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德州张明福
德州张明福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7,869
  • 关注人气:1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卢德水《议修河流涩浅疏》

(2020-03-27 08:32:06)
分类: 历史文献实录

议修河流涩浅疏

卢世㴶

为敬陈躬历水程,日见河流浅涩,急议修治以济新漕事:

窃惟漕为国家之命脉,而河尤漕挽之司,命臣衔命星驰,乘舟南发,督催回空。遍阅河道,繇杨村(武清)以至桑园,时时有浅,处处有浅,然犹未甚也,从桑园至临清直不可言矣。此一带水程约四百里,中间老浅、新浅不可胜数。淤沙填塞,分歧称渚,漫流仅及盈尺,平沙几乎见底。臣初视诧异,转复骇惧。空舟尚且滞搁,倘重艘骈集,讵能凭空径渡乎?一望沙洲,几成平陆,纵发水亦难蓄贮,况无水乎?此河道穷极变通之会也,不乘此时肆力大挑,彻底疏浚,仅循往例草草了事,纵日疲河卒,广费金钱何益?查得济南、莱芜等府、州县,属泉源二百余处汇为汶流,故宋尚书、白老人挽之以济漕,功最奇,利最溥。岁远泉湮,有名无实,泉司之不问泉久矣。近日,工部臣丁汝骧始广寻细搜洗出源头,臣至南旺见流水有澜,虽一秋干旱而盈盈自若,此浚泉之明验也。从斯时时洗发,源源流长,何至听命于不可凭之雨泽而以国储为侥幸乎?抑臣又有虑焉。臣过桑园,即见河之两旁煞坝逼水,直至临清,其坝不下数十。问其故,盖因今秋粮艘转运维艰,不得已设此权宜之术,聊以济急,其实无补于河。非徒无补,而又害之。目今土草堆积,塞满河腹,又桩木森列,为河中之钉,昨白粮船即有罹患者矣。来岁重运,其梗碍何可胜言!臣已面令武德道臣许成章檄沿河官吏,立刻拔去,乃迄今尚泄泄也,只缘当事者徒惜已往之小费,而顿忘向后之大忧。仰乞严纶,遍谕河官,尽行清楚,于漕始便。臣敢因急议修治而并及之,惟皇上裁决施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