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鹿城燕人
鹿城燕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67,730
  • 关注人气:58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焦菊隐的艺术道路3

(2020-01-03 09:41:43)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焦菊隐的艺术道路3作者:菊池1050
他十分重视教学质量,鼓励学生学习的自觉性,教学反对硬灌,对一些老唱词,鼓励学生分析讨论,有不合理之处,可以提出修改意见。自己经常到课堂听课,检查教学情况。关心学生生活,定期到食堂吃饭,如发现伙食有问题,管生生的教师常受到他的责备。
当年戏校开创时培养的德、和、金、玉班学生,不少人现在已成为活跃在戏曲舞台上的优秀演员和教员。
当时,在梨园界看来,焦菊隐是一个十足的外行。但他立志要成为内行。他认真观摩老艺人的演出,有时一天赶两场,精心记录老一辈艺术家精湛的表演艺术的各家的特点、风格,然后比较鉴别;并拜曹心泉、冯惠麟为师,一招一式地学小生戏;又跟鲍吉祥老先生学老生,并求教于王瑶卿、陈墨香两位艺术大师。他和学生们在一起,钻研揣摩,从不放过一次学习机会。从观摩实践中,他获得丰富的知识和经验。按他一贯的治学态度,不学则已,学,就要追究到底,于是,他又读了许多有关戏曲史方面的资料和大量剧本,还有私人和宫廷收藏的秘本。
在戏校的三、四年间,焦菊隐把自己充沛的精力全部献给了这个学校。对于京剧的改革,他可以说是先驱者之一。戏校的改革遇到重重阻力。李石曾想把戏校办成某派(政治势力的派别)个人的班底,焦菊隐不同意这一主张,他认为戏校应得到戏曲界普遍支持,吸收各家之长,成为一个真正的戏剧教育场所。在当时,焦菊隐这一套设想根本无法实现。金融界的政客不重视真正的艺术,更不理解焦菊隐的抱负和理想。旧习惯势力也对戏校的教学方法非难指责,并勾结官方对学校施加压力,董事会从中作梗,给学校经济带来极大困难。最后,焦菊隐被迫辞职,于一九三五年初离开了戏曲学校。李石曾为安抚焦菊隐,答应由戏曲学校理事会委托银行每月付焦菊隐夫妻一笔费用,送他们赴法国留学。
对焦菊隐来说,这不象一些人的庸俗看法是“丢掉一个校长的肥缺”,而是失去关于中国戏剧艺术的一套理想。他终身引为憾事。

一九三五年九月,焦菊隐离开北平赴法国巴黎,考入巴黎大学当研究生,攻读文科博士学位。这必须通过法文和拉丁文考试。在中学和大学阶段,焦菊隐只学过英文和德文。对于已经三十岁的焦菊隐来说,要在短期内学通两种外国语是颇为困难的。当时,巴黎生活费用较高。焦菊隐得到指导老师的允许,就到物价较低的比利时去学法文和拉丁文。从比国首府布鲁塞尔到巴黎的路途较近,而且交通方便,他只在定期交作业时才到巴黎。一九三七年,学业的最后一年,他才长住巴黎。

在国外,焦菊隐很少社交活动,他珍惜分秒时间,专心学习,并为自己订了一条守则:每天如不完成预订的学习计划,决不休息。

繁华富丽的巴黎,搜藏着无数世界艺术珍品;供阔人富豪纵情享乐的场所鳞次栉比,麇集着世界各地千万游客,而焦菊隐这个东方来的穷学生,热衷的只是如海绵似地吸取知识。他博览艺术珍品,学习和观摩了西方古典和现代的不少文学戏剧作品和演出。同时,有系统地整理他过去所研究的中国传统戏曲方面的知识。

他以流畅的法文撰写了博士论文《今日之中国戏剧》(以焦承志署名),还有两篇老师指定的副论文《唐、宋、金、元的大曲》和《亨利·贝克戏剧中的社会问题》。

一九三八年一月,焦菊隐被授予巴黎大学文学博士学位。他的论文《今日之中国戏剧》由当时巴黎德罗兹出版社列为“世界戏剧丛书”出版。论文论述了中国京剧的发展和艺术特色以及三十年代中国戏曲教育体制及其发展前景,同时也论述了话剧在中国的情况,内容涉及剧目、表演、化装、服装、布景、灯光、剧场管理、人才培养等各个方面。这本十余万字的论著,凝结了焦菊隐对祖国戏剧遗产的深厚感情,从中显示出他对戏曲艺术的渊博知识和真知灼见。尽管由于时代和作者当时思想的局限,难免存在不足,但今天看来,仍不失为一部研究中国传统戏曲艺术的可贵文献。

一九三七年起,日本军国主义发动侵华战争,节节进逼中国广大土地,人民遭受空前涂炭,中华民族处在生死存亡关头。身处异国的焦菊隐受到很大震动。他在巴黎大学的指导老师挽留他在巴黎任教,并准备介绍他每年到瑞士讲学两次。当一名受人尊敬的教授学者,曾是焦菊隐多年的梦想;不受战争侵扰的安静乐土——瑞士,也是他向往涉足的地方。去抑留?焦菊隐这时却犹豫起来了。最后,他毅然回答老师说:“我是一个中国人,祖国正在受难,我要回去,把所学到的东西献给我的国家。”就在一九三八年一月,他感谢并辞别了老师,急切启程回国。

这时,北平和上海都已沦陷。焦菊隐的家庭也已破裂,他绕到香港,孤身回到祖国的大后方桂林。

焦菊隐从一九三一年步入社会到留学法国,这七、八年时间是他艺术道路上极为重要的时期。如果说在这之前,焦菊隐仅是一个彷徨于戏剧门外的业余文艺爱好者,那么,现在他可以算做里手行家了。办北平戏曲学校,虽是他生活中多少带有偶然因素的转折,但却促使(在某种程度上是迫使)他去探觅浩瀚的中国传统戏曲的宝库,获得丰厚的知识,使他热爱上戏剧艺术。在留学期间,他为了写博士论文,又阅读研究了几十种有关中国戏剧的资料。对中外古今的戏剧加以比较鉴别。中国传统戏曲的光辉宝藏增加了焦菊隐的知识,提高他作为中国人的民族自豪感;重要的是奠定了焦菊隐的美学思想和戏剧观,孕育了日后焦菊隐所探索的导演学派。由于他学得深,钻得透,根子扎得牢,所以后来他在“话剧民族化”的实验中,学习运用传统戏曲的精华时,从不泥古不化,同时,不膜拜西方文艺,而能广征博采,融会贯通,为己所用。
转载文章及图片来源本文作者:蒋瑞,毕业于清华大学外语系,曾供职于北京人艺艺术处,系焦菊隐先生理论建树的总结记录者之一。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