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风萤雪
风萤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4,698
  • 关注人气:94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裁梦成衣

(2014-07-30 09:47:36)
标签:

情感

青春

唯美

散文

图片

分类: 思无邪✿呓语
   谁的寂寞长出斑斓的翅膀,衣我华裳,覆我年年岁岁的忧伤。

裁梦成衣

 记得一次半夜醒过来,头沉沉的,感冒似乎又有加重。难受地睡不着,坐在床上,一偏头,竟瞧见窗外星星点点的灯火,在黑暗的河流上悠悠飘荡......波光碎影,困在流水的中央,亘古飘零,无所归依。

    城市喧嚣散场,各归梦乡。我却心心念念着白日里轻舞于沙洲上的白鹭,和停在河中心的小渔船。也不知白鹭、渔船在这清冷的秋夜里将归于何处,是否只能用这满江的灯火来取暖?

    不知不觉,记起了纳兰性德的话:

    曾记年年三月病,而今病向深秋。庐头风景白头人,药炉烟里,支枕听河流。

    人在病中,头脑昏昏,肢体沉沉,心也最容易变得柔软。仿佛天地间的一切都会慢下来。我看见往昔的时光,她提着灯渐行渐远,或回眸浅笑,或低头叹息,袅袅烟愁里,化成三千东逝水,昼夜不息。


裁梦成衣

 

   轻轻地,我又想起来小时的那个梦。

    梦中,我跋山涉水而来,在茫茫的雪夜里,看一朵幽昙无声绽放。花瓣轻轻舒展,每一瓣都温柔地托住落下的雪粒。雪化成水滴纷纷落下,仿佛落了千万年那么长久,汇成了一片深寂的海洋。

    我摸索到一把浮于海面上的椅子,坐上去,感觉那海洋吸收尽了所有的感觉和色彩,星光,花瓣,雪粒......都和着海浪摇晃,摇晃......梦中,花香飘渺。

    恍然一惊,梦中怎会闻到花香,而脸上似有温温的东西滑过,辨不清是泪水还是吃了退烧药后的汗水,又依稀听见有声音远远地,叫着我的小名,那么温柔......

    早上彻底清醒之后,瞧见床头有一朵病怏怏的昙花。妈妈走过来,说:“昨晚上昙花开得好好,你烧得厉害没法看,就摘下来闻闻香吧,只不过,昙花活不到白天啊。”

      抚摸着已无生气的昙花,小小的我有点伤心。现在想起来,究竟是花入了我的梦,还是我扰了花的安眠?时至今日,梦中花香,依旧难忘。


裁梦成衣

 

   冰心的话讲得真好:别离碎我为微尘,和爱和愁,病有把我团捏起来,还敷上一层智慧。等到病叉手退立,仔细端详,我已另是一个人。

    病中的我更爱这世界,也一并爱着她给我的忧伤和快乐。因为知道万千种种终必消逝,所以,对路过的一切都充满了不舍与怜惜。不愿徘徊于遗憾,也不想沉沦于伤害。

 

    亭亭而立,不忧不惧。你若盛开,清风自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