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龙一小小文
龙一小小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2,574
  • 关注人气:1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林白《二皮杀猪》赏析  吕昊泉

(2017-02-09 21:01:15)
标签:

杂谈

分类: 小四班

   在本文中作者多次运用了借代的手法,反复地将猪和人相互指代,在对杀猪这一再平常不过的事情的叙述中阐述了发人深思的道理。

   “我二皮叔认为,杀一头猪就是给它天大的幸福,不是让它死,而是给它放生,放一条生路让它投胎做人。”开篇就点明了本文的主人公—二皮叔是一个处在落后乡村、技法纯熟的杀猪匠。短短几句,隐约中刻画了二皮叔的一种病态心理。在那种乡村环境下,他没有什么权利,也并不特殊。他掌管着这些猪的命运,他同时也把猪看做人,病态地幻想着自己也掌管着人的命运。

    第三段中写道,“所有的猪哼哼唧唧的,在我二皮叔的眼里它们都是人,二皮叔能看到它们扭扭捏捏,他做梦都梦到所有的猪都半猪半人,所有的人又都半人半猪,所以人人都喜欢他,所有的女人都愿意跟他睡,不愿意跟支书睡。在猪的世界里,我二皮叔是一个说一不二的帝王,有后宫三千,嫔妃七十二。”这种病态心理体现得就更为明显。隐隐约约中能感到,在这个村里,老百姓们去巴结干部(支书),女人都去投怀送抱的现象应该并不少见。而主人公二皮呢,只是一个普通人,人们只有在杀猪时才会想起他。他心里会有一丝不平衡,羡慕甚至是嫉妒。半人半猪,半猪半人也是他心中对他些巴结讨好的村民的印象。心中的苦闷无处发泄,幻想便愈浓。想象着一切仿佛都由他主宰。杀生本就不是放生,他本身对这一事情的解释,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他这种病态的寄托心理。

   其实这种不平衡也并非无缘无故。“如果不是二皮叔动手给猪放生,猪就会不听话。猜想,这是一个什么人啊,也配杀我”“我知道像我二皮叔这样的高手,杀猪的机器是一个笑话。屎和尿和血,都不可能溅到二皮叔身上”通过作者这些描写可以看出,二皮叔是一个技法相当纯熟的杀猪匠。前文也有暗示村里有一个只读过高中的人,就算得上是很有学问。按他想他应该有一定的地位。在这样的一个落后的村庄,与众不同。但事与愿违啊。这只是一种不切实际的臆想。他同样也是那么渺小,普通得像一粒沙子,亦同他看不起的那些村民们。

   这其实也映射到目前农村的一种不良现象。在一些偏远地区,人们的文化程度普遍不高,大家都会去巴结村里的干部,把他们当成王,渴望得到庇佑。所以一些媚俗的不良现象数见不鲜。像本文中的村民们,又何尝不是如此,二皮在这样的大潮中,丧失了对自己的正确认识,迷失自我,陷入了不切实际的臆想。

   所以,目前农村人民文化水平的提高以及民主意识的增强都迫在眉睫。少一分谄媚低俗,多一些正直公平。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