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风萤雪
风萤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4,775
  • 关注人气:94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你好,旧时光

(2014-09-07 20:34:46)
标签:

散文

青春

情感

校园

怀旧

分类: 思无邪✿呓语

    我想吹散那朵珍藏的绒花,在起风的夕阳之下。自此忧伤粉碎,化作无数笑貌音容,陪伴你辗转天涯。

 

你好,旧时光

    最喜欢在有点薄雾的清晨,拿上一本书坐在飘窗上慢慢翻着。这时候的城市刚刚苏醒,还带着一点慵懒的安静,偶尔一朵三角梅从楼顶悠悠飘落。此时此刻,是浸没在时光里的缓慢薄凉。

    今天,书翻到席慕容一篇叫做《几何惊梦》的文章,讲到她少年时苦苦学习数学的经历。我的心里不由地咯噔一下,有些往事忽然窜进了脑海里。把目光从书页上移到楼下,一辆公交车刚到站,几个穿着蓝白相间校服的少年匆匆挤了上去,像几只小鱼儿霎时闯进了网里。我微微笑了起来,想起几年前自己也是这样被日日无奈地运到学校,那时真的常有上刑场的错觉啊。

    高二的时候,学校把全年轮二十几个班分成了普通班、实验班、火箭班三个档次,学生按照各自的成绩对号入座。不知该说幸运还是不幸,我因为最后一次期末考超水平发挥,竟然被分进了唯一的火箭班,这个所谓的金字塔尖儿。

    我是真的不想去那个遍地学霸的高智商人才集中营,觉得自己这种慢慢吞吞,不求甚解又脆弱敏感的小性格,在那片没有硝烟的战场上肯定会死得最快也最难看。但显然我微不足道的抗议没有得到妈妈、老师、朋友中任何一人的关注,他们认为我不想进火箭班的念头,要么是变相的炫耀,要么就是脑子在抽风。

    于是就这么阴差阳错地留了下来,开始了接下来噩梦般的两年。我的英语和语文一向不错,即使在这个最好的班级里也可以排进前几名,但作为一个理科班,这两门课始终处于少有人关注的弱势地位,只有数学和理综厉害,才会得到老师同学的另眼相看,而这几样,偏偏都是最折磨我的冤家。

    其实也不是一点不通,若把我放在普通班级,自己的理科成绩也算还好还好。把公式记牢,例题背熟,应付些基础知识还是没问题的,但要跟上最好班级的步子,这点程度显然是远远不够的,再加上内容越来越多,光是死记硬背都难免记错,若再来点变化引申,就真的有心无力了。常常是别人三张练习卷都做完了,我还在苦苦奋斗其中一张,卷子上大片的空白,像是最无情的讽刺和嘲笑。

    每一次的月考,都会对每个班每科的平均分进行排序,我所在的火箭班毫无疑问是科科第一。但精益求精的老师们觉得离完美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点,因为总有个别人的成绩,突兀地掉在平均分后面很远很远。

   “这次我们化学的平均分,只高了隔壁二班三分不到……有些同学,不是我说她,确实拖了后腿……”这样的话不知听过多少回,只清楚地记得每一回讲完,老师的眼光,同学的眼光总会飘到我身上,即使那些眼光被委婉地掩饰过,但我浑身依旧像扎满针一样难受。

这种难受我无能为力,有些事情是努力了也无法改变的,我只期望时间能快一点,再快一点,只有时间能冲淡一切,治好一切。

 

你好,旧时光

    时光的流逝,该怎样去形容呢?

    9岁的时候,我们会在新学期的第一篇作文开头写上:光阴如箭,岁月如梭。

    14岁的时候,时光是抄在天蓝色笔记本上的席慕容诗句,她说迎风的笑靥不再芬芳,温柔的话语都已沉寂。

    18岁的时候,时光是一团化不开的浓雾,我们提灯穿行其中,却分不清彼此,看不见前路。

20岁以后,我们会学会缄口不言,有些话无人可说,不可言说。在与时光的对峙中,我们终究是放弃挣扎的困兽,寂寞太久,渐渐温柔。

 

    记得一次物理测验前,我有道题怎么也弄不懂,问了好几个同学,却越听越糊涂。眼看就要考试了,忽然看见坐后面的那个全班成绩最好的男生,好像无事可做,很悠闲的样子,我把本子放他桌上,小小声声地问:“可以给我讲讲这道题吗?”他只是用眼角瞟了瞟,淡淡道:“等一下,我正在想事儿。”

    我尴尬地不知该离开,还是该继续等,幸好上课铃响了。老师把卷子发下来,我看到这道题就是最后一道大题时,真真是欲哭无泪。

    第二天,毫无意外地又是不及格,晚上下了公交车,我绕路到经常买甜点的一家小店,买走了最后一个奶油蛋糕。我用小勺一点点吃,吃一口,就流一串眼泪,等慢慢磨蹭回家的时候,才发现妈妈站在小区的楼下,冬天的夜晚,风很大很冷,她也不知道等了多久。

   “你跑哪去咯?啊?!一个女娃娃,那么晚不回来!”妈妈的样子很凶,我却冲过去一把抱住她的腰。“干什么,放开,放开!”妈妈想掰开我的手,我却紧紧抱着,蹭了她一身的鼻涕眼泪。我不记得妈妈最后是安慰了我,还是继续骂了我,我只记得那颗温暖跳动的心脏,是我永远的港湾与依靠。

 

你好,旧时光

    不知不觉,栀子花白了一轮,又白了一轮,毕业就这么来临了。没有想像中的放纵狂欢,每个人都比预想中要冷静很多。我把语文老师送给我当纪念的小熊相框装进书包,与昔日的同学挥手道别。不知为何,那些针尖般的目光此刻却像温柔的湖水将我包围,让我多年后回忆起来,仍记得倒映在其中的芳草鲜美,落英缤纷。

    幸福总会有,悲伤总会有,寂寞总会有,温暖总会有……记忆中的女孩,还安安静静地坐在暖黄的灯光下,手边是厚厚的习题,写得密密麻麻的草稿纸一角,不知何时写下了小小的几个字:你好吗?

   “你好吗?”——它们怯生生地藏在无数面容冷酷的物理公式化学方程式数学函数中间,像一句极轻极浅的叹息。

 

    旧时光,你还好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