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风萤雪
风萤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4,775
  • 关注人气:94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一纸幽玄绘无声

(2016-05-22 11:03:33)
标签:

日本

东山魁夷

文化

情感

图片

分类: 彼岸花✿看见

      一纸幽玄绘无声

    竟然有这样一种花,向死而生,把凋零演绎成极致的绚烂。

    寂静、喧哗、坠落、飞翔、苍白、斑斓、伤逝、慈悲……一朵花的姿态,却可以被截然相反的形容词描摹,好似还原出了生命复杂的本真。

    那是樱花,匆匆而来,匆匆而落。

    这短暂的一生啊,多么不甘。那就起舞吧!只有任性地舞一场,才对得起最好的季节。在冷月的桥头,在薄雾的河畔,在夕照的山间,在你途经的每一个路口,舞落漫天缤纷的花雨。

    那么美,却那么伤。就像你,一句话不讲,就在面前这么盈盈一立,我看见你眼睛里的波光潋滟,下一秒,铺天盖地的悲伤就簌簌而落,把天地,淹没成寂寂空落的千尺深潭。

    遇见一场樱花舞,是缘,也是劫。

    无能为力,只能在她奋不顾身的绝美里无尽地沉沦。心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看见那瓣瓣落花即使零落成泥,依旧清醒地望着天空,若微笑,似叹息,还有太多的话,都来不及说了,只能在最后的安静里与你约定一次来生的诺言。

    来生,你可还愿意跋涉千里与我告别,在最初与最后的风中。

    曾经认为,转瞬即逝的美丽即使被定格下来,那种刹那惊心的感动也难免丢失几分,直到遇见了日本画圣东山魁夷的画卷,才发现有一种美丽无需刻意描摹,它自会顺着直达你心的路途款款而来。  

    他笔下的樱花,骨子里的薄凉从柔粉的光晕里漫延出来,仿佛能感受到冷香的呼吸和着月光的起伏缓缓流淌。

    是夜,月满,樱如雪。

    最寂静的铺陈,却胜过万语千言的繁芜,樱花的魅力,也许正如东山先生所言:“倘若樱花常开,我们的生命常在,那么二者的巧合不会引起任何感动。花儿由于其可能凋谢才更显示出生命的光辉。在感到花儿美好的心灵深处,我们一定会在无意识中不由地珍惜自己的生命,感到在这茫茫世界的短暂生存期间能有缘相遇的喜悦。”

    那画上的樱花树,是仰望的角度,但我不由地遐想树下的流光。美人踩着木屐踏月而来,雪色的和服上落花点染。他在树下遥遥相望,眼波流转,微笑漫延,暗然心动。

    就这样收了伞吧,牵起手,让花瓣落满头,仿佛一夜之间,就能走到白发苍苍。

  

       一纸幽玄绘无声

    安静里,回忆东山先生的画,满目青蓝:青的树,青的草,青的远山;蓝的水,蓝的雾,蓝的天空。

    青与蓝,凄清与高雅,那是被艺术眷顾的色彩。

    拉菲儿的名画《草地上的圣母》,位于画面主体的圣母俯视着两个孩子,那温柔颔首的表情让人难忘,一袭蓝色的长裙,恰如其分地体现了母性的隐忍与朴素,而远山淡淡,把沉淀在衣衫上的蓝晕染至远方。画为圣母,却更像在描摹平常人家的母子情深,这样的蓝,是草地间开放的矢车菊,是亲切的凡尘旧事。

    中国的青蓝,蛰伏在润泽的陶瓷间。在元代,塞外骁勇的游牧民族策马奔腾至中原大地,也让此间的审美之风带上了蓝天白云的大气与清朗。于是有了元青花,白的底,蓝的勾勒:龙凤、麒麟、梅竹、莲瓣……饱满的构图间,环绕着精致而端方的色泽。还有宋代的汝窑,“雨过天青云破处”,那弥足珍贵的天青色在史册中沉吟着孤芳自赏的传奇,它如莲花样的美人,隔着云端的高远,不胜清寒。

    然而东山先生的青蓝,却处在天上和人间的过渡地带。它不是高居庙堂的不可一世,也不是月宫琼楼的遥远渺茫,它也不会落入凡尘,变成触手可及的人间草木。它更像是光阴的步伐,我们能感觉到它无所不在的脚印,却无法与那个影像并肩而行。在雾气里,在暮色中,氤氲着日本物哀之美特有的朦胧轮廓,

    看着画作《白马》,只想逆着时间去回溯。让即将冰封的河床回暖成潺潺的春水,让葳蕤的草地回归到新苗破土时的浅嫩,让月亮倒退回波心,薄雾重新笼罩远山,让冬夏反转,晨曦定格。

    白马向着大地母亲低垂下优雅的脖颈,将要枯寂的世界倒退回画面的起点,那是最初的相见,眉睫间喜悦的颤动抖落了宿命的尘埃。

    你笑了,升起了青蓝的禅意。

  

       一纸幽玄绘无声

     我始终无法忘记那个清寂的冬天,和友夜宿黄山,为了看日出,我们清晨五点半就从酒店出发,顶着刺骨的冷风,向最佳的观看点出发。

    山路上结了一层冰,必须小心翼翼地行走,而昏暗的路灯掩映在灌木丛里,前面寥寥无几的行人只能辨出模糊的背影,身后也似乎没有脚步跟上,只听见我们的钉鞋踩在冰上,咯吱咯吱的声响格外清晰。

    空山夜寂无人语,这样的静谧,本该让人心生怯意,好在有明月当空一路相随,就像皎皎的灯盏,恩赐着一丝微茫的温柔。

    累极,驻足抬头,忽然间屏住了呼吸。

    没有料到,有数不清的树枝伸展在头顶,每一簇枝条上,都凝结了一层剔透的雾凇。若是白日,那晶莹的雾凇还带着一分冷硬的棱角,而此时月下,它完全被柔化成了玉般润泽。无数碎玉在头顶织成梦的罗网,一碰,微凉在指尖融化,好似触到了树的灵魂。

    自此我相信了万物有灵,而那树的灵,一定是冷的。就像东山先生的画上,伫立在严冬里的大树,并非是征服者的姿态,他们那么平和,那么永恒,不是战胜了风雪,而是从身到心与那风雪合而为一。

    东山先生一生辗转漂泊过很多地方,在绘画和文学上都有极高的造诣。也许是艺术家独有的多愁善感,在他的性格里镌刻了许多美丽的哀伤,他曾说:“我的胸中深藏着黑暗和痛苦,但我没有把苦恼向别人公开表白过。然而,有着黑暗和苦恼的人,同时也是祈求灵魂的净福和平安的人。我作品中所表现的静谧和纯朴的风格,正是如此切实的祈祷。”

    要感知更多的美,就需要用比常人更柔软的心去直面生活的荆棘,从而在痛苦中顿悟世界最纯粹的的姿态,然后回归到安详优雅的宿命之根。正是东山先生这种风雷万里而又岁月无痕的幽玄之美,才让他的绘画有了无声胜有声的灵魂魅力。

    那是松脂泣泪,蝴蝶殉身,美丽凝固在一卷画上,如同琥珀的封存。

    你可曾,看见了千古的风雅跌宕。

   

           一纸幽玄绘无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半甜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半甜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