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天地书香
天地书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7,528
  • 关注人气:26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图书馆报》:金克木:跟着读者读书

(2015-09-02 20:06:22)
标签:

军事

金克木:跟着读者读书

《图书馆报》:金克木:跟着读者读书

载《图书馆报》2017324日第09

http://124.207.48.191/epaper/tsgb/2017/03/24/A09/story/45456.shtml

 

诗曰:

天下学问道相通,门前桃李次第红。

心游万仞接千载,来哭走笑读一生。

金克木(1912~2000),字止默,笔名辛竹,安徽寿县人,著名文学家、翻译家、学者。他只有小学文凭,却精通英语、法语、德语、梵语和世界语,创作了大量的诗词、散文和30余种专著,被称作是“小学毕业的大学教授”,与学界泰斗季羡林、张中行、邓广铭一起被称为“未名四老”。

少年时金克木家道中落、父亲早逝,小学毕业后只读了一年中学便辍学。1930年,19岁的他作为“北漂”在北京大学课堂上做“无票乘客”。1935年,在北京大学图书馆做职员。1941年,到印度学习印地语、梵文、佛学。1946年回国后,先后任武汉大学教授、北京大学教授。2000年8月5日因病逝世,临终的遗言是:“我是哭着来,笑着走。”

金克木是读书自学的榜样,他在北京大学课堂上“偷听”时格外用功,有些课程学得比正式学生还好。他认为自己在北京大学图书馆坐在出纳台借还书是“学的最多的一段时间”。他把借书条当作索引,把借书人当作导师,“白天在借书台和书库之间生活,晚上再仔细读读借回去的书”。高年级同学要写毕业论文借书有方向性,低年级同学往往借教师指定的书,对他而言都有启发。他注意向读者请教,例如跟借地图绘制书籍的学生学习地图绘制投影法和经纬度弧线画法,请借历法书的学生开列相关书单。他在《一点经历,一点希望》一文中回忆到,曾经有一位大名鼎鼎的外校教授来借书,这位老先生走后他“连忙抓张废纸,把进出书库时硬记下来的书名默写出来,以后有了空隙,便照单去找善本书库中人一一查看。我很想知道,这些书中有什么奥妙值得他远道来借,这些互不相干的书之间有什么关系,对他正在校注的那部古书有什么用处。经过亲见原书,又得到书库中人指点,我增加了一点对古书和版本的常识。我真感谢这位我久仰大名的教授。他不远几十里从城外来给我用一张书单上了一次无言之课。当然他对我这个土头土脑的毛孩子不屑一顾,而且不会想到有人偷他的学问。”

在武汉大学外语系任教时,与金克木相交最多的是历史系唐长孺教授、外语系周煦良教授、中文系程千帆教授。他们年龄相仿,志趣相投,经常一起绕着珞珈山散步,谈诗论书。金克木晚年著文《珞珈山下四人行》有过幸福的回忆:“假如有人稍稍注意听一下这四位教师模样不过三十五岁上下的人谈话,也许会觉得奇怪。他们谈的不着边际,纵横跳跃,忽而旧学,忽而新诗,又是古文,又是外文,《圣经》连上《红楼梦》,屈原和甘地做伴侣,有时庄严郑重,有时嘻笑诙谐。偶然一个人即景生情随口吟出一句七字诗,便一人一句联下去,不过片刻竟出来一首七绝打油诗,全都呵呵大笑。”

任何一种文化和学问都有必读的、不能绕过去的基础书,金克木在《“书读完了”》一文中说:“只就书籍而言,总有些书是绝大部分的书的基础,离了这些书,其他书就无所依附,因为书籍和文化一样总是累积起来的。因此,我想,有些不依附其他而为其他所依附的书应当是少不了的必读书,或则说必备的知识基础。”他举例说,要了解西方文化,必须有《圣经》的知识,否则就无法读懂西方公元以后的书。读西方哲学书,少不了柏拉图、亚里士多德、笛卡尔、狄德罗、培根、贝克莱、康德、黑格尔。读西方文学书,就要读荷马、但丁、莎士比亚、歌德、巴尔扎克、托尔斯泰、高尔基。读中国古书,《易》《诗》《书》《春秋左传》《礼记》《论语》《孟子》《荀子》《老子》《庄子》这十部书必须读。读史书,最少要读《史记》《资治通鉴》。读文学书,总要先读总集《文选》。

金克木喜称自己是杂家,人们则称他为“通人”,王充在《论衡》中说“博览古今者为通人”。他的阅读范围上至天文,下至地理,文史哲经,古今中外,自然人文,无所不包。一般人认为,从理工转文史易,从文史转理工难,他恰恰打破了这种藩篱。他的女儿在《未知的宇宙》一文中这样描写父亲:“他读书也是这样,兴趣广泛,看书极杂,可以说是无所不读。从古老的《十三经》到时新的电脑网络、计算机语言,从高雅的《庄子》与《文选》到通俗的张恨水、金庸、琼瑶,从没几个人懂的梵文、拉丁文经典到浅显的中小学课本,铿锵的拜伦、弥尔顿,难以卒读的乔伊斯、普鲁斯特,大众化的阿瑟黑利、克里斯蒂、松本清张……什么都看。” 

金克木读书时的思绪可谓是“精骛八极,心游万仞”,他在读书过程中不断发表妙思睿见,关注和思考着书中的许多特殊问题,如教育、美学、印度文化、读书、文学艺术、经典诠释、中西哲学、政治、科学方法等,都提出了许多有价值的思想或设想。他在《如何解说文化》一文中这样描画自己:“一个白发老人坐在窗下,微闭双目,想着本世纪的世界思潮变化和当前中国思想家提出的问题。”北京大学新图书馆竣工后,金克木便天天去读书,不但阅读印度学方面的书籍,还阅读大量西方各种新的学术思潮方面的书籍,例如符号学、信息学、比较人类学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