一切有了全然不同於常人的認識,不知不覺中對眾生的慈悲心開始一絲絲的沉澱在我的心中,而世人的功利之心已蕩然無存。

如果就這樣下去我想我的身體一定會逐步復原,修行也隨之一點點提高,一切會按照自然發展。然而兩個月過去了,我身體的狀況與善知識的期望還相去甚遠,整個夏天雖然出汗但同時畏寒怕冷,我知道我所出的汗並非像健康人在夏日的情形,生活雖能夠自理,疲累的感覺還很嚴重。我堅信佛法,明白這是自己的累世業障現前,只因自己修行的層次還太低,對當前的一切還是不能放下。不由得心中隱隱得擔憂。八月下旬的一天,這天白天我感到很累,夜幕降臨了,我的睡眠又出問題了!接下來的日子,身體一天壞似一天、睡眠驚懼而短暫,有時整夜合起來也只睡一兩個小時(估計),迷昧、昏沉、思維狂亂、驚惶等等痛苦象無法擺脫的夢魇一樣又一次將我緊緊地纏繞起來了。我的善知識希望我通過拜《梁皇寶忏》來清淨罪業,然而,無論我怎樣虔誠、如何努力,還是妄念紛飛不能清淨,一切向著壞的方向發展了。我明白了:自己的修行層次太低致使相應的忏悔力量極其有限,過去世又造了難以通過忏悔清靜的罪業,善知識和上師已經救度了我的生命並為我承擔了許多罪業,但累世的罪業最終還應當是自己承受啊(果報還自受)!

家人急成一團,醫院的治療方法對我已無濟於事。這時,善知識的又一位結緣上師也是曾為我父親作過大法事的活佛要來我們居住的城市逗留一小時,然後轉道天津。善知識驚喜我又一次有了救星,上師當即入定觀因緣,囑咐我做點燈法事並閉關七天。閉關期間不能出聲說話,這七天除了睡覺吃飯便是修行(誦經念咒忏悔),我七十幾歲的老父親親自為我護關,我真切的感受到老人的痛苦、無奈和壓力。七天中身體的感覺稍好。可七天過後我又回歸到燥亂、驚慌、昏沉和無眠的泥淖中了。後來知道如果上師讓我閉關,即在閉關期間上師時時得關照保護我,上師還說今年我一定沒有問題,但明年難說,之所以沒安排作其他法事,是因為上師觀到我的經濟狀況。我的善知識還是在不斷地關心和鼓勵著我,一天,又一次與她相見了,我痛苦地向她傾訴:原來我是怕死的,現在已不懼怕了,我更怕的是我周圍的人們因業障深重的我修行不利的遭遇,生起對佛法的疑惑心,甚至是毀謗心。我深知眾生的心念會使他們墮入地獄,我自己即使死了也並不會落入惡道(我已得到文殊真性化身活佛至尊的回生甘露了),我為自己這些會帶給眾生災難的罪業感到極度的無奈和絕望,因為這時我的家人已開始不同程度的謗佛了,比如說我是學佛而招致的疾病、佛法沒有什麼用處等等。也就是這一次,善知識終於發現了我的問題,原來,我被妖孽纏身了。她無奈……

家人也知道我的狀況了,眼見我一天天衰弱於是急病亂投醫,通過打聽找到一位能治這種病的人。這幾年通過學佛了解到,社會上所謂的能看病的人除修行人和個別氣功師之外基本上是妖魔附身的,有些醫院不易治好的病除了因個人不良生活習慣外,大都是往昔和今生的冤親債主討債所致,人若去求助於附體一般來說會將其債主驅除,但這只是暫時的,往往今後還會回來,這些都是由眾生業力所感召來的,還有些人前去是為了問卜算卦,如果人們經常去求助則死後必墮其所附妖魔之道,這是很可怕的,對此我從來是避之唯恐不及的。講到這裡讀者一定會感到疑惑,你既然懂得還去看嗎?作為學佛的人去看這個豈不是求助於妖魔走了邪道了?是啊!這對修行人來說是犯戒,但此時一切已經由不得我了,我的家人一定要想辦法讓我活下去而不論什麼辦法,我已無法左右事態的發展,這也是始料不及的。這個附體的人從外表看並沒有其他大仙的附體外表,比如打哈欠、變聲調等等,他告訴我,大約二十天後這病就會治好了。看病的當天夜裡非常恐怖,只覺得我頭部的似乎是氣體的東西從頭頂出去了,之後一大團東西進入並占據了我的大腦的位置,看來是“這位妖魔趕走了那位妖魔”,我嘲弄著自己。這一夜基本未眠,這妖魔也並不只耽於頭部位置。所幸啊,雖然無奈,可頭腦還是由我控制的。接下來的二十多天裡,睡眠基本沒有大的改變,夢裡少了一些驚狂,多了許多沉重和妖惑,飯量不少、日漸消瘦憔悴,然精神似乎時好時壞,腳後跟抽痛的現象更嚴重了(之前只稍稍有一點感覺),我的身體更壞了。我已全然明白了:讓大仙看病,付出的不只是金錢,看不見的代價是自己的精氣和生命(後跟抽痛意味著人的精氣被嚴重汲取而透支),附體人的所謂法力和藥物基本上是幌子,其目的是為得到金錢找借口。有的讀者一定會問:我也在那種地方看過病怎麼後跟不痛?我怎麼能看好? 足跟不痛那是你的精氣還很足沒有知覺而已,看得好病是因為你全然的相信它以為它即神仙,它知道你還會不停的求助於它,它要的是你的精氣。因為陽氣的極度不足,這時我已被這家的妖邪完全控制了;也因為我深信佛法並對自己的處境十分清楚,所以妖邪不會治好我的病。我知道這時候即使我離開到任何地方也無法擺脫這種控制。我的姐姐相信這裡能夠治好我的病,這段時間裡,她放下了自己所有的事情,整整一個月在生活上無微不至的照顧著我,我想把事情告知她及家人,又恐怕得到更嚴重的報復,只含糊地略說一二,這樣的結果自然是無人理解,家人認為我不可理喻。我害怕其他家人來看我跟我“沾光”,甚至我已不敢在家居住了(無論自己的還是父親姊妹的家),可又能到哪裡去呢?

就在這夢魇一樣的生活中,我的善知識還在關注著我,我含糊地告知她我的情況已更復雜,她鼓勵我只有依靠佛法才可能挺過來,一定要把握心性,死亡並不可怕,而一旦放棄佛法即徹底無望了,她相信我肯定沒問題。因得到她的鼓勵和我對無相世界的真切感受使我對佛法更生信心,我堅信佛菩薩盡虛空遍法界,時時刻刻就在我們的身邊,只是我們憶念佛菩薩的心念不夠而已。這時雖然病痛卻有著大把的時間看書,正因為這樣我幸運地得到許多佛法寶藏:

在《釋迦牟尼傳》裡看到釋迦牟尼佛菩提樹下夜睹明星開悟,覺知互相爭斗的眾生原來本是互為眷屬的,於是佛流下了大悲的淚水,看到這裡我想這一切都是我的緣分,自己不可有一點嗔恨心,因為這些為害我的妖魔也是迷惑墮落了的眾生啊!於是發願:未來劫中如果能夠修成一定救度他們。我想起我的善知識也曾這樣教誨我。

又看到一本印光法師開示的冊子裡有這樣的一段話:“當你遭遇疾病、瘟疫、刀兵、水火、妖魅…… 的時候,只要至誠懇切不斷地念誦觀世音菩薩的名號,就會得到感應從而得救。”於是我一邊用心感受著虛空中的佛菩薩,一邊懇切誦念佛號,妄念清靜了許多。

過去隨緣得到的一本《煙酒殺生過》正好就在姐姐家裡,過去看到感覺很可怕不敢多信,這時我卻意外地找到我的果報的根源:殺人的果報是……; 殺死獅子等野生動物的果報是…… ; 殺死諸如……等野生動物的果報是之後的五百世均被妖所纏身(短命),因為妖魅將這類動物據為己有,然後墮入地獄(也可能是先墮入地獄然後五百世被妖纏身)…… ;…… 得知眾生造殺業的可怕果報後,赤松德贊大王痛苦地詢問蓮花生大士:“有什麼辦法能夠清淨這樣的罪業呢?”蓮花生大士回答:“所有殺業以殺人為最,只有戒殺、勸人戒殺和放生才能清淨這些罪業!”這時我的心頓時明澈。

看海濤法師講法碟中有這樣一段,一位虔誠修行的居士經常夢到在海邊散步,回頭望時總有兩行腳印,於是心生大歡喜,悟到這是佛菩薩時刻陪伴著他。不久,疾病纏身、受人毀謗,種種緣故使得他的身心俱陷入了非常痛苦的境地,這時他又夢到海邊散步的情景了,令他失望的是回頭望到的腳印只剩一行了,醒後他哭著說:“佛菩薩啊,我說自己怎麼這樣痛苦呢,原來是你不管我了。”這天他夢到了佛菩薩告訴他:“你虔誠修行,我時刻陪伴著你;現在你業力現前這麼痛苦,我是抱著你啊!”

讀者啊,請相信吧,只要你憶念佛菩薩,那麼即使你在最黑暗、最絕望的處境中,你的善知識、諸上師和佛菩薩也是與你同在的!

二十多天後,我仍然被瘋狂的吸食著精氣,那個附體的人一天推一天的說我即將康復,基本只剩醫院的病了,我明白這是從表面上將我推出以推卸責任,實際上我還在其掌控之中。這天的凌晨四五點鐘,突然地,我的頭部和頸部被一股很強的力量抽起來,壞了!這一定是開始抽用腦部的精華了。值此絕境,只有豁出去了,去五台山吧!心念一閃,我想這是目前唯一的出路了,在五台山的佛力加持下可能還有一線生機。這時與家人商量一定去不成,因為之前我已試探詢問過,現在身體更差,況時值十月中旬,天氣漸寒。所以現在只有一條路——逃跑!飛快的設計好出行的路線後我等待著。姐姐終於上班了,我也出發了。我身上的眾生們驚呆了,一路上竟然驚人的順利。全家人受驚擔憂一路聯系自不用說,這一天我實在愧對我的家人,最對不起連日照顧我的老父親和姐姐。這天下午的四點鐘我已在五台山五郎廟的大殿佛前忏悔了,洶湧的淚水沖刷著我的臉龐,也沖刷著我累世的罪業,我硬著心腸讓家人第二天再聯系。五點鐘參加了廟裡的晚課。這天晚上,我還是無眠!我不能擺脫妖邪,這是事實!五台山此行的希望破滅了!第二天,表面上沒有任何埋怨的愛人,微笑著接我回家了。頭一天,他只比我晚到一個小時。

終於回到離別已達四十多天的家。我告訴愛人我的病通過放生可治愈,尚未信佛的他將信將疑地表示會去籌錢。哥哥打電話說,唐僧西天取經不是也歷經九九八十一魔難嗎?你這是修行的魔難,一定能挺過去!放生的事你放心,我也會幫你!從不誦經念咒的哥哥此時竟然成為我的善知識。妹妹打來電話了,她很激動,說找到一位用祖傳秘方治病的中醫,她在那兒治胃痛的病現已見效,她想我睡眠不好的病也能治好。其實妹妹的病跟我有很大關系,我隱隱地覺得妹妹的身體也有著不清淨因素(業障重的不清淨的身體會感召妖魔),於是最多地向她透露了大仙的狀況並堅決反對她前去,可她還是在我不得以去看的時候同去了並佯裝想讓看病(她認為不能照顧我,但必須看到並了解我的實際情況)。就這樣妹妹的胃痛嚴重了。我深知自己的狀況並非普通的中醫可治好,但拗不過她的一再懇求前去看病了。看病的人們交口稱道這裡的醫道好,只數天即治好普通病症,難治的病最多二十天也會痊愈。還有的人說,家裡人包括小孩子都在這兒看病,別處根本治不好。人們還稱贊老人待人和藹、教子有方,兒子媳婦們也開診所為大家治病而且醫術都不錯。這時,醫生正通過望聞問切為我診病開中藥,忽然的只覺得腦子裡一團團東西忙不迭地從頭頂鑽出,另一絲氣體輕悠悠進入。我的氣脈太弱了,弱到這一切均逃不過我的知覺(身體強壯的人可能只會感到一點點頭暈)。看到這裡,聰明的讀者一定明白是怎麼回事了,我又一次遭遇妖魔了,這次是隱藏的。

太可怕了!明的大仙自不必說,可暗箭難防啊!妖魔竟然有了合法堂皇的身份掩護了!我終於明白了,原來世間眾生除了少數清淨以外,大多數都帶著累世和今生再造的業障,所以依其業障輕重的不同會遭遇冤親債主即種種妖魔鬼怪。眾生的各種疾病或意外,完全是冤親債主前來討債而遭遇妖魔鬼怪的結果,罪業較清靜的人是不會感召這些疾病和意外的,不信因果的人們只說這是此人短命,而我的死去活來的經歷卻將這一事實揭露出來。我們在平時是非常迷惑的,如果不信因果缺乏正念,就會只為利己又造下許多新的罪業,在病痛災難時不知回光返照修行心性或做善事利益眾生,卻隨波逐流或不知不覺中去求助妖魔而成為妖魔的眷屬。眾生啊!睜開眼睛吧!救救我們的孩子吧!我悲傷的心情已無法抑制。也就是這一次,我將自己的全部所知深深埋在心裡,不能言說甚至不敢動意念,即使是對妹妹。妹妹接我住在她家,我的五台山之行刺傷了她,她說她不能就這樣失去我,在發願印制因果善書《玉歷寶鈔》幾十本後,她決定不計後果地照顧我。她對這位醫生極有信心,因為她的胃痛確實是緩解了。我喝著湯藥、正常飲食,睡眠也略有改善,足後跟還在抽動(這是當然),整個人依然昏沉無力。妹妹家裡有《現代因果實錄》,我想也許從這兒能得到啟發,於是仔細的閱讀不敢稍有遺漏。學佛後,這部書我已看過幾遍,然這次重溫意義不同,當我看到《楞嚴神咒》時立即生起了信心,甄明全家的修行經歷使我的精神振奮起來,他們一天背誦幾十次《楞嚴神咒》、背誦《四種清淨明悔》,一心誦念佛號,逐步邁入殊勝境界,甚至一位鬼附體的人還因他們的到來恢復了健康,鬼也得到了超度。我立即捧出《楞嚴經》對照白話解釋認真讀起來。……

我拿什麼來回報您呢?我的善知識,寫到這裡我又一次熱淚滾滾。我的善知識不辭辛勞地、循循善誘地把我們引入學佛之路,我的父親和兄弟姊妹在她的帶領下均已皈依或信受佛法,所以不論我住在哪位親人家裡,均有指引我正定正信、虔誠修行的佛經。更巧的是,《楞嚴經》也是2006年善知識陪我為全家人請的,她說《楞嚴經》極其重要,一定要好好修學。當時我覺得前半部分太難懂,後半部分太怕人(提到妖魔鬼怪),《楞嚴咒》又太長太難念。是啊!眾生就是這樣難度!無常還未到來時他永遠覺得還有大把的生命可以揮霍,我就是這樣。

在咒語之後我看到佛宣說《楞嚴神咒》神威的白話解釋:“阿難,如果十方世界所有國土中的所有眾生,用其國土上生長的桦樹皮,貝葉,素紙,白布,書寫這個神咒,藏在香袋裡,哪怕這人記憶昏昧,不能念誦記憶,只要帶在身上,或者寫在屋裡,那麼應當知道,這人盡其一生,一切種種毒害之事都不會加害於他。阿難,我今天為你一再宣說著神咒,是為了救護世間眾生,使其得生大無畏心。…… 應當知道這些持誦神咒的眾生,火不能燒著他們,水不能沉溺他們,大大小小的毒害都不能加害於他們。這樣乃至於龍、天、鬼、神、妖精、鬼魅,以及它們所持的所有惡咒,都不能夠附著於他們。…… ”當我看到這裡時決定想辦法實踐,即將《楞嚴咒》寫在絹上帶在身上,但終因未引起足夠重視而擱淺。現在重溫於此,慚愧而急切的心情難於言表,於是不動聲色地找到素紙開始了抄寫,可這時的我,眼花耳昏,精力極其差,一天功夫只抄到第二回。這天晚上我與活佛和善知識通了電話,請示為我在藏地放生的事情,我的愛人雖未信佛仍為我准備好數萬元錢(除了過去世的罪業外今生我還墮過胎,我想我放生還是太少所以業障深重的身體不能好轉)。這天也是住在妹妹家裡的第三個晚上,我順利輕松地入睡了。

突然地,一陣奇異的感覺使我從睡夢中驚醒 ---- 我的精氣正被瘋狂地抽走!完全不同於過去的感覺,這種力量之大是難以想象的,這是能夠置我於死地的力量!我已陷入絕境。我的神志出奇的清醒,略一思索,跳下床將《楞嚴經》用干淨衣物包好抱在懷裡躺下來,只覺得身體裡的那股氣體不停折騰,足後跟的抽動雖嚴重似乎不痛,折騰的力量逐步地減弱、再減弱,不知不覺中也不知什麼時候我睡著了。又一陣的驚醒,又一陣的折騰和減弱,就在這種不斷的反復之中我又睡著了。…… 一夜之中,歷經四、五回這樣的反復,我仍然覺得這是我從八月以來最好最美的睡眠。

第二天,感受著身體的輕松,望著窗外照射進來的陽光我思索著,不敢相信這樣的現實:我的病確實好了。

盡管由於病程已久我的陽氣嚴重不足,妖魔還能前來騷擾,但他們已無法拿走一絲精氣,我的身體終於開始逐步恢復了。

尾 聲

說到這兒,我的故事其實已講完了。後來的事大家完全可以想象得到。那一天早上,我將夜裡的奇跡第一時間告知我的善知識,又讓愛人從網上下載數份《楞嚴神咒》,以布包好縫制後掛在頸項,然後告知妹妹並為她佩帶。妹妹聽後大睜著眼,是啊!這一切太難以置信了!但妹妹完全相信!很快的,又得悉銷售佛教用品的地方有制作好的《楞嚴神咒》,於是我和家人請到許多贈送有緣人。我們編輯了這樣一條短信:“如果你信受佛法、深信因果,請你一定佩戴《楞嚴神咒》,並請《楞嚴經》供於家中最淨處,至誠恭敬。不久你的身心將有不可思議之變化而且你將得到一生的平安。這是用生命換來的事實。不要忘記給孩子帶,同時要講道理。如有疑惑可深入《楞嚴經》,請一定多多告訴深信佛法的有緣人。”我們群發了短信。我的家人通過各自的社交圈子進行傳播。我們希望以此報佛恩,利益眾生。我的身體正逐步恢復中,妹妹的胃痛已輕了許多(硬塊漸漸消散),父親服用高血壓藥物已減到很少的量(血壓還是正常)。《楞嚴神咒》正不斷將我們的罪業消散。今天是公元2009年元月廿六日,即牛年春節,非常殊勝的是,我的善知識已將文殊真性化身活佛迎請到家裡過年,上師雖弟子眾多又遠在藏地但一直關照著我,這一次上師又一次慈悲地加持了我,加持的時候一種奇異的溫暖傳遍了全身,我抑制不住全身的顫動熱淚長流。

 

《楞嚴經》雲:“阿難,若有眾生,從無量無數劫來,所有一切輕重罪障,從前世來未及忏悔,若能讀誦書寫此咒,身上帶持,若安住處,莊宅園館,如是積業,猶湯消雪,不久皆得悟無生忍。復次,阿難,若有女人未生男女,欲求孕者,若能至心憶念斯咒,或能身上帶此‘悉怛多般怛羅’者,便生福德智慧男女。求長命者,即得長命。欲求果報速圓滿者,速得圓滿。身命色力,亦復如是。命終之後隨願往生十方國土,必定不生邊地下賤,何況雜形?”

《楞嚴經》雲:“阿難,若諸國土州縣聚落,饑荒疫疠,或復刀兵賊難斗诤,兼余一切厄難之地,寫此神咒,安城四門,並諸支提或脫阇上,令其國土所有眾生奉迎斯咒,禮拜恭敬,一心供養,令其人民各各身佩,或各各安所居宅地,一切災厄,悉皆消滅。阿難,在在處處,國土眾生,隨有此咒,天龍歡喜,風雨順時,五谷豐殷,兆庶安樂,亦復能鎮一切惡星,隨方變怪。災障不起,人無橫夭,杻械枷鎖,不著其身,晝夜安眠,常無惡夢。”

《楞嚴經》雲:“佛告阿難:諸佛如來,語無虛妄。若復有人,身具四重十波羅夷,瞬息即經此方他方,阿鼻地獄,乃至窮盡十方無間,靡不經歷。能以一念將次法門,於末劫中開示未學,是人罪障,應念銷滅。變其所受地獄苦因,成安樂國。得福超越前之施人,百倍、千倍、千萬億倍,如是乃至算術譬喻,所不能及。

阿難,若有眾生能誦此經,能持此咒,如我廣說,窮劫不盡,依我教言,如教行道,直成菩提,無復魔業。”

末法時期的眾生殺業太重,人們以經常食用海鮮、野味及鮮活物為必須營養,以打獵、釣魚為休閒時尚,墮胎也已成為平常。全世界眾生的共業造成了妖魔鬼怪橫行世間,人類的疾病千奇百怪,地震、海嘯、水災、火災、風災、瘟疫及種種災難頻發,這全部是眾生罪業所感召。佛祖住世時早已預見到今天世間的種種災難,在《楞嚴經》裡將妖魔鬼怪的形跡大白於世間,《楞嚴經》的住世使一切妖魔鬼怪無以遁形,妖魔鬼怪害怕、痛恨《楞嚴經》,甚至毀謗《楞嚴經》是偽經。佛祖說,末法時期,只要有一位佛弟子誦持《楞嚴經》並依教奉行,即為正法住世。

讀者啊,這時,我終於悟到了: 佛菩薩真正就是治得世間一切病症的大醫王啊! 我的善知識、我的諸位上師就是我身邊的佛菩薩啊!他們共同抱著我,使我度過了黑暗、度過了這場大魔難,我用一切世間的方法都無法回報佛菩薩的洪恩,那就讓我們共同發心利益眾生吧!

讓所有佛弟子用我們的生命來護持《楞嚴經》吧!

讓所有的眾生都佩帶《楞嚴神咒》吧!

謹以此獻給我最崇敬的上師和善知識!

回向世間一切眾生!

阿彌陀佛!

二〇〇九年一月二十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