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御澤】旅。愛-峇里島篇 DAY2/2

(2016-11-14 14:33:33)

等他們上岸後已經是接近中午的時候。

在河道上漂流了整整半天,早上吃的早餐隨著時間的流逝也消化掉,下了橡皮艇他們才感覺到疲累以及肚子餓。

他們把手中的船槳交泛舟公司的員工收回,沿著河岸走著只能容納一個人的步道回到休息區,在大約五分鐘後澤村他們看到一個涼亭。

「好香!」

一聞到食物的香味澤村的精神全上來,他興奮的繞過御幸衝上前。在休息區的其中一張桌子上擺著他們是先寄放的行李,不遠處則是一長桌的自助吧,有著許多道地的佳餚。

「等一下,澤村。」在澤村欲衝出去的時候御幸趕緊抓住他的手。「我們先去沖個澡換件乾淨的衣服再說。」

他指了指一旁的淋浴間,把還蠢蠢欲動的澤村拉過去。

裡面一共有三間,澤村試了試門把,幾乎沒有一間是可以鎖的,在試試沖水器,所待的那一間卻只能出冷水。

「沒有熱水門也不能鎖,這樣我要怎麼洗?」

「沒有熱水?」

御幸也到澤村待的那一間轉了轉開關,不管怎麼用就只有冷水,接著他又在另外一間甚至是最後一間都遇到相同的問題。

「就將就一點把身體沖乾淨囉。」

「御幸!」

御幸向澤村擺了擺手,就走到另一間,把門虛掩一下就開始寬衣解帶,澤村聽到沖澡聲努了努嘴只好動作。

畢竟是自己找的泛舟公司,也就不能比陪他一起來的御幸有更多怨言吧。

他嘟著嘴簡單的沖一下澡,以為這裡會有沐浴乳之類的用品,結果什麼都沒有,不知道為什麼御幸恰好有帶簡易型的旅行組,兩人就用從上方傳遞用具。

簡單又快速的換好乾淨的衣服後澤村就趕緊出來享用吃到飽,御幸則在他後面拿起餐盤。

峇里島是一個主食是米飯的國度,對了,還有咖哩。澤村很喜歡這裡的長米,再配上富有當地特色的咖哩,完全是絕配。

他開心的在褐色的防油紙上裝上大碗的米飯,把兩種咖哩全淋了上去,其他的配菜有炒青菜、炸魚條、炒豬碎肉等七道菜色,最後還有清雞湯,以及簡易的飲料區:咖啡罐跟紅茶包。

當澤村裝好菜時,御幸已經端著他的餐點回到座位上。

「御幸你要喝咖啡嗎?」

「哦,等一下我再過去裝。」

兩人互坐在對面,澤村拉了拉泡在熱水裡的紅茶包。

「你的盤子裡的醬是……」

「你說這個啊。」御幸剛好要把飯跟那個醬拌在一起。「因為想說一直沒有吃到鹹的東西……」

御幸邊說邊把有著綠色及紅色的蔬菜醬汁拌著飯吃下去,才剛吃下去坐在對面的澤村就看到御幸的臉漸漸紅了起來,原本想拿水來喝卻咳了一聲,接著就無止境的咳嗽。

「你沒事吧?有這麼辣嗎?」

見他的水喝完了澤村趕緊起身幫他再裝一杯,御幸不停的灌水甚至還辣到眼角泛淚。

「噗!」

澤村想到御幸之所以會拿這個醬汁的緣由,再看看他現在的模樣,他一個忍俊不住的笑了出來。一開始還有些受窘的御幸聽到他的笑聲,也對自已的蠢樣惹出笑意。

儘管現在的自己正不停的咳嗽。

「沒想到這麼會吃辣的你也會受不了,看來我之後還是別輕易嘗試。」

澤村難掩笑意的把自己拿的餐點解決掉,御幸則勉為其難的吃完。

「超嗆的,不要看這個辣椒小小的,辣勁十足。」

御幸把主因的綠色辣椒挑出來,澤村用筷子把它夾了起來。

「看起來不像糯米椒,之後你可以買這個回去,用一點點就可以很辣了。」

「你要試試嗎?」

「我還是算了,我可不擅長吃辣。」

澤村皺了皺鼻,把筷子上的辣椒放到一旁,但只是短短的碰觸,澤村在用同樣的筷子夾其他東西吃仍感受到它的強勁。

「咳咳咳!」

太過突然的相遇,讓澤村措手不及的狂咳嗽,御幸趕緊去幫他裝杯開水。

吃完午餐後,他們就搭同一輛交通車回去住的地方。

「好了,現在午餐也吃了,我們接下來要去哪?」

走在羊腸小徑裡,御幸手插在口袋裡走在前頭,才入住不到一天他們兩人就在這段小路上來來回回走上好幾回。

「我們先回去休息一下接著就去逛烏布市集吧。」

「就這麼辦吧。」

一踏進房內兩人立刻安排好順序洗澡,猜拳猜輸的澤村只好拿著他的旅行手冊查看接下來的行程,或者是整理剛帶出去的包包。

因為在泛舟公司那邊有洗過一次,所以御幸很快的頂著濕頭髮走出浴室。

「我好了,換你。」

「喔,好。」

正在確認明天行程的澤村趴在雙人床上,聽到御幸的聲音就快速的起身收拾散落在床上的紙張。

御幸帶著濕漉頭髮坐上床上,比澤村還要快地拿起上面其中一張紙。上面是明天要入住的飯店資料。澤村見自己的東西被人拿走後,抬起頭。

因為在這裡並沒有吹風機所以御幸把毛巾覆在頭髮上,想藉此加速水珠被吸乾。因為在洗澡時把眼鏡拿了下來,所以御幸是微瞇起眼睛來看東西。

察覺到澤村毫無遮掩視線,御幸把手上的資料放進澤村的手中。

「我的臉上有東西嗎?」

雖然沒有戴眼鏡,但從模糊的視線還是可以大致上猜到對方在做什麼,只見澤村的身影晃了晃,可能是在搖頭吧。

「可能是現在才第一次見到沒有戴眼鏡的你,這樣御幸先生又更帥了呢,眼睛也很漂亮。」

意外的稱讚讓御幸愣了一下,他別過頭手壓上毛巾大力擦拭。

「喜歡上我了啊?」

「欸?」

澤村沒漏看在毛巾外的嘴角往上彎,不管是嘲諷還是玩笑都讓他心臟一糾。「少、少臭美了,誰、誰誰會喜歡你啊!」

意外的反應反讓御幸揚起玩意,想要多逗逗他的感覺更勝之前。

「這麼大力的反駁還真讓我受傷啊。」御幸湊上前,頭上的毛巾滑落在兩人之間。「我認為自己還頗有魅力的啊,真的沒有一點點喜歡我嗎?」

毫無遮掩物的臉龐直接闖入澤村的瞳孔內,專屬於御幸特有的味道讓他措手不及的充斥在鼻間,澤村揚起貓眼受窘的用力把御幸推開,逃離似的跑下床。

「完全沒有,而且不要靠近我,也不要跟我說話!」

「哦?那麼等一下你自己去市集吧。」

「……我是說現在不要跟我說話,又沒有說等一下也是!」澤村臉頰一紅,拿起準備好的換洗衣物直往浴室衝。「我先去洗澡。」

「啊,跑掉了。」

躲在浴室的澤村聽到外頭傳來聲音不小的笑聲,只覺得自己的臉頰又更燙了。

 

等澤村從浴室出來御幸正坐在門外的階梯上看著手機。

這時候的他已經戴上眼鏡,聽到後頭有聲音才轉過頭來。

「洗好啦,在外面曬一下太陽頭髮會比較快乾。」

「唔!」

「現在還不能跟你講話嗎?」

御幸笑了一聲,讓澤村嘟起嘴,只好拿著毛巾走了過去。

「哼,你要笑就笑吧,我才不怕你笑。」

「你這個人還真奇怪。」

他站起來,在陽光下胡亂撥弄澤村的頭髮。

「不要弄我的頭髮!再說,我還沒有原諒你。」

「原諒?我又沒有做對不起你的事情。」御幸不理會澤村的反抗,繼續動作。「這樣弄太陽的熱度才能照到全部的頭髮。」

「這是歪理啊!」

澤村想要躲卻被他抓住手臂而躲不了,反而沒有餘力去注意到御幸的好心情。

等他們的頭髮都乾的差不多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三點了。下午的街道上仍舊熱鬧,只夠容納一人的人行道又更加狹小,澤村跟御幸幾乎是要走到馬路上才能往前前進。

御幸不得不佩服澤村選擇住宿地點的眼光,從他們住的小路出來不到十分鐘他們就到了澤村所安排的烏布市集。

根據御幸簡單搜尋,市集的出入口有相當多,原本御幸是想從正門口進去,但澤村卻被另一個小入口處的商品吸引注目光,他才一靠近,老闆就立刻上前,用簡單的英文搭配手裡的計算機等著澤村向他們購買。

「呃……」

澤村突然忘記「我只是看看」的英文,有些傻眼看著老闆滔滔不絕地推銷自己的商品,或許是看他可憐御幸上前幫他拒絕。

「好可怕啊!我只是摸一下它的材質,就被當作要買,太可怕了。」

「我有搜尋一下這裡的事情,好像他們都會一開始開個很高的價格讓我們殺價。」

「殺價?我超不會殺價的!」

「別看我,不知道這裡的行情要怎麼殺價。」

「但御幸是會殺價吧。」

被澤村炯炯有神的眼光注目著,御幸說不出自己也不拿手的話。

他們順著那個攤位往裡面走,一看到吊滿整排的褲子澤村雙眼發亮的上前,有先前的不良紀錄御幸正要出聲叫他時,澤村正仔細挑選著。

「你要買啊?」

「對啊,剛才看到路上有外國人穿,害我想買一件來試試。」

御幸在一旁看澤村用肢體語言跟攤販殺價。

「御幸,你覺得我用這個價錢買會不會太貴?」

澤村用自己的手機把價格換成日幣給御幸看。

「嗯……我覺得還算合理,若在日本算便宜就是了。

「既然御幸都這麼說了……」

「喂喂喂!別說的我好像很厲害似的。」

「我一直在想啊,」澤村把選好的褲子抱在懷裡。「御幸你真不是很自戀呢。」

澤村帶著笑意的把錢拿給老闆。

「你現在越來越大膽了。」

「嘿嘿嘿,我又沒有說錯,你也沒有反駁我。」

「沒反駁不表示我承認。」

「這兩個有差嗎?」

「當然有差!」

他們往一旁的樓梯走上去,一走進建築物就可以看到琳瑯滿目的小飾品,澤村拿起一個像是小鼓的東西。

「御幸你看,這個東西好特別啊。」

話才剛說完,那家店的老闆也走了過來。

『這個是要這樣彈的。』

原來那個是可以談出音階的鈴鼓,大小跟成年男人的手掌差不多大,中間有洞好讓附著在上面的鐵條發出各種音階。

「哇啊!是樂器耶!」

澤村更加興奮用剛見到的樂器,先試試它的音域接著流暢的彈出小星星。

『第一次見到這樣樂器竟然就可以彈出歌曲來,這位客人很厲害呢。』

『呃……是呢。』

連御幸也有吃驚。

聽著澤村躍躍欲試彈奏出各種的音樂,讓御幸不禁想起在吉隆坡的機場,使用在廣場處的鋼琴演奏出讓人醉心的樂曲,不同的樂器演奏不同的曲調,但表演者都是同一個人。

他是做跟音樂有關的工作呢,還是只是興趣使然,御幸問不出口,因為對方也不曾詢問過他的工作。

兩人只是一同在峇里島遊玩,等這個假期一結束他們就是陌生人了。

「好好玩呢,我想買。」

「你要買這個?」

「不行嗎?」

「我是沒有權力阻止你啦,只是你買這個回去會有時間彈它嗎?還是說把錢省下來去買些更有價值的東西,而不是把東西帶回去生灰塵。」

「唔!」

被御幸這麼一講,澤村皺著鼻子認真的在思考。

「這個嘛……」

店家已經用計算機給了一個價格,在澤村猶豫的時候御幸已經走遠了,害怕等一下會走散的澤村一臉抱歉地把商品放回去,趕緊跟上御幸的腳步。

烏布市集像是一個廣場,兩層樓的建築物以ㄇ字型包圍著中央,他們先在二樓逛著,幾乎每一個攤位都販賣相似的商品,因為他們對小飾品都還好,所以就只是逛著、看著,接著就走到一樓。

比起小飾品一樓幾乎都是販賣衣物,一進來就買了件褲子,所以他們仍只是逛著,到了一個攤子澤村停了下來。

「怎麼了?」

「是沙龍耶。」

攤位上擺滿著各式各樣的沙龍,先是有個外國人過去挑選,澤村看到她拿起一件顏色鮮艷的沙龍披在肩膀上,目光也就被吸引過去。

「你想買啊。」

「得了吧,你真是清心寡慾,以後逛街帶你出門絕對會省錢的。」

「我是不是清心寡慾你不是最清楚嗎?」

在攤位上挑布料的澤村打個冷顫,緊戒的看向御幸,不過對方似乎也沒有別的意思,神態自然的拿起裡面其中一件沙龍。

--今天的御幸有些奇怪。

澤村若有所思拿起一件橘色的沙龍,不過下一刻搖了搖頭不再多想。

「我是想買啊,明天就可以用上。」

「明天?」

「明天我們會去寺廟,如果我們要進去這裡的寺廟的話必須穿長袖長褲,如果沒有的話就要披沙龍,雖然那裏應該有可以出借沙龍,不過我還是想買一件。」

澤村把手裡的沙龍敞開往身上披。

「你不覺得這裡的每一個花色都好漂亮啊。」

『沙龍還可以這樣穿哦。』

招待完剛才的外國人,老闆娘隨意拿件沙龍用澤村來模特展示。

『哦,還可以這樣穿啊。』

老闆娘大約展示了五種穿法,不過哪一種穿法都讓人眼睛一亮。

被當作模特的澤村眼睛不敢亂瞄,畢竟身邊還有人盯著他看,身體有些僵硬的讓老闆娘把沙龍繞在身上,等自己終於被放過後才鬆一口氣。

「我也來挑一件好了。」

「對吧,顏色跟花紋都超漂亮的,害我想買兩件。」

「你另一件要給誰穿啊?」

「媽媽或者是女、女朋友啊。」

「幹嘛,有女朋友啊。」

澤村猛然用力吞口水。御幸沒有發現他的不自然,逕自的說下去。

「有女朋友怎麼不帶她過來玩?都訂雙人房了。」

「以後的女朋友不行嗎?現在先買不行嗎?」

「我也沒說不行。」

因為是一次買三件,所以御幸就大膽地跟老闆娘殺了半折以上,不過可能一件成本不高,所以老闆娘很爽快的答應。

兩人又繼續逛市集,往前走是往地下室的階梯,在裡面也有人販賣澤村所買的褲子,因為有看到相同花色的褲子澤村嘗試性用英文詢問價格,沒想到對方給的價格竟然比他買到的價格還要低,接著在另一攤販賣沙龍的攤子,也得到更低的價格。

「在這裡我們真是外行人呢。」

「同感,完全被當肥羊了呢。」

「下次還是貨比三家在買吧。」

「同感。」

雖然對他們而言已經是很便宜的價錢,但對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他們還是個很高的金額。

走出建築物他們來到一條更加熱鬧的街道,比起在建築物裡的商品,這裡更加豐富。

「沙嗲!」

「好啦好啦,買一份來吃吧。」

「耶~」

澤村很開心地去點了一份,由御幸拿公基金來付錢。這裡的沙爹是用油紙寶起來,沒有塑膠袋但卻不沾手。醬汁既甜又不鹹,搭配窯烤過的雞肉來吃讓澤村吃的一口接一口。

「好吃呢。」

「你點雞肉啊。」

「你又沒說要吃哪一種,所以我就點我最想吃的啊。」

「我是都可以。」御幸聳了聳肩。「下次幫我加點辣。」

「辣吃太多可是對胃不好。」

走到下一個垃圾桶時他們剛好也吃完。到了一攤位御幸意外地停下腳步,察覺到身邊的人脫隊,澤村回過頭時御幸已經拿的東西正在付錢。

「買了?這麼快?」

「看到喜歡的有需要猶豫嗎?」

把錢包收好的同時御幸揚起一個「我才不像你」的笑容,讓澤村切了一聲。

「你剛才是說切嗎?」

「是您聽錯喔。不過你買什麼啊?」

「秘密。」

「哇啊,御幸好小氣。」

「謝謝誇獎。」

「我才沒有誇你,自戀男。」

「你說什麼?」

澤村笑著的趕緊往前小跑步,已經不是第一次見到他這樣的模樣御幸也只是笑著跟上他。

「等一下,你要去哪啊?」

逛了差不多,御幸想說離吃飯的時間也很近,正要往澤村安排的餐廳走時,澤村卻在一個轉角轉個相反的彎,他趕緊把他抓住。

「吃飯。」

「但是你走錯方向了。」

「欸?」澤村趕緊拿出旅遊手冊來看,頓時無言。「你記得真清楚。」

「我可是很期待髒鴨飯,走了。」

當地最有名的賣髒鴨飯的餐廳外觀看起來不怎麼起眼,但走了進去卻是間占地不小的餐廳。服務生拿的菜單領著他們走去戶外,外頭有好幾間獨立的矮房,每個都是開放式的座位,地基很高在澤村他們脫了鞋要上去還要費點力氣。

這裡人似乎很喜歡席地而坐,不過這裡的設計讓他們坐著時跟服務員站著的高度會相同。

菜單設計的很貼心,不只有英文還有圖片可以參考。他們分別點了炸的跟一般的髒鴨飯,多點盤小菜跟飲料。

『飲料先上,麻煩了。』

若要說為什麼要叫髒鴨飯,其實不是用什麼野鴨做成的料理,而是用剛出生沒多久的小鴨當料理。

當他們所點的菜都上來時,若是女生來吃會剛好,所以他們很認真的在考慮要不要在點一份。

「還是我們等一下去超市,看有什麼東西好吃?」

如果澤村沒有看錯的話,這家店的價格跟他在網路上看到的貴上很多。基於要確保接下來的行程的餐費,公基金還是不要亂花比較好。

「也是可以。」

他們點的飲料也被端了上來。點了酪梨汁的御幸很期待它的味道,澤村則簡單的攪了攪他點的檸檬汁,喝了一口。

「我是點檸檬汁吧,完全不酸。」

雖然他不怎麼討厭甜,但他預計的檸檬汁跟實際的落差太大。既然最簡單的檸檬汁都有嚴重的偏差,那麼御幸所點又會是怎樣的飲料。

只見御幸喝了一口表情有些複雜。

「怎麼樣?」

「酪梨的味道被底下的巧克力蓋過去……你要喝喝看嗎?」

「可以啊,我們交換喝。」

說完澤村就把自己的檸檬汁推過去,接過御幸遞過來的酪梨汁用上面的吸管吸了一口。

「嗯,我以為酪梨的味道會很濃。」

「這是甜的檸檬汁,」御幸趕緊喝一口開水。「你不喜歡酪梨?」

「應該說它有個口感我不愛。」

「我懂,很多人都卡在那一關。」

兩人很快速的把餐點都吃完,御幸一看時間從點餐到吃完他們只用半小時的時間。

「我們是有多餓啊,你看。」

「真的耶,不過有可能是這裡的分量沒有很大。」

吃完他們並沒有立刻離開,反而是繼續坐著慢慢的把飲料喝完。

澤村趁這個時間把這之前的花費紀錄一下,御幸則手撐著頭看他,有時候會提醒他金額。

「喵~」

在寧靜的空間裡闖進一道清流,比當地人用餐時間還要早進來的他們是第一組客人。沒有其他客人的吵雜聲,有的只有在開放空間可以聽到的風吹草聲。這時的聲音讓御幸先反應過來。

一隻小貓咪跳上他們所坐的地方,先是往御幸的腳邊磨蹭,再繞過桌腳蹭著澤村。

「是小貓咪耶。」

澤村放下手中的筆,輕輕摸著牠漂亮的毛,手指靈活的在牠的頭頂上舞動,貓咪看似舒服的瞇起雙眼,輕聲的喵著讓澤村忍不住揚起笑容。

「是這家店養的貓咪嗎?」

「不知道呢,網路上沒有看到有人說起。」

接著小貓咪跳上御幸的腿上,把他嚇了一大跳。

「看來牠很喜歡你。」

「那我還真受寵若驚啊。」

御幸整個人僵硬的等牠跳下去,不料牠竟然找個好位置窩成一團。

「欸,找的舒服的位置啊。」

澤村靠過去繼續清抓著牠的頭頂,一臉羨慕的。

「跟你做個交易,幫我把牠抱下去。」

「為什麼?牠現在窩的正舒服啊。」

「抱下去啦。」

「這是求人的態度嗎?」

「抱、下、去!」

御幸抓著澤村雙頰用力的往外拉扯,澤村口齒不清的說著不要。

突然懷裡的貓咪睜開眼睛,站在御幸的大腿上伸展身體往餐桌攀。

「不可以哦~這你不能吃喔。」

為了避免貓咪吃到他們剩下的食物,所以澤村把貓咪從御幸的腿抱下去,這時候御幸終於可以鬆一口氣。

「喵~」

「好好好,這你不能吃。」

一人一貓像是在對談似的,御幸仍撐著頭看著他們。這時貓咪仍不屈不饒攀上桌子,御幸趕緊把他們的餐盤往中央推去。

「喵~」

「謝啦,御幸。」

他張開手掌擋在桌邊,只是輕輕一碰就讓牠退步,澤村則是小心地把牠托起來往一旁放,而貓咪則是磨蹭一下澤村的腳再蹭上桌腳,繞到御幸那在繼續動作。

「這隻貓很狡猾哦。」

這下子換澤村張開手掌輕碰牠伸向桌子的鼻間,不過御幸卻沒有把牠抱開。

「你怕貓嗎?」

「應該說不擅長應付。」

「哦~」

貓咪像是知道他們要結帳,在他們找服務生的時候就立刻跳下座位區。

看著服務生給的結帳單,澤村神情複雜。

「這可能是我們吃最貴的一餐。」

御幸算了算換成日幣的金額,也忍不住跟澤村一起震驚。

「算了,反正我們是來這裡玩的,好歹也讓他們賺錢過生活。」

他們離開餐廳順著街道往下走,御幸沒記錯的話當初Ma De載他們的時候有經過一間超市。

「不過這裡確實改變不少,有些店家的價格都漲了好幾倍。」

「嘛,可能是有賺錢就想賺更多吧。」

御幸印象中的超市比他們想像的還要大間,澤村推著推車跟在御幸身後。

澤村說想買什麼走在前方的御幸有時會認同他買有時會出聲反對。要不要把貨架上的商品放到推車內最終還是取決於御幸,不過如果是澤村真的想買的東西他就會不斷的哀求對方。

「買啦買啦。」

「不要亂買。」

澤村手撐在推車的把手上。

明明他們昨天才認識,怎麼就被他牽著鼻子走。

他們把買好的東西分成兩袋,一人提著一袋。走出超市澤村看一下時間,立刻驚呼一聲。

「御幸!」

「怎麼了?」

「我們要趕快回去把東西放一放,不然就會趕不上表演。」

「表演?」

「每天晚上烏布皇宮都會有表演,原本我是想要看昨天的,不過我忘記了,今天的絕對不可以錯過。」

「錯過了還有明天啊。」

「明天我們就要去別的地方了啦!」

澤村大聲的說著,就加快腳步的走回去。等他們好不容易放好東西只剩三分鐘表演就開演。

那裡的規矩是表演一開始就不能進場,所以他們幾乎是用慢跑的跑去,該說他們腳夠長,最後買了票才剛入坐表演就開始。

幾乎好的座位都被先進來的觀眾給選走,他們勉強在一個比較高的看台找到座位。

峇里島特有的音樂隨之響起,聲音有點像澤村在市集玩的不亦樂乎的樂器所演奏的音樂。在音樂之中有個穿著當地傳統服飾的女人隨音樂起舞,表演中所高歌的音樂用的是當地的峇里語,雖然他們聽不太懂,但藉由他們的舞蹈大致上可以猜出其中的含意。

不過傳統音樂不管在哪個國家都是藉由幾個音符所貫串,再搭配不一的傳統樂器堆疊出各種曲調,但身為音樂外行人的御幸倒是覺得那些音樂一直在重複。

反倒像是催眠曲。

但御幸不想花錢來這裡睡覺,只好利用拍照來強撐精神。表演到了中盤,出現像是中國舞獅的怪物,像是在說新年上會有年獸出來吃人的劇情。在猜測表演內容的御幸突然感覺到肩膀有個重量,扭頭一看最想來看表演的澤村竟然睡著了。

御幸正想叫他起來時,表演者出現一個酷似猴子的生物,它拿著花束轉圈繞著年獸轉,後頭更是走出像是國王的人,他高舉著權杖,引領著年獸及猴子。

御幸還是不懂表演的內容,但影響他思考的因素正沉重的壓著他的肩頭。

--還是叫他起來吧。

澤村的手恰好滑落到御幸的大腿上,呼出的氣息輕灑在他的脖子上,柔軟的髮絲隨著澤村的呼吸搔癢著他的臉頰。

現場的燈光昏暗讓人看不清,呆板的音樂重複的繚繞周身,讓人覺得自己現處在於虛幻的國度,唯有肩膀上的重量讓他正式現實。

 

--這樣也無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