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风萤雪
风萤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4,775
  • 关注人气:94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长生

(2015-07-27 07:40:20)
标签:

散文

文化

情感

植物

昆曲

分类: 思无邪✿呓语

                长生

    喜欢植物,但凡看见不认识的植物,就会用手机照下来,然后上网搜索,想各种办法查出它的名字,然后收藏在文件夹里。

    但是,对它们的了解也仅限于名字,几百个名字说出来,真正养过并且活下来的,也只有阳台上几盆兰草而已。

    隔几天浇一回水,阳光雨露顺其自然,虽然弱质纤纤,但好歹它们还是年年开花,消瘦却顽强。

    记不得哪一天了,忽然看见多了一个小瓷盆,一个绿色的小疙瘩扎在里边,没过多久再看时,竟然一盆子都是这小小的家伙。

    该说它是花呢还是叶呢?莲花一样的形状,“花瓣”却是胖胖的绿色肉质,每个顶端都有一点紫色的小尖,用手一摸,软软的,并不扎人。

    我很容易就查到了它的名字:长生草,又名观音莲,高山型多肉植物,喜阳光,喜干燥。

    当我对着它拍照的时候,背景晦暗的天空压着厚厚的云层,而近旁垂落的几枝兰草叶,半是苍绿,半是萎黄。只有小瓷盆里拥挤的嫩绿色,争先恐后,仿佛要拥出镜头。

   “一切都虚无似的,把悲哀聚集在一起的,暗下来的天气。”

    忽然想起这首俳句,默默念着“长生”二字,总觉着它应该连接在那些描述苍凉而荒芜的句子背后,例如呼啸的风,成群斑羚跋涉的广袤草原,火烧云染红的海岸……被刻度在岁月经纬间的背影,停杯投箸,四顾茫然,短的是生命,永生的只有漫长的孤寂和比孤寂更漫长的时光。

但这样的名字,偏偏赋予给了这温软的植物。

    看着它刚刚吐绿的小叶,就像婴儿乖巧的手掌,带着稚气而无邪的欢欣挥舞在空茫的天空下。

    我不知道,这样日复一日的仰望着,太阳落下,月亮升起,月亮落下,太阳升起……天空,在这棵名叫长生的小草眼里,是波谲云诡还是一成不变。

它是否终会静默,长久凝固如真正的莲座。座上菩提隐花蕊,花间一念一长生。

    

             长生

    最迷恋植物的那段时光里,也醉心着昆曲。

   《惊梦》里有云:“则为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这从一亿年前便在天地间生生不息的花与叶,注定会在某一天邂逅江南水岸边的温言软语,于是在传承了六百多年的唱念做打中,婉转着静默、清绝或是坚韧的情殇。

    那是一段,迷恋倾听的时光。

    戴上耳机,听一句句缓慢而细腻的唱腔,每一帧画面,都如精致的工笔图。手持柳枝的小生,眉眼含情,梦中寻梦,俏生生的花旦像初春的桃,灼灼艳艳坠在枝头,而轻拈兰指,水莲似不胜娇羞的闺门旦,偶也有血染桃花扇的决绝……

    他在远方,一字一句的解读,末了,附上拍下的植物。

    于是,看着烟台飘下第一场雪,腊梅黑色的枝干上包裹着一层晶莹剔透的冰粒,早春的大连,一树淡紫的丁香花恍若遥不可及的梦幻,时光接着流淌,我说,家乡的睡莲开满了校园的池塘,他发来大理的照片,硕大的山茶把整个画面染上了耀眼的朱红。

    这些被凝固下来的瞬间,永远明媚着最完美的姿态。但它们的真身,早已在到不了的远方,被时间慢慢地枯萎直至掩埋,无论从它们身上剥离下多少张没有厚度的相片,依旧无法拼凑起一朵曾经立体而柔软的美丽。

    就像很久之后,故人变成陌生人,昆曲被搁置在了记忆的暗格,但那古老的声音依旧会在世间抑扬地念唱,依旧会有无数人,在无数个瞬间偶然闯入那个雪月风花的世界,从此随了一段如戏人生,不管今后那些片段是淡然成风还是记忆犹新,至少有一种心情,曾荡漾过似水流年的波澜。

   “七月七夕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谁知道比翼分飞连理死,绵绵恨无尽止。”

    没有人知道,在初见的美好之后会经历怎样的命运流转,但依旧愿意跟随着时间山长水远地走下去,不管花开花谢是轮回进新的春天,还是被掩埋进永久的寒冬,都想演完每一段人生戏文的跌宕。

    就像痛彻心扉的三郎依旧要上穷碧落下黄泉地找寻,而化作魂魄的玉环依旧要云鬓半斜地飞奔而去,不论是梦醒后的永别离,还是戏里虚构的长相守,当起承转合被完整演绎后再封笺于心,不管它凝固了怎样的色泽,都是长生在记忆里的花朵。

       

              长生

    一直觉得对每个人而言,最重要的东西有两样,一是金钱,二是时间。

    说钱很俗,为文人们不齿,但又不得不承认它很多时候的确重于泰山。就连李白也得叫儿子卖了五花马,千金裘,才能换了酒写了诗销了愁,如果没有足够的路费饭费住宿费,怎么能飞跃大陆,站在威尼斯的叹息桥上四十五角度仰望落日,然后文艺而忧伤地念一句:树枝没有一根因为寒风而凋零,树枝的凋零是因为我讲述了自己的梦。

    如果一个人,心甘情愿地把构筑自己物质世界和精神世界的血汗钱砸在你身上,那他要么是你亲爹亲妈,要么必定爱你深沉。

    另一个常常被忽视的东西,就是时间。

    以前家里养过一只小狗,身体极差,隔三差五地生病。每次妈妈给它喂药之后,它都会安安静静地盯着她,看很久很久,湿漉漉的眼睛像要滴出水来一样。

    没过几年,这只小狗就不在了。有一天,我在杂志上看见一组摄影作品:一个个患了绝症的病人,默默凝视着病房里忙碌的亲人,每一双眼睛,也是这样闪着湿漉漉的光。忽然想着,这些朦胧的光,是快要走到尽头的生命在燃烧最后的时间吧,陪伴最爱的人们,走过离别的悲哀。

    张学友唱:“你陪了我多少年,穿林打叶,过程轰轰烈烈,花开花落,一路上起起跌跌。”

    一个人的人生何其短暂,愿意分出自己有限的时间来陪伴你,倾听你喜怒哀乐的人,一定是想把你的印记,刻进他的时光中,至于这些陪伴是长还是短,那便由天不由人。

    长生草在阳台上长了一茬又一茬,最老的一棵早就枯萎,却不断有新的嫩苗发出。

    某一天,偶然看到坂东玉三郎的《杨贵妃》,女形艺人苍白着面容唱着不能听懂的语言,自己却偏偏就想听下去,沉下去,好像回溯一段漫长的神秘空白。

   “还钗心事付临邛,三千弱水东。

云霞又红,月影儿早已消融,

去路重重,来路失,回首一场空。”

    玉环还了金钗,故事本该沉寂,偏偏这定情的物件穿越了时空,年年月月,痴唱着不肯成空的眷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梦想长过远日
后一篇:白夜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梦想长过远日
    后一篇 >白夜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