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风萤雪
风萤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4,552
  • 关注人气:94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借我一个暮年

(2016-08-07 11:18:14)
标签:

情感

散文

文化

分类: 思无邪✿呓语

借我

——樊小纯写给木心

 

借我一个暮年

借我碎片

借我瞻前与顾后

借我执拗如少年

借我后天长成的先天

借我变如不曾改变

借我素淡的世故和明白的愚

借我可预知的脸

借我悲怆的磊落

借我温软的鲁莽和玩笑的庄严

借我最初与最终的不敢,借我不言而喻的不见

借我一场秋啊,可你说这已是冬天

               借我一个暮年


    夜晚好像是突然降临的。

    加班到七点过,披上大衣下楼,空调的暖气徘徊着消退,被迎面而来的冷风一吹,霎时落入一个真真切切的冬夜怀抱。街灯亮成一排,朦胧的光晕笼罩着只剩下枝桠的行道树。

    大部分时候我不喜欢冬天,因为一到这样的季节,感冒、胃痛、手脚冰凉就会如影随形地纠缠上来,即使准备好各种御寒“设备”,依旧无法驱散这仿佛从骨子里渗透出来的寒冷。

    但偶尔,我也会迷恋这样的光景。比如此时此刻,夕阳提前退场的傍晚,我停步在透着灯光的橱窗前,看着那个双手插在口袋里略显疲惫的自己。身后来往的人群,每个人都藏着悲喜交叠的故事,仿佛是一片起伏的岁月之海将我包裹,我搁浅才此间,有种不真实的恍惚。

    载着寥寥乘客的公交车缓缓驶过,一站一站,开向季节的暮色深处。

    站牌不远处拐进小巷,我临时的家在一座老宿舍楼上。楼梯间还保留着砖砌的镂空格子,对面的灯光会在台阶上投下斑驳的光影,在昏暗的楼道行走,依稀又回到了小时候贪玩到天黑悄悄溜回家的情形,淡淡的熟悉感让本应徘徊在黑夜的恐惧消失殆尽。

    屋子里还是拉灯线的吊灯,笨重的铁框架坐扇安静地蹲在组合柜的角落里,柜子的玻璃上,不知被多久前住在这里的小孩贴上了美少女战士的贴纸。

    窗台上的绿萝被夜色墨染成了苍绿,白日里青翠的色泽,一瞬间沉静了,沉寂了,沉淀了。

    沉沉,是尽头处该有的况味。

    像是黑夜,收容了喧嚣散场后的疲惫,像是冬天,伫立在季节的末梢,看过了十丈软红的热闹繁花,渐渐地悟了,透了。千山鸟终飞绝,万径孤寒的辽阔里,是大美无言的厚重。

     借我一个暮年

    小学四、五年级时,父母在外地工作,我和姥姥两个人住在干休所。

    偌大的院子里住的都是退休的老干部,这些子女常不在身边的老人对我这个孤单单的小姑娘格外宠爱,今天一盆花,明天一条金鱼,总是用一些小花样让我开心。

    老年人的生活大多清简而缓慢,妥协多过争执,糊涂多过明白。平生的大风大浪都熬成了一锅软软淡香的米粥,余生的小小温情也能品出百转千回的绵长。

    大概从那时起,我的性格里便染上了一丝暮色,或者说是每个人心底的与生俱来的沉静被提前唤醒。这并不是一种难过的体验,就像是独自跋涉过荒凉的河岸,而天边的一抹霞光即将收敛最后的温暖,即使白昼老去,也会留下回忆的斑斑痕迹。

    我相信越是厚重的回忆,越是让人云淡风轻,这样的温厚,让生活的点点滴滴都变得波澜不惊。

    我记得姥姥爱听京剧,爱看红楼梦,小时候理解不了那文艺的厚重,却依旧会为了曲折的故事留下几点泪水。

    有一次,学了那林妹妹葬花,把姥姥最喜欢的海棠摘了精光,埋进土里。姥姥知道了,竟也没恼,只笑眯眯说了声“傻妞妞”,就牵了我的手去买棉花糖。

    我想起那时光,一老一小走进暮光里,好像孤单的童年也不那么忧伤了。

     借我一个暮年

    有人说,当你身处困境觉得无法忍受时,试着抽身出来,想象自己已经年华老去,此时的一切不过是年轻时一段挫折的回忆。就像看别人的故事那样来看待此刻经历的种种,会发现所有的曲折不过是漫长人生里一点渺小的波澜。

    我闭上眼睛,尝试着将灵魂分离成两个部分,一部分固守原地,一部分变得轻盈。

    它飞越到远方,却听见了时光之海的潮声涌动。那些从我生命里飘忽而去的年月,那些纠缠在当下的喜悲,那些束缚在心里,剪不断理还乱的情愫,它们终于松开了罗网,让我能在渐行渐远的遥望中审视自己的心海—— 它其实足够宽广,足够承受一生的起起落落。

    我睁开眼睛,合二为一的心又找回了沉静。而此时暮色已至,一缕余晖照在床头。

    十多年过去了,姥姥真正苍老了。曾经接我放学,给我买零食,买花儿和小金鱼的老人如今瘫痪在床上,痴痴傻傻地看着过去的书,拿倒了也浑然不知,就这么一声不响地过完一天又一天。

    只有那一双眼睛不似老人,那么明亮而温暖,即使倒映着夕阳的光,依旧折射出万语千言。

     借我一个暮年

    总有一些美好,会被时光所眷顾。

    六十岁的赵雅芝到敬老院慰问,一身白裙,笑颜如花,分明还是那个断桥边风情万种的精灵。

    杨丽萍年过五十,在舞台上的轻盈美丽却不减当年,宛若在浮华世间宁静驻足的孔雀仙子。

    她说,舞蹈是一种内心的认定,让人一眼看去就能安静下来的认定,没有欲望,也不需炫耀。

    生命是时间与万物缔结的契约。春刚开始,就又面临着冬天,在轮回里草木枯荣,季节更替。所以说生命美好也让人忧郁,而人要有宁静的状态去面对命运。

    我喜欢这样老去的美好,和生活化干戈为玉帛,内心的珍珠,被打磨得越发圆润而透亮。

我翻看姥姥年轻时的黑白照片,那一双定格的美丽眼睛隔着七十多年的时光与我相望,让我一瞬间恍惚——

曾经粉雕玉琢般的小姑娘与病榻上憔悴的老人,因为一双同样的眼睛而重合。原来时光并非无情,并非将一切都拖进黑夜。

    夕阳渐落,流光依然。

    我借来一把暮色的碎片,却无意间拼凑出了季节尾声的安暖。

  

               借我一个暮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自深深处
后一篇:好久不见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自深深处
    后一篇 >好久不见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