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金庸小说的想象方式

(2015-02-15 11:32:05)
标签:

文化

金庸

武侠

                    原文:金庸小说的想象方式      作者:龙彼德       来源:金庸江湖论坛       

       黑格尔认为:"如果谈到本领,最杰出的艺术本领就是想象。"①法国著名画家德拉克罗瓦也有同样的看法:"真正的画家乃是这样一种画家,他的想象力总是跑在其他一切之前的。"②金庸小说之所以受到广泛而持久的欢迎,凡是有华人的地方,就一定有手不释卷、废寝忘食的读者,这是与他非凡的想象力、作品独特的想象方式分不开的。

       金庸小说不是一般意义的武侠小说。它打破了争霸、夺宝、拜师、寻医、降魔、复仇等题材上的局限,扩大到整个社会,深入到人的情感世界;它避免了非正即邪、非此即彼、千人一面、众口一词的类型化、脸谱化、概念化倾向,塑造了萧峰、郭靖、黄药师、周伯通、黄蓉、康敏、周芷若、程灵素、岳不群、平一指、任我行、韦小宝等一大批性格各异、类型不同并具有现实感和典型性的人物,充实并活跃了我国当代文学的人物画廊。金庸从五十年代中期开始,从事武侠小说创作,前后约十七年,总共出版了十五部作品,绝大多数都是精品(比较而言,一个中篇、两个短篇要弱一点),这与不少武侠小说的粗制滥造、重复雷同、漏洞百出、艺术平庸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金庸对自己的作品要求十分严格,他不重复别人,也不重复自己(当他感到要出现重复时,就毅然封笔了),先后进行了三次修改,仅第一次就整整改了十年……以上这些,都使得金庸的想象力远远超过他的前辈与同行,称他的小说为武侠小说的脱胎换骨、质的飞跃,一点儿也不过份。

       金庸小说也有别于通常所谓的"严肃文学"。它接续的是另一个更悠久的本土文学的传统,这个传统曾因为"五四"文学革命的爆发、左翼文学主流的形成、意识形态和行政手段的干预而一度受到贬抑、排挤和中断。这个传统就是具有上千年历史的散文传统,也是自《庄子》、《楚辞》、《山海经》、《西游记》、《聊斋》以来的超现实主义和浪漫传统。这个传统与用欧化的新式白话写作,奉西方的现实主义为圭臬的"五四"新文学传统大异其趣。尽管两个传统都同等重要,但长久地厚此薄彼,必然会妨碍中国文学的全面发展。特别是在经济全球化的当代,文化竞争早已成为综合国力竞争的重要组成部分,弘扬本土文学传统对抵制西方文化霸权和后殖民主义侵略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金庸小说就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应运而生,"起八代之衰",使老传统复活,并与时俱进,焕然一新的。不但昭显了中文汉字的固有魅力,提高了白话文的表现水准,还承担了重振大中华文化的使命。也正因为如此,他小说的想象方式具有鲜明的中国色彩和中国气派。

       金庸的想象力是创造之力。所谓创造之力,据西方学者李普斯的说法,即是"把现时虽不存在的东西,却在直观中将其表现出来的能力。即是能有产生新对象的能力,又有自发活动的自发性"③。金庸以他的如椽之笔为我们构筑了一个庞大的江湖,它地域宽广,门派林立,人物众多,关系复杂,怪异频出,灾劫不断。例如:地域有江南、塞北、苗乡、回疆,有雪山、海岛、湖底、洞穴,还有宫廷、衙门、山庄、外国。门派有号称"泰山北斗"的少林、武当,有自愿结盟又勾心斗角的嵩山派、华山派、青城派、恒山派,还有为"天下武林"视为大敌的魔教,高擎"替天行道"大旗的义军等。人物除上文所述典型外,尚有无处不在的丐帮子弟、念念不忘反满复汉大业的红花会、天地会人士,历史上大名鼎鼎的成吉思汗、康熙、乾隆,还有擅长"八方六合惟我独尊功",每三十年返老还童一次的天山童姥、自创"化功大法"欲独霸武林大搞个人崇拜的星宿老贼丁春秋,以及诙谐风趣的桃谷六仙、明教五散人等。关系复杂尤以《连城诀》为最,师徒、父女、兄弟、夫妻、朋友都是言行不一,各怀鬼胎,只在大宝藏前原形毕露,大打出手,全被贪婪和狠毒所葬送,仅剩下一个纯朴、憨厚的狄云从天宁寺全身而退。怪异有金银血蛇、九尾灵狐、彩雪蛛,有闪电貂、莽牯朱蛤、花斑毒蝎,还有冰蚕、玉蜂、醉人蜂等,仅《飞狐外传》中的毒药就有无名蓝花、血矮栗、鬼蝙蝠、鹤顶红、番木鳖、断肠草、七星海棠等多达十七八种。灾劫有国破、家亡、被逐,有灭门、丧偶、失怙,还有受屈、受诬、中毒等。像《倚天屠龙记》中的张无忌,在幼年就亲眼目睹了父母的死亡;继之被鹿杖客的玄冥掌击中,求医无效,每日都煎熬在阴寒痛苦之中,挣扎在死亡线上;随后又落入奸人精心策划的陷阱,被骗说出义父谢逊的亡命之所;复遭同门师兄误解,为杀害莫七侠的帮凶,"冤蒙不白愁欲狂"……种种劫难促成他一连串奇遇:当上了神医,学会了"九阳真经"和"乾坤大挪移"的绝世武功,也因此演绎了光明顶为明教排解纠纷,担任明教教主力争与武林各派和合等英雄传奇……-这一切,都是金庸的创造,尽管与现实有较大的距离,有的甚至荒诞、诡奇,但因他从地域中描绘了中华,在门派中透视了社会,在人物中刻划了人性,在关系中呈现了世态,在怪异中联系了平凡,在灾劫中突出了成长,这就使得他的想象"奇而致真"(陈墨语),并没有背离生活的逻辑和审美的逻辑,有相当的现实感和可信度。

       金庸的想象力是意识的综合之力。"意识的综合之力"是康德提出来的,他道出了想象力的艺术本质。因为想象的产生与其他心理功能有着密切的关系。首先是感知(包括感觉和知感),由感知获得的信息转化为表象储存在大脑里,这是想象的材料。其次是对表象的处理,不外乎分解与综合两种。分解,是把表象的构成部件拆散;综合,是将拆散的表象部件按照审美的理想要求,组合成新的形象。后者较之前者更为重要。它可以达到客观性与主观性的统一,直观性与概括性的统一,从而使作品比生活更高、更美、更真实。例如:金庸的第一部小说《书剑恩仇录》,截取了"清乾隆十八年"开始的一段历史,选择了浙江海宁民间的一个传说(乾隆皇帝是海宁陈阁老的儿子),虚构了乾隆的胞弟--反满复汉"红花会"总舱主陈家洛这样一位人物,综合成了充满侠义与人性、娱乐与悲剧的一篇小说。客观的历史增加了作品的真实性,主观的虚构有利于对人性的开掘,主客的统一构成了曲折紧张的故事情节,使金庸一鸣惊人,从此开始了他长达十余年的武侠人生。《碧血剑》是金庸的第二部长篇小说,书后附有一部历史人物传记《袁崇焕评传》,不仅显示了他的史学修养、史学水平,也再次体现了他的文史综合之力、超凡想象之力。该书的主人公有四个:袁崇焕、夏雪宜、袁承志、夏青青,只有袁崇焕一个是真正的历史人物,其余三个都是虚构的。明末名将袁崇焕抗清有功,却被清酋皇太极使反间计由崇祯皇帝杀害,他的儿子袁承志本应为他复仇,却在武功学成之后帮助李自成起义军探情报、夺军饷、毁大炮、开城门、占北京。致使崇祯皇帝在煤山上吊而死,相当于间接地报了父仇。尽管如此,袁承志并没有参加义军,反而见证了李自成冤屈并杀害起义军大将李岩的历史事实,作者意在揭示一种带有直观性与概括性的历史现象:掌权者总是不听忠言,冤杀忠良;无论兴亡,受苦的总是百姓;历史有惊人的相似与重复。金庸的想象力不仅妙在不落窠臼,还妙在他独到的安排:第一号主人公袁崇焕从始至终没有出场,第二号主人公金蛇郎君夏雪宜也只是"活"在他女儿夏青青、妻子温仪、云南五毒教教主的姑姑何红药等人的回忆中,正面活跃于前台的只是他们的后代袁承志、夏青青这一对恋人。历史与传奇的综合,实际上是传奇为主,历史为辅,主观性放纵飞扬,客观性收敛规范,二者之间的张力,为读者提供了咀嚼回味的空间。

       金庸的想象力是产生纯粹感觉形象之力。中国古代有"目想"之说。曹操《祭桥玄文》:"幽灵潜翳,心存目想。""目"之能想,是指通过"目"的感观作用,使所想之物历历如在目前,具有鲜明的形象性、强烈的感染性。而"心存"则指的是心的内视和认知作用。正如孟子所言:"心之官则思,思者得之。"(《孟子·告子章句上》)能否见人所未见,想人所未想,捕捉纯粹的感觉,化成生动的形象,是检验作家、艺术家想象力高低的标准。金庸在这方面做得相当不错。例如何足道的琴声能招来百鸟,为了对郭襄弹完琴曲,敌人向他进攻,他竟丝毫不理(见《倚天屠龙记》)。《笑傲江湖之曲》乐谱为恒山派宿老刘正风,和生平唯一知己魔教长老曲洋共同创作,他们不幸为阴谋所伤,临死前二人再次琴箫合奏,使一旁偶然听到的令狐冲动容,仪琳落泪(见《笑傲江湖》)。珍珑是围棋中的难题,也是对不同性格、不同修为者的考验,它变幻百端,因人而施。爱财者因贪失误,宜怒者由愤坏事,小和尚虚竹不计得失,无胜负心,竟歪打正着,攻克了难关(见《天龙八部》)。俞岱岩为奸人所伤,张三丰既悲且怒,凭空摹写起王羲之的《丧乱帖》来,而此情此状由他的徒弟、外号"银钩铁画"书法颇有造诣的张翠山眼中见出,更觉不同凡响(见《倚天屠龙记》)。朱子柳是天南第一书法名家,他将一阳指与书法融为一体。或以《房玄龄碑》对敌,或以张旭草书致胜。旁人武功再强,若是腹中没有文学根底,实难抵挡他这一路文中有武、武中有文、文武俱达高妙境界的功夫(见《神雕侠侣》)。无崖子是个琴棋书画医相易卜门门懂样样精的天才,苏星河一见其师的真品,便会被其高妙之处吸引,忍不住伸手去一笔一划地摹拟画中笔法(见《天龙八部》)。还有听歌、比酒,祖千秋论杯是《笑傲江湖》中的华彩乐章,也是中国酒文化的经典名段。金庸尤其擅长写爱情,有两情相悦之爱、两种极端之爱(奉献和占有),有旁若无人之爱、拈酸吃醋之爱,还有拍马溜须之爱、敷衍应付之爱,真是人生百态,爱如其人……可以说,金庸是调动了所有的感觉器官,捕捉住最新最好的形象,写下的美文美句美不胜收。这也得力于他深厚的古典文学修养、广博的生活生产知识。文化是想象力的支架,没有文化就无法腾飞啊!

       关于金庸小说的研究已有三十余年的历史,探讨金庸小说艺术的文章可谓汗牛充栋,但有关金庸小说想象方式的评论却不多见,笔者不揣浅陋,提出以下三点看法,就教于学者和专家。

       游:精神的自由解放

     《庄子》的第一篇就是《逍遥游》,而这个"游"字也贯穿于全书之中,其重心就是追求精神的自由解放。这与屈原的《远游》亦有相通之处,不在空间的转换、肉体的飞升,而在心灵的逍遥、精神的容与。是超越"人间世"的一切累赘所达到的一种内心的和谐、自适的审美境界。刘勰将这种内游的特点归纳为"思理为妙,神与物游"八个字,凭借这种内游,可以"思接千载,视通万里",突破时间和空间的限制;可以"观古今于须臾,抚四海于一瞬","笼天地于形内,挫万物于笔端",展开想象的翅膀,在艺术的天空任意地翱翔。

       金庸是深得庄、屈、刘的精髓的。他笔下的英雄皆处于一种"游"的状态,此种"游"从根本上说来,是苦难、纷争的"人间世"的产物。胡斐父母早丧,从小就跟着毫无武林经验的平四叔流落江湖,缺乏高明的指点和教养,以至于轻敌、轻信、主观、鲁莽,在他闯荡(也就是"游")江湖的过程中,犯了一系列错误,如无意中害了佛山镇无辜贫民钟阿四一家;在追杀凤天南的路上,从侠义心出发,阻拦钟氏三雄,护卫刘鹤真夫妇给苗人凤送信,弄得苗人凤眼睛被毒瞎;为马春花夫妇抱不平,险些坏了马的"好事",好心没有得到好报……好在他不断犯错又不断将功补过。"游"的过程,也是他历练人生、驾驭社会的过程。石破天无名(原名"狗杂种"),无相(始终被认为是另一人的替身),无知,无欲,只有一个要求--找到自己的母亲--也可以说是无求。他之"游"于江湖完全是被动的:被石清、闵柔误认为儿子,被长乐帮帮众误认为帮主,被雪山派多人误认为逆徒,被贝海石当替罪羊去侠客岛"送死"。然而他却绝处逢生,因祸得福,破解了"侠客行"绝世武功,成为天下第一高手。这其中的隐喻正好是不受束缚(哪怕是知识),不求定见(哪怕这定见曾煊赫一时),追求完全彻底的自由。

       在众多的英雄中,笔者偏爱令狐冲,"游"的想象方式从书名"笑傲江湖"便一眼看出。他生性放达、洒脱,最受不得条条框框的限制,为了喝到一口猴儿酒,居然与乞丐缠磨撒赖;由于看到了田伯光重然诺的一面,他竟不顾师父的反对与这个采花淫贼结交;当他了解到五岳剑派和日月神教的真相之后,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与三教交流的人来往……他的这些个人主义、自由主义行动自然触怒了师父君子剑岳不群,他被逐出华山派是必然的。尽管如此,他先后谢绝了少林寺和日月神教的入门邀请。他明明知道自己的不治内伤只有少林寺所拥有的《易筋经》才能医治,但仍坚持"不自由毋宁死",不肯迈过这个门槛。令狐冲的足迹印遍了大江南北、三山五岳,这是外游,空间上的远游。金庸大笔纵横,将各地风光风俗、中华文化典故写了个遍,出够了彩。由于这些均附着在紧张、惊险的故事情节之中,让人不感到突兀,也无吊书袋的嫌疑。但小说的重点还是在内游,对自由之思想、独立之精神的追求。在令狐冲接过刘正风和曲洋的《笑傲江湖之曲》,后来与任盈盈于新婚盛典合奏斯曲;令狐冲在华山思过崖的山洞发现失传已久的华山派绝招被人尽破,彻底毁了他对本派武功及五岳联盟的信仰;从前辈师祖风清扬学得"独狐九剑",初次接触到"活学活使"、"根本无招,如何可破"(以后演绎成"以无招胜有招")、"一切须当顺其自然"等最高的武学原理,心中畅美不可言;以及战胜对师父的感恩和对师父的失望所引起的心理危机,结束对小师妹的痴恋燃起新生活的希望(因为任盈盈之爱)……等章节,都可以看到这种内游。那是一种痛苦的抉择、一种艰难的突围,也是一种自我的超越、一种境界的提升。金庸的武功设计十分独到,十分写意,多部作品提到在融会贯通的基础上将招数忘得干干净净,"忘得越彻底越好",这使我们自然地联想到庄子的"坐忘"(《大宗师》)、"心斋"(《人间世》)等观念,这也是"游"的前提,是冲破尘俗、去掉烦恼、达到至乐的法门,是金庸提供给这个社会医治痼疾的一剂良方。

       缺:人性的拾遗修补

       唐代画论家张彦远在《历代名画记》卷二《论頋陆张吴用笔》一文中,对顾恺之、陆探微、张僧繇和吴道子四位名画家的用笔作了分析:"顾、陆之神,不可见其盼际,所谓笔迹周密也。张吴之妙,笔才一二,象应焉。离披点画,时见失落,此虽笔不周而意周也。若知画有疏密二体,方可议乎画。"所谓"离披点画",就是不注意再现客体的完整的真实,而是有意缺失或省略某些部分,但仅限于外部造型,并不损及内在意蕴,故而"笔不周而意周",这是相对于"笔迹周密"的另一种画法,其效果往往更好。中国画史上不乏此例,如南宋画家马远。他画山,或峭峰直上不见其顶,或绝壁直下不见其脚;画水,常常只画水之一涯,对水之两岸众多景物则作空白处理。他的画虚实相生,能充分调动观者的想象,特别富有意趣。

       这一现象在国外也得到了论证。阿恩海姆说:"非完全性是物体中任何一个'方面'或物体的任何一种表象的固有特性。"④面对这种"非完全性","格式塔心理学认为此刻的感知主体会调动起全部的心理经验,对感知对象的'非完全性'进行创造性的整合,以形成某种整体的和完形的结构,即某种格氏塔(Gesalt)。"⑤这种缺失--完形的过程,笔者的理解,也就是一种拾遗修补的想象的过程。

       金庸小说写人性,他笔下的人物有相当一部分都有某种缺失,他的想象方式就是从缺失入手,拾遗修补,完形人性。最典型的例子是《天龙八部》。

       四大恶人不用说,不是体残,就是智短,抑或精神不正常,他们外表上的缺失吸引读者要探个究竟。原来第一大恶人段延庆是正宗的大理国太子,由于一次政变,他失去了皇位继承权,又接二连三地遭到不幸,双腿折断,面容遭损,喉头受伤,只能用腹语与人联络、交流。恢复王位全无指望,自己的生命也随时会被人拿走,所以他杀尽仇家,成了"恶贯满盈"--四大恶人之首。但当知晓段誉是自己的骨血,他的天良总算被唤醒。第二大恶人"无恶不作"叶二娘她之所以专吃婴儿,是因为有人(慕容博)抢走了她的孩子,这个孩子(虚竹)是她与少林寺方丈玄慈私通生下的,尽管玄慈不再找她,她却顾念玄慈的脸面,独自一人承担失子的痛苦,不乏一份柔情。第三大恶人南海鳄神岳老三讲信用,讲道理,还好学。最后为了救段誉,被段延庆杀害,坏人也有不坏的一面。但从他的言行可知,这是一个头脑简单的滑稽人物,只有加强教养,人性才会完善。比较而言,第四大恶人"穷凶极恶"云中鹤要写得弱一些,有点脸谱化。

       三大英雄也有缺失,不在外表,也不在精神,而在身世。他们的身世是三个谜,破谜之路即是想象力飞翔之路。三人的身份一出场就定下来了:萧峰是丐帮帮主,段誉是大理国的世子,虚竹是少林寺的和尚,小说采取倒叙的手法,逐个解谜,有时交叉、重叠,设置了若干迷障、悬念,掀起了多次大波、大澜,读者的心始终被绷得紧紧的。直到最后,谜底摊开:原来三大英雄皆是恶人之子!萧峰一直追踪的杀人凶手,竟是他的生身父亲萧远山;虚竹的父亲是"带头大哥"、少林寺方丈玄慈,母亲是天下第二大恶人叶二娘;段誉的生身父亲不是风流倜傥、处处留情的段正淳,而是恶陋、凶残的段延庆。真是晴天霹雳,让人目瞪口呆!英雄来自恶人,恶人生养英雄,好与坏只是一代之隔,善与恶也只是一念之差,世界上没有绝对的是非,人性是可以拾遗修补的。

      《天龙八部》中有名有姓的人物多达二百余人,其中写得好的还有慕容博、慕容复、游坦之、鸠摩智、丁春秋、康敏、王夫人、阿紫、阿朱、木婉清、王语嫣等,都有程度不同的缺失,即"非完全性",金庸对这"非完全性"的描述均产生了方向性的张力,也就是向完全性发展的"完形趋势",使得这些人物从各自特殊的角度还原了复杂而完整的人性,真可谓大场面、大气魄、大手笔,金庸的想象力是极为惊人的。

       变:世界的洞察灵悟

     《系辞·上》云:"天地之大德曰生","生生之谓易"。它解释了《周易》的"易",从本质上说,乃是指整个宇宙都处在无穷变化、发展的运动之中。《周易》是一部占筮记录的汇编,它由太极,经两仪、四象、八卦到六十四卦这样"分而变"形成,很早就体现了中国传统思维方式"天人合一"的精神(尽管"天人合一"这一命题是由宋代哲学家张载于《正蒙·乾称篇第十七》中提出来的)。儒家、道家、佛家在继承和发挥《周易》思想的同时,也遵循了"天人合一"的整体观,既把人与自然看成不可分的一体,又指出这个"天人合一"的整体处在无穷的变化、发展之中,并以此审时度势,提出各自的世界观、宇宙观以及社会改造方案。儒家的"为仁"、道家的"得道"、佛家的"成佛",尽管出发点和归宿点不同,但都是从人的运动变化出发体察人,又促成人朝着理想的目标运动变化的。儒家以人为本,从现实的论理层面提出"和为贵"、"致中和"的主张;道家认为"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从形而上学的高度来把握矛盾对立面的"动态平衡";佛家"贵无",把"无"看成能包容一切、深入一切的思维动力,强调对常规认识(即感性、知性、理性三种形式的认识)的超越……都应作如是观。

      金庸熟悉《易经》,也熟悉儒、道、佛,深知"变"字的份量和作用,他力图通过"变"来高张想象的翅膀,构筑成人的童话、现代的寓言,实现自己对世界的洞察、灵悟。这也许是他选择乱世作小说历史背景的缘故。如:《越女剑》以越王勾践矢志报仇作线索,应是春秋末期;《天龙八部》结尾提到"宋帝赵熙",时为北宋;《射雕英雄传》和《神雕侠女》处于同一时期,前者"靖康之变"已过,属南宋早期,后者"时当南宋理宗年间",开篇就有明确交代;《倚天屠龙记》出现了朱元璋,该是元朝末年;《碧血剑》的故事发生在明末清初;《鹿鼎记》从康熙初年写起;《书剑恩仇录》、雪山飞狐》、《飞狐外传》的时段都在清朝,在乾隆年间……改朝换代的乱世变动多,人物的命运大起大落,容易驰骋想象。即使康乾盛世,由于统治者的文治武功,事件多,影响大,也能够引人入胜。

       变有政变,如前所述,大理国奸臣杨义贞弑上德帝,赶走延庆太子,使这个高贵的伫君一落千丈,成为身残心狠、人人唾骂的天下第一恶人(见《天龙八部》)。有兵变,在两军阵前,萧峰将矛头指向自己的结义兄弟、辽主耶律洪基,逼他当众发誓终其一生不再发兵南下侵宋,紧接着又以"犯上"和"背叛"而折箭自刎。萧峰的行为已超出了民族主义、爱国主义的范畴,而达到了国际主义与和平主义的高度(见《天龙八部》)。有国变,靖康二年(公元1127年),金兵攻陷北宋的都城开封,掠走徽宗、钦宗二帝,郭靖、杨康也因此得名。对待这奇耻大辱的不同态度,决定了这二人迥异的人生道路。郭靖老实厚道,刻苦奋斗,成了人人敬重的"侠之大者";杨康轻浮狡猾,投机取巧,沦为不齿于人民的败类(见《射雕英雄传》)。他们的命运甚至影响到下一代:郭芙、郭襄与杨过(见《神雕侠侣》)。有教变,日月神教教主任我行被东方不败篡夺了教主之位,当他在令狐冲、向问天的帮助下重新夺回权利之后,一帮教众向他投降诚效忠,按照东方不败老例,高呼"教主英明,千秋万载,一统江湖"的口号,他开始有些反感,继尔就接受了,甚至以为自己比诸葛亮、关云长、孔夫子更加了得,还伪造起历史来。而正派(五岳剑派)内部的权利斗争也不比他们差多少,可见权欲的腐蚀性有多大(见《笑傲江湖》)。有家变,八卦刀商剑鸣被胡一刀所杀,他的遗孀商老太将复仇的希望寄托在儿子商宝震身上,当她知晓儿子和她乃至八卦门一流高手王氏兄弟都对付不了一个小小的胡斐时,她彻底绝望了,迁怒到整个武林,关上铁厅,点上烈火,企图和群豪们一起共焚。仇恨的力量会使人变得有多么凶险(见《飞狐外传》)。有情变,李莫愁热恋陆展元,陆展元却与何沅君相爱结婚。她一怒之下,竟将毫无关联的何老拳师一家大小二十余口满门杀绝,只因为这家人与她的情敌同姓!她还在沅江之上一口气毁掉六十三家货栈船行,只因为这些货栈船行的名号中有一个何沅君的"沅"字!爱的后果竟至于此!实际上,这个号称"赤练仙子"的李莫愁并不懂得爱情,所以,她总是唱着那支歌:"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见《神雕侠侣》)。还有多变,韦小宝遇到的不测很难用以上一任何变概括,既综合了上述诸变又加添了许多新变,所以他的功劳特多,如:擒杀鳌拜、救护顺治、擒杀假太后、救出真太后、多次保护康熙、颠覆神龙教、在平三藩中立大功、保荐良将收复台湾、指挥中俄边境自卫反击战……以至于康熙无法再奖赏他。韦小宝的故事涉及到中国的社会体制、文化传统和国民性特征,金庸通过这个人物表达了他的一系列思考,和为政、治国、育民的意见(见《鹿鼎记》)。

       金庸小说的神秘氛围也值得关注。如:五湖废人陆乘风的陆家庄,是按伏羲六十四卦方位造的(见《射雕英雄传》);黄药师大排"二十八宿大阵",对抗蒙古大军(见《神雕侠侣》);令狐冲受伤,仪琳念经求佛祖保佑,"似乎全身隐隐发出圣洁的光辉"(见《笑傲江湖》);少林寺灰衣僧人将萧远山、慕容博这一对冤家对头先后打晕,再给他们疗伤,念了一首偈语,使二人彻悟,皈依佛门(见《天龙八部》);韦小宝做梦,东海龙王派海龟来请他赴宴,宴后豪赌、听书、看戏(见《鹿鼎记》);郭靖在竹林听黄药师与欧阳锋二人吹奏,思索这玉箫、铁筝与武功有甚关系,何以这两段声音有恁大魔力,引得人心把持不定?(见《射雕英雄传》);石破天在侠客岛的奇遇,他看到的文字都变成蝌蚪,他身上的穴位也随之跳动起来,他随手挥舞,武功一下子达到了随心所欲的高度(见《侠客行》)……这些都启发人的心智,促进人的灵悟,是达到生命本质与理想境界的途径。

       中国当代文学创作最缺少的是什么?莫言的回答是:想象力⑥。笔者也有同感。中国的作家特别是从事文学创作的作家应该在金庸的小说中得到启示和帮助。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