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Hell_Organist
Hell_Organist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5,270
  • 关注人气:26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翻译】【长篇】未曾发生:后传  第六章 觉醒时分

(2017-08-22 17:09:00)
标签:

小马

同人

翻译

未曾发生

【翻译】【长篇】未曾发生:后传 <wbr> <wbr>第六章 <wbr>觉醒时分

作者:Zeg

译者:地狱风琴手

原文地址: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241342/6/what-didnt-happen-after/awakening


……嗯?

————————————

Awakening

觉醒时分

 

 

 


   那光柱点燃了小马国的夜空,也点燃了小马们的好奇心。虽然已经很晚了,但是他们纷纷走出屋去,好瞧瞧那个光柱到底是什么——就连远在中心城的小马也是。与此同时,坎特拉宫殿的高墙内,守夜者们已经紧张地准备起来以应付突发情况,又一个事件发生了。

 

    就在宫殿里面一个相对隐蔽的角落,一阵微风吹过——忽然它改变了主意,开始在原地打转,风力也加强了些许,扯掉了一旁小树上的叶子。紧接着一道快闪,风力达到了最大——那是暮暮的魔法在释放能量。她用传送术把她和她的朋友们全都送了过来。“哦天哪,成功了。”她甩甩头,松了口气,“大家都在这儿了,是吧?”说罢望向其他的小马们。是的,六个小马都安全地被送过来了。

 

   “老天,”瑞瑞嘟囔着,四处看了看,“你把我们全送到中心城来了?”

 

   “对,计划当中。”暮暮还有点喘不过来气,“她怎么样了?”暮暮问云宝道。天马还背着邪茧呢。

 

   云宝朝后背看了一眼,“还没醒过来。我们得帮帮她。”

 

   “是——啊。”暮暮蹄子一软,差点把脸砸到地上去。一阵头疼袭来,让她咬起牙来。这时候一只蹄子搭上了她的肩膀,暮暮勉强睁开眼,回头一望,是小蝶满脸担忧地看着她。

 

   “你还好吗?”小蝶轻声问道。

 

   “我……好多了。”暮暮在满脸的痛苦中挤出一个笑。出汗、气短、头晕、头疼,大概就是魔力透支吧,暮暮心想。她已经很久没把自己搞成这样过了,但是她的脑袋非要让她认错不可。“我觉得我有点…用过头了。”她拍着脑袋。

 

    小蝶的耳朵耷拉了下来。“你稍微躺会吧?”她推着暮暮的肩膀。

 

   “嗯,我得躺会。”暮暮慢慢地伏下身子去,深吸一口,又缓缓吐出。赶快休息一下,她的魔法才能赶快恢复过来,这样就不会头疼了——头疼已经在减弱了。“我休息一会就好。而且刚刚的传送术应该触发了一些安保的魔法,所以我们只要待在这里就会有马过来找我们的,到时候问他们求助就是了。”

 

   话音刚落,金属撞击地面的声音就响起来了——三只武装起来的天马将她们包围了。她们缓缓地向中心靠近,缩小包围圈,但是领头的天马突然举起翅膀,停了下来,另外两只也随即停下。

 

   “慢着,”领头的铁皮天马的声音听起来是个雌驹,不过相当得有威严。这时候暮暮睁开眼睛,发现天马所佩戴的盔甲与其他的守夜者制服有所不同,带有银色、深蓝和深紫色,胸甲正中央是一个新月的标识。要辨识面部细节还是有些困难,但是暮暮注意到她的瞳孔并不是刀疤状的。他们三个看起来都是普通的天马…领头的天马稍微前进几步,歪过头问道:“暮光公主?”

 

   声音唤起了回忆。暮暮微微地笑了。“是你吗,盖尔?”

 

   “是我。”盖尔说道,屈膝向暮暮鞠了一躬,其他两只天马也照做了。“不得不说,我还是相当高兴的,因为触发警报的不是什么别人。”

 

   暮暮看了看她的朋友们。“我只是想赶快让她们离开无尽之森。”

 

   “无尽之森?”盖尔头歪得更歪了,显得相当惊讶。“你把她们全都从森林里传送过来了?”暮暮只是把头点。“那你没事吧?”

 

   “我只是稍微有点头疼。但是最需要帮忙的不是我,”她朝旁边一点头,“我抵达森林的时候发现她们正在遭受攻击,驱赶敌方的时候误伤了邪茧。”暮暮看了看她的朋友,“我真的,真的很抱歉。”

 

   阿杰摇摇头,“但是如果没有你的话事情还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大家纷纷点头以示同意,“而且你说她就是晕过去了,应该没什么大事,对吧?”

 

   “嗯,应该吧。”暮暮小声地说道,只是看着前蹄。

 

   盖尔走到云宝旁边,低下头检查邪茧的伤势。她看起来没什么大碍,不知道实情的都会以为她在云宝的背上睡过去了。“我们得把她带到医务室去休息。她身上也没有什么肉眼可见的外伤。”

 

   暮暮点了点头,挥挥蹄子。“你们先去吧,我得去找其他的公主谈一谈无尽之森的事情。”她的朋友们表现的有些不情愿,暮暮笑着说:“没事,真的没事,我马上就去找你们。”

 

   小蝶轻轻地捏着暮暮的蹄子,耳朵垂着。“嗯,你这么说就好。”

 

   暮暮笑了笑,支起身子来。脑袋抗议了一下,但是没有那么难受了。“我真的好多了。”

 

   “你俩带她们去医务室,”盖尔用一只翅膀指着暮暮的朋友们,吩咐另外两个守卫道,“我带暮光公主去见露娜公主。”那两个天马快速地一点头,随即带着一行马进入了宫殿。暮暮一直看着她们离开,用坚定的笑容安抚她们不安的回望。这里可是坎特拉城堡,是全小马国最安全的地方了。但即便明知如此,她还是觉得不安的情绪不断地涌出来…唉,你多心了,只是太久没见她们了而已。暮暮对自己说道。

 

   盖尔还在耐心地等着她,甩着尾巴。这时候暮暮的头疼已经基本没有了,她向盖尔点点头,示意她们可以出发了。于是她们也走进了宫殿。一开始双方都沉默着,直到暮暮开了口。“我一开始还没认出来是你。我记得以前你们天马守夜者都是蝙蝠翅膀的。”

 

   “这个啊,”盖尔轻声地笑了,“露娜公主下令更改我们盔甲上的魔法,让守夜者的外表更加……亲民一些。”她展开那对羽毛翅膀,忽闪忽闪又收了回去。“嗯……那么,已经过去,嗯,三年多了吧?”她看着暮暮说道。暮暮并没有皇家姐妹那样的身高,但是她也比盖尔高出一个头了。

 

   “呃……你们这里是三年,”暮暮一点头,“在我们那里是三百五十年。”

 

   “三百五十?!”盖尔相当吃惊,“好吧,怪不得你变得这么高了。这么多年过去你还记得我吗?倍感荣幸呀。”

 

   暮暮的笑意减少了几分。她往走廊的另一侧望去,稍微耷拉下耳朵。“虽然不太愿意承认,但是这几年来,有不少小马的名字和相貌在我的记忆中已经模糊了。”这时候她笑得却灿烂起来,“但是我觉得我不会忘记这里发生的事情,还有携起手来拯救了这个世界的你们。”

 

   盖尔轻笑。“这个功劳应该是你的。”

 

   暮暮阖上眼,摇摇头。“守夜者们真的功劳不浅。不要把自己看扁了啊,盖尔中士。”

 

   “啊…”盖尔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其实现在是队长了。”

 

   “哇,真的吗?”暮暮的耳朵和眉毛都太了起来,“升官了啊。”

 

   “嗯,你走了一段时间以后,月舞举荐的我。”

 

   “她啊,”暮暮在回忆中又泛起了笑容,又是一个熟悉的名字——怎么能不熟悉呢。如果进展顺利的话,月舞大概已经结婚,成为暮暮的一个亲戚啦。“那她现在怎么样?”

 

   “哦,她还是卫队长,只不过不是守夜者的队长了,是皇家守卫的队长。在梦魇之月复返的几年以前,她就已经任队长了。梦魇之月回来之后,我们就必须得做出选择——是加入守夜者,还是被踢出军队。”盖尔顿了一下,语调中加了几分严肃,“退队的只有很少的几个,但是我相信如果月舞带头退队的话,那就不是这个状况了,大概连守夜者军队都凑不出来了吧。至少,至少我是选择了追随月舞才留下来的。”她叹了口气,“现在,中心城的卫兵分成了两拨——皇家守卫和守夜者,于是月舞决定回到皇家守卫的队伍中,这样守夜者的队长就空缺了。”

 

   “原来如此,”暮暮一点头,调皮的一笑,“我要在天亮的时候去营房,吓她一跳。”

 

   “嗯,她不在那里。”盖尔的话让暮暮感到疑惑,“她休假了,没记错的话过几周就会回来。”她一只前蹄点着胸口,“哎,你去她家应该能找到她,就在中心城。我知道她住哪儿,而且她肯定不介意她的传说中的小姑子去看看她——只要你腾得出时间。”

 

   暮暮停了下来,抬起一边眉毛。“传说中的小姑子?”

 

   “对呀,”盖尔傻呵呵地笑了,“所有小马都知道你为我们带来了什么。”在暮暮继续问下去之前,盖尔就发现了露娜。她一鞠躬,让出路来。“露娜公主,暮光公主前来拜访。”

 

   看到了露娜,暮暮的嘴咧得更开了。她快要忘掉这个露娜跟她那个时间线的露娜差别有多大了。她的皮毛是亮亮的深蓝色,很容易被看成黑色;鬃毛仿佛就是夜空本身的一部分。暮暮还在打量月之公主,却注意到她的嘴角有些上扬。暮暮连忙清清嗓子,右腿叉在左腿前面,微微地一鞠躬,“见到你真好,露娜。”

 

   露娜上前几步,展开右侧的翅膀,拉过暮暮抱住了她。“是啊,真好。”

 

   暮暮一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完全没想到露娜会抱她。但她很快也展开了翅膀,回应了露娜的热情。

 

   露娜退后了一步,收回来翅膀后说道:“触发魔法警报的是不是你们几个呢?”

 

   “没错,是我。”暮暮一乐。

 

   露娜有些好奇的抬起眉毛,“城堡的前门你可以随便进出,没人拦你,真的。”

 

   “呃,其实我是从森林里带着谐律精华的使用者传送过来的。”露娜显然得有些惊讶,“情况比较紧急。”她扫了露娜身边的盖尔一眼。

 

   露娜注意到了暮暮的眼神,笑着伸出翅膀拍了拍盖尔。“不管你想说什么,在我的卫队长面前都可以讲。她对唤醒谐律精华这个任务有着充分的认识,当然我们没有随便散布这个消息,免得引起恐慌。”她看着暮暮说道,“使用者们都还好吗?”

 

   “她们没有什么事情,但是我抵达的时候她们正在遭受攻击,我误伤了邪茧,现在她们带着她去医务室了。”暮暮重重地叹了口气,“邪茧没有什么外伤,所以她醒过来以后应该就没什么大碍了,总之希望她快点醒来吧。”

 

   露娜歪过头去,星云状的鬃毛波动起来,“你做了那个梦吗?”她轻声问道。

 

   暮暮闭上眼睛,微微皱眉。“是个噩梦啊。”

 

   “那你看到了什么?”

 

   暮暮一开始没有吭声,很快睁开眼睛,严肃地看着露娜。“我们的世界消失了,这样一个预兆之梦。”

 

   “嗯……还有呢?”

 

   “邪茧和我一起,我们被一些……奇怪的幻型灵包围了。”

 

   露娜缓缓点头,“跟她的一模一样。”

 

   “我来到森林以后,见到那些攻击我朋友的幻型灵以后,我觉得它们跟噩梦中的几乎一模一样。”暮暮再次回忆起了梦中那些奇怪的、进攻她的幻型灵们,现在她还有着一种奇怪的感觉,就算她已经击退了它们…“我有理由相信,它们完全就是预兆之梦里的幻型灵。”

 

   “然后那些幻型灵怎么样了?”

 

   暮暮往旁边的花玻璃看了一看,“呃,你肯定注意到远处的那道光柱了……”

 

   “我注意到?”露娜快笑出来了,“半个小马国都注意到了。在中心城,我都能感受到它的力量。”

 

   “我用那个法术阻止了它们,”暮暮一脸严肃,“它们还在那个洞穴里,已经被打晕了。我害怕会有更多的幻型灵来进攻,出于安全考虑我还是赶紧带着她们逃离了。”

 

   “你做的没错,但是如果我们有机会逮住这些家伙,那我们要赶紧。”露娜转身对盖尔说,“去吧,队长,召集天马前往无尽之森,能带回来几个家伙那是最好的。”

 

   “遵命,公主。”盖尔说道,鞠了个躬便飞入空中,迅速地离开了。

 

   露娜一直望着盖尔离开。“到现在为止,我们只知道你和邪茧做了相同的预兆之梦,”她若有所思地看着暮暮,“要是能捉到这些神秘幻型灵的话是再好不过了,但是就算捉不到,让你去跟邪茧谈一谈,有些情报也可能就水落石出了。”

 

   “她可能还得过一会才能醒过来。”暮暮有点垂头丧气,“我真的没注意到她就在我背后,我只是想保护我的老朋友们啊…”暮暮咬着牙,沮丧攫着她,让她抬不起头。她太马虎了,没有充分了解状况就盲目施法。“她的尖叫声还在我脑中回响着…”暮暮几乎是耳语了。

 

   虽然暮暮看不到,但是露娜那若有所思的表情已经变成了忧虑。她低下头,离暮暮更近了一些,小声地说:“我们去看看她吧?”暮暮点点头,眉头依然紧锁。

 

   于是两位就沉默地走了起来,谁也没有说什么,只有单调的蹄声咯哒咯哒得响着。露娜几次看着暮暮,都发现她眼神十分空洞。于是她展开翅膀,搭在暮暮的身上,引得暮暮抬头看向她去。“别太自责了。你只是想救她们,如果你没有及时赶到,我都不敢想象她们会出什么事……”

 

   暮暮思考着露娜的话。这似乎解开了她的一些心结,但是她还有最后的一个担子。“我只是希望她能原谅我。”

 

   露娜停了下来,用她翅膀最长的那根羽毛抬起暮暮的下巴。“不光是她,你要先原谅自己。罪恶感可对身体不好。”露娜相当严肃。收回翅膀以后,她继续前进了,“相信我,这是亲身教训。”

 

——————

 

   医务室差不多在城堡的另一侧,一路上暮暮有的是时间整理思绪。她是接受指引才来到这个特定的时间点的,大概是未来闪闪有意为之,那么她正好来到洞穴中救下她的朋友们也并不是巧合。她怎么就误伤了邪茧呢?日志上的内容本来是可以有一些提示的,让她好好观察一下四周再施法——但是根本就没有。

 

   暮暮认为,即便跨越时间线,影响自己过去的行动这件事情也是不太可能的——或者说不太明智。改变了自己过去的行动就意味着改变更多的东西,带来意想不到的其他后果,为了防止这个,那不如就让该犯的错误发生吧。

 

   “暮暮?”

 

   暮暮被从思绪中拉了回来。她的确模模糊糊地感觉自己已经到了医务室,但她根本就没反应过来她已经被一个护士带到了康复病房前——这护士还是个幻型灵,只不过穿着护士服。

 

   “您准备好了就进去吧。”护士大概是个雌驹,说起话来还是嗡嗡的。她的蓝色眼睛没有瞳仁,很难辨别她到底在看哪里,但是从头部的动作来看,她是在两位公主之间来回的扫视。她笑了笑,走进了屋子。

 

   屋子里传出了她的朋友们谈话的声音,是那样的熟悉…她犹豫起来了。她能跟邪茧去道歉吗?一句“对不起”就够了?但是,现在绝对不是担心这个的时候。她抚平心情,走进门去。

 

   屋子里面的小马左一群右一群的谈着话。小蝶在和护士说话,与之一起的还有另一个独角兽,暮暮并没有认出他是谁。不过他穿着白色的大衣,一定是医务室的员工。

 

   小蝶最先注意到进来的两个公主。“哦,嗨,暮暮,嗯……露娜公主。”她说着,面露微笑。

 

   屋子里一下就沉默了。独角兽向前几步,微微低下脑袋,“欢迎您,公主,”之后也对暮暮鞠了一躬,“欢迎您回来,公主。”

 

   现在她看清他的脸了,声音也听得很清楚,一下子就箱子来了。“您好,怀特医生。”暮暮也笑了笑,但是笑容消解得很快——她正在看房间里的那张床。邪茧盖着白色的床单,大概是睡着了?“她状况如何?”

 

   “身体上没有大碍,但她还得休息。”怀特医生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笔记板和一根钢笔,“我其实想跟您谈谈,关于您用了什么法术。我在她身上没有检测到任何残留效果。”

 

   “本来就没有。它就是一个改良版的防护盾法术,用处就是使一切幻型灵昏厥,而不会造成永久性伤害或者后遗症。”暮暮说着走到床边,一边的怀特医生飞快地记着笔记,“但是我使用的法术力道有点过头了,因为本来是要对付一群幻型灵的,结果她离我离得最近,就被波及了。”她耳朵耷拉下来。

 

   “是意外。”小蝶声音很小但是很坚决。

 

   怀特医生顿了一下,看了看小蝶和暮暮。“好了,”他写下最后一个字,“所以说她就是被一个实实在在的魔法波所伤。”

 

   暮暮的独角亮起了紫色光芒,将邪茧脸上的一缕蓬乱的发丝拨开。三百十五年过去了,她还是记得一清二楚,她的学生。尽管她很清楚邪茧并不是那只用伪装欺骗她的独角兽,她依然觉得胸中涌动着矛盾而复杂的回忆。咽了口气,她摇摇头。“我真的希望我没有造成什么更加严重的伤害。”

 

   怀特医生赶紧摇摇头,甩甩蹄子。“大部分的魔法波都没有什么持续性效果,所以她顶多就是醒了以后觉得头疼。但她的确不应该昏迷这么久,不过你毕竟是天角兽,法术的力度也许会被放大。所以说,我觉得现在最好的办法还是让她休息吧。”

 

   紧接着,门外似乎乱了起来——有谁在大喊大叫。虽然听不清楚,但是这家伙一定很不开心。护士连忙走出门查看情况,怀特医生也紧随其后。

 

   “她在哪儿?”几秒后,那个不开心的家伙愤怒地吼道。

 

   露娜转身瞥了一眼门口,“我的天,”她退后了几步,“做好准备——要出事了。”她相当担心地看了一眼暮暮。

 

   蹄声越来越大,越来越急——一只混种幻型灵出现在门口。橘红色的鬃毛乱得不成样子,气喘吁吁的他一定是狂奔过来的。看到邪茧,他翡翠绿色的眼睛里面充满了震惊和担心,原地愣了几秒后便奔到邪茧床边。

 

  “放轻松,石墨,她在休息。”怀特医生和护士跟在石墨后面回来了,站在门口说道。

 

   “我真抱歉,”护士对怀特医生说,“我觉得他有知情权,但是我没想到他会这样……”

 

   “怎么会出这种事情?”他几乎是对自己低语道,之后便扭过头,眯起眼睛盯着怀特医生。“谁干的?”

 

   怀特举起一只蹄子,“冷静——”

 

   “有人胆敢攻击我们女王!”石墨怒吼着打断了他。

 

   “石墨,”暮暮开口了,弄得石墨从一脸“这里还有别人的”惊讶相到满脸不解。“你稍微冷静一下,我们会解释的。”

 

   石墨环视这个房间,这才注意到屋子里还有好些别小马。他看回暮暮,“你……你怎么在这儿?”

 

   “我回来了,”暮暮笑了一下,“刚刚到这里的时候,我发现她们正在遭受攻击。”

 

   “攻击?谁干的?”石墨皱起眉头。

 

   暮暮看了一眼露娜,之后她俩一起看着怀特和护士。怀特会了意,转过身去。“走,蕾茜(Lacey),她们有重要的事情要谈。”之后他们便离开了房间,把门也关上了。

 

   等门关好了,暮暮立马对石墨发话了。“我到达谐律之树的时候,有一队幻型灵正在对她们进行攻击。”

 

   石墨咬着牙说:“果然是有陷阱,”他看着邪茧,沉沉地叹了口气,“我跟她说了,太危险了,结果还是…他们对她做了什么?”

 

   “他们……没做什么,”暮暮说着,面对着石墨更加难以开口,“我的法术不小心误伤了她,”暮暮的眼神变得躲闪,而石墨的目光变得恼怒起来,“我只是用了反幻型灵的护盾,所以她醒过来以后就应该没有大碍了。”暮暮鼓起勇气看着石墨的眼睛,在那之中充满了愤怒。

 

   阿杰清了清嗓子,打破了尴尬。“呃,说句公道话,那些幻型灵都疯了一样的在拿法术轰炸我们,……”她把头甩,“要是暮暮没来的话,我们都性命不保。”

 

   “法术?”石墨对着暮暮问,“他们有施法者?”

 

   “就我看见的,全都是施法的。”

 

   石墨的表情立马变了,耳朵也耷拉下去,“多少?”

 

   阿杰挠挠头,稍微回忆了一下,“我记得秘奥说有十四个。”

 

   石墨的嘴开开合合几次说不出话来。“不可能,根本不可能有这么多愿意合作的施法者,不然我们早就知道了,”他环视四周,“女王的保镖呢?”

 

   “她把他们引走了,好让我们去拿谐律精华,”坐在一边的云宝开口道。耸耸肩,叹了口气,她继续说:“我们不知道她现在什么情况。”

 

   “但愿她没事……”小蝶悄声说道。

 

   石墨沉默了。他在邪茧的床边坐下,蹄子放得离邪茧很近,“真不该就这么让您去…”他小声地说,“她还要多久才能醒过来?”就连发问的时候目光也离不开她。

 

   “我们真的不清楚,”暮暮摇头,“我希望她现在就能醒过来。”

 

   又是沉默。这沉默也许会一直持续下去——但是邪茧突然有了动静。石墨连忙靠了过去,握住邪茧的一只蹄子。邪茧身体稍微抖了一下,但是仍然睁不开眼。石墨轻声唤着她的名字,希望能唤醒她。

 

   一声呻吟,她终于睁开眼了。脑袋从枕头上抬起,之后把身子也支了起来。

 

   看到邪茧已经可以自己坐起来,石墨笑了。但是很快他就笑不起来了——邪茧一直盯着她,满脸都是困惑,而且一直这么困惑。而且她的眼睛是紫色的,而不是平时的绿色。

 

   “你是谁啊?”邪茧眯起眼睛,环视四周这么多的面孔,紧张地用前蹄抵住胸口,“我,我在哪儿?!”

 

   “你出了一点小事故,于是我们把你带过来让你休息休息!”萍琪尽量安慰她。

 

   邪茧盯着萍琪,漫不经心地捋着自己的鬃毛。她瞥了一眼自己坐着的床,结果好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一样震惊。她举起自己的前蹄,瞪大了眼睛惊恐地急喘着,眼睛来回的扫视,几乎是个正在寻找出路的困兽。最后,她盯着暮暮问:“我们在哪里?我们怎么跑到这里的?”

 

   “放轻松,这里是安全的。”暮暮轻声说。

 

   邪茧似乎就不那么紧张了。她来来回回地看着自己的蹄子,“出什么事了?”

 

   暮暮走到了床边,并且瞥了一眼石墨——石墨在拿眼神剜她。他绝对是把现在这个状况全都赖在暮暮头上了。但是他依然站起身来,给暮暮让出了地方。

 

   邪茧现在全神贯注地弄着自己的蹄子…直到暮暮把自己的蹄子放到她的蹄子上。邪茧抬起头看她,有些颤抖,有些惊慌,在她那对紫色的眼睛后面有着什么未知的东西……

 

   暮暮笑了笑,让她宽心。“说说你还记得什么?”

 

   “嗯,”邪茧开始说道,闭上眼睛仔细回忆。很快她甩了甩头,“好乱啊。我不知道出什么事情了,我就是想帮个忙,然后……”她往窗外看去,窗外是缀满星星的夜空。她愣了一会,问:“这里是外面了?”

 

   这是什么奇怪的问题…还有很多奇怪的行为。暮暮本来以为邪茧是失忆了,但是她现在觉得不是这样了。邪茧一直在和她说话,显然是认识她,但是不认识石墨。而且她表现的像是个被陌生马吓坏了的小马驹。邪茧不是失去了记忆,而是正在使用别人的记忆吗?“这话可能问的有些奇怪,但是…你是谁?”

 

   邪茧还是盯了一会窗外,才回头看着暮暮。她显得很犹豫。“我……我是你,另一个你,”她直直地看着暮光闪闪公主,看着她那双与她一模一样的眼睛……

 

   “我是暮光闪闪。”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