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德州张明福
德州张明福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0,800
  • 关注人气:1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卢德水《陈河道情形疏》

(2020-03-27 09:11:55)
分类: 历史文献实录

陈河道情形疏

卢世㴶

为直陈河道情形,再纠泄玩州县,仰冀明纶,核究严处,以厘河弊,并陈急着以救迟漕事:

窃照粮船于六月二十五日已尽数过济矣。臣力儹重运,前抵东昌。闻自梁家浅以北直至甲马营,上下绵亘三百余里,经今月馀,众艘胶涩,寸步难移,臣不觉大骇,急单骑直走,一望果然。科臣向所云两截者,今又化而为一条矣。回首渡江以来,过淮、过洪、过济,中间清口悬溜,黄流涨淤,八闸崎岖,咸赖皇上如天之福,幸而克济。乃此盈盈一衣带,坐阻不前,四顾彷徨,抚膺欲绝。直究病根,只是河浅。要河之浅,不自今始也。臣昨至油坊、渡口驿,仅见数人在河挑浅,察其所挑之土,其色坚黑,皆积年老淤,似从经锸者,以此推之,而治河情状概可思已。臣又忆去冬催空南下,历见河道平浅,即具疏题请大挑,复睹仓臣奏议,奉有分汛认限实行挑浚之旨,炳日星而凛斧钺,向使当事者钦遵明旨,真浚真挑,能使一律深通,何致临渴掘井、带水拖泥、手忙脚乱若此?臣不知当日河臣数载之所经营,今年闰正二三月之所料理,竟销归何处?此之不可不推求也。乃地方官之怠玩,亦未有过临清等处者。如双浅,乃属清平县地方,臣身历其浅,呼署印博平县知县钱铨问以缘故,漠然不应;命之急急挑浚,又不应。如此庸人,乃兼两县,亦负乘(负载)甚矣!临清州署印府同知辛志谔,日暮途穷,乞墦(乞求施舍;墦,坟堆)登垄(操纵贸易);管河州判宋玉祚,纨绔乳臭,学语未成,此辈宁复知河渠为何事?夫临清何等重地,不谓官员狼狈犹之乎济宁也。其最怠玩者,莫若故城县知县之荀永兴、德州卫掌印指挥之陈天印,是所当敕部严加处分者也。再照目前救急,惟有起驳一着。总河臣张国维招集吁请,驳船亦鳞次而集,随浅分派,日夜督发。顾一壶千金,多多益善。臣案察河西务关并土石二坝,俱有额设驳船,此时悉闲泊以待,曷若暂借南发,以克驳浅之用,即随漕北上,仍旧供驳,不相妨而相济,诚莫有便于此者。伏乞天语丁宁,速令悉发南下,是又转迟而速之一大机括矣!臣草疏甫毕,忽报河水顿长尺馀,是临清副总兵黄允恩节宣马踏南旺诸湖水,养全力而注之漕者,臣不胜踊跃,即遵河儹,阅见邪许奉挽之状,约可计日过临,臣谨同在事诸臣驰驱催儹(催赶,督促),夜以继日,然犹不敢恃也,仍须尽集驳船,庶乎缓急应手。至于尾帮之漕,全帮之白,一淤清口,耽搁多时,遂至隔越。今白粮已尽数过洪矣。尾帮之湖广粮道副使张一凤、把总王步云、上江把总陈谟,亦渐次抵济,容臣专疏另报外,臣仍多方接济,尽力维挽,万不敢画为两局。缘汇疏纠陈,字多溢额,仰祈圣明鉴宥,臣不胜惶惧待命之至。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