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龙一小小文
龙一小小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2,574
  • 关注人气:1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读贾平凹   24琳

(2017-02-11 01:35:38)
标签:

杂谈

分类: 小四班
读贾平凹 <wbr> <wbr> <wbr>24琳

  翻开贾平凹的文章,就感觉一股浓浓的乡土气息扑面而来,质朴,纯净。或许是现代化语言读得多了说得多了,对于贾平凹的语言,开始我是不怎么喜欢的。后来强迫着自己读下去,就发现这样的语言,纯粹的乡里乡气,也是他的一大特色。
  一位研究人员对于贾平凹的语言这样说过:他认为:“金在沙中,浪淘尽,方显金的本色;点石如果真能成金,那也仅仅是钻进了蛤蚌体内,久年摩擦,浸蚀而成的一颗珍珠。如果以为是现实里发生过的,就从此有了生活信息,以为有人曾说过的,就从此有了地方色彩,那流氓泼妇就该是语言大师?!艺术,首先是美好;美好是‘冶炼’起来的。”贾平凹正是在写作中不断地冶炼语言,创造美的语言,以自己独树一帜的语言艺术构架起自己独树一帜的文学艺术的天地。
  《黑氏》。程光炜评价黑氏为“不安分的苦命妇人”。黑氏是值得我们深深同情的妇人,但也是一个不安分的多情妇人。嫁给山外小镇贷款员的儿子,由于家贫兼“手脚胖、丑”,年纪比丈夫大而遭夫家嫌弃,喂猪,揽羊,上青崖头上砍柴禾,做饭。家里家外的活都是她的。到了镇上,黑氏即使已察觉丈夫与别的女子有染,依旧打算跟他低眉顺眼地过日子。小男人与她离婚后,媒人纷至沓来,寡居黑氏的深沉寂寞却常袭心头。她在来顺与木犊之间选择了木犊结了婚。婚后的黑子仍旧被来顺调戏着。在对来顺的心软中,两人终于迈出了那惊世骇俗的一步。这对偷欢男女被村民释放后,亡命地向野外狂奔:“女人抬起头来,被架着跑,终不明白这路还有多少远程,路的尽头,等待着她的是苦是甜,是悲是喜?”作者想要表达什么主题我并没有懂,可黑氏的境遇却让我想,她的命运这么坎坷,都是因为她的欲望——对爱情的欲望。所以她没有装作不知道小男人的风流事继续在富裕的小男人家享福;在和木犊的婚姻中,他们的小饭店生意红火,却放任店中的肥胖女人与自己的丈夫来往,她不喜爱富足平和而无味的生活,在和来顺被发现后两人私奔,可能就是因为来顺给了她期望的爱情吧。
  会有人说:“黑氏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非得去搞事情,真是不能理解。”大胆追求爱情是一件勇敢的事,可黑氏这样婚内搞外遇的做法,该是被道德所鞭挞的肮脏的事情。黑氏的经历,是命运的坎坷,更多的也是她自己的内心驱使。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