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Hell_Organist
Hell_Organist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5,270
  • 关注人气:26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翻译】【长篇】未曾发生:后传  第五章 抵达之日

(2017-07-22 14:39:36)
标签:

小马

翻译

同人

未曾发生

分类: 长篇 未曾发生后传
【翻译】【长篇】未曾发生:后传 <wbr> <wbr>第五章 <wbr>抵达之日
作者:Zeg
译者:地狱风琴手
——————————————

Arrival

抵达之日

 

 

 

  小铺的前窗下摆着一张桌子,桌子前坐着一个保镖,那就是秘奥了。用翅膀把百叶窗拨开一道缝,她一直在监视着外面的情况。邪茧女王和她的朋友们在里面有说有笑,让她时常会扇动一下耳朵,不过她的大部分注意力还是放在窗外的路马身上。有个奶白色的陆马雌驹顶着一头蓝、粉色的卷毛走了过来。眯起眼睛,她几乎在怒视这个雌驹。无辜的雌驹站在街角四处看了看,然后转过身,沿着十字街走下去了。

 

  结果这时,秘奥眼角晃出来什么东西,吓了她一大跳。她忙转过头去,从窗口边上退了开。

 

  吓到了秘奥的云宝也被秘奥吓了一跳。“哇啊!”她差点打翻端在翅膀上的一盘蛋糕。“嘿,真抱歉,我没打算吓你。”秘奥不吱声,自己坐了回去,云宝尴尬地笑了几下,把一只翅膀探了过去。“来点蛋糕?”

 

  秘奥看看云宝,看看蛋糕,又看看云宝,再看看蛋糕。“呃,谢谢。”她声音很小,说罢便继续警觉窗外的情况去了。

 

  “不客气。”云宝说着,小盘子从她的翅膀上滑到桌子上。“知道不,我刚刚还问阿茧,问她是不是命令你自己在这里坐着的。”

 

  “这是工作。”秘奥连头都不回。

 

  “哈,她说你肯定会这么回答。”好半天,谁也没有说话,云宝傻站在原地,秘奥则完全无视了巧克力蛋糕,直直地盯着窗外。“嘛,反正,你要想来玩的话随时可以过来。”

 

  秘奥改盯着云宝看了。她微微地笑了一下,继续监视窗外。“谢了,不过我实在应该盯着点儿外面。”

 

  “你在盯啥?”云宝伸长了脖子,想从那道缝里往外看看。

 

  秘奥顿了一会。“看别的小马。”

 

  “啊……哈……”云宝挑眉。

 

  秘奥眨了眨眼睛,对云宝说:“我在监视有没有渗入者。”

 

  “渗入者?”云宝显而易见地对这词很有兴趣。

 

  秘奥的注意力转回窗外,眼睛左看看右看看,却一直没看到她在找的那个雌驹。“其他虫穴的幻型灵可能已经抢先到达这里了。”

 

  “真的?”云宝也凑到窗户前面,在百叶窗上扯开另一条缝,学着秘奥的样子往窗外死看。“就是那种伪装起来的?”她特别小声地问。

 

  秘奥轻轻把头点。

 

  这两位就并排坐着,扯开百叶窗一句话也不说地往外看。这时云宝才反应过来她根本不知道她们在找谁。“呃…你要怎么找啊?”

 

  秘奥没吭气,好半天才说:“我以前就是一个渗入者,我自然知道该怎么找。”

 

  “噢噢,这样,”云宝又往外看看,接着问,“‘以前是’?”

 

  秘奥轻叹一声。“圣彻尔瑞不怎么需要渗入者。”

 

  “啊,是吧,我觉得你们那里也应该没有这个了。”秘奥没有接话,对话也似乎终止了,正中秘奥的下怀——她一直是单独工作,没人打扰的。不过云宝看来还有话可说。“于是你就加入军队咯?”她从窗前退下,找了把椅子坐下来,“也很不错嘛。我打算着明年去参加闪电天马的预备队,虽然不是一回事吧,但也不是谁想进就进的。你一定很厉害咯。”

 

  “我先前有过一些经验。”秘奥看了看云宝,“我之前渗入过小马国皇家卫队。”

 

  “哎呀,一秒升官。”云宝咯咯地笑了。

 

  秘奥相当漫不经心地笑了笑,“没有,我就是个候补的。”

 

  云宝立马笑不出来了。“啥?你在皇家卫队待了多久?”

 

  秘奥嘴角浮出一抹浅笑,“五年吧。”

 

  “五年就当个候补?!”云宝快喊出来了,吓得屋里聊天的那几位都不敢吱声了。云宝抱着胸,哼了一声。“太不公平了。”

 

  秘奥挥挥蹄子,“能进去算我运气好。”云宝还是挂着一脸惊讶,于是奥秘补道:“我最开始还试了一些别的,都没啥结果,申请圣彻尔瑞的岗哨也是实在没办法了,我也没想到他们会录用我。”

 

  云宝相当沮丧地叹了口气,而且如果秘奥没有听错的话,她还恼火地锉起了牙齿。“我一定搞错什么了,你有这么多经验结果他们全都不要你?”

 

  秘奥眨眨眼。云宝的反应让她有点摸不着头脑——她为什么要这么关心?于是秘奥耸耸肩膀,“因为我没当过士兵,只是当过渗入者。”

 

  云宝翻了翻白眼,把头摇。“是啊,不过要看的不是你当过什么,而是你有什么能力。又不是一只小马只能做一种事情。”

 

  “我…同意你的说法,但是圣彻尔瑞的住民不会个个都同意的。”她用翅膀尖扒拉着百叶窗,微微地叹了口气,“在圣彻尔瑞建立以前,一切都不是这样的。在虫穴中诞生的我们,是直接作为一种职责被带到世上的,不管这职责是什么,我们都要效力终生。我是个渗入者,那我就是个渗入者。”秘奥对云宝投去一个微笑。“圣彻尔瑞的成立改变了这一切。我们得到了新家和一些我们从未得到过的东西,比如自由。女王给了我们选择的权利,我们可以想怎么活就怎么活。”

 

  云宝歪过头去,“这是好事呀?”

 

  “嗯,算是吧。”秘奥耸耸肩,“很多住民都找到了工作,承接他们以前的职业,习惯这种东西还是很难打破的。我的天赋就是变化,我想变成什么模样就变成什么模样,但这个现在已经没有用了。”

 

  “说真的?”云宝立起身子,“你随便想变成什么东西都可以?”

 

  “呃,不是什么东西都行。”秘奥显得有点鄙夷,举起一只蹄子到头顶。“应该说是可以变成大部分的活物,个头要跟我差不多的才行。”

 

  云宝抬起眉毛点点头。“好吧,还挺酷的。”

 

  “实话实说,还是很奇怪的。”秘奥有点不好意思地挠挠脖子。云宝朝她投来一个好奇的目光,她只好继续解释,“大部分幻型灵只变马,不变别的。”

 

  “那就是他们的损失咯。变成一大堆灌木来当间谍一定超级酷炫。”云宝半开玩笑地说道。

 

  秘奥秘奥轻轻地笑了一声。“我还真这么做过一次。”她说道。结果引来了云宝吃惊的表情,嘴型明显是在说“不可能吧”。秘奥的笑容在脸上闪现了一下,点点头。“的确很不寻常,”叹了口气,她继续说,“幻型灵一般都要眼睛盯着原型才能变成那个东西。小部分可以凭记忆就变身,这样的一般都是渗入者。要变化成的东西和本体差异越大越难变。所以说很多幻型灵都只会变马,因为这个容易,大小和体型都没什么区别。”秘奥展开一只翅膀,着迷地盯着它。“我没有这个阻碍。只要脑子里有这个概念,那我就可以变身。”她用蹄子轻轻地抚摸着翅膀上的羽毛,沉浸在了自己的思绪里面。她的天马化身是独一无二的,毕竟是她自己想象出来的模样。这几年,圣彻尔瑞有很多幻型灵都选择了属于自己的小马形态,但这个只是响应女王的号召而已。而秘奥就不同了,远在圣彻尔瑞成立以前,她就常常使用天马化身,每每她变形的时候,她反而会觉得自己更加本真了。

 

 

  云宝的声音把秘奥的思绪拉了回来。“好吧,蛮酷的,你一定很擅长侦查什么的。”

 

  秘奥弱弱地笑了。“这是我的特色所在,”秘奥再次扯开百叶窗,继续监视外面——那个奶白色的雌驹又回来了。“但是幻型灵不喜欢特色。”秘奥嘟囔着。在云宝回话以前,秘奥抛出了一个新问题。“你知道那位是谁吗?”她用蹄子尖指着窗外的那个雌驹。

 

  “呃,”云宝眯着眼睛朝外看了一眼,抿着嘴想了一会,似乎没有想起来。“嘿,萍琪,”她扭过头喊道,萍琪像个皮球一样应声蹦来。“她叫啥来着?”云宝指着窗外。

 

  萍琪往外看看,眼睛眨眨。“嗯,是糖糖。(Bon Bon

 

  “你跟她熟吗?”秘奥问道。

 

  “熟啊!她在镇子里有家糖果店,我们经常一起聊天。”

 

  云宝喷了个响鼻。“你经常跟所有小马一块聊天。”萍琪完全没有反驳的意思,傻笑着在做小鸡啄米。

 

  “她经常在镇子里一圈一圈地转?”秘奥问道。

 

  萍琪不啄米了,带着一脸困惑扭过脖子,往窗外望了望。“哈?”

 

  三位这会儿全都挤在窗口了。“我们到这里以后,她已经路过这里十五次了,每次都在那个街角停一下。”

 

  “这……不太对劲。”萍琪小声说着,耳朵也耷拉下去了。

 

  “在那里站几秒之后,她就奔那边去了。”秘奥指着那个十字街口。窗外的雌驹表现的十分谨慎,左看看,右看看,似乎是确认没有马在监视她,之后便沿着秘奥指的那条街走掉了。

 

  “哇。”云宝小声地说。

 

  秘奥闭着嘴,长长地叹了一声。她转过身子,朝里屋走去,萍琪和云宝也跟在她身后。看着她们仨进来,屋子里的小马们全都沉默了。秘奥站在女王的面前,微微鞠下一躬,“阁下,我有事情汇报。”

 

  于是所有好奇的目光全落在了邪茧身上。她清了下嗓子,把本来用魔法托住的空盘放在一边。“秘奥,”她等着保镖平身才继续说道,“你没必要搞得这么正式。”嘴角带笑,微微摇头。

 

  “呃,”秘奥似乎被噎得说不出话了——被这么多快活的小马围在中间,对她来说太不经常了,所以她觉得正式的礼节还是不可缺少的。她抬起头,清清嗓子,故作镇定,“我好像发现小屋外面有一只幻型灵在巡逻。”

 

  “就这一个吗?”邪茧的音调可能微微升上去了一点,不过还是被秘奥觉察了。这句回答把这屋子里的每一丝注意力都聚拢到她身上来了。秘奥站得直直的,把头点点。“有可能不止这一个。”邪茧若有所思地看向一边。几秒钟以后,她注意到她的朋友们正盯着她,等她给个说法。“嗯,我觉得我得解释一下我为什么来这里了。我真的很希望我只是来玩的,但可惜这不是实情。小马国…甚至是整个世界,都在危机的边缘了。”

 

  小蝶往邪茧的位置缩了一缩。“有点吓人。”

 

  邪茧拍拍小蝶的肩膀,“你们知道的,如果不是别无选择,我绝对不会让你们有危险的。”说着,她也望了望其他小马。

 

  “但是对这个任务来说,我们是唯一人选吧?”苹果杰克这么说着,跟瑞瑞相视一点头。

 

  “请求你们的帮助是一件事,”邪茧继续道,“还有另一件事情,我要唤醒谐律精华。”

 

  云宝歪过脑袋,“等下,是我们放回树上的那些不?”

 

  “对,就是那些,”邪茧一点头,“我们需要它们的力量。”

 

  “哎,那我们还跟这儿晃悠啥。”苹果杰克显然急切地想帮点忙。

 

  邪茧抬起蹄子摇摇头。“秘奥和我会去唤醒谐律精华,你们在这里待命就好,等待使用它们的时机。”

 

  “慢着,”阿杰打断道,“你跑到无尽之森去,我们在这里坐着等你?”

 

  “是啊,哪能这样!”云宝一屁股坐在地上,抱起胸来。

 

  “拜托,”邪茧连忙说道,举起蹄子示意她们冷静一下,“我真的不愿意让你们遇到任何危险。”

 

  “小茧,拜托,”瑞瑞上前几步,“我知道你跟秘奥都很强,不过我们一起去的话不会更安全吗?”

 

  “我跟瑞瑞站一队。”阿杰一点头。

 

  “加一!”云宝举起一只蹄子。

 

  “野营野营!”萍琪都蹦起来了。

 

  这时候所有马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一直没发话的那位——小蝶身上了。她缩成一团,蹄子尖在地上划着圈,“嗯,呃,当然啦,马多力量大…”

 

  “不是这个问题。”秘奥发话了,引得大家稍有些疑惑地看向她。“我已经发现了一个渗入者在外面盯着我们——而且还可能有更多——任何异常情况都可能招来他们的注意。我们几个跑到无尽之森里去旅游,这可太异常了。”

 

  其他几位全都不吱声了。秘奥说的很对。无尽之森本身也很危险,更别提后面还跟着几只不怀好意的幻型灵了。

 

  “那我们别一起去,”云宝肩膀一耸,“我们玩够了,回家,之后我们偷偷跑进森林里,找个地方集合,超级简单。”

 

  秘奥思忖了一下。的确这样能不被注意到,不过另一个问题浮出水面。“你们都住在这里,这个方案的确可行,”秘奥走上前,站到女王身边,“但是我们不住这里,不管我们去哪里,我们都会引来注意,然后被跟踪。”

 

  “那就别再当‘你们’啦!”两只幻型灵身后爆出的声音吓了她俩一哆嗦。萍琪派不知道什么时候溜到她们身后,两只蹄子都搭着她们的肩膀。秘奥根本不知道萍琪是怎么溜过去的,而且她敢肯定,几秒钟之前,她还在她们前面。

 

  不过萍琪说得没错。她们可是幻型灵,变个模样可是秘奥的拿手戏。

 

——————

 

  太阳落山了,晚霞的最后一抹余晖消失在地平线之下。方糖小屋的最后两位客人也走出了门。

 

  “云宝小蝶,谢谢你们今天来玩哟!”萍琪吼着,声音大到显得十分没必要。

 

  “呃,哈,”云宝被弄得很尴尬,小蝶则不吭气。云宝好像犯了难一样地看了一眼小蝶,之后才回答萍琪道,“总之我们得走了!”

 

  “你俩天上小心!”萍琪嘎嘎地叫着,然后蹄子闪到嘴边,耳语道:“那里见!”之后立马摔上了门。

 

  云宝看向小蝶,“准备好了?”小蝶没有说话,也没有看她,就是点了下头。云宝有点皱眉。“好吧,我带路。”

 

  云宝攀上夜空,小蝶跟在后面。今天晚上有点阴天,云低低地挂在天上,她俩轻而易举地就飞到了云彩上面——不知道是哪个天气小马安排的这个天气呢?云宝直直地往森林飞去,时不时回头确认一下小蝶还跟在后面。她一直觉得小蝶今天有点不对劲,在月光下她看得更清楚了。黄色天马的胸口起伏得很厉害,就好像她这辈子从来没飞过一样,皮毛上也沁出了汗珠,在月光下皎皎可见。

 

  “快到了!”云宝说着,透过云缝往下瞥了一眼。一分钟以后,云宝直接飞下了云端,向无尽之森接近。就算今天晚上有个小马一直在盯着天空看,他也绝对不会注意到有两个影子从天空闪进了森林的空地。

 

  云宝落地以后,第一件事就是抬头看看小蝶。小蝶也跟在她后面降落了,结果前蹄一绊差点摔一脸泥——还好云宝扶了她一把。

 

  “没事吧?”云宝显然有些担心。

 

  “我——我得——”小蝶开口道,喘得几乎说不出来话。她眼角闪过一抹绿光,之后一道绿焰扫过身体,她便变回了原形——原来是邪茧。她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而云宝还是扶着她不放。“没事了,我没事了。”邪茧还是在喘。

 

  云宝小心翼翼地放开邪茧,退后几步,闭上了眼睛。绿色的火焰从她的蹄子燃到头顶,她也变回了原形、秘奥的天马化身。这回她是真的把盔甲给脱了,不过她还是在翅膀下面藏了几件装备。“你看起来不太‘没事’……”她说着,伸出前蹄又要扶邪茧。

 

  “会没事的。”邪茧也的确恢复了一些,“估计你已经听说过了,最近这些传闻传得很疯。”她又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看着秘奥,“我的确逐渐在失去我原有的一些能力。而且我并不知道为什么,但我有一些想法。主要是,几年前我使用了谐律精华,之后才开始出现的这些变化。”

 

  秘奥的耳朵背了过去,“那你是不是不应该继续再用它们了?”

 

  邪茧轻声地笑了。“它们是我所创造的,不管我变成什么样子,它们依然是我创造的,而最了解它们的就是我了。”她轻轻地推开秘奥,“我没事了。”

 

  奥秘耷拉下耳朵——周围不知道有谁一边摸爬一边抱怨的声音。不过很快担忧就解除了。一声“哎呦喂”,瑞瑞和阿杰走进了这片空地。

 

  “第三次了!”瑞瑞咕囔着,甩甩前蹄。

 

  阿杰清清嗓子,“你要是不拖着蹄子走路就不会粘上了。”

 

  秘奥走了过去,伸出蹄子在右边的翅膀下摸出一个袋子,然后掏出一条闪着红光的水晶项链。“接着。”她一把把项链扔了过去。

 

  阿杰抬起蹄子接住了。两只小马都有点好奇地盯着它——红光闪烁、消失不见了。“这是啥?”阿杰问。

 

  “检验你们是不是幻型灵的东西。”秘奥走上前去,伸出一只蹄子。“看来你们不是幻型灵。”

 

  “你就这么不信任我们啊。”阿杰咕囔着,把项链塞回秘奥的蹄子上——它又开始泛红光了。

 

  “以防万一。”秘奥坐了下来,用两只前蹄把那红光捂住。

 

  “你居然还留着这个,”邪茧指指那个项链,“身份识别水晶,我以为大部分的幻型灵都把这东西丢掉了呢,毕竟也没人规定必须戴着它。”

 

  “我只是觉得这么辨认幻型灵相当高效,我们也没有其他办法了。”秘奥草草说完,忙转头望向空地的另一侧,耳朵警觉地竖了起来。有谁正在靠近着,弄得树丛沙沙作响。

 

  不过大概没什么可担心的,萍琪派一蹦一跳地、她的卷毛也在灌木丛顶浮上浮下。“噢噢!”萍琪派这回蹦了个高的,用蹄子指着空地大喊道,“找到她们咯!”萍琪派像个弹簧一样的窜出来了,后面跟着的是云宝黛西和小蝶。

 

  秘奥再次扔出那条项链,“接着。”那东西不知道怎么挂到了萍琪的卷毛上。萍琪瞪大了眼睛,仔细地观察着这个漂亮的红色水晶,另外两个天马也凑近了,带着满脸的好奇。不过过了一小会,红光也灭掉了。

 

  “啊,没了。”萍琪假装不开心地咬着下唇。

 

  “没了是好事,没了就说明你们不是幻型灵。”秘奥又走过去,把项链从萍琪的鬃毛上摘下来。

 

  “我们真的不是嘛?”萍琪盯着项链,语速飞快地问。秘奥顿了一下,抬起单边眉毛,缓缓地摇摇头,把项链拿到了另一边。“好吧好吧,我们肯定不是。”她看看小蝶和云宝。

 

  秘奥清了清嗓,示意大家注意她。“你们都没被跟踪吧?”

 

  “应该没。”云宝往后看了看,剩下的小马们也默不作声,前前后后地张望起来。

 

  秘奥叹了一声。“嗯,那就好,不过就算你们真被跟踪了,我们也没什么办法。”她看了一眼邪茧,点头示意准备出发。

 

  “好。没人愿意在这里多停留一刻,我们赶紧行动吧。”小马们都凑在了一起,紧贴着彼此,离开了这片空地。所有马都竖着耳朵,所有马都在观察四周。如果她们运气不错的话,那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就是漫长而无聊的丛林夜行军了。

 

——————

 

  这里终于是林木线的边缘了,森林只剩下一个剪影,露出了那个悬崖。皇家古堡上的虫穴早已被废弃,曾经把这里当做家园的幻型灵们已全部离开,前往圣彻尔瑞了,关于其他生物搬进来生活的消息也是从未有之。当然啦,这几只小马并不需要闯进那个虫穴看看到底有没有新居民,她们只需要往下走几个台阶,去拜访谐律之树所在的古老废墟。

 

  五只小马都躲在灌木丛中,看着秘奥和邪茧向悬崖走过去。云宝抻直了脖子,非要看个清楚。“她们要在那里站多久?”她小声说着,把脑袋缩了回来。

 

  “想呆多久呆多久。”苹果杰克说。

 

  跟没说一样啊。云宝相当不满意,继续问,“她们都在聊啥?”

 

  “聊幻型灵该聊的!”萍琪一点头。

 

  云宝翻起了白眼。

 

  “不知道,不管是啥,总之得花点时间。”阿杰坐了起来,眯着眼睛试图往外看,“也许是觉察出什么不对劲的事情了。”

 

  话音刚落,邪茧和秘奥就走回来了。钻进树丛,她们和其他小马挤在了一起。

 

  “出什么事了?”云宝连忙问道。

 

  “他们在我们前面来过了。”秘奥听起来相当恼火。

 

  小蝶向后缩了一下。“他们?”

 

  “其他的幻型灵,我敢肯定他们最近已经来过了。”秘奥说着,往虫穴的方向瞥了一眼。

 

  “而且要下到悬崖下面的话,我们很有可能被伏击。”邪茧重重地叹了口气。

 

  云宝似乎十分恼火地喷了个响鼻,互相击打着前蹄,“走,试试去。”

 

  邪茧拍拍云宝的肩膀,“勇气可嘉,但是对方的数量我们还不清楚,”她望向秘奥,微微皱眉,“不过,也不是没有办法弄清楚。”

 

  秘奥点点头,相当自信地说:“肯定管用。”

 

  邪茧闭上眼睛,这次眉头锁得更紧了。“你保证好自己的安全。”

 

  “哇,我们要做啥?”苹果杰克看看她俩。

 

  “你们要做的就是紧跟着我,”邪茧看着那五只小马驹,“我跑你们跟着跑,我停你们跟着停,而且离我越近越好。”不过她看到了她们有些犹豫的神情,连忙找补一句,“你们相信我吧?”

 

  瑞瑞回复得最快,“当然了。”她走上前去,看看其他小马,“我们只不过是想知道你们要做些什么,这样我们可以帮点忙。”

 

  “秘奥要查看这附近有多少幻型灵,”邪茧说,望了一眼她的保镖,“她去这么做的时候,这附近的幻型灵全部都会知道她的位置,并且他们也会知道她掌握了他们的位置。这些幻型灵可能离的很近,如果我们真的这么不走运,那我们就得躲一躲了。”邪茧重重地叹了口气,“但是,这肯定比大摇大摆地走进陷阱里面要好。”

 

  “肯定管用。”秘奥再次说道,并且在女王的目光下坐得更直了。

 

  秘奥很自信,但是同时风险也很大。她走到秘奥跟前,“你听好了,”她声音清晰,“如果你掌握不了情况,那就跑吧。别给我逞强。”邪茧眯起眼睛,“这是命令。”

 

  秘奥举起右蹄在胸前划了几划,低下头道:“是的,我的女王。”

 

  邪茧只是看着她的保镖。过了一会,才点点头,“那就去吧。”

 

  虫穴心灵感应魔法是幻型灵的天赋,甚至比变形的魔法还要天赋。这大概就是幻型灵的第六感,他们可以感知其他全部幻型灵所思所想,和所见到的未来、现在与过去的一切。

 

  对于圣彻尔瑞的幻型灵来说,连接虫穴思维已经没什么必要了,但是他们依然保持着一丝丝联系,是习惯使然。这一丝联系就如同背景噪音,就算消失了可能也无从查觉。

 

  一大群幻型灵正在使用虫穴心灵感应来互相联系那就是完全另一回事了。虫穴思维还有一个效果,可以让使用者感知信息来源。所以,如果秘奥连接进虫穴思维,那么只要有一只警觉的幻型灵发现了她,所有的敌对幻型灵就会全部发现她。邪茧和秘奥出发的时候就中断了虫穴思维的连接,也是这个原因,不然其他的幻型灵要监视她们的话简直易如反掌。

 

  秘奥深吸一口气,清空思维。眼睛开始泛出绿光,她正在建立连接。几秒钟后,大量的信息涌入脑海,她开始慌张地环视四周,惊恐地睁大了眼睛,大喊道:“快跑!”便举蹄奔入森林,其他的小马也连忙跟在后面。

 

  “有多少?”邪茧大喊道,压过四周巨响的蹄声。

 

  “十四个!大部分都追在我们后面,”秘奥的眼睛看向一边,喊道,“有三个在——”她眨了下眼,嘶声道,“已经过来了!左边!”

 

  一道琥珀色的光携着树木被撕裂的声音飞速射来,邪茧立即释放法术,用护盾护住队伍的左侧。敌人的攻击在护盾上被弹开了,击碎了周围的树木,一行马没有受伤,依然在狂奔着。

 

  “还有个施法的?”邪茧似乎很惊讶。幻型灵的确有很多能力,但用魔法进行攻击的能力就是他们所不能掌握的技能了。大部分天生就是幻型灵的家伙都不会这类魔法,但有一类除外,那就是习得了这些魔法的小马,变化成幻型灵后会依然具备这种能力。

 

  “是,是那边的三个一起打的!”秘奥道。

 

  “三个!?”邪茧惊道,瞥了一眼她的保镖,发现她的保镖也同样惊讶。她根本无法相信,“不可能,绝对不可能。”邪茧几乎咆哮道。周围有一个混种是有可能的,但是居然有三个,这三个还凑成队伍,还协同施法?

 

  “还有!后面!”秘奥喊。

 

  邪茧连忙带着其他的小马往旁边侧了几步,躲进草丛之中。另外一道琥珀色的魔法光即刻从后方射来,撕碎了沿途一切的树木。邪茧在头顶放出了一个护罩,挡住了木片的袭击。等所有的木片都落了地,四处扬起的尘雾中依然发出了碎片落地的声音。

 

  仅仅一秒过后,如雷一般的蹄声隆隆地响过,一群黑影奔跑着,沿着刚刚被魔法炸毁的方向追去了。

 

  幻型灵们都跑走了,只剩下灰尘落地的声音。邪茧解除了刚刚那个具有保护和隐形作用的护罩。

 

  “秘,秘奥去哪里了?”苹果杰克四处张望。

 

  “把他们引开了,走吧。”邪茧说着,向刚才她们来的方向奔跑而去。

 

  “等下,”阿杰说道,引得邪茧止步回望。“我们不能丢下她——”

 

  “我说,走!”她的语气是那么严厉,眼神是那么坚定,惊得阿杰没有再说。其他的几位朋友都关切地望向了阿杰,她才反应过来。她这几个世纪一直是一群只会服从的生物的头领,但是她现在是被朋友环绕。她连忙低头道,“抱歉,我不该对你这么说话。”

 

  “没关系。”苹果杰克最后这么说,“我明白,你有你的计划,但是我只是很担心秘奥,她一个人要对付这么多幻型灵。”

 

  邪茧笑了笑,“秘奥心里有谱。”她望向树林中,“如果说我虫穴中有哪个幻型灵能应付得了他们,那一定是秘奥。相信她吧。”邪茧继续向刚才等等方向走了,“我们得利用好这段时间把谐律精华弄到手,不然他们就会发现他们被引开了。快点吧。”

 

  这样,邪茧和她的朋友们向悬崖边走去。

 

——————

 

  秘奥偷偷回头望了一眼伏倒在草丛中的女王一行,蹄下还不能忘记奔跑。就在这一瞬间,另一道琥珀色的光芒打了过来,但是只击中了旁边的树木。她极力压制住保护女王的天然欲望,逼迫自己向前奔跑而去。

 

  十四只幻型灵全部都追在她后面,果然上钩了。她必须要继续迷惑他们,不能让他们发觉她同行的小马们已经消失了,所以她不能飞走。秘奥低头躲过一根树枝,脑子里还要继续读取着他们的位置。

 

  突然间她发现她前方还有一只。又来了一个?不对,还是十四个,数量没变。这是为什么?不是传送术,不然她肯定会觉察到的。就是有一只幻型灵本在她后面,然后突然跑到前面去了。

 

  她只好拐了个弯,钻进更难奔跑的灌木丛里。结果,又来了——又一只后方的幻型灵消失了,直接出现在了她的前方。

 

  难道他们在交换链接?做的这么天衣无缝?秘奥连忙甩甩头,她不能分心,分心就是正中他们的下怀。她再次拐了个弯,再次有一只幻型灵闪现到了她前方——她快要没法子了,后面的幻型灵已经离她很近了。

 

  不能再转弯了,她朝前方的幻型灵直冲而去,在撞到一片灌木丛之前,她展翅飞起,与此同时从左翼下面摸出一个金属筒,金属筒即刻伸长变为一支长矛,落地以后举起长矛朝着那个幻型灵的位置就捅了过去——可是那里什么也没有。

 

  她赶快再次感应那只幻型灵的位置,但是根本不在附近了。这时候她发现她已经被环环包围了,而魔法充能的声音也响起来了。秘奥屈下身子,躲过了第一道魔法弹,之后又侧翻到左侧躲过一道魔法雷电,另外两道冲击波从右方打了过来,她只好飞入空中才免于击打。他们不知怎的耍了她,弄得她只剩下一条路——空中。她猛扇了几下翅膀,飞出了森林,腾入多云的夜空。

 

  又有一个幻型灵瞬移了。就在那里!一个有着蓝色闪光双眼的黑色影子徘徊在那里,近到她能够碰到他了——而且她还听到了孩子一样的咯咯的笑声。秘奥挥矛向对方击打而去,结果就在长矛碰到他的那一刻,那只幻型灵消失了。

 

  突然一道魔法从背后打来,秘奥根本没有察觉就被击中了!撕裂般的疼痛从背后蔓延开来,秘奥浑身颤抖着失去了平衡,向下坠落而去。逃不掉了,只能躲躲看了。

 

  就在秘奥坠进树冠以前,她中断了心灵感应的连接,一道绿焰闪过以后,她消失在了树叶之中。

 

  那群幻型灵聚集过来,从树冠搜查到树根。有个幻型灵发现了她的武器,那根长毛已经变回一根金属筒了。那家伙踢了它一脚,然后伸蹄拿起。紧接着这一队幻型灵就集合起来,向树林深处跑去了。

 

  蹄声随着幻型灵的离开而消失。秘奥的包还落在地上,没有马碰。忽然一滴绿色的液体从一旁灌木的叶子上滴到了包上…之后便是一滴接着一滴。

 

——————

 

  另一行已经进入了谐律之树所在的岩洞,带头的邪茧望了望高大的水晶树,又看了看她的朋友们。“我们得快点。”说着,她小步跑向那棵树。

 

  云宝飞到那颗红色的谐律宝石前面,犹犹豫豫地伸出蹄子,最后还是摸了摸它。宝石完美地镶在,不,是长在这树枝上。“我们怎么把这玩意弄下来啊?”她朝下面的小马们问道。

 

  “我们问它要一下?”小蝶小心翼翼地说。

 

  云宝落在她旁边,抬着单边眉毛。

 

  “其实就是这样。”邪茧说,“我们只是短短几年前才将谐律归还,但是我们现在急需它们的力量。”她伸出一只蹄子,轻轻地触碰树干。阖上双眼,邪茧的独角尖抵住了它。“拜托了。”女王耳语道。

 

  树从根部开始闪光,石头在移动的声音也响了起来,原本牢靠地长在树上的宝石自己脱离了开来。这些宝石简直是由纯净的光组成的,它们轻轻地飘到各自的使用者颈前,变作小小项链。而魔法元素则来到邪茧的头顶,变成了金色的头冠。

 

  苹果杰克用蹄子拿起诚实元素,低头仔细欣赏着。“还挺简单的。赶紧走吧?”

 

  “嗯,我们——”邪茧正要继续说下去,却听到了有谁正在靠近。转头一看是至少一打黑色的影子正在一步一步地逼来。邪茧咬了咬下唇——这浅洞穴只有一个出口,谐律之树就是它的尽头,她们根本无路可逃——这是个陷阱。

 

  黑色的影子越走越近,水晶发出的亮光也映出了他们的本貌。邪茧惊讶极了,它们居然全部都是混种,仔细一看还全部是一模一样的,全都长着琥珀色的眼睛,顶着琥珀色的鬃毛,还有琥珀色的尾巴。邪茧没有时间多想,因为对方已经发起了攻击,“躲我后面!”邪茧喊罢便点燃了独角,绿光闪烁之后护盾再次被唤出,正好防住了对方的光球。

 

  但接下来的冲击波传到了护盾的后方,直接将邪茧打飞了出去,重重地摔在地上。这冲击力道大到洞顶的水晶都有所脱落。

 

  “阿茧!”小蝶连忙喊道,跟其他四只一起冲到邪茧旁边。小蝶第一个伸出蹄,而她的触碰却让邪茧颤抖起来。她嘶声吸着气,勉强把自己撑起来。“啊!她受伤了。”小蝶的语调里满是担忧。

 

  “我们得干点什么!”云宝指着那群步步逼近的幻型灵,焦急地想着办法,正巧一只蹄子落在了谐律精华上。“喂!我们可以用这个!”

 

  苹果杰克看看云宝和邪茧——邪茧还没站起来——她摇摇头,“没有阿茧就用不了!”

 

  云宝咬着牙。幻型灵越来越近了,琥珀色的光芒再次在他们的角尖聚集起来,下一次攻击近在眼前。“不能干看着啊!”云宝咆哮道,展开双翅,俯下前身,做出冲锋的准备。

 

  一旁的萍琪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猛吸一口气,大喊道:“闪电要来了!”吓得箭在弦上的云宝回头直望,而那些幻型灵也分了心,迷惑地看着她。

 

  云宝也相当困惑。她摇摇头,指指头顶,“这里是个洞。”

 

  萍琪没理会她,而是直接跑到云宝旁边,“回、来!”她说着,撞向云宝,跟她滚成一团离开了那个位置。

 

  连一秒都不到,一道明晃晃的闪电真的带着震耳的雷鸣击中了云宝刚刚站着的位置。

 

  薰衣草色的天角兽出现在那里,她倚在魔杖上,刚刚释放过的魔法化作小小的白色雷电环绕在周围。暮暮深吸一口气,颤抖着睁开了眼睛。

 

  ——结果睁眼就看到了一群狰狞的幻型灵。两边都傻了,互相干瞪着。但幻型灵反应得更快一些,琥珀色的火花立马在独角上燃烧起来,紧接着就释放了攻击——而暮暮把魔杖举到面前,一面魔法墙壁挡在了她和幻型灵之间,幻型灵的光球砸在了墙壁上,却像石子扔进池塘一样只留下一点涟漪就不见了。

 

  “暮暮公主?!”萍琪的声音在一边响了起来,暮暮朝那边看去,却看到了萍琪和云宝正以尴尬的姿势压成一团——云宝被萍琪踩在下面,可是云宝的一只蹄子却蹬在萍琪的脸上。但是她俩都是一脸惊讶的表情看着暮暮。“哇哦!”萍琪终于说出话来,“你来的太及时了!”

 

  “萍琪…”暮暮几乎耳语道,同时她也看到了其他的几位,都围在谐律之树旁边。这时她的护盾又挨了一发,于是她连忙转过头来对付幻型灵。“他们谁啊?”天角兽瞪着对面的那些家伙,已经准备开始释放另一个魔法了。

 

  萍琪终于跟云宝分开了,小跑到暮暮旁边,“呃,我也不知道他们是谁……可是我们没邀请他们,”幻型灵的又一发攻击吓得她差点咬了舌头,“总之都是坏蛋啦!”

 

  暮暮把幽暮举得更高了,“那就成了,”她开始给法杖充能,那水晶闪闪得更加发亮,小小的魔法电弧开始奔走跳跃。

 

  这时,邪茧已经差不多恢复了,正惊奇地趴在那里看暮暮只身挡住一群幻型灵的魔法攻击。突然她觉得蹄子有些疼,抬起一看发现一些白色的小电弧正在刺着她——她这才发觉暮暮要释放什么法术。“等、等一下!”她连忙喊道,不过已经晚了。

 

  法术释放了,白色的魔法能量迅速地扩展开来,这时她才听到后方传来的惨叫。邪茧缩在地上,被暮暮的魔法折磨的痛苦不堪。暮暮连忙再次释放了相同的法术,让两股能量相碰以后自行消失——第一道差点就碰到那群幻型灵了。邪茧瘫在地上,急喘着。

 

  “天哪!我想什么呢!”暮暮奔到邪茧旁边,用蹄子托起她的脑袋。邪茧还在挣扎着,可是快要失去意识了,连眼睛都睁不开了。暮暮本来没想用魔法进行攻击,只是想把那些幻型灵给挡开,但是本来用于对付一群幻型灵的魔法全都被用在了她自己身上,而且距离还这么近,让她承受了不少的伤害。“我是不是昏头了啊?!你肯定跟她们是一块来的啊!”

 

  护盾上又挨了一发。她转头怒视着那些幻型灵,他们还在破她的盾——这个魔法是她所处的时间线当中最强力的护盾魔法了,但是被这么多敌人围攻这么久,也是会破的。她还在考虑对策,但是她发现她已经开始喘了,汗也沁了出来——不论她一会要做什么,都不能再浪费机会了。回望后方,是她几个世纪未见的好友,正在担忧、受怕。她要保护她们。

 

  暮暮轻轻地把邪茧放下,转身对云宝说:“黛西,把她从这里弄走,我好施法。”她拍了拍她的肩膀,“做得到吗?”

 

  “没问题。”云宝说罢跑到邪茧旁边,示意阿杰帮忙。邪茧被扶上云宝的后背时还哼哼了几声。“要飞多远?”云宝问道。

 

  “飞上悬崖飞过树冠,”暮暮再次举起幽暮,“光消失以前不要回来。”

 

  云宝展开翅膀,把邪茧安放好,“坚持一下,阿茧!”邪茧仍有一丝意识尚存,自己把一只蹄子举了上来。“坚持一下。”云宝做好起飞的准备,趁着对方两次攻击的空隙,从护盾后飞了起来,擦着他们的头顶离开了洞穴——然而那群幻型灵直接转身就要追云宝而去。

 

  “喂!”暮暮喝道,引得幻型灵纷纷望向她去。护盾消失了,那些能量都用来给暮暮的下一个法术充能。她的鬃毛开始漂浮,她的双眼开始泛光。“对手在这里。”那气势逼人的法杖直指幻型灵们!

 

——————

 

  云宝早就飞过了树冠,在夜空中鸟瞰着无尽之森。她觉着抱着她脖子的双蹄越来越无力,最终终于抓不住了,开始滑落下去。云宝一个转身便紧紧地抱住了邪茧。

 

  “我抓紧你了,”云宝显然绷着劲儿,“加油,阿茧,别放弃。”她扇动着翅膀,悬停在了森林上方。

 

  一瞬间,夜空被点得比白昼还要明亮。突如其来的明光晃得云宝慌忙闭上眼睛,等光消失以后才能睁开。“我的天。”她望向天空。在那里,最后一束光刚刚融化在黑暗当中,而天空出现了一片无云的区域——以那个洞窟为中心的一个圆。

 

  云宝感觉到了,被她抓着的邪茧的身体失去了最后一丝气力。云宝连忙往回折返,“撑住啊阿茧!你不会有事的。”她向废墟滑翔而去,“你不能出事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