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井泉清清1
井泉清清1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2,476
  • 关注人气:89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那一年的那一天--我差点去当个农妇

(2020-07-13 15:03:57)
标签:

出走

生日

日记

16岁

杂谈


那一年,我16岁,读高中。

那一年的那一天,我差点跟着一个叔叔走了,跟着他去当个农妇。

16岁了,已有自己的思想,也会记日记了,可父母尤其是母亲忽视了我的成长,我与她已经一样高了,但她还是像以前一样的方式对待我。

那一年,有一个解放军叔叔,总喜欢给我塞一些纸条,他知道我上学一定要经过一座桥,就在桥那里等着塞给我就走,看到这些纸条吓一大跳,什么“亲爱的”“爱你”之类的字吓死人了,没看完就撕,抽水马桶一拉就冲走了。有一次天已黑,母亲让我去开水房去打一桶开水回家,我去了,一大桶开水也够重的,冷不防又见到他,我赶快走,他跟着,我快走提着那一大桶开水,他在后面喊着“你不要走的那么快,水桶太重我帮你拿”,我不听,赶快走,他又喊“我不会伤害你的,我帮你拿”,天那么黑,周边又没有一个人,我害怕,赶快走,结果开水晃出来了,烫伤了脚。

回到家里,母亲埋怨我“这么大了连一桶水都不会提”,父亲说“天那么黑了你不好明天早上让她去提吗”,看到父母有异议,以我的经验,异议后就是争吵,争吵的结果父亲总是输家,负气转身不说话,原来想对他们说“有一人跟着我,我快走所以烫了”,不想说了。 

不久就发生了一件大事了,我差点离家出走去找那个叔叔,跟着他走。原因是——

 大弟弟患了急性肺炎住院,母亲日夜陪伴,真的也不知怎么搞的越是宝贝病越多,他常生病的,而我,粗生粗长,健健康康,后来二弟也患了肺炎住院,母亲也是照顾得周到,可能那株肺炎菌的毒力极强,感染力也强,妹妹也患上了,而且特别危重,以我现在的估计已到了气管切开的程度,母亲没有去陪院,当地医院要将10岁的危重妹妹急送上一级医院,但又怕路上过不去,又不敢去,还是送回病房,急救车的医护人员及我父亲在那里忙前忙后,这一幕在我家的一所纱窗前可看到,我心中十分难受,想到今后可能再也见不到妹妹了,她真的好可怜(母亲对我是不喜欢而已,对她是虐待)正在沫眼泪,突然觉得身后有一个人也在看,回头一看原来是母亲,一看到她也在看这一幕时 ,心中升起了一股怒气及怨气,我记下了这样一篇日记:

“此时此刻,作为一个母亲你的位置应该在哪里?!在病房,在救护车旁,抱着垂死的女儿,还是在窗前看西洋镜!?”“我恨这个家庭!我恨这个重男轻女的家庭!什么时候我才能飞出这个重男轻女的家庭!?”

 

这篇日记很快就被母亲发现了,她偷看了我的日记,气急败坏,让我跪下,将我的衣服从柜子里拿出扔在地上,说“找个男人早早出去,滾出去,滾!” 我跪着,不流泪,我也没有男人,找哪个去?对了,突然想起了那个叔叔,我想着想着也下了决心,我滾,跟着那个叔叔走,到他乡下去,养几头猪,养一窝鸡,种菜种花,再为他生一堆孩子(虽然那时还不知道孩子是怎么来的,还以为男女皮肤一接触就会生孩子的)。我知道母亲让我跪着是等父亲下班回来再打我一顿的,这次父亲回来既没有打,连责骂都没有,他让我站起来走到他的房间,对我说

 “我这样辛苦赚钱养活你们一大家人,你还恨这个家!”

 “我不是,我恨这个重男轻女的家庭” 父亲沉默着,这是多年来父母经常争吵的原因之一。

 “你想离开这个家,你要到哪里去?你能到哪里去?你靠什么生活??”,父亲既然问了,我就提到那个叔叔,那些纸条,还有那次晚上开水烫脚事件,,,

 父亲听完后楞在那里,知道问题的严重性,他紧张地问

“他碰过你没有?纸条呢?他真的没有碰过你?”,当得到我肯定回答后父亲放心了,他知道有一批人很快要复员回家乡,那个事务长(那时也不知什么叫事务长)也在名列内。

 父亲沉思了一会对我说

“你不是想上大学吗?现在快高二了,难道不想上了?”

 这话说到我的心坎里,初中毕业母亲就让我去考护士学校,让弟弟们今后上大学,是父亲为我争取读高中的,目的是父亲想让我读医学院。

 父亲见我沉思不语,说“想上大学,你得给你母亲去认个错,否则我也帮不了你”。

 我去了,向母亲认错,16岁已懂是非了,我只认了“我恨这个家”及“我要离开这个家”的错,其他的我避而不谈,到今天为止我还会问“当女儿病危,此时此刻母亲的位置应该在哪里??”

然后父亲将母亲叫到房间,他们俩谈了好久,一定是在谈我让他们吃惊的事,后来他们让我进去,站在父母面前,让我转个身,再转个身,再转个身,他们已看到女儿已发育成熟(他们没发现,倒是给那个叔叔先发现了),有思想了,会记日记了(自此之后我撕了日记本再不敢记了,那个东西很惹事的, 直到退休后才记日记)。

不久,我16岁生日,母亲给我二个红鸡蛋,难得的静静地坐在我对面看我吃,并说“16岁就是大人了,要学乖一点”,很亲切的话暖在心里,此时真想母亲能走过来摸摸我的头,拉拉我的手,甚至拥抱我一下,像搂着弟弟们那样,但她没有,我也没有,对我来说这样已足够暖和了,真感到温暖了全身,温暖得想掉眼泪。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