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善泳者用漂13693801671
善泳者用漂13693
801671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8,740
  • 关注人气:1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50年前知青上山下乡安置费

(2021-02-25 08:42:12)
标签:

1971年

洛阳知青下乡

知青安置费

分类: 知青岁月
        1971年2月15下乡插队。上级拨给我们每个知青都有安置费,每个省、市的费用标准都不一样。以前我清晰的记得当年安置费的各项内容,今天已经记得不很清楚了,再过几年随着年龄的逐渐增大,记忆力的逐渐下降,可能更是会忘得不着边际了,趁现在还能想起来,就说一下,错了请知情人和亲历者纠正。
        刚下乡时,并不知知青还有下乡安置费,只是听学校老师说,如果要用钱了买生活用品,可以直接找队里借钱。下乡后不久,有一次问队里保管借钱买口粮,第一次还没借到,保管支支吾吾的说要等队里有钱了,等队长批准了,才能借钱,后来我们经过找队长、找大队、再找队长、会计、保管一番周折后,第二天才拿到钱的。
        全公社的知青都安置完了,也就是下乡后半月之内的某天,公社召开全公社的干部、各大队干部、各小队队长、会计、保管、公社全体知青参加的《做好辛店公社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工作》的大会。会议在辛店公社的大礼堂进行。参加大会的有一千多人,众多人都是蹲、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外面还站了很多人。在这次会议上,我知道了我们当年下乡知青,上边拨付的安置费是每人400元。
        在400元的安置费分项中,其中250元是盖住房的。余下150元中的80元,是购置粮食的,因为我们的户口从城市转到农村后,在队里是没有口粮的,因此还是吃国家粮店供应的粮食,直至吃到当年的夏收和秋收的粮食下来,我们再按在生产队的劳动所得的工分和人头分粮。因此从二月份到九月份的这八个月,我们凭知青集体户的粮本,在队里保管处支点钱,再到指定的辛店街和延秋村街上的国营粮店去买每月的口粮。当时的粗、细粮配比为70%比30%。还有烧的煤,也是每人有定量煤票,是从哪出已不清楚,但也是在队里先支钱,买回来以后再把粮店和煤店开的收据或小票交给队里下账。
        我们头一次去小队保管员那支钱买粮,保管没给,可能一是小队也没什么钱,用钱很拘谨对所有的社员都不借,除非队里通过。二是上边拨发知青的钱也没发下来,三是保管可能也不知道这事,所有折腾了一番。我们小队的队长,是潘建中,为人正直公道,执行上级政策比较到位,对我们知青也很和善,称我们为“娃子们”。此事以后我们的小队在借钱买粮上从没有出现磕绊过,潘建中队长对我们知青也是很宽容,很善待的。 
       还有70元是生活资料费用。这些生活资料我们队给我们准备了以下东西。 包括:锅碗瓢勺,一个大铁锅,一付铁水桶,一只扁担,一个水缸。一人一个大海碗,一个小碗。四个陶瓦面罐,两个黑釉面盆。我们的农具呢,下乡时小队里可能事先垫资给买好了,就是给每人发了一把铁锨,其他的锄头、三爪耙、扒耙等等都没有。当队长给安排活时,没有工具使用,队长就张罗着给我们向社员借。后来我们就自己去借用了,我们自己也给自己解决了一些农具问题。比方说我的哥哥下乡,办事处送了锄头和圆头锨,这些工具比农村集市上买的质量要好得多我就把这些拿到了农村用,离开农村时都留给了社员朋友。
        下乡的第二年,上级按上年度下乡知青人数给知青每人发了一张货真价实、质量杠杠的床板,这个床板属于那项开资我们也不清楚。我们大队用东方红40轮式拖拉机拉了回来,如数发给各小队,我们小队把这些床板又如数发给我们知青小组,即便人已经离开了,大、小队也没有截留,我们小组当时实有四人了,但仍给我们按上年度底的人数,发了六张床板。潘建中队长说,多余的床板你们支起来当桌子用,当板凳用。因为我们的知青屋里,没有桌椅板凳。这些床是我们知青最高档的也是最像样的家具。到后来我们所有知青招工回城了,潘建中队长仍然将这些知青用品包括房屋,保存在队里,让以后的下乡知青使用。
        我们拖一中的1969、1970两届的初中毕业生分别是下在洛阳郊区辛店公社最边缘的8个大队,离市区远,条件也差,又不是菜区,也没有政府的种植补助,也没什么副业。像挨着洛河边的生产大队,有一项副业就是在河滩筛砂送到城里的水泥厂里整点运费和砂石费,一天运一胶轮大车,连运费和砂石费收入一、二十块钱。各个生产小队收入都很低,我们马赵营大队十几个小队,最高的队一天的满工分10分,合0.67元,最低的0.4~0.5元钱。而山上的某些生产大队,每天10分的收入,只有0.1元~0.3元。后来我们去某些挨近市区的知青点串门,发现他们生产队竟然给他们配备了架子车,让我们羡慕不止。那时候一个架子车的底盘,也就是两轱辘和一根轴,价格在70多元上。
        下乡才两个月,大队就组织全大队各小队的十几辆胶车去东站货场拉了两次原松木,说是给知青盖房的木料,上级批的,一人两寸,按公制应该是0.2立方米吧,我们队7个知青,就分了1.4立方米。这个分配的木料应该是250元里的开资。但社员说你们250元盖房子根本不够,都得队里贴,我们也不太清楚。这些木头回来之后,又分给各队,上级拨发的木料,使用时各个队都挪用了。把好的木料用于打造各种农具,再把一些队里的一些次木料用于建房。
        有的队盖知青房很早,比方我们马赵营大队的六队,当年六月,就把6间知青屋盖起来了,21名知青住到了自己的屋子里。我们小队是当年十月份让知青住上了知青屋,虽然简陋,地理位置不佳,盖房时所有的社员都对我们缄口不言,等我们住进去了,才和我们开玩笑,说我们是住在猪圈里,后来才知那里原本是生产队集体养猪的猪圈,废弃了许久。队里就在那个址上,利用靠边的半截墙,给我们盖了四间房,亏得我们潘建中队长的谋略和用心,我们才有了自己的知青屋。而有的小队4~5年后,我们知青都离开农村了,知青屋也还没影呢。而知青们就分住在社员家,小队还要给社员补助工分,但无论是社员还是知青都极为的不便。
        73年以后,知青下乡两年了,随着知青两年,招工、返城、入伍等政策开始实施,随着李**给领袖的一封信,知青政策的落实逐步到位,知青的政治地位在农村有很大的改变,还有知青与社员的关系也在不断融洽。知青的安置费用,好像上边也做过调研和处置,但是这些费用都发不到知青手中,也不能支配,知青也习惯了这种状况也都不过问,所以这些安置费的使用情况以及审核,在那时都没有什么结果。
        过来后看回去,那时400元安置费真是全用在知青的安置上,费用是不够的,盖房子250元,要买瓦、梁、椽子、砖、门窗等 ,好的料买不起,很多都是按当地社员住房的标准一样并简陋建房,墙是土坯,木料能省就省,盖房的用工、用料都是生产队组织和筹措,这是知青安置工作做得好的小队。有些小队穷,收到点上边拨的知青费用,在手里攥的紧紧的,又不得不在队里要用钱时,一点一点的挤出去,最后这钱就没有全部用到知青的头上了。还有的极端现象也是有的。知青插队下乡,给该队带来了分吃社员口粮的几张嘴,刨食的地没有增加,粮食产量没有因为你来了几个知青有所增涨,吃粮的人倒是多了,在那个以粮为纲的年代,这个问题极端明显,除此之外还给生产队带来了很多其他的麻烦。所以有些人就认为,这些安置费是应该给生产队做补偿的,他们用起来心里在寻找着这种平衡。

  邓小平谈知青运动曾说:300亿买了三个不满意

  据原国务院知青办顾洪章主编的《中国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始末》一书称,

李先念在1978年10月18日中央政治局会议上说的,而且是“四不

满意”。他说:社会上议论很多,“四不满意”是我讲的。青年不满意,

家长不满意,社队不满意,国家也不满意嘛!

而作为每个知青也并不知晓,国家在知青安置上用了几百个亿。而

取得效,我们由于有着亲身体验,所以各自心知肚明。

过去的事都过去了,只是纪念下乡50周年,给同学们、知青们做

一下往事的回顾。

祝同学们、知青们晚年保重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