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17年02月26日

(2017-02-26 16:19:10)


逆流逆人

 

 

 

 


希望小公主们都能有这样的爱情
——邪

 

 

 

 

 

 

 

 

 

 


Chapter 1

所有的人都很喜欢逆人叔叔。
据说逆人叔叔以前是逆人爷爷,然后慢慢地,他变成了逆人叔叔。
黄子韬这么和吴世勋说。
黄子韬的父亲就曾经承蒙逆人的教育,后来有幸,黄子韬在受教育的时候,遇到了同一位逆人。
吴世勋之前没见过逆人,但他很讨厌这种教育制度。对儿童的教育应该由父母完成,为什么要安排其他人?而且,为什么他们这个校区是逆人?
黄子韬说你懂什么,有逆人愿意来教我们是多好事儿,你知道现在世界上逆人还剩多少吗?见一个少一个呢!
和黄子韬吵着吵着,吴世勋进了教室。全息屏打开,讲台上的教官给遮住了。等到孩子们都坐齐整,铃声响起,那教官才恍然大悟地关闭了全息屏,细碎的黑发搭在额前,已经流汗了,白衬衫扣子解到第三颗,下半身普通的黑裤子,黑色球鞋。
吴世勋冷冷看着这个教官,这个逆人,真不知道哪儿有点过人之处。大概感受到了目光,逆人教官看向吴世勋,头轻轻一偏,笑了。两个浑圆的酒窝挂在了脸上,皮肤真白啊~吴世勋感叹到。有点像漂亮的姑娘,这就是传说中的逆人?
吴世勋心中的不屑多了几分,拿出个人终端打游戏。教官开口说话了。
“同学们好,我是你们的主导教官,张艺兴。”
声音也软。
逆人都这样违和么?
那不肯定么~~逆人就是个违和的存在。

Chapter 2

和人干架,要的是气势,气势上唬住对方,就胜了一大半,基本对方就会停手改放嘴炮。可是今天吴世勋显然落入了陷阱。他亮出气势之后,对方原本1个人,却跟影分身一样从背后变出来10多个人,把吴世勋团团围住。吴世勋纵观四周,shit,他故意把对方引到校区的监控死角,这样谁都找不到他。
这下好,要求救也不行了。
吴世勋想起来,他看过的书里面,这个时候父母就会冲出来保护自己的孩子,如同狮子保护幼崽。可是吴世勋的父母不会这么做,吴世勋的父母在2.4光年之外的驻地。
心里涌上来一股难以化解的恨意,吴世勋眼神不善,手慢慢抬起来。他,运用了属性。微风聚集到他手心慢慢形成风刀,卷起残云朝对方斩过去,那群孩子都和吴世勋一样大,10来岁,还没开始属性教育,谁知道吴世勋能提前用了,一下子哭喊着就四散,边哭边朝着外面的摄像头呼救。
大概5分钟之后,张艺兴来了。那片区已经狂风大作,吴世勋没有收属性,风刀贴着张艺兴的耳朵飞过去,刷,他白嫩的脸被割开了一条口子,腥红的血满满渗出来。张艺兴表情平静,慢慢朝吴世勋伸出了手。
吴世勋的愤怒快把他烧起来,然而张艺兴伸手的一瞬间,他的心,好像被什么东西接住了,有个声音对他说,会好的,一切会好的,你是被爱着的。吴世勋渐渐觉得浑身乏力,最后收了手,直愣愣往地上倒,张艺兴一个箭步跨上来。
后来,吴世勋半梦半醒地,感觉到自己趴在了一副宽阔的肩膀上,那人的大手托着自己,这在吴世勋看过的书上被称为,“背”。当时吴世勋拉着黄子韬研究了很久这个动作,黄子韬没背两下就喊重把吴世勋一摔,吴世勋早就被黄子韬骨头隔得生疼还巴不得下来呢,心想背有什么好的了,被写成那样美,虚假宣传。

原来是他找错了对象,背这个动作,应该是由长辈传递给晚辈的一种,温暖、包容的宠爱。所以,如果自己的父母能和自己生活在一起,是不是就能像现在这样,

背他。
而不是由,逆人完成。
那人用软软的声音说
“睡吧,我把你送回宿舍就走。”

第二天吴世勋自然接受了处分,张艺兴作为主导教官亲自宣布了对他的惩罚方针,属性封锁、关禁闭还不算,还要口头道歉。

吴世勋一万个不愿意。到了那10多个人面前,他们一副胜利者的模样。因为张艺兴在,吴世勋不敢造次,委屈得当场就要哭。他拼命鼓着脸,这种举动招来嘲笑。吴世勋恨,情绪一波动,周围的风又开始不正常,这时候,张艺兴倒是说话了。

“吴世勋要道歉的是运用属性,你们要道歉的是,技战术布控全盘失误,撤离时刻全面溃散,以及,对战赢不了,去求教官帮助,很光荣么?”

10多个孩子被教官这么训话,还是德高望重的逆人教官,一下子就哭开了。张艺兴扶额,伸出大手张开,运用了昨天他抚慰吴世勋的同样的能力,过了一会儿,孩子们总算乖了,说了对不起就退出办公室。

张艺兴带吴世勋往禁闭室走,吴世勋一路走心情更加低落,他很怕黑,很怕自己一个人待着。原本在宿舍就是单人间已经算是坐牢了,现在还要被关起来。关3天啊!没有灯没有门窗的完全黑暗中,3天怎么过?

脚步越来越慢,看着前方离自己半个身位的张艺兴高大的身影,眼睛不自觉挪向他的背。宽阔的,有点点微驼的背。吴世勋鼻子酸了,手不自觉地去拉张艺兴的衣袖子。
张艺兴回头,刚好和吴世勋眼睛对上,他眼睛有点微微下垂,这会儿眼神很温柔地,又笑出酒窝,吴世勋咬嘴唇看向别处,赶紧抽回手,快步往前走。

“要关我就快点,早关早放出来。”

张艺兴笑,一下子走到吴世勋面前,握住他胳膊,蹲下来,仰头看他。

“世勋啊,如果让你三天时间不吃饭,没关系么?”
“本来也不爱吃饭。”
“哦?那你爱吃什么?”
关你什么事!吴世勋想要这么说来着,可是张艺兴的手好暖,声音也好暖,让吴世勋忘记了反抗,他低头闷闷回答。
“甜的东西。”
“哈哈哈。”张艺兴边笑边点头。吴世勋这会儿才仔仔细细看张艺兴的脸,没记错的话,第一次见张艺兴,他头顶还有有几根白头发,这时候,头发全部都变黑了。而且,皮肤看上去更白,更光滑了。整个人,年轻了一些。
果然,是逆人啊……

张艺兴把手按向吴世勋的脑门。
“三天之后带你吃甜的。”
然后吴世勋,睡了过去。
整个关禁闭的三天,他无梦地睡了整整三天。

Chapter 3

可是吴世勋从禁闭室出来之后,并没有看到张艺兴。原来他去参加逆人的年度审核了。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平淡无奇地学习。吴世勋的心情一直不怎么好。黄子韬说小白眼狼你打起精神来,还有1个月你就12岁,就能名正言顺地进行属性学习了,到时候哥陪你一块儿削那帮兔崽子!
吴世勋这时候想起来,哦,原来自己要12岁了。去年11岁,今年12岁。是这样的。
吴世勋生日那天,校长把他的属性封印解开了一层,说明天开始正式上课。黄子韬不知道从哪儿弄来一个果冻塞给他。
到了晚上,吴世勋的教育账户多了一笔款项,显示是父母给他存下的。这就算庆祝生日了。吴世勋连晚饭都没吃,就看着终端上自己的资料库父母那一栏, 趴在电脑上流了两滴眼泪。

他讨厌这个世界的规则。
为什么所有孩子都要和父母分开?
为什么别人都习惯,只有自己不喜欢。

快睡着的时候个人终端显示有消息,是张艺兴。
“世勋,看一下你一楼的信箱。”
吴世勋抓着个人终端往楼下跑,他不知道自己是想看信箱还是想看到张艺兴。
楼下没人,他张望了四周,难掩失望,然后打开了信箱。
一个大盒子。
打开,一个蛋糕,还有各种各样的甜点
蛋糕上面是一块巧克力的牌子:生日快乐,世勋。

吴世勋最后也没发信息给张艺兴,问他在哪里,问他为什么不过来看他。吴世勋不想让自己生出想和这个逆人亲近的想法。

张艺兴谁也不是。

晚上,他坐在单人宿舍,一口一口吃张艺兴给他的甜食。
甜的东西能让人心生愉悦,这是个化学常识。
被爱也会让人心情好。
吃甜食,和被爱,感觉是一样的吧?
所以吴世勋,很喜欢吃甜的。

Chapter 4

开始上属性课之后,教学安全成了重中之重。尤其吴世勋这种攻击属性很强的,教官恨不得找八个人看着他。张艺兴镇守30个孩子的训练,但对吴世勋也不得不格外上心。

下训之后,受伤的娃娃们让张艺兴短暂治愈后被送去军医馆。吴世勋的手也被自己的风刀割伤了,但好像没人知道,他别别扭扭把手藏在身后往教室门口走,张艺兴叫住他。吴世勋说这点伤他自己可以去军医馆。张艺兴摇摇头,说要这点小伤还给他治愈这个教官会忙死,他要问的是:

“世勋你裤子是不是短了?”
吴世勋看着自己露在外面的一截小腿,这会儿才有概念。
“世勋在长个子,你和后勤部的人说,要他们把送衣服的时期缩短。”
“哦。”吴世勋答道。

晚上吴世勋和黄子韬吃饭的时候,特意留意了一下黄子韬的衣服。他的裤子也短了一截,衣服怎么也小了一号的样子。和黄子韬一说,他简直没有概念。吴世勋就依葫芦画瓢说,要黄子韬和后勤部申请缩短送衣服时期。黄子韬差点儿眼睛就红了,说吴世勋没看出来你这么细心啊,这不是爸妈应该关心的问题嘛,我爸妈都没法对我这样呢。

原来不止自己一个人,还有人,也因为教育制度下决定的亲属剥离,在承受难过。爸妈连裤子短了这样的小问题,都不能提醒。可是,张艺兴,他对我这样提醒了。

吴世勋是把对制度的仇恨,转嫁到了张艺兴身上,实际张艺兴是无辜的。到底还是长大了一岁,吴世勋明白了这个道理。他觉得有点对不起张艺兴,不管是生日的蛋糕,还是今天的提醒,他从来没对张艺兴说过一个谢字。

过了两天公休时候。黄子韬要逛街,吴世勋说和他一起去。他想给张艺兴买点什么东西,当做谢礼。
到了街上才发现,他对张艺兴的身材鞋码一无所知,黄子韬说要么买帽子吧?也只能这样了。

从街上回来,拿着礼物的袋子,往教工宿舍那边走,要给张艺兴发信息时候,居然在饭堂门口看到了他。
因为公休,张艺兴穿的不那么一本正经,灰色T恤白色牛仔裤,整个人看上去又小了很多。吴世勋要往前走,发现有人叫住了张艺兴,是一个女教官。
他们说了什么,张艺兴表情温温的,但皱起了眉头。吴世勋直觉不是什么好事。看他们拐到了旁边的巷子,吴世勋想也没想就跟了过去。

“谢谢您的心意,但是您值得更好的。”
“逆人就不应该得到爱情吗?”
“决定我们应该不应该得到什么东西的,不是我们,是自然选择还有人情世界。现在说这话可能伤到您….”
“您不要这么快地拒绝,给我们一些时间吧。”
女教官说完,鞠了一躬走了。
 张艺兴看着她的背影,叹口气,察觉到什么,往头顶看,看到了不知何时飞到了巷子顶的吴世勋。
   “自己下来还是?”
    边问却边朝吴世勋伸出双手,还笑嘻嘻的。
吴世勋最后还是自己跳下来的。
他不高兴。

张艺兴看出吴世勋的情绪,带着吴世勋去玩。这里有一个很大的草场,蛮多牛羊在上面撒欢跑,吴世勋他没怎么见过动物,高兴地卷着风一顿乱飞。张艺兴就抱着吴世勋准备送给自己的帽子的袋子,在草场旁边坐着。

吴世勋玩累了一扭头才发现张艺兴抱着袋子,才想起来自己到底找他干嘛的。
“送给你的。”
吴世勋从袋子里掏出一个黑色的帽子。皮的,没有多余装饰。当时选的时候特意要老板选稍微成熟一点的款式,老板问送的对象年龄多大,吴世勋答不上来。
这会儿,张艺兴惊异地拿着这顶帽子看了半天也没往头上戴,就看着吴世勋。吴世勋以为他不喜欢,自己买得不合适了,就问:
“张艺兴,你多大?”
张艺兴想了想,
“按照你们的年龄来算,现在是34岁,不过,很快就要33岁了。”

吴世勋在张艺兴身边坐下来,张艺兴给他一条毛巾,让他自己擦汗。吴世勋仔仔细细体会张艺兴的话,想起来了刚刚巷子里的事情。

“刚刚,那个女教官,她是喜欢你吗?”
“嗯,好像是吧。”
“那你准备和她结合吗?”
张艺兴觉得这孩子不像八卦的人啊,而且,结合这种事情,是一辈子的,怎么说结合就结合了呢? 他的停顿让吴世勋以为他默认了,心里焦躁起来。

“你不能这样,你是逆人啊!!”
   “逆人怎么了?”张艺兴下意识反问,语气已经带上不悦。

不是这个意思,吴世勋要表达的不是这个意思,但一说出来就词不达意,吴世勋才12岁啊。可是张艺兴不高兴了,吴世勋慌得眼泪要出来,他忍得眼睛红红的,把帽子往张艺兴怀里一推。
“没怎么,反正送你的。”
    然后吴世勋走了。
  然后吴世勋从没见过张艺兴戴那顶帽子。

Chapter 5

10月时候,吴世勋又进行了身高测量,他比去年这个时候长高了7.2厘米。军医官很满意他的表现,决定给他增加牛奶的配比。

吴世勋在公休找黄子韬玩,黄子韬说吴世勋我重要的事情不能玩了,吴世勋问他是什么事情。他说,我爸要过来!
吴世勋大跌眼镜,黄子韬的父亲在另一个星球当工程师啊,怎么能过来啊。黄子韬说,因为张艺兴教官要过生日了,他父亲说什么要过来帮老师庆贺。然后又说了一堆当年他父亲怎么承蒙逆人爷爷恩惠的事情。

原来张艺兴要过生日了啊。
从34岁,变成33岁。

要不要送礼物呢?好像自己送的礼物他不喜欢。还有,黄子韬的父亲,要过来陪他了。
吴世勋自觉地一整天没有骚扰黄子韬,他自己出去晃。吃了好多甜食。到了晚上回宿舍时候,在楼下发现了一个身影,在自己信箱门口摆弄什么。
是张艺兴。
张艺兴看到吴世勋回来了,也就把刚刚准备放吴世勋信箱的蛋糕拿出来,递到吴世勋手上。
“请你吃的。”
吴世勋手僵硬着接过蛋糕,抬头看张艺兴,他穿简单的蓝色背心,头上,戴着那顶,吴世勋之前送他的帽子。
张艺兴温和地笑着,指指帽子说:
“谢谢你啊,世勋。”
然后他就要走,吴世勋叫住他,扭扭捏捏地说:
“生日快乐,张艺兴。”
怎么回事,心里愉悦起来,一定是白天吃了太多甜的。


Chapter 6

后来吴世勋态度简直一百八十度转弯,变得很听话,学习也很认真。张艺兴负责的课程他全部满分。张艺兴不知道那是因为吴世勋对他有超过一般师生的感情。当然,吴世勋自己也不清楚,他才12岁。只不过吴世勋在其他科目偏科严重,总在及格线徘徊,张艺兴免不了担心,经常留堂给他补课。吴世勋每次都听懂了,可考试照旧不太愿意写正确答案。

这么轻易留堂就没有了的话,那下课后就不怎么能看到张艺兴了呀。
在吴世勋13岁的升级考试前夕,张艺兴把吴世勋叫到办公室,非常严肃地和吴世勋谈了一次话。
“世勋啊,这次升级考试是要算平均分的,你单科成绩再多A+,平均起来只有B+的话,一定没法进入第一梯队的。”
   “第一梯队?那是什么?”
“最好的兵都是从第一梯队出来的。”张艺兴说。
   
吴世勋见张艺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他觉得好笑,他双手抱着胳膊问。
“张艺兴,那如果我进了第一梯队,你有什么奖励没有?”
“什么都没干就学会谈条件了啊。谁教你的?”张艺兴操起手上的作业本作势要打他,吴世勋应缠着要谈条件,张艺兴最后撇撇嘴,说:
“反正我教的孩子最后都去了第一梯队,你要是不去也没什么,顶多以后我教下一批学生时候来个反例咯。”
“什么啊!什么反例啊!有你这么瞧不起人的吗!!”吴世勋生气,一扭屁股就跑出了办公室,张艺兴还没来得及叫他停下来,他就一阵风卷着自己飞走了。
“脾气怎么这么臭。”张艺兴摇摇头,打开抽屉,里面有三包薯片,准备收买吴世勋用的,这会儿也送不出去了。
 
    吴世勋和张艺兴闹别扭起来那绝对是冷战的。张艺兴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这家伙平时那么乖,怎么自己让他不高兴了他就变成小恶魔。在理论课堂上故意搞出声音,要么实战时候“不小心”把对手打昏,搞得大家手忙脚乱,他还置身事外。
升级考试迫在眉睫,比起吴世勋的状态,张艺兴更担心是他的个性。之前他会哄哄吴世勋,这次他硬是没理他,自己在琢磨怎么治治这少爷。

过了两天,吴世勋上课时候,心情明显变得特别好,笑得眼睛成了一条缝,一看就知道遇到了好事。可两人还冷战着,吴世勋硬是对张艺兴还是冷着脸,张艺兴也懒得理他。
吴世勋当然遇到好事了,他的父母要来看他了。他们是本国数一数二的工程师,尽管生育和养育在本国是剥离开的,但比起别人的父母一年3到4次的探视,吴世勋父母1年都保证不了一次的探视真的太少。这次他们有任务在吴世勋的驻地附近,正好可以来看吴世勋。

“就在我升级考试之后!”吴世勋对黄子韬说。
“那小白眼你一定要好好考啊!考出好成绩你爸妈一定会特高兴,以后说不定多看你几回呢!”
“对哦!!”吴世勋一下来了精神。每天挑灯夜读。在升级考试之前的最后一次模拟考中拿到了年级前三。张艺兴大吃一惊,以前吴世勋总分都在平均线徘徊呢怎么一下子就一飞冲天了。吴世勋得瑟得要命,但故意不去和张艺兴说话,大摇大摆地走了。

看到吴世勋的成绩单黄子韬很兴奋。
“啊对了小白眼,你要不要给父母买点礼物啊?”
“嗯?”
“不是很久没见过父母了么?如果买点他们喜欢的礼物给他们,作为一个巨大的surprise,他们会更高兴吧?我老爸每次我攒钱给他买东西他都好开心。”

吴世勋想了想,那时候自己给张艺兴买了帽子,张艺兴也没表现得特别高兴,倒是自己看到他戴上帽子之后高兴得一塌糊涂。所以他将信将疑。
“你爸爸妈妈喜欢什么?”
这………
吴世勋不知道。
晚上回宿舍时候,吴世勋准备发邮件给父母问问,可又想起来要作为surprise,就放弃了。黄子韬要他翻翻父母的公共平台,找些线索。吴世勋刷了一晚上,发现父母好像特别喜欢某个牌子的红酒,他们晒过几次。不过,酒类是特别难买到的军需品,吴世勋才13岁未成年,也不能买啊。

“你找艺兴老师帮忙嘛,他那么疼你,肯定会帮你买的。”

都不好说自己和张艺兴冷战着呢,吴世勋敷衍了两句就不再和黄子韬多说话。
“哼,张艺兴,我可和你教的那群孩子不一样,我是吴世勋呢~”他暗自想,决定自己亲自去买酒。

吴世勋13岁时候已经比同龄人高,他自作聪明地认为穿件成熟一点的衣服,说话声音变低一点,就能混过去。
结果当然是被抓个现行。
吴世勋未经许可进入了禁区,又未成年买酒,两条加起来足以让吴世勋被学校记大过。警察审问他的个人资料,说吴世勋运气好,应该过了13岁了,不然升级考试都没法参加,直接划入第二梯队。
什么?!
不行,我必须参加考试啊!
最后警察来硬的直接扫描了植入他手臂的军牌,一看他只有不到13岁,警察也吃了一惊。问他为什么要私闯禁区,吴世勋吓坏了,只知道哭,警察要他交学生证他都不敢。
事情闹大了,朝吴世勋最不希望的方向走,警方直接通报了学校。
当张艺兴和教导主任一起赶到警察局时候,吴世勋知道,世界末日了。

教导主任和张艺兴一起把吴世勋带回了学校。一路上教导主任都在不停训斥吴世勋,吴世勋害怕得紧紧攥着张艺兴的手。其实张艺兴接到报告之后也是一肚子的火,但看到这样的吴世勋他完全心软了。一边拍着吴世勋背,一边好生劝教导主任。
教导主任去和校长汇报的时候,张艺兴赶紧问吴世勋事情经过。

“我,我想让爸爸妈妈的礼物。”
“那你干嘛不让我去买?”
吴世勋脸鼓鼓的,豆大的眼泪不停流。
“谁叫你不理我啊。”
“别哭了别哭了,都是我不对。”

吴世勋那时候才齐张艺兴胸口。他委屈又害怕,大哭起来,揪着张艺兴的衣服问。

“是不是真的不准考试了,那我怎么办?我爸爸妈妈会不会知道了,张艺兴怎么办啊。”
“不会不能考试的,一定让你考试。”张艺兴说。
“你可以决定吗?不是说我犯了大错?”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