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鹿城燕人
鹿城燕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67,355
  • 关注人气:58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贻我彤管

(2020-03-30 10:54:16)
标签:

随笔

分类: 沽上行
贻我彤管

吴伯义

      贻我彤管


      《诗经·邶风·静女》是一首爱情诗。现代学者一般都认为此诗写的是男女青年的幽期密约。而旧时的各家之说,则有多解。最早《毛诗序》云:“《静女》,刺时也。卫君无道,夫人无德。”郑笺释云:“以君及夫人无道德,故陈静女遗我以彤管之法。德如是,可以易之,为人君之配。”而《易林》有“季姬踟蹰,结衿待时;终日至暮,百两不来”、“季姬踟蹰,望我城隅;终日至暮,不见齐侯,居室无忧”、“踯躅踟蹰,抚心搔首;五昼四夜,睹我齐侯”之句,则反映齐诗之说,王先谦《诗三家义集疏》遂谓“此媵俟迎而嫡作诗也”。宋人解诗,能破除旧说,欧阳修《诗本义》以为“此乃述卫风俗男女淫奔之诗”,朱熹《诗集传》也以为“此淫奔期会之诗”,他们的说法已经表明此诗写的是男女的爱情活动。
      《静女》原诗:静女其姝,俟我于城隅。爱而不见,搔首踟蹰。  静女其娈,贻我彤管。彤管有炜,说怿女美。  自牧归荑,洵美且异。匪女之为美,美人之贻。
      把它译成现代文:娴静姑娘真可爱,约我城角楼上来。故意躲藏让我找,急得抓耳又挠腮。  娴静姑娘好容颜,送我一枝红彤管。鲜红彤管有光彩,爱它颜色真鲜艳。  郊野采荑送给我,荑草美好又珍异。不是荑草长得美,美人相赠厚情意。
      我比较赞同宋人评诗的观点,“此乃述卫风俗男女淫奔之诗”,一语中的。《毛诗序》往往把诗经之作都附会成隐喻时政,把鲜活的民歌民谣政治化,剥夺了它的诗性内核。
      其实,诗经中大量的民歌都是赞颂爱情的,脍炙人口的《关雎》如是,优美动人的《静女》也是一样的。
      古代的男女之情还是开放恣肆的,男欢女爱不受礼教约束。那个搔首踟蹰的男孩子,等着他的心上人到来。当看到心仪的女孩贻我彤管,他明白了什么。女孩子身子不方便了,于是带上一节芦苇管作为暗示,男孩子得到一把萋草也万分珍视,因为这是新上任的馈赠。
      男女有别是儒家礼教愈益深入以后的事情了,儒家礼教束缚了男女的真情。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漫话“手谈”
后一篇:梦中麦香村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漫话“手谈”
    后一篇 >梦中麦香村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