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豆瓣,你好

(2017-02-02 08:37:15)
标签:

hw

分类: 小四班
  滚滚人流中,豆瓣的历史性时刻降临了。
  豆瓣从小被亲生父母遗弃,与养父母和姐姐叶含春在城里长大,她的亲生父母在因超生被罚款之后,觉得不值当,想去城里把抛弃的亲生女儿豆瓣接回来,故事就是从回乡开始的。他们相遇在人口流动密集的车站,城市与乡村的文明交流日益密切,在豆瓣身后的是姐姐的城市,而在豆瓣身前的是父母、兄弟姐妹的乡村。她固然在城里长大,由于政治、经济的不同,她受到的文化熏陶也不一样,但是她在血缘上却直属与乡村。她与母亲香娥的血脉相连,使她与乡村有着永远脱离不了的联系。第一个冲突发生在火车上,豆瓣需要擤鼻涕的纸,而母亲香娥却让她把作文纸撕下来用,豆瓣直接感受到了隔离她跟新家人的一道屏障,母亲明显的偏爱儿子航空,对于分离的痛苦和未知命运的忧虑,豆瓣只能以哭泣来表达自己的内心,用原文的话来说就是“一路哭到郑州才睡着”。但作者又没有让豆瓣与自己的新家人起什么直接的冲突,而是借此描写豆瓣的身世。
  之后是名字的矛盾,含春觉得豆瓣的名字好听,但是王榨人却觉得奇怪,“我北京的姐姐”,普通话与方言,豆瓣的身份落差之大,使她一时间不能适应,“这个伢,王榨还能养的了她么”,对于豆瓣来说,乡村是一个不想回归的禁地,而对于王榨的人来说,豆瓣则是一个久居外地的外乡人。为了迎接北京的姐姐,豆瓣洗干净自己的枕巾,收回来的衣服带着阳光和香草的气息。这无疑是豆瓣融入乡村生活的开始。随着老鼠事件,豆瓣开始和王榨人熟悉起来,爷爷也出现了。但真正是豆瓣接受乡村的标志是,当雨仙说她家的芝麻要给北京的姨婆时,虽然豆瓣仍然想到了含春,但是她却说“我家的芝麻要做又香又甜的芝麻耙”。北京和北京的姐姐已经永远成为了豆瓣的记忆。
  含春是豆瓣北京的姐姐,但这个姐姐就只是豆瓣在情感上的寄托,她带着豆瓣去看鸟巢,但她终究不是豆瓣的亲姐姐,而香娥,是豆瓣的亲生母亲,在中国的古语中,如莫言的小说中,母亲,土地,乡村都是一体的。虽然豆瓣对城市有着留恋,但是跟随亲生母亲回到乡村才算是真正的回归。从豆瓣身上,看到的是一个处在城市与乡村边界上游离的灵魂,但是最终她选择的还是血缘内的乡村。她的母亲,香娥,并非是一个守旧的女人,她虽然抛弃了自己的女儿,但是当她认识到了自己的做法不值当,她毅然决然的选择接回自己的女儿,并没有什么“我把女儿送人了,我不好意思要回来”的想法,她直接领走了豆瓣,况且豆瓣也不是个啥也不懂的农村孩儿,她见过城市,学到了知识,这样的人回到一无所有的农村家庭,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现代回归”。
  这篇文章我看到的除了回归,还有冲突。乡村与城市的冲突,进步与落后的冲突,但当今,城市与乡村已不能被放在对立的位置上,一脉相承,起源于农村的城市并不能完全与农村隔离,同时,农村也不应死守已死去的东西,真正的回归应该是一种融合,城市接纳农村,农村融入城市。回归,不仅仅对豆瓣,对社会,同时也是内心与灵魂的宿处。
                                                                  --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