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风萤雪
风萤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4,775
  • 关注人气:94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梦游记

(2015-02-20 21:03:15)
标签:

随笔

心情

分类: 思无邪✿呓语

                 
             梦游记


    给我一袭青空的蓝或者一页墨色的秋天。海水太浅,盛不下流泻了千载的明月和无家可归的风浪。把鲛人眼角失明的白色珍珠,全部绣进我天蓝色的四季里,再披挂上几缕清远的笛。此夜,我要锦衣而行,在你的梦中轻敲红檀响板。

    让时光起笔于冬天,我要举起燃烧的桃花,走进一双冰冷的眼睛里。寻遍了十万里的绿水青山,随波逐流过千顷白云的奔涌,攀上纸鸢的翅膀。引路的蝶,翩跹掠过了沧海的波澜,却循着一丝酒香,自投进红尘的罗网。

    不愿,不愿你听雨的小楼上,悬挂起湿漉漉的心事。刚刚晾干了一枚桃花潭底的红叶信笺,又被雪花撞疼了眉眼。泪,如雨下,长亭短亭,衰草变换着送别的姿态,我的眼望你的脸,雾色弥漫。

    不愿,不愿你诗意的帝国里,动乱金戈铁马的狼烟。江淮该有烟雨,大漠长风无边,岭南薄雾起,海角浪如雪。若是爱与痛太过炙热,如何凝固起一片菊心的冰洁,而迁徙的晚霞,也迷失在归隐的途中。

    不愿你追忆的扁舟,颠簸在摇晃的岁月,多年后复述红颜,依旧黯然。不愿你馨香在案,却系着丁香的愁结。不愿用荼靡色的句子,来书写樱花瓣的凋谢。

    不愿修一场奈何禅,今生只数三百六十五颗执念。

    风在林梢,而山水已经淡泊了千年,一杯清酒,静静温暖在你凝望的尽头。

    我已举杯,你,可愿伸手?

 

梦游记

    你可愿伸手,让我触碰指尖的暖?

    霜,在曦月的余温里蜕变出流动的翅膀,用一角的轻盈,与青黛的莲花交换色彩,临摹着下弦月的弧度,我描绘一双眉眼的纤长。

    你可愿伸手,让我揭露掌纹的密语?

    游刃有余地躲闪过暗箭与明枪,却与一只狡黠的白狐在谎言里狭路相逢,线索绵延不绝,真实被完美拼凑在方寸之间。

    我不会向春天的彩虹泄露你七种颜色的心事,也不会把你穿越过的梦境,告诉给行走的风,我只是聆听,但笑不语。

    我只是,想要你心间的一寸火苗。

    不要把它包裹上修辞的华丽,也不要用爱,用恨,用沧桑或是寂寞来填充它的重量。让它以飞翔的姿态,燎原,燃出灵魂的澄澈和骨骼的轻盈。

    然后,我们起飞。飞过远方的远,飞过长河的长。飞过某个未曾消融冰雪的冬,看振翅的枫叶,挣脱眼眶的束缚,吻上月亮的刀锋。

    我们起飞,在青空的辽阔之上。星星是孤独,风是孤独,被一千只白帆路过的白萍洲,种下了一片斜辉脉脉,肠断,在宋词的晓月残风。

    多少人带着义无反顾的忧伤,投入了一生的痴妄,从此再也不见他们的笑颜。

    但我们不是这样。我们起飞,就去穿越每一缕晨昏的变换,用流水的绿,承接群山的青葱,然后转身,从流飘荡,任意西东。

    我们起飞,就把喜怒悲欢都抛在身后,听茉莉弹唱开了又凋落的年月,有泪流过,也不觉得苍凉。

 

 梦游记

 

    不曾远走的泪水,总是埋伏在前方。命运难断,不若,信手打乱浮生的棋盘。

    跳出黑白纠葛的迷惘,让身体随一滴水墨坠落清泉,无拘无束地晕散着,汇入无边澄澈的空灵。

    摘下面具,才能将双眼附上山水的灵犀。看一遍千年的跌宕,我们折叠时光的漫长,一页,两页……我把你的故事,收拢进一本书的厚度,怀揣在心头,陪伴轮回的山高水长。

    我读你的前世,蛰伏在青花瓷的蓝里。当眼睛在沉睡的时侯,只能用耳朵去捕捉夜晚的气息,铃铛上的雨声,也有着微蓝的心情。而杏花,在竹篮里蠢蠢欲动着馥郁的香,只等晨曦一露,便在小巷里喊出第一声欢笑。

    读你的故事,在白马青衫的年华。不写如花美眷,逝水匆匆,也不为抓住一缕如风的烟愁而兀自登楼。当柳梢头的诗意尽数飘过眼底,拈一缕春风,浅浅地作序。

    不贪浓郁的烈酒,只握一只清泉的白盏。一口,饮醉一朵桃花的袅娜。再蘸水为墨,点醒一双蝴蝶的眼,翩翩,逍遥在庄生的白日梦。

    读你的故事,在无人的渡口。豢养一朵银色的温柔,伪装成明月的光,随空船远航。与你相遇在秦朝的边关,汉朝的城楼。你会浪迹于长安的酒肆还是汴京的歌坊?或者更远,万径孤鸿一点,千山人迹灭,只剩你与白雪,对钓寒江的冷月。

    但我知晓,这是你选择的逍遥,宁愿自我放逐心的流浪,也不愿偏安一角的无趣。

    我轻轻地读,读你的前世。不用旖旎的比喻来形容你的心愿,不说你像莲荷或是幽昙,它们的爱与思念只能寂静地喧哗着,永远伫立,在疲倦的等待中。

    我想把你轻盈的梦,都系上纸鸢的翅膀。剪短丝线,风有多远,你的山河就有多远。习惯了眺望的目光,把逍遥的愿,从前世寄到了今生。

 
梦游记


    今生,我偶尔做一只蜻蜓,在你的荷塘间点水而过。双翅不经意沾染了幽香,从此坠落,随兰舟的飘荡。

    不知是在水面,还是在天空,仿佛在你的梦中穿行。月中天,白沙水寒,流光摇曳。谁人饮马长河岸。

    有辽阔的远,在梦的星眸。

    我们策马,不去追逐飘渺的海市与虚妄的蜃楼,不去奔赴一场落日的觞宴。而八千里路的云和月也不过咫尺之间。

    我们策马,就去跨越无尽流转的时光。远远抛却前世的悲欢动荡,扬起一路惊雷的马蹄,踏平今生的千山万壑。许一片无际的远,延伸到来世的尽头。那里小河弯弯,牛羊成群,我们逐水草而居。放牧千万朵白云,随着风的方向流浪、迁徙,简单地,像草儿那样生长。

    也会有心雨,偶然冰冷梦的珠帘。情感在无拘地流淌,难免演化出一场婉约的黯然。

    不妨就这样柔软下来。柔软,一如一件裁成旗袍的锦缎。玲珑的盘扣把百转千回的心事系进一朵墨色的牡丹,彳亍,在雨巷的惆怅之间。

    如若,一段似真若幻的凉烟散完,依旧难想难见难梦难圆,不如释怀这场风月无边,悄然潜入另一番山水的传奇。

    夜,凉如水。思绪却化身红色的锦鲤自如往来。眼睛闭上,灵魂却像花朵那样,一瓣,一瓣,打开着涟漪的波纹。

    梦里,卷起千堆白雪的拍岸波涛,还原成最初的一颗水滴,折射着虹彩的变换。而抚摸掌心纹路的走向,如同漂流进五湖烟水的浩荡。

    不再问,过隙的白驹载走了多少梦境幻想,这一夜,写下几行月光便是不枉。

    启航新的流浪,脚下江水两茫茫,取一瓢灌入酒囊,这味道微醺了时光。

    念念,不忘。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