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风萤雪
风萤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4,698
  • 关注人气:94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清妍

(2015-05-17 12:24:11)
标签:

散文

故乡

海棠

分类: 思无邪✿呓语

             清妍

    清与妍,仿佛浅绿与柔粉。连在一起,让人想起枝头嫩嫩的新叶,柔软的花骨朵儿藏在下面,春风一吹,就一夜间全开了,千朵万朵,压枝低。

    那花朵,一定是小的,素的。太硕大的花只适合孤芳自赏,扎在一堆,就变成了俗气的招贴画。只有小小的花,和和气气地围成一团,低声商量着春天的心事,像是小女孩青涩的娇憨,明明已经爱在心口了,却只是笑着,只字不提。

    那清妍的小花,一定不是桃花。桃花太热闹,一开全是泛滥的妩媚。她倚在门边上,目不转睛地看着你,满眼都是颤巍巍的妖娆。

    也不该是樱花。樱花是清凉的,像雨滴,生来就是为了凋谢。从来没有见过樱花的笑。逝去的人在树根下化为腐朽,落樱呜呜咽咽,在风中流浪,只为了葬在他的身边。

    梨花也不像。梨花太俗世,是乡野间汲水的小丫头,唱着粗浅的山歌,没心没肺的自然,却欠了雅致。

    只能是海棠吧。

    时候一到,就悠悠扬扬地开成片,织成锦。那清妍的美,是舒服的—— 不耀眼,不灼人,熟悉得好似你知晓的每一种小花,却又都不像。从未刻意去询问她的名字,好像习惯了她自然而然的陪伴,不远不近,刚刚好。

    某一天,忽然知晓她原是海棠,是苏轼点燃高烛映照的红妆,是李清照卷帘相寻的倩影。

    知否,知否。她在风中未语先笑。

    不急,不急,这个春天漫漫长长,只等着你,来相认。

   清妍

    深爱海棠,命中注定的深爱。

    海棠深处,有我的故乡。

    孙长民《海棠记》中有云:“海棠盛称于蜀中,然亦唯蜀之嘉州者有香而本大。”旧时嘉州府衙内悬有两道匾额:“汉嘉古治”“海棠香国”,可见海棠之名,彼时已盛极一方。

    古城内嘉定府治后海棠山就以海棠花多而为嘉州名胜。王象之《舆地纪胜》载:“周回皆植海棠,花时太守必宴赏。花片飞坠,自溪流入城中。”

    —— 那是怎样的美啊,自在飞花逐流水,是轻的,比抓不住的梦还要轻盈,却偏偏沾染了颜色,粉粉的,是心上人那倚门回首的一笑。酒变得寡淡了,诗也写不出了,心儿变得比花瓣还轻,飘飘忽忽地追着那笑容飞走了。

    那时的海棠,是馨香扑鼻的。“四海应无蜀海棠,一时开处一城香”。可惜香海棠却未能留存至今,留下的,只有“海棠香国”这个馥郁芬芳的名字,让我无数次地遐想百年之前被花香浸透的故乡。

    那是曾经的盛景,现在的她只有水雾的面容。清妍,简素,安静地开放着。

    曾经常觉得遗憾,这可爱的小花,怎么就失了香味呢。就连张爱玲也说:“人生有三恨:一恨海棠无香,二恨鲥鱼多刺,三恨红楼未完。”这海棠,是多了三分泪水的黛玉,是欠了一段灵动的宝钗。

    红颜蒙尘,白玉微瑕。这遗憾,更惹人怜惜。

    清妍
 
    想起高中一好友,眉眼灵秀的一个女孩,高,瘦,长发扎成马尾,从四月的风中走过,好像粉蝶儿翩翩而去。

    最喜欢看她用行书写成的美文,悦目而赏心,一字一语,都是娓娓道来的清雅。

    高一时的元旦晚会,我们表演舞台剧:王尔德的《夜莺与玫瑰》。她一身坠满花朵的长裙,化作多情而美丽的夜莺,随着聚光灯徐徐舞来。

   “我向你索取的报酬,仅是要你做一个忠实的情人。因为哲理虽智,爱却比他更慧;权利虽雄,爱却比他更伟。焰光的色彩是爱的双翅,烈火的颜色是爱的躯干。”

    当我读起这段台词时,“夜莺”在花朵中央为最后一支歌旋转,女孩用舞蹈诠释着这个忧伤的童话,美得惊心。

    后来文理分科,我追随了数理化,而她继续文学梦。两年后,她如愿考入南京大学。某个暑假,收到她传来在苏州园林的照片,庭院深深处的海棠花下,昔日的女孩眉目依旧,蓦然回首,那些留在故乡校园的青涩年华仿佛从未改变,只是隔了一条美丽的时光之海。

    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

   清妍

    异乡多风,枝头的花儿往往等不到盛放,就被吹散成一场烟花雨。长发是必须束起来的,不然大风刮过,难免七零八落地挡住视线。

    被风追着走的感觉着实不好,但寻一安静的角落,听风成眠却是舒服的。

    午后的图书馆,找个靠窗的位置坐下,阳光擦过书页跳跃着,风懒洋洋地徘徊,仿佛也沾染了浅浅的睡意。“人间有味是清欢。”此刻的欢乐,是轻的,也是清的。野有蔓草,零露漙兮,恍恍惚惚间,似乎有什么景致从记忆深处泅渡而来,却怎么也看不真切,只好把现下的惘然搁置一边,暂且做个无心散人。

    桃花,樱花簌簌飘落,小路染上一层薄粉,只有几株朱红的五瓣花,依旧开得淡定。

    那是贴梗海棠,海棠花里最硬朗的一个品种。遒劲的枝干上,秀气的花朵婷婷而立,丝毫没有寻常小花那蝉翼般的薄弱。

    记得小学时最后一次作文,题目是《故乡》,老师让我在讲台朗诵,“蒹葭苍苍,棠花为裳。所谓古城,在水一方……”接下来写的什么,我想不起来了,只知道铃声一响,那些童年的时光就倏忽而远。

    年年岁岁花相似,不知不觉,时间过去了那么久。这两年在异乡求学,海棠竟也遍植校园,让偶然泛滥的乡愁,变成了甜蜜的忧伤。

    清妍,浅笑。那段素年锦时,念念成歌。

 

               清妍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时间的玫瑰
后一篇:萤火森林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时间的玫瑰
    后一篇 >萤火森林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