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obscure12
obscure12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721
  • 关注人气:2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卵巢彩票”理论对巴菲特行为模式的影响

(2014-05-23 13:26:40)

“卵巢彩票”理论对巴菲特行为模式的影响

1、巴菲特将“卵巢彩票”定义为“能够在出生在合适时间和地方的运气”

(1)巴菲特的出生是幸运的

“我是1930年出生,当时我能出生在美国的几率是只有2%,我在母亲子宫里孕育的那一刻开始就是中了彩票,有优秀的父母,得到了良好的教育,在这个特别的社会中我得到了特别的恩赐。如果我出生得更早,或者出生在其他国家,或者我是个女性,或者我是黑皮肤的话,我不会获得同样的机会。我赢取了卵巢彩票,为此我真的什么都没有做。在这个系统里,我绝对是接对了路,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想象一下,当你还在母亲的肚子里的时候,一个魔鬼问你,“你愿意用你未来多少百分比的收入投标,来换取出生在美国而不是孟加拉国?”我打赌投标额肯定会很快上升到很高的百分比。这就说明社会会对你的命运有一定的影响而不仅仅是影响你与生俱来的能力。相信我,和孟加拉相比,人们更希望在美国出生!这就是卵巢彩票。我在一个适当的时间出生于一个适当的地方,并拥有很好的父母。有了这些我还需要做什么呢?我把这称作是卵巢彩票。我赢得了这个彩票,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值得取得的彩票,就像是你生命中的入场券一样。

“假设这里有一个装着65亿小球的篮子,世界上的每个人都在这里;有人随机取出另外100个小球来,100个取出的小球里,大约5个是美国人吧,95个不是。如果你想留在这个国家,你能选的就只有5个球。一半是男生,一半是女生,一半是高智商,一半是低智商。你愿意重新选择吗?”

(2)巴菲特赶上了可以施展其投资天赋的时代,也是幸运的

“我降生后,人们让我来分配资金。假设我们都被仍在了一个荒岛上,谁都走不出来,那么在那个岛上,最有价值的人一定是稻谷收获最多的人。如果我在荒岛上说自己擅长分配资金,估计是不会被人们尊敬的。我是在合适的时间来到了合适的地方。如果我出生在几百万年前,就只能当那些野兽的食物了。我跑不快,又不会爬树,什么事也干不了。就我本人而言,我分配资本的能力原本不会有用武之地,幸亏我生活在一个人口众多的富裕国家,这个国家的市场上有数不胜数的可出售证券在交易,而且有时还会出现荒谬的错误定价。幸运的是,这正是美国上世纪后半叶的真实写照。”

(3)有无数的人由于命运不好而无法发挥才干

1995年比尔盖茨和巴菲特到中国旅行。在进入三峡的神农溪时,很多人都穿上了橘红色的救生衣上了竹筏。竹筏随河水水流不停晃动,岸上10个小伙子一组用绳子拖曳着每条竹筏前行。“在那些纤夫当中将会有另外一位比尔盖茨,但是因为他们出生在这里,他们命中注定要一辈子牵船过日子。他们没有像我们一样的机遇。我们能过上现在的生活真是太幸运了!”

 

2、根据“卵巢彩票”,制度应该设计成“在一个世界里胜者应该自由地去奋斗,同时让那些失败者仍然能有一个体面的生活”

(1)制度设计的原则,是设计者要建立一个不知自己运气好坏的社会

在你出生的24小时以前,一个先知来到你的身边。他说,“小家伙,你看上去很不错,我这里有个难题,我要设计一个你将要生活的世界。如果是我设计的话,太难了,不如你自己来设计吧。所以,在24小时以内,你要设计出所有那些社交规范,经济规范,还有管理规范等等。你会生活在那样一个世界里,你的孩子们会生活在那样一个世界里,孩子们的孩子们会生活在那样一个世界里。”你问先知,“是由我来设计一切吗”?先知回答说是。你反问,“那这里肯定有什么陷阱”。先知说,“是的,是有一个陷阱。你不知道自己是黑是白,是富是穷,是男是女,体弱多病还是身体强健,聪明还是愚笨,可能在美国出生也可能在孟加拉国出生,等等。你不知道你会得到哪张签。在你都不知道你会得到哪张签的情况下,你将怎样设计这个你即将降生到的世界呢?

(2)好的制度下,运气好的人可以自由发挥,运气差的人也要能有体面的生活

由于你不知道你将抽中哪张签,这样你就会期望建立这样一个体系:你会把系统设计得能够提供大量的物品和服务,你会希望人们心态平衡,生活富足,同时系统能源源不绝地产出(物品和服务),这样你的子子孙孙能活得更好。你想激励表现最佳者,并不想平均分配。而且对那些不幸选错了门票,没有接对线路的人们,这个系统也不会亏待他们,那些得到差门票的人仍然有一个体面的生活。社会成员不至于总是有各种恐惧:担心老来缺钱,恐惧医疗开支…

市场体系中大家的收入非常不均匀,这就应该用税收系统来减轻这种不均匀。在一个繁荣的国家中,不应该用人的本领不同为遁词,漠视分配极其不均匀的情况不理睬。这就是为什么我支持累进税的原因。在这个国家,应该有一套制度,能够让出身寒微的人也能发挥才能。

(3)人类潜能总是在不断提升的,社会总是在不断进步的

“世界上永远都有许多错误,不幸的是,我们只有这一个世界。我们有一个伟大的制度,它运行得很好,随着时间的流逝,人们将生活得越来越好。我们的制度所释放的人类潜能是其他任何制度所不能与之相比的,我们离我们走的这条路的尽头还有很长的距离,在社会前进的过程中,我们遇到过一些干扰,不过我们很快便能继续向前。我们会时不时地浪费人类的潜能,在20世纪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了7倍,道琼斯工业指数从66点上升到11497点。人类的潜能巨大,机会最终将战胜威胁。我们每年相见,你都能列举一堆问题,然而你的孩子以及你孩子的孩子将比你生活得更好。与之形成对比的是,在数十个世纪中,人类都只能依靠微薄所得(如果有的话)过活。尽管前进之路并不平坦,我们的经济体系在过去运转得相当不错。没有其他体系能像它那样激发出人类的潜力,而且这套体系还会继续如此运作。美国最好的日子还在前头。在过去44年中,75%的时间里,标准普尔指数都代表着收获。我猜,接下来44年中,大概有相同比例的年份也相当不错。”

“几个世纪以来,中国有许多有能力的人,但是当时的制度不能释放他们的潜力。现在,他们的潜力开始释放。这就是为什么中国获得了很高的人均GDP增长率的原因,我想这会继续。”

 

3、“卵巢彩票”理论对巴菲特行为模式的影响

(1)因为出生本身就是一种幸运,所以应该做一生都喜欢做的事情,和君子交往

“我真的非常幸运,所以,我盼着我还能继续幸运下去。如果我幸运的话,那个小球游戏(“卵巢彩票”)给我带来的只有珍惜,做一些我一生都喜欢做的事情,并和那些我欣赏的人交朋友。我只同那些我欣赏的人做生意。如果同一个令我反胃的人合作能让我赚一个亿,那么我宁愿不做。这就如同为了金钱而结成的婚姻一般,无论在何种条件下,都很荒唐,更何况我已经富有了。我是不会为了金钱而成婚的。所以,(如果我有机会重新来过的话)我可能还会去做我做过的每一件事情。”

“我试着尽量只与我们所欣赏喜爱与信任的人往来。和君子结识可以让你获得巨大的幸福。你只要环顾四周就可以发现,在这个房间里有很多君子,他们创造了一些伟大的企业。他们的客户可以信任他们,他们的员工也可以信任他们,就连遇到问题,都可以信任他们会正确对待并予以合理解决。这就是我们想打交道的人。这些人信守诺言。最近我和一家这样的公司打过交道,某些产品上印有这家公司的品牌,同一领域里有人发明了一个更好的产品。于是,他们就把他们的品牌从这些产品上拿了下来,因为如果他们的产品不是最好的,他们就不想让自己的品牌出现在产品上。这样想的人通常在商业上都做得非常成功,君子的大旗也会在他们的头上飞扬。我们不想被品格低劣的人环绕,当我们觉得我们的租户品行不良的时候,我们不会和他续约。我们的经验是品行低劣的人会给你带来致命的打击。好大喜功的人在压力下很可能不守规矩。毕竟,他们选择的人生道路就是看重赚容易钱。你为什么对这种人有特别的信任?”

 

(2)对经济前景充满信心,始终愿意投资股市中的优秀公司

“在任何历史时期,包括股票在其最低价格的时候,你总能发现同样令人印象深刻的不利因素。1974年,股票的价格一跌再跌,那个时候你可以写出无数个将来会更糟糕的理由。同样,在股价很高时或其他任何时间,你可以列出很多造成牛市的理由。其实,我对那些事物并不关注。你所说的那些是假设前提,但我有一个我觉得很有积极意义的假设前提——这个国家将把那些问题处理得很好,然后将有利于企业。企业已经做得很出色,道琼斯指数在20世纪的100年中从66点上升到了10,000多点。你细数一下,这100年中我们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原子弹、禽流感以及冷战。将来总会存在一些困难,但同时也存在着不少机遇。在这个国度,机会总能胜过困难。”

“1890年时,2,000美元就能把可口可乐整家公司买下来,今天可口可乐的市值是500多亿美元。有人可能会对在1890年买可口可乐股票的人说:“我们将会经历两场世界大战,1907年会有大恐慌,所有的这些事情都会发生。是不是该等等再买可口可乐的股票呢?,我们可承受不了这种错误。”

 

(3)王朝世袭式的财富是不可取的,富人应当最终将其财富捐赠给社会

能够生在美国,在父母的良好照顾下,接受高等教育,建立和乐融融的家庭,并且享受健康的生活。同时又因为具备了“商业”基因,我们获得无与伦比的财富;但在增进社会福祉的贡献上,却未必超出一般人。

“其实,当你们到了我这个年纪的时候,你们衡量自己成功的标准就是有多少人在真正关心你……如果你们到了我现在的年纪,却发现没有人对自己有好感,不管你的银行账户上有多大数目的存款,你的生活依然是不幸的。钱可以买来性、可以买来庆功宴会,但是买不来关爱。你付出的爱越多,得到的爱才会越多。”“我一直认为钱就是一把票根,应该投放到社会中去。我不支持王朝世袭式的财富,特别在我们的资金可以有助于60亿比我们贫穷的人们之时。只要给子女留下足够的生活费用就可以了。”

2006年,75岁的巴菲特决定分为几年逐步向其他基金会捐赠公司股票85%——当时共计370亿美元的财产。这种决定背后的逻辑,是来自基督教的教义:基督教并不把个人的财富看做是福报,而是认为金钱财富都是上帝委托自己管理的,并不永远属于自己,除了自己生活基本所需,将来应该归还上帝——全部捐出去。因此穷人不会羡慕富人,富人也不会鄙视穷人。对于基督徒而言,做善事是荣耀上帝,并不期求回报,而是爱神及爱人如己的体现。《圣经·使徒行传20:35》“当记念主耶稣的话,说:‘施比受更为有福’。”

 

4、“卵巢彩票”对中国投资者的启示

(1)其实中国的投资者也是中了“卵巢彩票”超级大奖的幸运者

即便没有巴菲特那样的幸运,也比地球上绝大多数的人幸运多了。

 

(2)过程正确可能比结果正确更重要

人的一生本身就是一种幸运,此时再用错误的方式去追求财富,就没有意义了。人的一生受到“卵巢彩票”先天影响,并受到多种偶然因素的后天影响。在能够通过正确的路径去获取财富的条件下,再通过错误的路径获取财富就不可理喻了。“如果你认为得到两个X比得到一个让你更开心,你可能就要犯错了。重要的是发现生活的真谛,做你喜欢做的。如果你认为得到10个或20个X是你一切生活的答案,那么你就会去借钱,做些短视,以及不可理喻的事情。多年以后,不可避免地,你会为你的所作所为而后悔。”

 

(3)发挥自己的天赋去做自己感兴趣和擅长的事情,才能不辜负“卵巢彩票”

把自己感兴趣和擅长的事情做到极致,才能对社会带来大的贡献。每个人感兴趣和擅长的事情都不一样。跳着舞步去上班,才能完成“一万小时理论”的突破,变成某个领域的大师。为了一份工资而应付工作,就浪费了自己中了“卵巢彩票”超级大奖的幸运。

作自己不感兴趣和不擅长的事情,实际上对社会是负贡献。巴菲特一直认为,当前的慈善事业固然重要,但1年以后、10年以后、20年以后乃至更远的将来,它依然同样重要。能够快速积累资金的人更适合管理20年后的慈善事业,而积累资金的速度相对较慢的人顺理成章应该照料当前的慈善事业。巴菲特在上世纪70年代初,用解散巴菲特合伙公司(Buffett Partnership)后得到的1,500万美元买下了对伯克夏公司的有效控制权,除了伯克夏公司之外,几乎没什么钱(远不到100万美元)。年薪只有5万美元,因此,如果巴菲特当时就为慈善事业慷慨解囊,就不得不拿出伯克夏的股票,也就没有了巴菲特后来的贡献。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