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鹿城燕人
鹿城燕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67,355
  • 关注人气:58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早餐吃泡饭

(2020-06-14 07:04:02)
标签:

随笔

杂谈

分类: 沽上行
早餐吃泡饭

吴伯义
                           
                         早餐吃泡饭




      面食吃法很多,馒头、大饼、面条、饺子,可以变换花样。东西南北,光是面条就有几十种做法,饺子也有各种馅料配方,可以蒸煮煎炸。米饭难得变换花样,除了干饭就是稀粥,做法似乎单调多了。
      介乎干饭和稀粥之间有一种泡饭,江南人多食用。
      泡饭,就是早上起来把昨晚吃剩或故意留下来的冷饭用开水一淘,弄一锅饭不像饭,粥不像粥的东西。要是赶时间,通常也就免了加热的程序,借着开水的温度,酱菜油条过过,也是一通连捎带打。 
      平心而论,泡饭其实并不怎么难吃。隔夜的冷饭一旦被早晨第一壶滚烫的开水泡醒,非但全无粥的那种黏糊和缠绵,反而条理清晰。食之,虽不可谓醍醐灌顶,也有大梦初醒的感觉。
      此外,泡饭也堪称环保。当然,要获得这种愉快的感受,须做到心中无饭,亦不可有粥。这不是粥,也不是饭,这就是泡饭,泡的就是饭。
      再说了,北方人好吃米饭,岭南人擅长煲粥,上海人在地理上夹在中间,弄点泡饭吃吃也是天经地义,并不过分。
      除了饭不像饭,粥不像粥,泡饭之所以给人以苟且、寒酸的印象,基本上是由“隔夜饭”以及“开水泡”所造成的。
      换了贾宝玉吃的那种泡饭,水还是水,饭还是饭,吃到嘴里,可就是见水不是水,见山不是山了。《红楼梦》写到:一碗虾丸鸡皮汤,又是一碗酒酿清蒸鸭子,一碟腌的胭脂鹅脯,还有一碟四个奶油松瓤卷酥,并一大碗热腾腾碧莹莹蒸的绿畦香稻粳米饭……芳官便说:“油腻腻的,谁吃这些东西?”只将汤泡饭吃了一碗,拣了两块腌鹅就不吃了。宝玉闻着,倒觉比往常之味有胜些似的,遂吃了一个卷酥,又命小燕也拨了半碗饭,泡汤一吃,十分香甜可口。 
      虾丸鸡皮汤先不去说它。绿畦香稻粳米,又名“玉田碧粳米”,系清代贡品。谢墉《食味杂咏》称:“京米,近京所种统称京米,而以玉田县产者为良。粒细长,微带绿色,炊时有香。其短而大、色白不绿者,非真玉田也。
      这是贾府鼎盛时期的讲究,这种泡饭恐怕不在于饭,而在于食材和辅料。
      东北人也吃泡饭,泡的是高粱米饭,就着各种生鲜蔬菜蘸大酱,又爽又滑,也是早餐的一种。
      上海人的泡饭是大米饭,就着油条酱瓜之类,是百姓家的普遍早餐,讲究一些的要去吃生煎了。
      我上小学的时候,我们班上南北方同学都有,家庭是生活习惯各不相同。东北籍的同学家里是高粱米泡饭,江南籍同学家里是大米泡饭,我们家买的是烧饼油条和豆浆。我看见他们的吃法非常眼馋,于是也自己做了一碗大米泡饭吃。
      天津人早餐桌上的品种其实很多,烧饼、大饼、油条,馄饨、豆浆、锅巴菜。副食配料也多了,有腐乳、酱菜、泡菜、榨菜,是集合了东西南北的口味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说“怯”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说“怯”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