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鹿城燕人
鹿城燕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67,730
  • 关注人气:58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焦菊隐的艺术道路1

(2020-01-03 10:20:23)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焦菊隐的艺术道路1作者:菊池1050
焦菊隐(1905-1975)原名焦承志,曾用笔名居尹、秦瑜等。
在人类历史发展的进程中,有这样一些人,他们虽各有自己的不足和缺陷,但是,在人生的道路上,他们抱负远大,不断追求探索,刻意创新,锲而不舍,以自己所创造的艺术成品,给人以美的享受,启迪人们深思人生真谛,诱发献身精神,他们是创造者,焦菊隐就属于这类人。
焦菊隐的才能是多方面的。在青年时代,他曾热衷于做诗。后来,又从事戏曲教育工作;翻译了大量外国进步的小说、剧本、诗歌和文艺戏剧理论著作,还写过小说。但是,他最突出的成就是作为一位戏剧艺术家、优秀导演,对话剧艺术的杰出贡献。
话剧民族化,创造具有我们民族气派、民族风格的话剧艺术,建立中国式的演剧(表导演)学派,是中国进步戏剧艺术家追求的目标和理想。在焦菊隐之前有过先行者,在他的同时代和之后也不乏其人。焦菊隐的可贵之处在于他不仅追求这样的理想,而且在实践和理论方面做出了优异的成果。他亲自导演或指导了一系列精妙的舞台演出,在理论上提出精辟切实的独到见解;在他的引导下,培养出一批优秀的舞台艺术家。他对自己的成就虽然未曾来得及进行系统的理论总结。但是,纵观他的代表作品和论著,可以看出,焦菊隐的“话剧民族化”的理想已经开花结果。他扎根于我们民族生活和传统戏曲艺术的土壤之中,对斯坦尼斯拉夫斯基体系以及其他国外戏剧艺术流派,吸收营养为己所用。他已经形成了自己的导演学派,独树一帜,光彩耀目,而且正在经受历史和人民的检验。焦菊隐,可以说是新中国导演中的佼佼者。他是社会主义戏剧艺术家中的杰出代表人物。
从一个贫苦的大杂院里的孩子成为一个杰出的戏剧艺术家,焦菊隐走过一段崎岖不平的人生道路。
焦菊隐的祖辈曾是清王朝的显贵,原籍浙江绍兴,曾祖父焦佑瀛做过军机大臣、御史。由于冒犯了慈禧太后,被罢黜判罪。后来就蛰居天津,靠教家馆维持生活。到了焦菊隐的父亲焦曾宪(字子柯)一代,家境更贫困。一九〇〇年,八国联军侵犯北京,印度兵骚扰天津,焦家被洗劫一空。焦子柯拖儿带女投奔亲戚家,借住在一间破旧的后院小房子里。当时,全家靠领赈济粥度日。生活无着落,焦子柯因为焦急,患了精神病,一年多后才逐渐好转。后来,焦子柯在一家盐号找到“帮账”的差事,但收入微薄,入不敷出。就在这种情况下,于清光绪三十一年十一月十四日(公元1905年12月11日)这一天,焦菊隐生不逢辰地来到人间,父亲给他取名为焦承志。焦子柯有六个子女,焦菊隐行五。全家八口,节衣缩食,勉强度日。
焦家后来又搬过家,但仍住的是大杂院。焦家有不少阔亲戚,过去曾对他们的祖辈仰慕奉承,现在却对他们冷眼相待,而大杂院里的穷邻居和他们倒能同情互助。这段童年生活,在焦菊隐心里留下深刻的印象。多少年后,当他导演《夜店》、《龙须沟》这类戏时,童年时代那一幅幅城市贫民生活的景象,仍然激动他的心,为他的艺术创作提供了丰富的素材。
一九一四年春,焦菊隐进了直隶省立第一模范小学,校长是一位主张教育救国的新派人物。学校设备不错,学费低,对学生的学业和纪律要求严格,对焦菊隐的幼年教育起了良好的作用。
他上小学的情况是很艰苦的。从家到学校约三里多路,每天往返四趟。冬天,家里只生一个小炭碴儿(即煤屑)盆取暖,手脚长了冻疮,手指经常冻破,流出脓血。清晨起来,砸碎水缸里的冰块,舀一勺水洗把脸,拿一块凉饽饽,常常顶着风雪跑步到学校。因为他逐年长个子,母亲总把棉衣裤缝得很宽大,好让他多穿几年。一次,他穿着一身宽大的棉衣到学校,一进校门,那些穿著讲究的阔同学就冲他哄笑叫嚷:“瞧!焦承志穿着他爹的棉袄上学来啦!……”焦菊隐忍着冻疮的疼痛,克制住自己,一语不发。他带着穷孩子的自尊和倔强,拼命用功读书,每学期都名列前茅。
焦菊隐童年的家庭生活也是冷漠的。父亲在外做事,很少回家,由于工作不顺心,总是沉默寡言。母亲不善理家,父亲收入不敷家用。母亲经常四处奔走借债,常因心绪不佳,借孩子撒气。有时在夜里,母亲盛怒冲进屋子,拽起正在酣睡的孩子,劈头盖脸一顿痛打。执拗的焦菊隐和善良的大哥往往难于幸免。
焦菊隐在小学行将毕业时,正值五四运动前后,炽热的新文化运动如滚滚春雷,震撼着沉睡愚昧的中国。同时,南开中学的新剧运动也正在开展,冲击着社会,也影响到焦菊隐就读的学校。就在毕业前夕,焦菊隐参加了同学组织的新剧社。自编自演,内容多以反封建压迫为主。排演用幕表制,有的根据《聊斋》的故事改编。
焦菊隐回顾这段生活时,有一段生动的描述:“记得我第一次演的戏是《张诚》(《聊斋》故事)。剧场借的是一家姓王的客厅。观众是那家的老太太、少奶奶、小孩和他们的亲友。我演主角,上山寻弟,心里十分忧愁。当时,我真好象愁得眼泪都出来了。我是近视眼,看不见相隔五尺的妇孺观众。忽然听见啪啪的鼓掌声,才知道我演的戏会有人欢迎,一开心,脸上的愁容全消失了。……”当时,每个同学都用艺名扮演角色。艺名由年纪较大的同学或“社长”一类的人派送。派给焦菊隐的是“菊影”。他觉得这名字有些俗气,就改为“菊隐”。后来他为了纪念自己的戏剧生活开始的第一页,就以此为名在报刊上发表文稿,以后就一直沿用了这名字。
这是焦菊隐接触戏剧的启蒙时期。但是,他当时从未设想自己会成为一个职业戏剧家。
小学毕业后,父亲一心要焦菊隐去银号学徒,好早日挣钱,帮他撑持家庭。焦菊隐却一心要升学,甚至遭到父亲痛打也执拗不让步。最后,由于大哥支持说情,他才进了直隶省立第一中学(天津当时唯一的官立中学,俗称“官立中”)。
在中学,焦菊隐不但功课好,而且爱好乐器、绘画、篆刻。也许由于家庭生活过于孤寂,他把课余的精力都寄托在这些喜好上。他会吹笙,也能摆弄箫笛一类的乐器。常和同学们一起,在家里关上大门练习吹奏。搞起绘画,他也兴致勃勃,直到在大学读书时,每逢放假回家,他还常自己熬色,化胶,洗砚池,颇有兴致地专心作画。他的一个堂弟曾回忆了这样一件有趣的事:“有一年寒假,熊(焦菊隐的乳名叫老熊)哥在家绘画,我跪在小凳上看。时间一长,有些发困,可又舍不得走开,后来就打起盹来。醒了以后,熊哥送我一张我打瞌睡时的素描。我睡得那么香,半闭眼,歪着脑袋,还垂着口水!我一直保存着这张画。多少年以后再看,还觉得有意思,可算是一张‘佳作’”。
这些音乐、绘画的底子,滋养着焦菊隐日后作为一位优秀导演艺术家的想象和功力。转载文章及图片来源微电影研究本文作者:蒋瑞,毕业于清华大学外语系,曾供职于北京人艺艺术处,系焦菊隐先生理论建树的总结记录者之一。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