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风萤雪
风萤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4,698
  • 关注人气:94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芳泽无加

(2016-02-13 19:27:10)
标签:

情感

文化

历史

苏州

分类: 思无邪✿呓语

             芳泽无加
  

    艾玛·汤普森在36岁的时候出演《理智与情感》,而她饰演的角色埃丽诺,在书中只是个年方十九的少女。

    影片一开始就简短地展开了故事的背景:主人公埃丽诺和玛丽安的父亲去世,两姐妹失去了庇护,不得不过上寄人篱下的生活。繁华的城市里,上流社会充斥着尔虞我诈的虚伪,而宁静的乡间,暗色的镜头下却弥漫着另一种忧伤:

    妹妹玛丽安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弹琴,她略带疲惫的眼睛,如同染上薄雾的玻璃。一阵脚步声传来,姐姐埃丽诺有些不悦地打断了妹妹的琴声,她说:“你就不能弹些别的吗?妈妈从吃过早饭就一直在哭。”

    两姐妹一出场就对比鲜明。与美丽而多愁善感的妹妹相比,埃丽诺显得理智而沉闷,她没有精致的外表和玲珑的身段,一身蓝裙暮气沉沉,完全没有少女的样子。

    但随着剧情的推进,艾玛·汤普森却演活了埃丽诺。这个表面上风平浪静的女子,把隐忍的爱埋藏在深深的心海,家庭的压力和身为长女的责任让她不能任性地宣泄感情,这样的“理智”让人心疼。

    她的多情并不比妹妹少一丝一毫,在马厩里,她抚摸着马儿,和这温柔的生灵说着悄悄话,这时候,爱德华出现了,她满心以为能听见他的表白,却只等来了一场别离。埃丽诺轻声祝福,但轻描淡写的话语掩饰不住那从喜悦到失望的百转愁肠。脸庞尚未退却的红晕衬托着水雾朦胧的眼睛,一切的爱与忧伤,尽在不言中。

    这样的美好,与年纪和外表无关,它直入心灵,让人情不自禁地被一个灵魂牵动。正因为如此,最后一幕埃丽诺抑制不住的哭泣,才让所有观众一边幸福一边流泪。

    韶华内敛,流光暗藏。

    这也是艾玛·汤普森的魅力,她参演并参与剧本改编的《理智与情感》获得了奥斯卡最佳改编剧本奖,聚光灯下的她,诠释着超越了寻常美丽的知性芳华。

     芳泽无加

《洛神赋》有云:“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芳泽无加,铅华弗御。”—— 这是曹植笔下的仙子,是他朝思暮想的意中人。

    在那样一个晦暗深沉的梦境里,她像一朵雪色的莲,穿越浩荡的长夜,盛开在他的面前。多么小,多么柔软的一朵花儿,不施粉黛,不染芳华,却霎时占据了他全部的心魂。

    她美得纯粹,纯粹到了极致,反而幻化万千:“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

    他爱得热烈而惶恐,“御轻舟而上溯,浮长川而忘返”,寻寻觅觅,仿佛咫尺之间,却又相隔万水千山,如同他落笔千言,每个字都灿烂得惊心,却总是无法诉尽她看似简单的美丽。

    古书里说:所谓美人,以花为貌,以鸟为声,以月为神,以柳为态,以玉为骨,以冰雪为肌,以秋水为姿,以诗词为心。

    最美的人,真的是芳泽无加吗?不,不是,她只是洗净了俗世的铅华,却装扮着万物的灵秀,就像山河,岁月,经年的风,它们无声地掠过,却温柔地占据了每一个灵魂。

    让人陷落而不愿自拔。

    芳泽无加

    听过最美的一个名字:林风眠。

    念着这三个字,温柔的气息拂过唇边,那么淡,却幽远没有边际。

    曾无数次地回味过那些关于风的姿态:忽如一夜春风来、吹面不寒杨柳风、山雨欲来风满楼……终究觉得不如那三个字来得曼妙。

    感觉像是临睡前最温柔的时刻:爱人吹熄烛火,归鸟收起羽翼,猛兽舍弃追逐,孩童耳边永远住着一群故事里幸福的小人儿,你放下书本把被角拉向自己掖了一掖,林稍的风也停止了流浪,岁月把颠沛流离的悲欢化作一句清浅的“晚安”。

    那个画家的一生,在九十一年的惊涛骇浪里动荡不安,死生契阔到了最后都化作了清风耳语般的画上云烟。读林先生的“画语”,有无法复制的淡远纯厚。

    林先生擅画仕女,他笔下的女子总是带着似曾相识的韵味,却难以用一句简单的话语来定义。那低垂的眉眼,薄如蝉翼的裙带,分明是中国古典画里水莲般不胜娇羞的佳人,但人物肌肤的质感和层叠的色彩,又有几分西方油画的风韵。林先生将古典仕女图矜持的美与西方油画张扬的爱意结合起来,恰如其分地捕捉到一种可望不可即的美。

    多彩却柔和的色泽毫无堆粉积脂的香艳,那些女子是林先生的知己。群花开无言,斯人淡如菊。

    芳泽无加

    我始终无法忘记,暮春的那一个日子,十里山塘街,柳絮堆烟,黛瓦粉墙,苏州如画。

    有种深爱,根植在邂逅之前,是命中注定。邂逅苏州,也是命中注定。

    当那一片素净的城市轮廓映入眼帘的时候,我错觉自己跌入了一个恍惚的梦境,那里庭院深深,雨水漫过琉璃瓦,时光一下子就变得慢了,变得老了。

    是苍老,而不是衰老。

    衰老带着颓唐,是被时间碾碎的尘屑,而苍老是这尘屑里开出的花,落落风骨,安静地开着,不争不扰。

    苍老的苏州,让人安静却不沉默,千年的沉沉浮浮,那小船还在摇,河水还在唱,昆曲依旧抑抑扬扬。 一把伞,一颗微凉的心,徘徊在城里,说不完的话语,却只说给自己听。

    我说那成眠的晚风,入梦的雪莲,古城的细雨落了一千年,低眉的少女湿了羽纱……说不尽,所有美的凝华。

    删繁就简,把繁华都落去吧,我愿趟进透明的深海,沉陷,沉陷,直到无尽的尽头。

              芳泽无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浮光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浮光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